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印度的農民是無辜的,也是無助的。高韋里河的枯竭和農民的困境源自同一個因素 —— 土壤的流失。最好的解決辦法是土壤補續,而為土壤補續最經濟簡單的辦法,就是種樹!

小時候,自從父親離開後,母親便開始母兼父職。我的家裡非常貧困,母親需要種植煙草與割樹膠來養活我們兄弟姐妹六個孩子。哥哥和姐姐被迫輟學,幫忙母親掙錢養家。

母親常為茶米油鹽而煩惱,不是跟朋友先借錢,就是先在村裡小賣部賒賬,想盡法子來解決我們一家人的三餐與我的學費。縱然生活辛苦,她卻堅持把我送到獨立中學就讀。家境比我好的同學都可拿到助學基金,而我卻頻吃閉門羹,看着母親皺起眉頭想辦法借錢支付學費,我很是心疼。

同理之心

Bigfoottraveller.com|印度|母愛與河流
偉大的母親,能幹的苗圃志願者。

農業是個須默默耕耘,等到收成時才有錢的行業。未有收成之前,家裡是沒有收入的。生活對於我們來說是艱難的。

母親已經去世了,最近我夢到她了。我常想,如果不是因為母親那份偉大的愛,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孩子們身上,咬緊牙關堅強地帶着我們挺過了那段特別艱苦的歲月,我就不會在這裡了。

母親的一生常讓我想起印度的農民,對發生在他們身上的事情深感不安。自去年末起,成千上萬的印度農民正在抗爭着,以抗議農業法改革。有線電視新聞網 CNN 的相關報道稱,印度農民對新農業法案表示抗議,是因為他們認為這些法案摧毀了自己的生計。

高韋里河(Kaveri River / Cauvery River)是印度的母親河之一,當地人民自古以來在這河和其支流耕種糊口。“Cauvery” 的字面意思是 “帶來富足的人”,但這條曾經奔流的大河已經不再奔流。最近幾年,位於高韋里河流域的 Tamil Nadu 和 Karnataka 頻頻發生農民自殺事件成了全國新聞頭條。高韋里河的枯竭和農名的苦難是息息相關的。

種一棵樹

Bigfoottraveller.com|印度|母愛與河流
小小一株幼苗每年可以使土壤儲存約3800公升的水,在改變土壤質量方面發揮大大的作用 。

Bigfoottraveller.com|印度|母愛與河流
培育樹苗,含辛茹苦。

Bigfoottraveller.com|印度|母愛與河流
將幼苗插入排放整齊的單間里繼續生長。

2019年7月,我透過 Isha 基金會捐種了100顆樹,開始對高韋里拯救河流行動(Cauvery Calling)有了進一步的了解,內心為我能捐贈樹和有幸參與此活動而感到非常開心。我想做得更多,於是決定成為籌款者。

農民是無辜的,也是無助的,特別是這樣的貧窮由外在因素造成的時候。高韋里河的枯竭和農民的困境源自同一個因素 —— 土壤的流失。最好的解決辦法是土壤補續,而為土壤補續最經濟簡單的辦法,就是種樹!然而,種樹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與財力,以印度 “90%的人收入在納稅起征點以下”,印度官方根本無能無力!

於是,Isha 基金會創始人、開悟者及瑜伽大師薩古魯(Sadhguru)響應高韋里河的呼喚而站了出來,誓言帶領大家用12年的時間種下24.2億棵樹,以拯救高韋里河,讓她再度奔流入海。同時採用混農林業(Agroforestry)的方式,估計可五到七年內,提高農民的收入三至八倍。

我的回饋方式

Bigfoottraveller.com|印度|母愛與河流
與大地母親接觸很是開心。

Bigfoottraveller.com|印度|母愛與河流
瑜伽老師學習耙犁,笑容燦爛。

為達此目的,首先須要培育出優質樹苗,然後交給農民去種植,每棵優質樹苗的平均成本是42盧比(約0.58美金)。日前,我獲得機會前往 Erode Nursery and Gobichettipalayam Senthil Annas Farm 參觀一個示範服務苗圃和農場,在薩古魯和 Isha 志願者的指導下,成功地為農民提供樹苗及一個成熟、高品質的綠色有機農場。

或許,這是我回報母親無私的愛的最好方式。母親的愛讓我成長到今天,我想做一點點事去幫助其他人,那些受困者 —— 印度農民,還有保護高韋里河流!微不足道的42盧比,一眨眼就可花掉了,但是如果我們用它來捐種一棵樹,那樹被志願者呵護長大,或可為綠色地球提供無限可能!

我特別感謝薩古魯讓我有機會參與這個別具意義的捐樹活動,也特別感恩於那些幫助過我和家人熬過那段艱難歲月的人,還有正在看文章的你。你若也願意捐一棵樹,這可能是我們為這地球和其它的生命所做的最有意義的事!

若你想捐樹,可點擊此捐款鏈接。(記得選擇以盧比來付款)

我們能留給下一代的最珍貴的東西不是商業、金錢或黃金。我們能給予下一代的最重要的東西,是一片富饒的土地和流淌的河流。~ 薩古魯

* 編按:捐款全屬個人意願。大腳印並無從中獲取任何利益。

Bigfoottraveller.com|印度|母愛與河流
Bigfoottraveller.com|印度|母愛與河流
Bigfoottraveller.com|印度|母愛與河流
Bigfoottraveller.com|印度|母愛與河流
Bigfoottraveller.com|印度|母愛與河流
Bigfoottraveller.com|印度|母愛與河流
Bigfoottraveller.com|印度|母愛與河流
Bigfoottraveller.com|印度|母愛與河流
Bigfoottraveller.com|印度|母愛與河流
Bigfoottraveller.com|印度|母愛與河流
Bigfoottraveller.com|印度|母愛與河流
Bigfoottraveller.com|印度|母愛與河流
Bigfoottraveller.com|印度|母愛與河流
Bigfoottraveller.com|印度|母愛與河流
Bigfoottraveller.com|印度|母愛與河流
Bigfoottraveller.com|印度|母愛與河流
Bigfoottraveller.com|印度|母愛與河流
Bigfoottraveller.com|印度|母愛與河流
Bigfoottraveller.com|印度|母愛與河流
Bigfoottraveller.com|印度|母愛與河流
Bigfoottraveller.com|印度|母愛與河流
Bigfoottraveller.com|印度|母愛與河流
Bigfoottraveller.com|印度|母愛與河流
Bigfoottraveller.com|印度|母愛與河流
Bigfoottraveller.com|印度|母愛與河流
Bigfoottraveller.com|印度|母愛與河流
Bigfoottraveller.com|印度|母愛與河流
Bigfoottraveller.com|印度|母愛與河流
Bigfoottraveller.com|印度|母愛與河流
Bigfoottraveller.com|印度|母愛與河流
Bigfoottraveller.com|印度|母愛與河流
Bigfoottraveller.com|印度|母愛與河流
Bigfoottraveller.com|印度|母愛與河流
Bigfoottraveller.com|印度|母愛與河流
Bigfoottraveller.com|印度|母愛與河流
Bigfoottraveller.com|印度|母愛與河流
Bigfoottraveller.com|印度|母愛與河流

mm

來自馬來西亞霹靂州,曾在新加坡任職會記執行員。每年都會前往印度靜心靈修提升自己。2020年在印度期間,由於疫情封鎖,長期停留在 Isha 瑜伽中心,如今是 Isha 瑜伽中心的全職志願者。

熱愛攝影、看書、寫文章和旅行,從中學習,體驗生活的樂趣。每天透過瑜伽靜坐來提升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