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住在村子裡,就要學會和動物與大自然和睦共處,每一餐都有動物和我們一起進餐,貓貓狗狗、蟋蟀、蚊子、螞蟻、蠅,還有……青蛙,孩子們不時示範抓了蟋蟀直接往嘴裡塞的生活技能。

“Sausage!” 左邊的俄羅斯女孩對着課室里的小朋友說,右邊的法國男孩在重複。“Sausage” 聲此起彼落。

“Sausage? What is sausage?” 我一臉疑惑地望着他們。

俄羅斯女孩笑着說:“Sausage(So Ser)means ‘write’ in Khmer(柬埔寨語).” 就這樣,這兩個星期半里,我的生活除了吃飯、睡覺、洗澡、洗衣服和發獃以外,就是不斷地說“Sausage”,偶爾還要要挾不聽話的小傢伙說“No ‘So Ser’, go home!”(意指你不想寫那就不必來上課)。

去年十二月初,從巴黎回來的第二天,我在兩天之內就訂了機票和聯絡學校負責人,決定四天後飛到柬埔寨去義教。我在這個距離暹粒三十分鐘車程(這裡指的是當地“嘟嘟”車)的村子——Lolei 待了短短的兩個星期半。至今,我還在懷疑,我究竟是不是真的幫助了這些孩子們。兩個星期半其實並不長,我確實是體驗了,而對於孩子們實質上的幫助,我不敢說我貢獻了多少。

Bigfoottraveller.com|柬埔寨義教
西班牙老師離開的第二天,孩子們在小黑板上寫了他的名字,表示想念。

離別成日常

剛抵達的第一天,俄羅斯女孩就對我說,我們這些義工老師就好像電視里的真人秀,每個星期都有人離開。而孩子們或許已經習慣來來去去的義工老師,已對我們的到來和離去感到麻木。一開始歡天喜地歡迎新老師,而沒過多久老師又突然消失了,然後又來了新的臉孔,孩子們的小腦袋幾乎每個星期都要輸入新老師名字,和刪除突然不再出現的前老師的臉孔的程式。

西班牙男孩 Paco 待了較久,已近四個星期了,他走後的第二天,孩子們紛紛探頭尋找他的蹤影,然後默默說“Paco go home”,接着在自己的寫字板上寫了“Paco”的名字。教學期間,我常常言語威脅我的學生說,你們都不乖,老師要回去了,他們總會嚷嚷說不讓我回家。我離開了,或許一年後我再回來,孩子們都忘了我是誰吧,然後我又要重新自我介紹,你好,我是 Astrid 老師。

Bigfoottraveller.com|柬埔寨義教
那一堂外語課,俄語、西班牙語、法語、馬來語、荷語和德語。學起來吧,旅行必備(笑)。

小亭子是“學校”

我通過 Workaway 網站找到了這家位於 Lolei Pagoda 旁的學校。這是一所免費讓學生在課餘時間上英文和中文課的小學校。由於當地政府學校很晚才開始教英文,當地人一般選擇把小孩送到這家學校,提早學習外語。學校沒有特別規定學生上課時間的長短,我負責每天給孩子們上五個小時英文課,以及一個小時中文課。法國男孩在法國的高中念了三年中文,所以我也邀他來當我的中文助教。

學校離暹粒城有一段距離,周日我們都在教書,只有周末才會到城裡去。這裡的老師都是義工,大多數都來自歐美,只有我一個亞洲人。直到我離開的那天,來了一對馬來西亞情侶。我說的“學校”,沒磚沒瓦沒有電風扇,它其實只是兩個建在寺廟旁的小亭子。因為沒有門窗,所以每每下雨,學生們都會“自動”放假。

某個下雨的午後,因為學生們都翹課,義工老師們悶得發慌,便給彼此上外語課。義工們來自不同國家,那一個下午,白板上寫的不是英文,而是俄語、西班牙語、法語、馬來語、荷蘭語和德語。

Bigfoottraveller.com|柬埔寨義教
在柬埔寨收到的花,絕對是我人生中最多的一次。比起花店裡被包裝過的花束,我更珍惜這一些小花。

和小孩建立親密關係

每一天通往學校的路上,會經過一片綠油油的稻田,早晨有金黃色的太陽灑滿大地,陪伴着我走到教室。再往前走又會見到總愛捉弄人的鵝大哥,還有愛睡在一起的粉紅豬和棕色豬,然後一群小孩就會朝我走來,抓着我的手喊:“Teacher! Teacher!”。我們唱着 ABC 歌,一起走到教室。

雖然物質缺乏,小朋友們都很好學,每一次義工老師發問問題,大家都會爭先恐後舉手說:“Teacher, choose me, Choose me!” 有一次,一個小男孩為了讓我知道他學會了“elephant”的拼音,而到沙地里用樹枝寫了“elephant”。課末,只要聽見“game”,小傢伙們都會很興奮,一窩蜂跑上來抓着我的手,然後全體老師和學生到沙地上去玩遊戲和跳“hokey pokey”。一位不到四歲的小可愛,總會在下課後幫忙掃地,雖然掃把比她還高。

中文課結束後的傍晚,只要天氣好,便會有漂亮的夕陽,那副晚霞與稻田的畫面,總讓我站在原地久久不想離開。孩子們總會過來牽着我的手一起回家。

Bigfoottraveller.com|柬埔寨義教
周末,義工老師們騎腳車在暹粒周邊郊遊。

義工老師們的周末消閑活動

短短的兩周內,我遇見了約二十位義工,每隔數天便會有人離開或報到。義工們都住在學校的唯一負責人的家裡,他家裡還住着他的妻子和四位孩子。村子裡沒有餐廳,我們每天須付費五美金,由學校負責人的妻子為我們準備午餐和晚餐。大家一起吃飯,在空閑時間玩玩遊戲,周末一起到暹粒城去玩,包下了青旅的整間宿舍。小朋友們都不知道,平日認真教書的義工老師們,每個周末出了城都在酒吧街(Pub Street)派對。

我在第一個周末遊了吳哥窟。第二個周末,我們從城裡買了材料回來給孩子們煮聖誕餐。可能因為水土不服,很多義工老師先後拉肚子,我在生日的那個早晨,上了三次廁所!我的生日過得不差,大伙兒在嘟嘟車上給我唱生日歌,一路從 Lolei 村唱到暹粒。

Bigfoottraveller.com|柬埔寨義教
生日前夕停電。

簡單的鄉村生活

住在村子裡,就要學會和動物與大自然和睦共處,每一餐都有動物和我們一起進餐,貓貓狗狗、蟋蟀、蚊子、螞蟻、蠅,還有……青蛙,孩子們不時示範抓了蟋蟀直接往嘴裡塞的生活技能。在村裡的日子過得很簡單,因為來得太匆忙,我帶的東西不多,卻也發覺生活原來可以過得很簡單。沐浴露? 洗臉霜?洗髮精?有水洗澡就很好!在我生日的前一天,停電了。意大利女孩等不急,便在戶外洗澡,燈突然亮了,孩子們指着包着浴袍的她掩嘴笑。

甫抵達鄉下,我實在抗拒小孩們用剛玩完泥沙沒洗手的手來握我的手(甚至往我身上爬)。孩子抓我的時候都很用力,把我的左右手腕都搞得淤青了。後來,覺得既然選擇來到柬埔寨,就要把城市人的心態拋開,入鄉隨俗,這樣才能擁抱更多更大的世界。若總抱着小孩子很不衛生的觀念,便是無法接受他們的生活,影響心情。這裡的孩子沒有 iPad,他們把空箱子當成“碰碰車”,把泥沙當畫板,卻也玩得不亦樂乎。

Bigfoottraveller.com|柬埔寨義教
想念那群嬉笑的臉蛋。

把心留下

離開的前一天,我特地在早課後留下來,看看孩子們都在幹嘛。有的在幫忙媽媽賣包包給遊客,有的到田裡幫忙。有一位被我看見從遊客手中領了糖果,我望着她,要她給送糖果的阿姨說謝謝。他們並不富有,但我卻天天收到花,老師們也不時收到學生送的小禮物。我想,那是小孩們表達感恩的方式,雖然擁有的不多,卻愛和他們喜歡的老師分享小糖果或餅乾。

義工老師們之間偶爾會有小爭執,但義工老師都很漂亮、很帥。我想善良讓人變美,他們在我眼裡,閃閃發亮。

“Goodbye Teacher! See you tomorrow!” 這一句每逢下課前必會聽見的話,偶爾還會在耳邊回蕩。我想我是懷念那一些孩子了,還有那一段簡單快樂的小日子。

這一趟柬埔寨義教之旅讓我明白,原來生活可以過得很簡單,像特麗莎修女說的:“Live simple so that others could simply live.”

Bigfoottraveller.com|柬埔寨義教
小朋友能夠集中精力的時間都不長,所以課外郊遊幾乎是每一堂課必定的。我們帶孩子一起到附近的 Bakong Temple 參觀,回程卻下起了大雨。

旅遊資訊:

關於義工旅行

  • 義工旅行(Volunteer Tourism)在歐美國家盛行,和受歐美旅者歡迎。和打工換宿不同的是,參加義工旅行旅者,大多時候須付一筆錢。筆者在暹粒一咖啡廳得知,一群志願者付了幾百塊美金,透過某個組織來到柬埔寨幫當地人蓋房子。所付的費用包括了住宿、膳食以及捐款,值得與否見人見智。
  • 至於 wwoofworkawayhelpx 之類的打工換宿網站,則是由個別主人家(host)發到網站上去的換宿請求,一般須付幾十美金註冊費才能透過網頁和主人家聯絡。除了義教之外,也有很多廣泛的換宿工作,例如照顧動物、打理青旅和看顧嬰兒等。
  • 建議除了閱讀好評之外,也須留意中評及負評,有時間的話也可以發短信聯絡之前的志願者了解一下狀況,可能你會得到公開評論以外的額外信息。

Workaway 義工旅行申請須知

  • Workaway 網站上有許多不同種類的義工活動,請在發出請求之前:
  1. 將自己的個人簡介詳細述說於網站上的個人頁面。
  2. 瀏覽站內主人的邀請貼文。你也可以依照地區搜尋主人。
  3. 仔細閱讀有關發帖詳情,看看有沒有特別要求。就柬埔寨義教來說,每一間學校有不同的要求,有的對逗留期限特別嚴格,有的則要求申請者有相關教學經驗,有的則沒有特別要求。
  4. 接着申請者可以嘗試寫站內信息聯絡主人,詢問是否有空位。
  • 在溝通之後請在抵達之前再次確認地點以及索取電話聯絡方式以方便抵達時可以聯絡。

簽證

  • 義工旅行實際上並不算工作而是義務活動,所以基本上並不需要申請特別簽證。建議在出發之前再次和有關負責人確認。
  • 到柬埔寨旅行,馬來西亞或新加坡護照持有人獲豁免簽證,入境期間為30天。若需要延長簽證,可以在當地待交給旅行社申請,價格為20美金左右。

溫馨提醒

  • 孩子不是你的觀光景點。
  • 在你顧慮自己能不能適應的同時,請考慮清楚你能給孩子帶來些什麼樣的學習。時間允許的話至少待上一段時間。
Bigfoottraveller.com|柬埔寨義教
Bigfoottraveller.com|柬埔寨義教
Bigfoottraveller.com|柬埔寨義教
Bigfoottraveller.com|柬埔寨義教
Bigfoottraveller.com|柬埔寨義教
Bigfoottraveller.com|柬埔寨義教
Bigfoottraveller.com|柬埔寨義教
Bigfoottraveller.com|柬埔寨義教
Bigfoottraveller.com|柬埔寨義教
Bigfoottraveller.com|柬埔寨義教
Bigfoottraveller.com|柬埔寨義教
Bigfoottraveller.com|柬埔寨義教
Bigfoottraveller.com|柬埔寨義教
Bigfoottraveller.com|柬埔寨義教
Bigfoottraveller.com|柬埔寨義教
Bigfoottraveller.com|柬埔寨義教
Bigfoottraveller.com|柬埔寨義教
Bigfoottraveller.com|柬埔寨義教
Bigfoottraveller.com|柬埔寨義教
Bigfoottraveller.com|柬埔寨義教
Bigfoottraveller.com|柬埔寨義教
Bigfoottraveller.com|柬埔寨義教
Bigfoottraveller.com|柬埔寨義教
Bigfoottraveller.com|柬埔寨義教

mm

Astrid FHM

與性感劃不上邊的 FHM,是畢業於馬來亞大學法律系卻不務正業的菜鳥小律師,努力想跳脫朝九晚五的生活,卻被現實摔得粉身碎骨。喜歡發獃喜歡笑,所以常常痴人說夢。夢想為找一個沒有人的地方,過和小王子一樣坐在椅子上一天看四十四次夕陽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