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母親看完台劇,站在陽台尋找兒子的蹤影。我揮揮手,喊道:媽,你來這裡!在太平聖淘沙度假村裡,我們從一棵榴槤樹走到另一棵榴槤樹,彷彿回到了從前。如果有榴槤幾爽啊!我忘了母親說了多少遍。

小時候家裡有一片榴槤園,是公公留下的。兒時的我期待每年兩次的榴槤季節,除了有吃不完的榴槤外,偶爾還有機會到園裡的小木屋過夜。對那木屋的印象有點模糊了,只記得那是一間簡陋的小房子,木屋旁的空榴蓮殼堆積得像一座小山。

父親和母親常帶我們姐弟三人一起去撿榴槤。午後騎着摩托車到學校接我們放學後,便直接到園裡去。路途相當遙遠。茂盛的榴槤樹下我們各散四處,尋找有可能掉在枯枝敗葉之中的榴槤。天真的孩子更多時候是往樹上看,怕榴槤掉在頭上呢。母親常說,榴槤長眼睛的,是不會砸到人的。下雨的時候我們躲在木屋裡,聽見 “噗” 一聲,便知道是榴槤掉了。父親穿上雨衣、戴着頭盔出去撿榴槤。雨天風大,那頭盔不知道是為了遮雨,還是以防被榴槤砸到頭。

出去走走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聖淘沙度假村|我和母親的出走日記

月前回馬來西亞霹靂探望母親,得知太平山腳有個建在果園裡度假村叫聖淘沙度假村(Sentosa Villa Resorts),決定帶母親去留宿一晚。冠疫把母親困在家鄉逾兩年,出去走走吧,我告訴母親。

我們從家鄉驅車前往,約一小時半後便抵達太平山腳。度假村匿藏在住宅區(當地人稱 “花園”,馬來語叫 “Taman” )一隅,高高的圍牆上長滿了攀緣植物,相當隱密。

登記入住後,把車子停在 A1 號小屋旁的停車處。甫下車便聽見流水從溪石間流過的淙淙聲,鳥叫聲頻頻傳進耳朵。啊,榴槤樹,別墅四周長了數棵高大的榴槤樹。榴槤樹幾歲了?我問母親。母親看了看,說至少有二、三十年。

小屋由磚和水泥砌成了木屋的模樣,內部乾淨整潔,浴室寬敞通風。母親高興地走出陽台,眺望茂密的森林。榴槤樹就在眼前,幾乎伸手可及。山腳的空氣潮濕,樹榦和樹枝上長滿了青苔和各類攀緣植物,可惜沒掛着榴槤。

母親看看手錶,接着緊張地跑進房裡。 “四點了,快點看看電視有沒有播《大時代》。” 居然有。母親高興地平躺在舒服的床上追看她喜歡的台灣長壽劇,一副 “別吵我” 的模樣。我懂得一起旅行一定要給旅伴私人空間,母子結伴出遊也一樣。好吧,我出去拍照好了。

太平山山腳的世外桃源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聖淘沙度假村|我和母親的出走日記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聖淘沙度假村|我和母親的出走日記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聖淘沙度假村|我和母親的出走日記

度假村佔地逾四英畝,在其間散步探索是一件樂事。據悉,園主賴瑞歷先生購買了這片園地後,決定把它打造成心目中的世外桃源。於是,他費盡心思、金錢和時間,在園地里建造度假小屋,還種了各種當地水果,除了榴槤外,還有山竹、菠蘿蜜、楊桃、蘭撒、紅毛丹和水蓊等等,趁水果季節邀請親朋好友前來聚會,一起享用新鮮水果,在溪邊戲水。如此樂事誰能抗拒?爾後,頻頻有外人要求租借。2009年,賴先生決定把果園轉變成度假村,獨樂樂不如眾樂樂。度假村的經理戴於玲告訴我,水果共享的 “傳統” 流傳至今,園丁們會把成熟的水果摘下,分給住客們享用。至於榴槤,“誰撿到便是誰的”,我眼睛一亮。

我走到溪邊,赤腳走進水裡,讓冰涼的山水流過趾縫,心裡覺得舒暢極了。陽光透過稠密的樹葉灑落下來,成了點點銀色的光斑。水流、鳥叫、蟲鳴、紅蜻蜓四處飛。真是一個讓人覺得舒服愉悅的地方呀。

重溫一起撿榴槤的美好時光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聖淘沙度假村|我和母親的出走日記

母親看完台劇,站在陽台尋找兒子的蹤影。我揮揮手,喊道:媽,你來這裡!我們從一棵榴槤樹走到另一棵榴槤樹,彷彿回到了從前。

“如果有榴槤幾爽啊!” 我忘了母親說了多少遍。

隔天清晨,一如既往,母親在天亮之前便醒了,坐在陽台在椅子上享受新鮮的空氣。我泡了杯熱茶,遞給母親。猴子呱呱叫。那個早上,犀鳥和山豬都沒來訪。

“如果有榴槤都話,現在就可以出去撿了。” 母親說。

那個早上,我帶着母親,先到附近的太平湖走一圈,邊走邊進行她的健康操。再到拉律馬登公市(Larut Matang Hawker Centre)尋找美食,吃了炒魚丸粿條、雲吞面和油條,還喝了虎咬獅,再驅車回度假村。

母親繼續在陽台與榴槤樹作伴。我回到溪邊泡腳。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聖淘沙度假村|我和母親的出走日記

太平聖淘沙度假村(馬來西亞)

地址:Jalan 8, Taman Sentosa, 34000 Taiping, Perak, Malaysia

電話:+6013 593 1000

度假村提供酒店式客房和小屋式客房。酒店式客房的房價從 RM188(每晚)起;小屋式客房的房價從RM248(每晚)起。價格隨季節和供應調整。可通過此網站預定。小屋式客房比較難預訂,可直接 whatsapp 度假村查詢。度假村暫不提供膳食。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聖淘沙度假村|我和母親的出走日記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聖淘沙度假村|我和母親的出走日記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聖淘沙度假村|我和母親的出走日記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聖淘沙度假村|我和母親的出走日記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聖淘沙度假村|我和母親的出走日記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聖淘沙度假村|我和母親的出走日記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聖淘沙度假村|我和母親的出走日記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聖淘沙度假村|我和母親的出走日記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聖淘沙度假村|我和母親的出走日記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聖淘沙度假村|我和母親的出走日記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聖淘沙度假村|我和母親的出走日記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聖淘沙度假村|我和母親的出走日記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聖淘沙度假村|我和母親的出走日記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聖淘沙度假村|我和母親的出走日記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聖淘沙度假村|我和母親的出走日記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聖淘沙度假村|我和母親的出走日記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聖淘沙度假村|我和母親的出走日記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聖淘沙度假村|我和母親的出走日記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聖淘沙度假村|我和母親的出走日記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聖淘沙度假村|我和母親的出走日記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聖淘沙度假村|我和母親的出走日記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聖淘沙度假村|我和母親的出走日記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聖淘沙度假村|我和母親的出走日記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聖淘沙度假村|我和母親的出走日記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聖淘沙度假村|我和母親的出走日記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聖淘沙度假村|我和母親的出走日記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聖淘沙度假村|我和母親的出走日記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聖淘沙度假村|我和母親的出走日記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聖淘沙度假村|我和母親的出走日記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聖淘沙度假村|我和母親的出走日記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聖淘沙度假村|我和母親的出走日記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聖淘沙度假村|我和母親的出走日記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聖淘沙度假村|我和母親的出走日記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聖淘沙度假村|我和母親的出走日記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聖淘沙度假村|我和母親的出走日記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聖淘沙度假村|我和母親的出走日記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聖淘沙度假村|我和母親的出走日記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聖淘沙度假村|我和母親的出走日記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聖淘沙度假村|我和母親的出走日記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聖淘沙度假村|我和母親的出走日記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聖淘沙度假村|我和母親的出走日記
Bigfoottraveller.com|太平聖淘沙度假村|我和母親的出走日記

mm

林道錦(DK)

夢想家,數字遊民,身在新加坡,心向世界。《大腳印》創辦人。理想的生活里有一架筆記本電腦和不斷切換的景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