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猪肉粉是槟岛华人的传统食物,也许地域上跟吉隆坡比起东马相近,以及岛民因工作大量迁移到首都来,猪肉粉便早早普及于大城市。

上个月因父亲七十大寿,回了老家吉隆坡一趟。这次逗留了整十天,不用来去匆匆,有时间去发掘新的事物,发现周遭开了许多面店,主打“东马生肉面”,蔚然成风,悄悄成为一股饮食潮流。

什么是生肉面呢?源自东马沙巴,是当地华人的早餐吃食,犹如肉骨茶于巴生人一样,是自属的早餐文化。说出来也简单,就是猪肉片、腰膶等经过川烫之后,配粉面一起吃,有干捞或者放汤两种吃法。味道的重点是:猪油,干捞的粉面里混入墨黑浓稠的地道黑酱油以外,一定会混入猪油提味,而放汤的则是撒上猪油渣,是以吃起来有着一股怀旧味道的醇香浓郁。在沙巴,好些老店还是以炭火煮食,一踏入店里伴随着阵阵热腾腾的炭香,古早味盎然,所以成为游客必尝的地道风味。

生肉面的风在近期才吹到中马来,事实上,吉隆坡一带的华人,早已把猪肉粉当早餐吃了二三十年。有许多华人茶室的摊档,都一定会看到“槟城猪肉粉”五个大字的招牌——没错,猪肉粉是槟岛华人的传统食物,也许地域上跟吉隆坡比起东马相近,以及岛民因工作大量迁移到首都来,猪肉粉便早早普及于大城市。跟生肉面何其相似,只是叫法不一样,新鲜猪肉、腰膶等内脏是食材,然后加入自己选择的粉面:米粉、油面、粿条(当地人一般上喜欢“两沟”,譬如我的口味通常是选择米粉面或者粿条面),略有不同的是,吃猪肉粉注重汤头,所以只有放汤的吃法。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们吃大的猪肉粉

永兴城的猪肉丸粉卖了几十年,老板还是每天亲力亲为在档口烫粉面。其貌不扬的干捞河粉,河粉从怡保来,入口细滑,配上味道一绝的炒肉碎、烧肠和猪肉丸,美味得过分。 (摄影:区绍熙)

记得以前住家附近有一档猪肉粉,远近驰名,有许多人来到心甘情愿等上大半个小时,只为了吃上一碗,一档粉面带旺了整家茶室。这家猪肉粉最好吃的地方是,汤头熬得额外鲜甜,加上适量的猪油渣,好吃得很。后来,母亲从猪肉贩口中得知,这档猪肉粉的汤头是用大量猪头骨去熬的,才会那么鲜甜。母亲深信猪头是猪只被宰杀时因恐惧释出毒素的部位,觉得猪头骨“很毒”,于是禁了我们吃那档猪肉粉,那股浓洌的香甜,从此在人生中成为绝响。

生肉面来自沙巴,猪肉粉来自槟城,那有没有吉隆坡版本的猪肉粉面?有,那就是猪肉丸粉,没肉片、没内脏,有的是猪肉丸和肉碎。猪肉丸粉在吉隆坡兴起,始于市内一个叫做“三间庄”的地方。马来西亚平民食家林金城资料搜集所得,因为约一百年前的市况尚未蓬勃发展,窄巷里头的空地上只有三家店铺,老吉隆坡便把那里称作“三间庄”。那里有一档猪肉丸粉,老板每天以漏夜送抵得温体猪制作肉丸,而肉丸又不是一粒粒的丸壮,而是一排扁平的四方形。有特色又好吃,所以打响了名堂,“三间庄猪肉粉”成为最有特色的吉隆坡华人美食之一。早年又不注重版权、专利,这“三间庄”的名号不知被多少人顺手拈来拿去用,水准也参此不齐,不知就里就点来试试看的,大有可能中伏。

在我心目中,吉隆坡最好吃的猪肉丸粉,是在市中心 Jalan Imbi 和 Jalan Ba​​rat 交界的一家叫做永兴城的老茶室内(上图),那档猪肉粉卖了三四十年,我从小学时代就开始去吃,味道始终如一,自家制三间庄式猪肉丸、甘香的烧肠和香馥油润的肉碎,和粉面一拌,一吃进口,美食是幸福的象征,也不过如此。

Agnes谢嫣薇

饮食专栏作家、食评人、人物专访和旅游专题特约、编剧。饮食和旅游文章散见于中港台新马主要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