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广阔无垠的茶园终于出现零落的采茶姑娘身影……我走向她们,想近距离看她们工作。我的好奇吸引了采茶姑娘们的注意,大家纷纷放下手上的工作靠拢过来,看到我举起相机自动排好队形对着镜头露出灿烂的笑容。

昏暗的火车车厢里只有三人:我、在前一座小镇认识的旅伴 W、一名当地中年男子。车窗外气温骤降,火车正蜿蜒崎岖山路,往斯里兰卡另一座高山小镇哈普特莱(Haputale)行进。

火车似黑夜里匍匐前行的巨兽,扭曲的身躯载着我们往目的地前进。我感受到它傍着山崖前行,车窗外一片漆黑,肉眼见不到地势险峻,消磨了心中的害怕。晚上10点,抵达哈普特莱的简陋火车站。月台上沓无人烟,迎接我们的是冷冽的寒风和值勤的站务人员。 W 已经订好当的晚的住宿,我打算跟随他的脚步,觉得下榻处不错就住下。

没有空房了,老板的回应浇了我一头冷水。 W 预订的房间有两张单人床,我虽然不介意跟结识不久的旅伴同房就寝,但当晚只想一人占据整间房间,一洗旅途的疲惫。老板打了几通电话后,背起我的大背包,引领着我们往他朋友的旅馆。

采茶姑娘向我招手

Bigfoottraveller.com|斯里兰卡|采茶姑娘
采茶的妇人。(摄影:J.A. Neshan Paul / Unsplash)

为什么是斯里兰卡?六年前决定独自背起背包飞往这颗素有 “印度洋的眼泪” 美誉之称的国家旅行时,大家总是好奇地问我。

或许是之前香港的背包旅行让我上了瘾,大学毕业后,我想挑战更远的地方。正当我对于目的地踌躇不决时,某天被马航官网上的一张照片吸引:一群采茶姑娘背着竹篓,弯腰在绿意苍翠的茶园里工作,和煦的阳光洒在茶园。那一刻,我仿佛看见采茶姑娘们缓缓抬头,透过电脑荧幕向我招手。

当年的斯里兰卡旅行攻略还不算多,但可以确定的是,这是一个还未过度观光化和开发的国家。于是,我决定到那里找寻采茶姑娘去!

斯里兰卡的铁路印象 

Bigfoottraveller.com|斯里兰卡|采茶姑娘

Bigfoottraveller.com|斯里兰卡|采茶姑娘

当晚,我留宿在一栋外表看起来有点荒凉、似乎荒废多时的旅馆。抵达时因为实在太疲惫,我没有迟疑太久就决定住下。隔天,我行经原本想下榻的旅馆,抬头一望,热情在老板正站在阳台。他见到我,招手邀请我上去喝茶聊天。这里的人们果然就像行前做功课时大部分旅人所说的:质朴、热情、可爱。

傍晚在铁路旁散步,发现在这个小镇,铁路其实更像是当地居民日常的散步步道。人们自由的穿梭和经过,火车快来时号角响起,再优雅地让路。

在那里伫立许久,从我面前经过的是形形色色的人:匆忙赶路回家或边讲电话边走路的人、若有所思缓慢行走的老人、背影看起来特别孤独的人、边走边聊的姐妹淘、浪漫散步的情侣、走到一半忍不住吐了一口痰的人、执意跨过铁轨间隙大步向前的女孩和一开始耐心牵着她后来忍不住将她一把抱起的父亲、要求我替他们照相的小孩和妇女、开口向我要 school pen 的小孩、头顶一大袋货物的男人……

一条长长的蜿蜒铁路,上演着千百种故事。

茶园健行记

Bigfoottraveller.com|斯里兰卡|采茶姑娘

Bigfoottraveller.com|斯里兰卡|采茶姑娘

Bigfoottraveller.com|斯里兰卡|采茶姑娘

大名鼎鼎的茶叶品牌 —— 立顿(Lipton)相信大家都品尝过。来到哈普特莱,绝对不能错过一个可以俯瞰连绵茶园的制高点 —— Lipton Seat。据说,立顿红茶的创始人 Thomas Lipton 当年喜欢就这样坐在这里俯瞰他的茶园王国,傲视自己的丰功伟业。

前往 Lipton Seat 的起点就在山脚下的 Dambatenne 茶厂。清晨六点半,我搭上前往茶厂的老旧公车,公车在清晨微光中行驶在蜿蜒山路上,车上都是当地人,大概是正准备开工的茶厂员工吧。从茶厂出发到山顶的 Lipton Seat 是九公里左右的健行距离。因为距离不短,大部分的游客会选择搭嘟嘟车上去。我选择用双脚探索,想尽情徜徉在这片向往的茶园人文与自然风景,毕竟是为了它才远道而来的啊。

山脚下散落着一间间民宅,走没多久,眼前出现一群身穿白色连身校裙和白色校服加深蓝色短裤的小学生,看来正准备走路去上学。我跟上他们的脚步,在一片欢乐嬉闹中边欣赏茶园的景色,边捕捉他们稚嫩无邪的笑容和神情。我以为学校就在不远处,没想到走了几乎快一半的路程,一栋简约的平房建筑才伫立眼前。

他们每天都要走这么一段路去上学,不会太辛苦吗?或许,像我这样偶然来到这里旅行的局外人,根本无法单凭眼前所见去下任何定论。活在舒适都市的我们觉得辛苦的,对当地人来说也许是甘之如饴的日常。

一张冲击心灵的脸 

Bigfoottraveller.com|斯里兰卡|采茶姑娘

Bigfoottraveller.com|斯里兰卡|采茶姑娘

虽然有明确的目的地 —— Lipton Seat,但此时我还是忍不住跟随小学生们进入校园,看他们在教室前的空地上打闹,花上好一阵子才勉强地排好队伍。对于我这位闯入者,也没有表现出惧怕或排斥的态度,有点腼腆、好奇地打量着我,又似乎想引起我的注意。

在斯里兰卡遇到的小孩都是单纯和淳朴的,与在其它观光名胜逼不得已需要讨好大人观光客的小孩(如柬埔寨的吴哥窟)不同,他们的眼神依然澄净,笑容依然清新脱俗。虽然如此,我还是遇到了带给我心灵冲击、那张世故的脸:一名也是走路去上学的小女孩请我替她拍照,这是在斯里兰卡司空见惯的事,拍完照后她伸出双手向我讨东西。起初我以为她向我要钱,但后来听懂后猜想她要的是原子笔。我说我身上没有后,她嘀咕几句后不悦地掉头离开了。她的举动让我恼怒,对于一个只是要原子笔的小学生生气实在不应该,但我气的或许是她打破了我对这片土地的纯真想像吧。

嗨!采茶姑娘们 

Bigfoottraveller.com|斯里兰卡|采茶姑娘

Bigfoottraveller.com|斯里兰卡|采茶姑娘

路过一个为了称重茶叶而搭建的棚屋后,广阔无垠的茶园终于出现零落的采茶姑娘身影。我走向她们,想近距离看她们工作,也想好好记住眼前这片从前只能在书上或电脑屏幕看见的身影们。我的好奇反而吸引了其他采茶姑娘的注意,大家纷纷放下手上的工作靠拢过来,看到我举起相机自动排好队形对着镜头露出灿烂的笑容。

咔嚓!蓝天白云、绿油油茶园、采茶姑娘……我是为了眼前这幅风景才来到这儿的吧。

一名采茶姑娘问相片可不可以寄给她,我拿出小纸条请她写上电邮,结果她留下的是住家地址。我努力跟她解释请她务必留下电邮,后来就放弃了,她们或许不知道电邮为何物吧。我啼笑皆非地收下地址,试试看吧,心想。

站在高岗上眺望无垠茶园

Bigfoottraveller.com|斯里兰卡|采茶姑娘

Bigfoottraveller.com|斯里兰卡|采茶姑娘

走了约两小时,Lipton Seat 终于近在咫尺。过了哨口再走一小段,总算看到孤立在一片广阔无垠茶园中的小凉亭。站在 Lipton Seat 将眼前茶园风光尽收眼底,一路走来的疲累也瞬间消退。

那里有家当地人经营的小茶馆,此时四周没有其他旅客,老板笑吟吟地站在门口,递上热腾腾的红茶和点心。这组合只要150卢比(约马币3令吉),眼前却是五星级的美景,当下也是五星级的享受!

我边啜饮立顿红茶,让甘醇的茶香浸入心脾,边遥想那个红茶产业正在斯里兰卡蓬勃崛起的年代。当年立顿在这片土地上播下的种子,如今已是主宰这片土地经济命脉的重要产物。在天上的立顿看到今天的景况,会欣慰地笑吧?

Bigfoottraveller.com|斯里兰卡|采茶姑娘

旅游资讯:

交通

  • Haputale 为铁路路线 Colombo – Kandy – Badulla 的其中一站,可于大城市如科伦坡(Colombo)和康提(Kandy)搭火车前往。班次不多,建议事先上网查询。
  • 斯里兰卡的火车分为分为一、二、三等车厢,一等车厢为对号入座,有冷气,价格也最贵,想坐得较舒适可以考虑;二、三等车厢均不划位,价格相差不远,前者座位舒适一些,没有冷气但开敞的门窗让乘客可以和外头风景互动!
  • Kandy – Ella 这段为旅人极度推崇的斯里兰卡高山列车路线,可以饱览沿途的茶园风光。从中部大城康提出发到哈普特莱约127公里的距离,二等车厢票价为 Rs230。

货币

  • 卢比(Rupee),USD1 = Rs360;SGD1 = Rs256;RM1 = Rs80。

住宿

  • 火车站旁的 Royal Top Rest Inn 交通便利,房间干净;我错过的热情主人的民宿是 Awinco Rest Inn,坐拥无敌山景。斯里兰卡的住宿价格非定价,尤其到了旅游淡季(五 – 八月),大部分都可以现场杀价。

气温

  • 斯里兰卡属于热带气候,干季和雨季分明;每年五 – 八月受季风影响,降雨量最大,为旅游淡季;十二 –三月则为旅游旺季。虽然可以以此方式简单划分,但还是得视旅游地点为高山、海边或城市而定,不同的地理环境会有相对应的推荐旅游季节,受季风影响的时程亦会不同。
  • 哈普特莱为海拔1000米以上的高山地区,即使平地城市酷暑难当,哈普特莱依然是摄氏十几到二十几度的凉爽天气,需带外套以应付夜晚骤降的气温。

温馨提醒

  • 到斯里兰卡旅游都必须办理电子签证。上网页填写基本资料和用信用卡付费即完成申请。费用是30美元,有效期限一个月。
  • 当地公车和火车大都没有报站名的服务,须自行用 Google Map 定位或请车上其他乘客提醒。

* 主图摄影:Vitalii Tkachenko / Unsplash

斯里兰卡影片:

Bigfoottraveller.com|斯里兰卡|采茶姑娘
Bigfoottraveller.com|斯里兰卡|采茶姑娘
Bigfoottraveller.com|斯里兰卡|采茶姑娘
Bigfoottraveller.com|斯里兰卡|采茶姑娘
Bigfoottraveller.com|斯里兰卡|采茶姑娘
Bigfoottraveller.com|斯里兰卡|采茶姑娘
Bigfoottraveller.com|斯里兰卡|采茶姑娘
Bigfoottraveller.com|斯里兰卡|采茶姑娘
Bigfoottraveller.com|斯里兰卡|采茶姑娘
Bigfoottraveller.com|斯里兰卡|采茶姑娘
Bigfoottraveller.com|斯里兰卡|采茶姑娘
Bigfoottraveller.com|斯里兰卡|采茶姑娘
Bigfoottraveller.com|斯里兰卡|采茶姑娘
Bigfoottraveller.com|斯里兰卡|采茶姑娘
Bigfoottraveller.com|斯里兰卡|采茶姑娘
Bigfoottraveller.com|斯里兰卡|采茶姑娘
Bigfoottraveller.com|斯里兰卡|采茶姑娘
Bigfoottraveller.com|斯里兰卡|采茶姑娘
Bigfoottraveller.com|斯里兰卡|采茶姑娘
Bigfoottraveller.com|斯里兰卡|采茶姑娘
Bigfoottraveller.com|斯里兰卡|采茶姑娘
Bigfoottraveller.com|斯里兰卡|采茶姑娘
Bigfoottraveller.com|斯里兰卡|采茶姑娘

mm

曾樱子

出生于马来西亚米乡,待过大山脚,高中毕业后远赴台湾。念的是化学,业余喜爱文字、旅行与电影,享受生活这种微妙的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