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京都存在逾千年,卻歷久彌新,有人甚至說她俯拾皆是文化,轉角就有驚喜。歷史在這盆地不斷疊加,於我而言,古都似乎也見證了我的生命中的吉光片羽,款待了我和我生命中重視的人。期待,疫情結束之後與她再次重逢。

旅行,有時候,也像邂逅靈魂伴侶。抵達一座城市,發現那裡的一景一物都和自己的品味情趣相契合,那種愉悅感就像遇上了心儀的女孩。冠疫期間最想念的,是日本;而在日本諸城中,尤以對她思念最深。名字已透露其歷史身份,放在現代卻變得名不符實 —— 京都。遊歷多次,依然想念,但每次回去,總感覺既熟悉又陌生,那是一種回到靈魂故鄉的感覺。

京都(Kyoto)存在逾千年,卻歷久彌新,有人甚至說她俯拾皆是文化,轉角就有驚喜。其古都地位始於公元794年,一直到1868年明治天皇行幸東京才卸下政治中心重任。歷史在這盆地不斷疊加,於我而言,古都似乎也見證了我的生命中的吉光片羽。

初訪。初戀

Bigfoottraveller.com|京都|思念之城
京都塔。

初次見面只是短暫一宿,那時經歷人生中首段刻骨銘心的異國愛戀,到她的祖國也是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旅行。抵達京都車站那一刻,感覺比東京這個所謂的國際大都會更攝人心魄,絲毫就沒有千年古都的氛圍。偌大的摩登車站充滿未來感,手扶梯像通往天國的階梯般望不見盡頭。甫出站外,巨大的京都塔聳立眼前,頓時對千年古都之說產生了懷疑。從車站直奔的第一座寺廟是世界遺產金閣寺。

行前女友問我想去哪兒?對京都一無所知的我只想到做簽證時隨手翻閱的日本雜誌,裡面有張過目難忘的照片,那是一個遊人在瀑布前、流水上的平台席地用餐的畫面。女友惋惜地說這是京都夏季才有的 “川床料理”,我到訪時是櫻花未盛開的三月天,初春的河流還是河流,瀑布還是瀑布,可是卻不會有在河川上用餐的機會。

那時我才意識到,日本是個擁有四季的國度,對我這個從出生到當時都只去過新加坡的井蛙來說,頓時有夏蟲不可語冰的感覺。最後,我根據名字的趣味性,選擇了金閣寺(Kinkaku-ji)與銀閣寺(Ginkakuji)。

金閣寺、銀閣寺。我更喜歡銀閣寺的枯山水。

事後才知,在一日游的行程內遊覽這兩座相距稍遠的寺廟並不明智,但貼心的女友當時什麼都沒說。參觀了遊人如織的金閣寺後,我們在傍晚時分才趕到銀閣寺。走過高聳樹籬夾道的入口後,我驚嘆於前所未見的景象:一個用沙堆成的巨大圓錐體和一整片擁有砂紋的沙池。當時不知這就是所謂的枯山水,不用水而以沙石呈現山水意境的美麗庭園。金閣之美,在於吸人眼球的金箔附體,周圍環境頓成了相形見拙的背景。銀閣之美,則是毫不張揚的幽暗木紋,低調成山色綠意錦上添花的陪襯。我更鐘情於銀閣寺的美,非關銀閣,而是寺內枯山水的獨特意境,也難忘其恬靜山林、鮮綠苔毯,還有寺外那隻來得及走上一小段的哲學之道。

儘管和京都的初次見面太匆匆,可是卻有最多難忘初體驗。在圓山公園附近的日式旅館體驗了一期一會的日式款待,我感受到的是以禮待客的極致。晚餐的京懷石料理更叫人驚艷,盛在木盒裡的晚餐不僅味鮮,稱之為藝術品也不為過,甚至連桌上的小燈罩,也是用橙皮穿孔手作出來的精品。這一切讓初次出國旅行的我受寵若驚,也就這樣上了日本的癮。

二度重遊:老友鬼鬼

Bigfoottraveller.com|京都|思念之城
美麗的鴨川。

再次回到古都時,已物是人非,刻骨銘心的只剩下回憶。偕伴同行的是中學摯友,竟這麼巧,和他一起結伴的兩次旅行,都是在戀情終結後的療傷期。喜好咖啡的友人已規劃好京都咖啡地圖,托他的福,這趟旅行飄蕩着古都的咖啡香:從分店極多的老字號 Inoda 開始,這裡以優惠的豐盛早餐為名;接着是一澤信三郎帆布店附近的小家碧玉 —— Yamamoto 喫茶;更像酒吧的地下咖啡館六曜社,還有有好吃甜甜圈的靜香咖啡。當時雖是夏天,可是並沒有執意要去體驗川床料理,畢竟自己像個搭順風車的旅人,行程都由朋友決定。出乎意料的是,川床所在的貴船(Kibune)地區,原來也在朋友安排的行程中。

貴船地區位處京都近郊,須在出柳町站轉叡山電鐵,電車到終站鞍馬前,車窗風景慢慢從鱗次櫛比的民宅變成杉樹成林的山景,木製車站被綠林環繞。在站外迎接我們的是一個紅臉長鼻的巨大妖怪頭像,這是日本神怪傳說中鼎鼎大名的天狗,傳說他在鞍馬教授源平戰爭的名將源義經武藝。步行可至的鞍馬寺(Kurama-dera)佔地極廣,儘管之前去過的金、銀閣寺佔地也不小,但鞍馬寺彷彿擁有整片山林,裡面甚至有一所幼兒園和纜車站,完全顛覆了我對寺廟的看法。

Bigfoottraveller.com|京都|思念之城
從鞍馬寺步行到貴船神社。

從鞍馬寺步行到貴船神社(Kifune-jinja)是一場山林健行,將近兩個小時的行程景觀多變,最後走過了一道小橋就來到了貴船。神社祭拜水神,據說是神社許願牌 —— 繪馬的發祥地。這裡的求籤方式最是有趣,將簽紙放在水中,上面就會逐漸顯示簽文。看着水中籤紙慢慢浮現 “大吉” 的字眼,心想就算上面出現的是 “末吉”,也會被獨特的求籤方式逗樂。

午餐時間,我們沿着貴船川走,這唯一的道路上儘是餐館料亭,眼看身旁就是遊人席坐的川床,乍舌的價格卻無法教人停下腳步。走過了四五家料亭後,我們決定放棄清涼的川床,選擇了較為親民的 “無川床料理”。飽食後再繼續行程,卻發現原來越往下走,川床的價格也跟着往下掉,結果還是無緣體驗親水料理。然而,鞍馬的野趣和貴船的靈氣又增添了我對古都的愛。

三度重遊:盡孝之旅

Bigfoottraveller.com|京都|思念之城
京都日常。

Bigfoottraveller.com|京都|思念之城
京都是個悠閑與優雅的城市。

後來,我帶着兩老再次探訪古都,終於和父母一同體驗了京都夏季的風物詩。心思細膩的大和民族對季節很敏感,將代表四季的事物命名為風物詩,為生活賦予詩意。炎炎夏日,在河川上享用料理是何等清涼美好的事。

那一趟是自助的盡孝之旅,初次自己規划行程。為了讓父母可以輕鬆感受京都的悠閑與優雅,行程都在天黑前結束。晚餐後送父母回到民宿休息,我則以巴士一日券獨自探索古都。隨意跳上到站的任何一輛巴士,透過車窗走馬看花,感受古都轉角的驚喜。巴士轉一大圈回到首站後,下車走進最近的便利店買零食和小酒,滿足地結束我在古都的日常。

那一次,遠嫁日本的友人也來京都相聚,之前都是去她住的城市見面,這次她攜夫帶女到古都來。丈夫喜好歷史,所以在京都選了一個有歷史淵源的餐館。餐館所在地是本能寺(Hanno-ji)原址,這裡發生了日本歷史上有名的懸案 —— 本能寺之變。日本戰國時期出現了三個改變歷史進程的人,其中的織田信長是一代梟雄,能力強而野心大。就在幾乎結束紛亂戰國時,突然被親信明智光秀背叛而命喪本能寺。光秀為何突然背叛即將一統天下的主人?信長雖死卻為何屍身不見?這些歷史謎團至今未解,倒是我們在這裡解了饞。餐館的 “最後晚餐” 以信長臨終前的晚餐為靈感炮製。名字雖不祥,可是味極美;那一晚,歷史不再是沉悶負擔,反而是可以慢慢品嘗的饗宴。

四度重遊:心有所屬

Bigfoottraveller.com|京都|思念之城
哲學之道。

Bigfoottraveller.com|京都|思念之城
岡崎神社的小可愛。

第四次游古都,心已不再孤獨,帶着心儀的人一起暢遊最鍾愛的城市是兩全其美的事。為了尋找心宜的住宿地點和探索不同區域,決定不厭其煩地在古都一日一宿,每晚體驗不同的民宿及客棧。臨近車站的 Piece 旅舍以簡潔設計和舒適度成為首選,旅舍大廳還會不時舉辦文化活動讓住客同樂。其中滿意的還有幾家京町家改建的民宿,如和樂庵Haruya,古意盎然,連上下樓梯都彷彿是古屋在和你對話。

探尋咖啡館依然是重要的古都情趣,重訪心愛的銀閣寺和哲學之道後,我們啟程尋訪茂庵,那是一家隱身在吉田山的森林咖啡館,一家儘管需要踏破鐵鞋也值得一訪再訪的咖啡館。儘管很難不迷路,但只要循着一路上偶然出現的招牌走,就會發現在森林裡頭等候的美好。茂庵店長雖然一臉嚴肅,可是服務很周到,用餐後衷心讚美料理可口時,他嚴肅的臉上突然划出淺笑,靦腆地道謝。

那一趟的古都游,收穫了著名景點的賞心悅目,也發現了邊緣景點的可愛討喜。游罷平安神宮(Heian Shrine),不妨去訪岡崎神社(Okazaki Shrine);走出上賀茂神社(Kamigamo-jinja),順路逛社家街道。靠近下鴨神社(Shimogamo Shrine)的糺之森(Tadasu-no-Mori Forest),有低調的日本第一美麗神;游嵐山別只在竹林打卡,登上龜山公園可感受視野豁然開朗。京都的美好,也隱藏在這些等待發現的驚喜里。

五度 / 六度重遊:繼續為愛出走

Bigfoottraveller.com|京都|思念之城
伏見稻荷大社的千本鳥居隧道與日落。

後來,女友成了妻子。從四國之旅回到關西機場時,甫出機場就看見京阪櫃檯售賣的套票,一票可以囊括我未曾探訪的京都伏見區(Fushimi)景點。當下毫不猶豫地把計劃好的大阪行程拋諸腦後,買下套票後就直奔京都了。

五度重遊京都,終於探訪了以千本鳥居隧道聞名世界的伏見稻荷大社(Fushima Inari Taisha)。近傍晚時分的鳥居隧道最宜人,如織的遊客紛紛作鳥獸散了。到京都的人氣景點,最怕的其實是人。慶幸古都待我不薄,總在我最滿意的時段見到她的美好。旅行時並不會特意去賞花,碰巧遇上就當花紅。這次的花紅就是夏天的繡球花,三室戶寺(Mimuroto Temple)整片庭院都是繡球滾滾,一眼望去,人影倒成了點綴。搭男山纜車去往石清水八幡宮的路上,突然下起微雨,纜車徐徐上山時,兩旁被雨打濕的繡球鮮活嫵媚,也同樣叫人難忘。在京都,儘管只是一日游,卻每每足以盡興。

Bigfoottraveller.com|京都|思念之城
糺之森。

最後一次探訪,是去日本中國地區(Chugoku Region)時,帶着愛女回到古都。既然是親子游,自然少不了京都動物園,但她似乎對我們特意為她挑選的景點不大感興趣。

之後,順道走去平安神宮,兩歲的她在參道上不亦樂乎地追着鴿子跑,一會兒又跑向路旁的街頭藝人,似懂非懂地成為他唯一的聽眾。進入神宮後,我們在諾大的廣場上,看着只對地上碎石感興趣的她,在廣場上邁着蹣跚小步來來回回地走,而且漸行漸遠。偶爾,才回過身來,微笑着向我們揮手告別。從未離開過父母身邊的她,在古都也能如斯安心地自得其樂。

京都這座讓我深深思念的城,就是這樣款待了我和我生命中重視的人。期待,疫情結束之後與她再次重逢。盼安。

* 攝影:梁卓昌 / 林道錦(DK)

京都影片:

Bigfoottraveller.com|京都|思念之城
Bigfoottraveller.com|京都|思念之城
Bigfoottraveller.com|京都|思念之城
Bigfoottraveller.com|京都|思念之城
Bigfoottraveller.com|京都|思念之城
Bigfoottraveller.com|京都|思念之城
Bigfoottraveller.com|京都|思念之城
Bigfoottraveller.com|京都|思念之城
Bigfoottraveller.com|京都|思念之城
Bigfoottraveller.com|京都|思念之城
Bigfoottraveller.com|京都|思念之城
Bigfoottraveller.com|京都|思念之城
Bigfoottraveller.com|京都|思念之城
Bigfoottraveller.com|京都|思念之城
Bigfoottraveller.com|京都|思念之城
Bigfoottraveller.com|京都|思念之城
Bigfoottraveller.com|京都|思念之城
Bigfoottraveller.com|京都|思念之城
Bigfoottraveller.com|京都|思念之城
Bigfoottraveller.com|京都|思念之城
Bigfoottraveller.com|京都|思念之城
Bigfoottraveller.com|京都|思念之城
Bigfoottraveller.com|京都|思念之城
Bigfoottraveller.com|京都|思念之城
Bigfoottraveller.com|京都|思念之城
Bigfoottraveller.com|京都|思念之城
Bigfoottraveller.com|京都|思念之城
Bigfoottraveller.com|京都|思念之城
Bigfoottraveller.com|京都|思念之城
Bigfoottraveller.com|京都|思念之城

mm

把旅遊當成活在當下的自我實現,每一趟都是在已知的計劃中展開未知的探索,滿足永遠填不滿的求知慾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