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這群男孩喜歡 Yuu,可能是他身上帶着旅人的故事,吸引着男孩們。他們看 Yuu 邋裡邋遢,想要送他一雙像樣的球鞋,Yuu 挑了一雙最便宜的,卻成了最珍貴的禮物。

我們在中國生活四年,仍無法喜歡上當地人早餐吃的稀飯,他們把五穀雜糧丟到水裡煮爛,就這麼佐着鹹鴨蛋或饅頭來吃。類似這種小米稀飯,是 Yuu 在中亞的主要糧食。他從日本一路帶在身上的炊具派上了極大的用場,他在荒野中隨處可以煮熱食物,或用熱水給自己做一杯冒着煙的黑咖啡。

當他來到蒙古以西,隨後跨越國界,踏入新疆,他細微的觀察力很快告訴他:接壤的土地有着相似的文化、雷同的風景,一樣的戈壁、一樣的羊群、一樣的山巒,卻有着不一樣的月光。高高的發電塔架起長長的電線攬,被橫線劃傷的天空使他不得不頻頻回頭,思念着蒙古的曠野。在中國的領土上,新疆沒有了蒙古的荒蕪,卻多了城鎮的憂鬱。

Bigfoottraveller.com|離開遠東

藍天總是佔著最大的比例,在他的照片中獨佔鰲頭。

他寫道:山的另一頭就是蒙古,如果你的心足夠平靜,無視公路上的碎石和玻璃,無視延伸至無盡的電線,無視沒人的房子,無視不斷經過造成巨大聲響的卡車,無視許多村子或小鎮,無視有押韻的宣傳標語,再努力想象一下身邊的各種動物,其實,這裡也和蒙古差不多吧。

話雖如此,新疆對於 Yuu 而言,是承載旅行成長回憶的地方。第一次背包旅行去新疆,大地教他愛上大自然的肅靜,第二次踏進新疆,他打算騎行橫跨沙漠的公路。計劃趕不上變化,他在路上丟了護照和證件,唯有返程作罷。這一次,Yuu 要從這裡離開中國,霍爾果斯口岸,一個和新疆道別的地方。從此,遠東將在他的身後。

Bigfoottraveller.com|離開遠東

Bishkek 工作假日去海邊。

Bishkek 那群男孩

哈薩克斯坦在前方,中亞五國被人貼上標籤:高山、石油、游牧民族,整一個中亞給人灰土色的荒蕪感受。而 Yuu 對哈薩克人的印象,被他形容為“像很多巴士站的其中一個”。在我還沒搞清眾“斯坦”國的國情和名字以前,Yuu 就已經騎到了吉爾吉斯斯坦(Kyrgyzstan)首都比什凱克(Bishkek)。他在這裡找到了可以換食宿的工作,開始了一個月的造房子生活。在 Bishkek 的日子並不單調,屋主的兒子以及他的朋友們在工作之餘,最喜歡帶着 Yuu 去玩。

儘管 Yuu 仍在騎行在路上,卻明顯感受在這些青年的襯托下,身體狀況早不如學生時期,他幾乎跟不上他們登山的速度,不過心靈卻是精神充沛。在我的印象中,日本韓國的年幼小孩用稚嫩的心靈陪伴他,北京自行車工作室的朋友教會他不少騎行常識,蒙古人的語言差異讓他享受沉默。而在 Bishkek,年齡相仿的男孩們和他一起享受,他們登山、爬樹、釣魚、生篝火、踢球,全都是他所喜歡。在我看到的照片里,他們歡笑的臉孔之外,背景是雷同的由紅色泥土堆疊的山丘,晴空萬里的藍天。除卻紅色泥土,Yuu 跟着男孩們去的伊賽克湖(Issyk Kul Lake)蔚藍幽靜,他說這裡是吉爾吉斯斯坦的天堂。

Bigfoottraveller.com|離開遠東

宴席上的中亞人,慶祝齋月。

在 Bishkek,Yuu 和這戶人家一起經歷齋戒月(Ramadan)。他親歷一起踢球的朋友,在天黑禱告時間來臨之際,停止比賽,停止運動,在球場的一角下跪祈禱。他覺得有趣,自己也學着他們的姿勢,低頭膜拜。這時候,我在西藏拉薩,信徒們繞着大昭寺磕頭,Yuu 問我有沒有學着他們磕頭,就像他一樣,體驗了一回伊斯蘭教徒的日常。

這群男孩喜歡 Yuu,可能是他作為玩樂的好夥伴陪伴了他們一個月時間,又或許他身上帶着旅人的故事,吸引着男孩們。他們看 Yuu 邋裡邋遢,想要送他一雙像樣的球鞋,Yuu 挑了一雙最便宜的,卻成了最珍貴的禮物。

Bigfoottraveller.com|離開遠東

在荒漠踢球。

穿越“斯坦”國

在吉爾吉斯斯坦的逗留期間30天將至,他騎行短暫離開,去往哈薩克斯坦,又返回 Bishkek,着手開始辦理塔吉克斯坦(Tajikistan)、烏茲別克斯坦(Uzbekistan)、阿塞拜疆(Azerbaijan)的簽證。如 Yuu 出發前所預料的,簽證是這次旅行永不結束的煩惱來源。與大使館的溝通不盡如意,阿塞拜疆簽證的延遲發落,使他在 Bishkek 的等待變得着急。

所幸,在逗留期限以前,他順利取到接下來入境國家的簽證,就這樣跟吉爾吉斯斯坦道別。

*《大腳印》是 Yuu 騎行計劃的夢想推手。

Yuu 在路上:

Bigfoottraveller.com|離開遠東
Bigfoottraveller.com|離開遠東
Bigfoottraveller.com|離開遠東
Bigfoottraveller.com|離開遠東
Bigfoottraveller.com|離開遠東
Bigfoottraveller.com|離開遠東
Bigfoottraveller.com|離開遠東
Bigfoottraveller.com|離開遠東
Bigfoottraveller.com|離開遠東
Bigfoottraveller.com|離開遠東
Bigfoottraveller.com|離開遠東
Bigfoottraveller.com|離開遠東
Bigfoottraveller.com|離開遠東
Bigfoottraveller.com|離開遠東
Bigfoottraveller.com|離開遠東
Bigfoottraveller.com|離開遠東
Bigfoottraveller.com|離開遠東
Bigfoottraveller.com|離開遠東
Bigfoottraveller.com|離開遠東
Bigfoottraveller.com|離開遠東
Bigfoottraveller.com|離開遠東
Bigfoottraveller.com|離開遠東
Bigfoottraveller.com|離開遠東
Bigfoottraveller.com|離開遠東
Bigfoottraveller.com|離開遠東
Bigfoottraveller.com|離開遠東
Bigfoottraveller.com|離開遠東
Bigfoottraveller.com|離開遠東
Bigfoottraveller.com|離開遠東
Bigfoottraveller.com|離開遠東
Bigfoottraveller.com|離開遠東
Bigfoottraveller.com|離開遠東
Bigfoottraveller.com|離開遠東
Bigfoottraveller.com|離開遠東
Bigfoottraveller.com|離開遠東
Bigfoottraveller.com|離開遠東
Bigfoottraveller.com|離開遠東
Bigfoottraveller.com|離開遠東
Bigfoottraveller.com|離開遠東

Yuu & Shinn

Yuu:大學時期愛上騎自行車,曾騎行環島台灣,也騎行新疆,2015年7月份浙江大學畢業,從杭州出發,準備騎行歐洲。

Shinn:大學時期愛上背包旅行,曾背包從杭州一路向西至新疆以西,也曾背包旅行東南亞。2015年7月份浙江大學畢業。2017年9月前往保加利亞,和Yuu一起騎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