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住在村子里,就要学会和动物与大自然和睦共处,每一餐都有动物和我们一起进餐,猫猫狗狗、蟋蟀、蚊子、蚂蚁、蝇,还有……青蛙,孩子们不时示范抓了蟋蟀直接往嘴里塞的生活技能。

“Sausage!” 左边的俄罗斯女孩对着课室里的小朋友说,右边的法国男孩在重复。“Sausage” 声此起彼落。

“Sausage? What is sausage?” 我一脸疑惑地望着他们。

俄罗斯女孩笑着说:“Sausage(So Ser)means ‘write’ in Khmer(柬埔寨语).” 就这样,这两个星期半里,我的生活除了吃饭、睡觉、洗澡、洗衣服和发呆以外,就是不断地说“Sausage”,偶尔还要要挟不听话的小家伙说“No ‘So Ser’, go home!”(意指你不想写那就不必来上课)。

去年十二月初,从巴黎回来的第二天,我在两天之内就订了机票和联络学校负责人,决定四天后飞到柬埔寨去义教。我在这个距离暹粒三十分钟车程(这里指的是当地“嘟嘟”车)的村子——Lolei 待了短短的两个星期半。至今,我还在怀疑,我究竟是不是真的帮助了这些孩子们。两个星期半其实并不长,我确实是体验了,而对于孩子们实质上的帮助,我不敢说我贡献了多少。

Bigfoottraveller.com|柬埔寨义教
西班牙老师离开的第二天,孩子们在小黑板上写了他的名字,表示想念。

离别成日常

刚抵达的第一天,俄罗斯女孩就对我说,我们这些义工老师就好像电视里的真人秀,每个星期都有人离开。而孩子们或许已经习惯来来去去的义工老师,已对我们的到来和离去感到麻木。一开始欢天喜地欢迎新老师,而没过多久老师又突然消失了,然后又来了新的脸孔,孩子们的小脑袋几乎每个星期都要输入新老师名字,和删除突然不再出现的前老师的脸孔的程式。

西班牙男孩 Paco 待了较久,已近四个星期了,他走后的第二天,孩子们纷纷探头寻找他的踪影,然后默默说“Paco go home”,接着在自己的写字板上写了“Paco”的名字。教学期间,我常常言语威胁我的学生说,你们都不乖,老师要回去了,他们总会嚷嚷说不让我回家。我离开了,或许一年后我再回来,孩子们都忘了我是谁吧,然后我又要重新自我介绍,你好,我是 Astrid 老师。

Bigfoottraveller.com|柬埔寨义教
那一堂外语课,俄语、西班牙语、法语、马来语、荷语和德语。学起来吧,旅行必备(笑)。

小亭子是“学校”

我通过 Workaway 网站找到了这家位于 Lolei Pagoda 旁的学校。这是一所免费让学生在课余时间上英文和中文课的小学校。由于当地政府学校很晚才开始教英文,当地人一般选择把小孩送到这家学校,提早学习外语。学校没有特别规定学生上课时间的长短,我负责每天给孩子们上五个小时英文课,以及一个小时中文课。法国男孩在法国的高中念了三年中文,所以我也邀他来当我的中文助教。

学校离暹粒城有一段距离,周日我们都在教书,只有周末才会到城里去。这里的老师都是义工,大多数都来自欧美,只有我一个亚洲人。直到我离开的那天,来了一对马来西亚情侣。我说的“学校”,没砖没瓦没有电风扇,它其实只是两个建在寺庙旁的小亭子。因为没有门窗,所以每每下雨,学生们都会“自动”放假。

某个下雨的午后,因为学生们都翘课,义工老师们闷得发慌,便给彼此上外语课。义工们来自不同国家,那一个下午,白板上写的不是英文,而是俄语、西班牙语、法语、马来语、荷兰语和德语。

Bigfoottraveller.com|柬埔寨义教
在柬埔寨收到的花,绝对是我人生中最多的一次。比起花店里被包装过的花束,我更珍惜这一些小花。

和小孩建立亲密关系

每一天通往学校的路上,会经过一片绿油油的稻田,早晨有金黄色的太阳洒满大地,陪伴着我走到教室。再往前走又会见到总爱捉弄人的鹅大哥,还有爱睡在一起的粉红猪和棕色猪,然后一群小孩就会朝我走来,抓着我的手喊:“Teacher! Teacher!”。我们唱着 ABC 歌,一起走到教室。

虽然物质缺乏,小朋友们都很好学,每一次义工老师发问问题,大家都会争先恐后举手说:“Teacher, choose me, Choose me!” 有一次,一个小男孩为了让我知道他学会了“elephant”的拼音,而到沙地里用树枝写了“elephant”。课末,只要听见“game”,小家伙们都会很兴奋,一窝蜂跑上来抓着我的手,然后全体老师和学生到沙地上去玩游戏和跳“hokey pokey”。一位不到四岁的小可爱,总会在下课后帮忙扫地,虽然扫把比她还高。

中文课结束后的傍晚,只要天气好,便会有漂亮的夕阳,那副晚霞与稻田的画面,总让我站在原地久久不想离开。孩子们总会过来牵着我的手一起回家。

Bigfoottraveller.com|柬埔寨义教
周末,义工老师们骑脚车在暹粒周边郊游。

义工老师们的周末消闲活动

短短的两周内,我遇见了约二十位义工,每隔数天便会有人离开或报到。义工们都住在学校的唯一负责人的家里,他家里还住着他的妻子和四位孩子。村子里没有餐厅,我们每天须付费五美金,由学校负责人的妻子为我们准备午餐和晚餐。大家一起吃饭,在空闲时间玩玩游戏,周末一起到暹粒城去玩,包下了青旅的整间宿舍。小朋友们都不知道,平日认真教书的义工老师们,每个周末出了城都在酒吧街(Pub Street)派对。

我在第一个周末游了吴哥窟。第二个周末,我们从城里买了材料回来给孩子们煮圣诞餐。可能因为水土不服,很多义工老师先后拉肚子,我在生日的那个早晨,上了三次厕所!我的生日过得不差,大伙儿在嘟嘟车上给我唱生日歌,一路从 Lolei 村唱到暹粒。

Bigfoottraveller.com|柬埔寨义教
生日前夕停电。

简单的乡村生活

住在村子里,就要学会和动物与大自然和睦共处,每一餐都有动物和我们一起进餐,猫猫狗狗、蟋蟀、蚊子、蚂蚁、蝇,还有……青蛙,孩子们不时示范抓了蟋蟀直接往嘴里塞的生活技能。在村里的日子过得很简单,因为来得太匆忙,我带的东西不多,却也发觉生活原来可以过得很简单。沐浴露? 洗脸霜?洗发精?有水洗澡就很好!在我生日的前一天,停电了。意大利女孩等不急,便在户外洗澡,灯突然亮了,孩子们指着包着浴袍的她掩嘴笑。

甫抵达乡下,我实在抗拒小孩们用刚玩完泥沙没洗手的手来握我的手(甚至往我身上爬)。孩子抓我的时候都很用力,把我的左右手腕都搞得淤青了。后来,觉得既然选择来到柬埔寨,就要把城市人的心态抛开,入乡随俗,这样才能拥抱更多更大的世界。若总抱着小孩子很不卫生的观念,便是无法接受他们的生活,影响心情。这里的孩子没有 iPad,他们把空箱子当成“碰碰车”,把泥沙当画板,却也玩得不亦乐乎。

Bigfoottraveller.com|柬埔寨义教
想念那群嬉笑的脸蛋。

把心留下

离开的前一天,我特地在早课后留下来,看看孩子们都在干嘛。有的在帮忙妈妈卖包包给游客,有的到田里帮忙。有一位被我看见从游客手中领了糖果,我望着她,要她给送糖果的阿姨说谢谢。他们并不富有,但我却天天收到花,老师们也不时收到学生送的小礼物。我想,那是小孩们表达感恩的方式,虽然拥有的不多,却爱和他们喜欢的老师分享小糖果或饼干。

义工老师们之间偶尔会有小争执,但义工老师都很漂亮、很帅。我想善良让人变美,他们在我眼里,闪闪发亮。

“Goodbye Teacher! See you tomorrow!” 这一句每逢下课前必会听见的话,偶尔还会在耳边回荡。我想我是怀念那一些孩子了,还有那一段简单快乐的小日子。

这一趟柬埔寨义教之旅让我明白,原来生活可以过得很简单,像特丽莎修女说的:“Live simple so that others could simply live.”

Bigfoottraveller.com|柬埔寨义教
小朋友能够集中精力的时间都不长,所以课外郊游几乎是每一堂课必定的。我们带孩子一起到附近的 Bakong Temple 参观,回程却下起了大雨。

旅游资讯:

关于义工旅行

  • 义工旅行(Volunteer Tourism)在欧美国家盛行,和受欧美旅者欢迎。和打工换宿不同的是,参加义工旅行旅者,大多时候须付一笔钱。笔者在暹粒一咖啡厅得知,一群志愿者付了几百块美金,透过某个组织来到柬埔寨帮当地人盖房子。所付的费用包括了住宿、膳食以及捐款,值得与否见人见智。
  • 至于 wwoofworkawayhelpx 之类的打工换宿网站,则是由个别主人家(host)发到网站上去的换宿请求,一般须付几十美金注册费才能透过网页和主人家联络。除了义教之外,也有很多广泛的换宿工作,例如照顾动物、打理青旅和看顾婴儿等。
  • 建议除了阅读好评之外,也须留意中评及负评,有时间的话也可以发短信联络之前的志愿者了解一下状况,可能你会得到公开评论以外的额外信息。

Workaway 义工旅行申请须知

  • Workaway 网站上有许多不同种类的义工活动,请在发出请求之前:
  1. 将自己的个人简介详细述说于网站上的个人页面。
  2. 浏览站内主人的邀请贴文。你也可以依照地区搜寻主人。
  3. 仔细阅读有关发帖详情,看看有没有特别要求。就柬埔寨义教来说,每一间学校有不同的要求,有的对逗留期限特别严格,有的则要求申请者有相关教学经验,有的则没有特别要求。
  4. 接着申请者可以尝试写站内信息联络主人,询问是否有空位。
  • 在沟通之后请在抵达之前再次确认地点以及索取电话联络方式以方便抵达时可以联络。

签证

  • 义工旅行实际上并不算工作而是义务活动,所以基本上并不需要申请特别签证。建议在出发之前再次和有关负责人确认。
  • 到柬埔寨旅行,马来西亚或新加坡护照持有人获豁免签证,入境期间为30天。若需要延长签证,可以在当地待交给旅行社申请,价格为20美金左右。

温馨提醒

  • 孩子不是你的观光景点。
  • 在你顾虑自己能不能适应的同时,请考虑清楚你能给孩子带来些什么样的学习。时间允许的话至少待上一段时间。
Bigfoottraveller.com|柬埔寨义教
Bigfoottraveller.com|柬埔寨义教
Bigfoottraveller.com|柬埔寨义教
Bigfoottraveller.com|柬埔寨义教
Bigfoottraveller.com|柬埔寨义教
Bigfoottraveller.com|柬埔寨义教
Bigfoottraveller.com|柬埔寨义教
Bigfoottraveller.com|柬埔寨义教
Bigfoottraveller.com|柬埔寨义教
Bigfoottraveller.com|柬埔寨义教
Bigfoottraveller.com|柬埔寨义教
Bigfoottraveller.com|柬埔寨义教
Bigfoottraveller.com|柬埔寨义教
Bigfoottraveller.com|柬埔寨义教
Bigfoottraveller.com|柬埔寨义教
Bigfoottraveller.com|柬埔寨义教
Bigfoottraveller.com|柬埔寨义教
Bigfoottraveller.com|柬埔寨义教
Bigfoottraveller.com|柬埔寨义教
Bigfoottraveller.com|柬埔寨义教
Bigfoottraveller.com|柬埔寨义教
Bigfoottraveller.com|柬埔寨义教
Bigfoottraveller.com|柬埔寨义教
Bigfoottraveller.com|柬埔寨义教

mm

Astrid FHM

与性感划不上边的 FHM,是毕业于马来亚大学法律系却不务正业的菜鸟小律师,努力想跳脱朝九晚五的生活,却被现实摔得粉身碎骨。喜欢发呆喜欢笑,所以常常痴人说梦。梦想为找一个没有人的地方,过和小王子一样坐在椅子上一天看四十四次夕阳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