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我曾私心希望 Hampi 永远保持在这般朦胧、半遮蔽的状态里,然而再度重访时,看着河流对岸被称为 ‘嬉皮岛’ 的一部份村子被迫迁、建筑被摧毁、耳闻当地居民们的悲戚控诉,已然嗅出当地政府正野心勃勃地想把这里打造成另一座可以号召全世界目光的著名旅游景点。

从 Goa 风尘仆仆地,搭着人生初趟印度火车前往 Hospet,那是距离 Hampi 最靠近的火车站。虽然所谓的 “靠近”,仍会耗上半小时的巴士路程方能抵达,但却已是对旅者相当友善的距离,毕竟在著名作家奈波尔(V. S. Naipaul)笔下,这片 “幽暗国度” 的疆土面积排列世界第七大,任何一趟从南至北、东跨西的巴士、火车,都轻易让人耗上数天数夜被桎梏在颠簸摇晃的车厢里。这是在辽阔大陆行走时必然会享有的折磨与恩赐,有多长途跋涉的疲惫旅程,便有多震慑惊人的神秘天地在等待着你的到来,如同这片散落在宁静 Hampi 村庄、被众神遗忘的旷世古迹群。

胜利之城

Bigfoottraveller.com|当世界摘下口罩后|让我们再次相遇在,被众神遗忘的石头废墟里
南印度 Hampi 古迹群,在1986年成为联合国世界文化遗产。

人们常说 Hampi 是一座建立在石头堆上的城市。踏入此处,一座座错落有致的奇岩怪石山堆,让人瞬间以为踏进巨人世界的石头积木乐园。有些历史学者认为曾经统治整个南印度疆土的维查纳加尔王朝(Vijayanagara Empire,1336 – 1565),其首都 Hampi 是继北京之后,世界第二大的中世纪城市。如果你走在这片占地41.5平方公里的土地上,被上千座遗迹群给重重包围,便不难从这些残破废墟里拼凑画面,数个世纪前这座古都是何等繁华盛世,扮演着重要贸易中心的角色,吸引着世界各地商贾与旅者慕名前来。

聪明的统治者皆知,一个强盛王朝的根基,必然来自城邦公共设施的良善规划、农耕业安稳发展、贸易经济的蓬勃等,才能让丰衣足食的城邦得以维持强大的军事实力,抵御外来入侵者。维查纳加尔王朝统治者投入巨大财富与时光,修建公共基础设施如水利工程、农业发展等;打造无数雄伟霸气建筑如皇室宫殿、廟宇神殿等,而在这些鬼斧神工的建设细节里,亦可窥见当时统治者对于知识与艺术的极力追求。这般强大的发展野心,使得王朝盛况在历史长河上屹立两百余年,直到北部数个苏丹国的庞大穆斯林联军侵入,让这座有着 “胜利之城” 之称的 Hampi 古都遭受惨烈洗劫长达半年。神明大概对人类暴力血腥的杀戮抢掠深感失望,于是遁入天地扬长而去, 辉煌一时的 Hampi 古都变成被众神遗忘的荒芜废墟。

Bigfoottraveller.com|当世界摘下口罩后|让我们再次相遇在,被众神遗忘的石头废墟里
我独自一人站在庞大的 Hampi 古迹群的中央。

这类故事在历史上总不厌其烦地上演着。世间但凡有任何一个让人羡慕的繁荣盛世存在,便注定有巨大陨落的悲凉唏嘘。然而,这个散落在石头山堆的 Hampi 古迹群却仿佛被众神施下障眼法,相比起世人皆知的古帝国遗迹如柬埔寨吴哥窟、秘鲁马丘比丘、埃及金字塔、希腊雅典卫城等,1986年成为联合国世界文化遗产的南印度 Hampi 却不那么被人们所熟悉。我曾私心希望 Hampi 永远保持在这般朦胧、半遮蔽的状态里,然而再度重访时,看着河流对岸被称为 “嬉皮岛” 的一部份村子被迫迁、建筑被摧毁、耳闻当地居民们的悲戚控诉,已然嗅出当地政府正野心勃勃地想把这里打造成另一座可以号召全世界目光的著名旅游景点。

看见生命力

Bigfoottraveller.com|当世界摘下口罩后|让我们再次相遇在,被众神遗忘的石头废墟里
当地的警察局就坐落在古迹建筑里。

Bigfoottraveller.com|当世界摘下口罩后|让我们再次相遇在,被众神遗忘的石头废墟里
每日日常的渡河,乘客也包括机车。

2016年一月初,几经辗转,在薄暮时分步入 Hampi Bazaar 大街,我依约站在湿婆神庙 Virupaksha Temple 前等待着当时参与短期志工活动的 NGO 单位 —— Hampi Children Trust 的负责人前来接应。看着神庙里里外外遍布着印度教徒,忙碌供奉尊贵神祇,或在周围闲逛浪荡聊天发呆,霎那间便深感一股生生不息的生命力与这片古迹群的命运早已紧密缠绵。

你会在仍完善的长廊石柱上,看见高挂着警察局的招牌;亦会在石头遗迹堆混乱散落的河边,看见渡轮柜台躲在断壁颓垣下逃避艳阳的肆虐。你会在人声鼎沸的 Virupaksha Temple 看见许多远道而来的印度教信徒,向神明奉上自己虔诚的信仰;亦会在无人寂静的残破石柱角落间,看见藏匿深处的修行者正试图透过大麻幻觉所搭出的桥梁,与尊贵神明进行灵性对话。

你会在川流不息的河流里看着印度女人们正忙着洗衣服,男人们则在特定时刻恭迎寺庙里的神象到河里洗澡;亦会在同一条河上看到嬉皮们在大石头堆上对着太阳做拜日式瑜伽。你会看到头顶着菜篮子或水桶的印度人女漫步在古老回廊间,或在废墟转角处看见印度农民辛劳耕种;亦会看见旅人拿着各式专业摄影镜头,把当地居民当作动物园里的动物进行野生摄影练习,他们不断伫立原地良久、忙碌切换镜头,渴望拍出惊艳世人的猎奇式照片,完全无视当地居民眼神里透露出的困扰与不悦。

看见野心

Bigfoottraveller.com|当世界摘下口罩后|让我们再次相遇在,被众神遗忘的石头废墟里
Hampi,我心心念念的地方。

Bigfoottraveller.com|当世界摘下口罩后|让我们再次相遇在,被众神遗忘的石头废墟里
渡河的对岸便是嬉皮岛。

Hampi 不仅承载着昔日帝国残留的巨大遗迹、众信徒争相前来朝圣的厚重信仰之地,亦是田园绿意风光无限的淳朴乡野之境。芭蕉树、椰林、稻田被层层石头山堆与古迹群包围,仿佛切断外界世俗的纷扰,于是 Hampi 也成了浪游印度的嬉皮们常驻之地。

被 Tungabhadra 河切割的对岸那一端,被称为 “嬉皮岛”,我是这么粗浅区分的:尚未渡河前这端的 Hampi Bazaar 大街,一般是短暂行经、为探索古遗迹群慕名而来的旅人所聚集之处;而渡河后的那一端嬉皮岛,则是渴望短暂隐居田园的人们所云集之地。骑着重骑的男女嬉皮们不断穿梭而过、或背负着软垫子准备寻找某一座大岩石进行攀岩训练、或躺在某一间挂满印度鲜艳纺织品的餐厅慵懒地听着雷鬼乐、抽着各类大麻(常见的为 hash 或 marijuana)。

Hampi 的神秘磁场总是不断地召唤我回去。2016年十二月,当我从杜拜途经印度转机期间,故意绕道再访。只不过一年光阴,我曾在嬉皮岛睡过的蓝色餐厅民宿已被夷为平地。“政府要收地,世界文化遗产组织想要这块地,村子都必须撤离”,在废墟前摆着小档口卖 chai 的老板说道。我在 Hampi Bazaar 大街住过的另一间背包客栈老板亦无奈说着,若下次再来,他和客栈也许就不在了。

看见从前与未来

Bigfoottraveller.com|当世界摘下口罩后|让我们再次相遇在,被众神遗忘的石头废墟里
在嬉皮岛那段的石头山上俯瞰,进食一望无际的古遗迹与田园风光。

多年过去,Hampi 始终在我心中占据着极重份量。Hampi 在过去数百年的时光洗涤下,如同经历无数风霜的智者,装载着世间珍贵的智慧,而我过于年轻的视野与心境,尚无法好好回应那些跨越数世纪的神秘话语。有生之年,我得再次回到 Hampi 与它相遇,如同一段真挚的情感总是需要不断地交织、对话,你才能深入认识他或她的一切。对人对情感如是,对遗迹对历史亦如是。

我永远记得那个阳光明媚的午后,独自一人站在庞大古迹群的中央,回眸一望,荒芜人烟的世间巨大寂静向我的身体强烈袭来,仿佛是沉寂已久的老智者正兴奋地抓住过路人激动叙说着,这里曾经徜徉着一个盛大惊人的古帝国。我仿佛看见古老马车载着一车气派贵族,穿梭在石柱长廊与繁华集市间;庶民百姓分散石墙回廊各处,在烈阳高挂下赤裸着上身,叫卖着商品吸引途经的各方商贾旅客;古都掌权者们站在耸立的石头山崖高处,在天地即将被黑夜覆盖以前,深邃俯瞰着,这个在无尽石头山堆间的辉煌盛世。

南印度 Hampi 影片:

Bigfoottraveller.com|当世界摘下口罩后|让我们再次相遇在,被众神遗忘的石头废墟里
Bigfoottraveller.com|当世界摘下口罩后|让我们再次相遇在,被众神遗忘的石头废墟里
Bigfoottraveller.com|当世界摘下口罩后|让我们再次相遇在,被众神遗忘的石头废墟里
Bigfoottraveller.com|当世界摘下口罩后|让我们再次相遇在,被众神遗忘的石头废墟里
Bigfoottraveller.com|当世界摘下口罩后|让我们再次相遇在,被众神遗忘的石头废墟里
Bigfoottraveller.com|当世界摘下口罩后|让我们再次相遇在,被众神遗忘的石头废墟里
Bigfoottraveller.com|当世界摘下口罩后|让我们再次相遇在,被众神遗忘的石头废墟里
Bigfoottraveller.com|当世界摘下口罩后|让我们再次相遇在,被众神遗忘的石头废墟里
Bigfoottraveller.com|当世界摘下口罩后|让我们再次相遇在,被众神遗忘的石头废墟里
Bigfoottraveller.com|当世界摘下口罩后|让我们再次相遇在,被众神遗忘的石头废墟里
Bigfoottraveller.com|当世界摘下口罩后|让我们再次相遇在,被众神遗忘的石头废墟里
Bigfoottraveller.com|当世界摘下口罩后|让我们再次相遇在,被众神遗忘的石头废墟里
Bigfoottraveller.com|当世界摘下口罩后|让我们再次相遇在,被众神遗忘的石头废墟里
Bigfoottraveller.com|当世界摘下口罩后|让我们再次相遇在,被众神遗忘的石头废墟里
Bigfoottraveller.com|当世界摘下口罩后|让我们再次相遇在,被众神遗忘的石头废墟里
Bigfoottraveller.com|当世界摘下口罩后|让我们再次相遇在,被众神遗忘的石头废墟里
Bigfoottraveller.com|当世界摘下口罩后|让我们再次相遇在,被众神遗忘的石头废墟里
Bigfoottraveller.com|当世界摘下口罩后|让我们再次相遇在,被众神遗忘的石头废墟里
Bigfoottraveller.com|当世界摘下口罩后|让我们再次相遇在,被众神遗忘的石头废墟里
Bigfoottraveller.com|当世界摘下口罩后|让我们再次相遇在,被众神遗忘的石头废墟里
Bigfoottraveller.com|当世界摘下口罩后|让我们再次相遇在,被众神遗忘的石头废墟里
Bigfoottraveller.com|当世界摘下口罩后|让我们再次相遇在,被众神遗忘的石头废墟里
Bigfoottraveller.com|当世界摘下口罩后|让我们再次相遇在,被众神遗忘的石头废墟里
Bigfoottraveller.com|当世界摘下口罩后|让我们再次相遇在,被众神遗忘的石头废墟里
Bigfoottraveller.com|当世界摘下口罩后|让我们再次相遇在,被众神遗忘的石头废墟里
Bigfoottraveller.com|当世界摘下口罩后|让我们再次相遇在,被众神遗忘的石头废墟里
Bigfoottraveller.com|当世界摘下口罩后|让我们再次相遇在,被众神遗忘的石头废墟里
Bigfoottraveller.com|当世界摘下口罩后|让我们再次相遇在,被众神遗忘的石头废墟里
Bigfoottraveller.com|当世界摘下口罩后|让我们再次相遇在,被众神遗忘的石头废墟里
Bigfoottraveller.com|当世界摘下口罩后|让我们再次相遇在,被众神遗忘的石头废墟里
Bigfoottraveller.com|当世界摘下口罩后|让我们再次相遇在,被众神遗忘的石头废墟里
Bigfoottraveller.com|当世界摘下口罩后|让我们再次相遇在,被众神遗忘的石头废墟里
Bigfoottraveller.com|当世界摘下口罩后|让我们再次相遇在,被众神遗忘的石头废墟里
Bigfoottraveller.com|当世界摘下口罩后|让我们再次相遇在,被众神遗忘的石头废墟里
Bigfoottraveller.com|当世界摘下口罩后|让我们再次相遇在,被众神遗忘的石头废墟里
Bigfoottraveller.com|当世界摘下口罩后|让我们再次相遇在,被众神遗忘的石头废墟里
Bigfoottraveller.com|当世界摘下口罩后|让我们再次相遇在,被众神遗忘的石头废墟里
Bigfoottraveller.com|当世界摘下口罩后|让我们再次相遇在,被众神遗忘的石头废墟里
Bigfoottraveller.com|当世界摘下口罩后|让我们再次相遇在,被众神遗忘的石头废墟里
Bigfoottraveller.com|当世界摘下口罩后|让我们再次相遇在,被众神遗忘的石头废墟里
Bigfoottraveller.com|当世界摘下口罩后|让我们再次相遇在,被众神遗忘的石头废墟里
Bigfoottraveller.com|当世界摘下口罩后|让我们再次相遇在,被众神遗忘的石头废墟里
Bigfoottraveller.com|当世界摘下口罩后|让我们再次相遇在,被众神遗忘的石头废墟里
Bigfoottraveller.com|当世界摘下口罩后|让我们再次相遇在,被众神遗忘的石头废墟里
Bigfoottraveller.com|当世界摘下口罩后|让我们再次相遇在,被众神遗忘的石头废墟里
Bigfoottraveller.com|当世界摘下口罩后|让我们再次相遇在,被众神遗忘的石头废墟里
Bigfoottraveller.com|当世界摘下口罩后|让我们再次相遇在,被众神遗忘的石头废墟里
Bigfoottraveller.com|当世界摘下口罩后|让我们再次相遇在,被众神遗忘的石头废墟里

mm

马红绫

曾是电影杂志文字工作者、影视工作者,亦是旅途上四处晃荡的无业游民,现为毕不了业的研究生、文字工作者、期刊助理编辑、音乐文化专案田野研究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