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信仰的力量,不只把人齐聚还打破了隔阂,让彼此相望微笑了。最舒服的沙发,是有人与你并坐,而最牵动人心的城市,是因为她让你不寂寞。

有朋友问我,什么时候才开始动笔写关于马来西亚的点点滴滴?我想说,马来西亚的美丽,绝不是三言两语。外国的月亮有没有比较圆?我不知道,但肯定的是……我家乡的月亮格外皎洁。

昔加末(Segamat),是笨女人的故乡。

也许你曾听过榴莲帝国的昔加末,也许你不陌生只因新年前那场大雨磅礴。

“县市沦陷汪洋一片”、“荒废的死城”、“拉响警报的城镇”这些新闻字眼套在昔加末的身上,使她成为头条新闻。

昔加末真的是这样吗?

不,她不会因为水患而淹没她的美丽。她的朝气,来自风景,来自美食,来自信仰,来自所有爱护这片土地的人们……

Bigfoottraveller.com|马来西亚昔加末:最美的城市

踩高跷的戏子浩浩荡荡地出发。

嘉年

每年元宵节,昔加末都会举办游神活动,风雨无阻地进行了十一年。有人说,昔加末游神日犹如日本庙会,热闹繁华;也有人说,这简直是民间嘉年华,精彩绝妙。

我觉得,这些词汇不足以形容她的美。

游神日,寓意着神明降落民间,也名为圣驾巡境。所谓的“境”是指神明管辖的区域,也就是寺庙附近的范围,所以,当天的巡游队伍会从庙宇“请”神偶、神像到神轿里,由信徒们轮流抬着轿子沿街巡游,好让善男信女能沿途膜拜。

这一年,我跟着巡游队在昔加末这片土地上,一步步走着,一幕幕看着,一句句听着……

她的美丽是那么地无私,没有隐藏,没有故作神秘,让人无法不为她着迷。

Bigfoottraveller.com|马来西亚昔加末:最美的城市

电音三太子随时准备跳恰恰。

赴一场另类交响乐演奏会

夕阳西下,花车队伍开始敲锣打鼓,早就变装好的舞狮舞龙已在青云岩庙前俯首候着,直到吉时来临,炮竹响起,并列的队形,一组接着一队地出发。

各队伍有着自己的旗帜,男女老幼穿着鲜丽色彩的团服,持香尾随神轿。 “轿夫”用力地摇晃着神轿,使神轿上系满的铃铛发出清脆的声响,再配合着人们高喊的:“兴!旺!发!”,这另类的交响乐,吸引观众万千。

无论是在队伍里还是在队伍外都能从阵阵呐喊里,感受着信徒们毫无保留的热忱和澎湃的气氛。

我跟着巡游队伍,一会儿走进人群,让我遇见儿时玩伴,遇到多年不见的街坊;一会儿穿梭在大街小巷,经过陪我成长的地方……

那苏丹街上的麻麻档还能闻到 Roti Canai 的飘香,黄金20楼依稀听见燕子的叽喳,我的母校励志小学好像扩建不少,祥海庆祥楼提供的烟花依旧璀璨,春秋慈善社的戏台似乎换了灯管,Marrybrown 和 KFC 依然是孩子的天堂,昔加末河水静静地在第一大桥下流淌……

Bigfoottraveller.com|马来西亚昔加末:最美的城市

“练这么久,该我们上场了!”

望见彼此的微笑

巡游路线上若有设下祭坛,巡游队伍便会稍作停留接受香火膜拜。除了能看见家家户户对信仰虔诚的一面,还能发现三代同堂禀神,黑发挽银发,母慈子孝动容的画面。

所有的眼珠子和手机镜头都眨个不停,前方踩高跷的戏子在与孩童互动,财神爷像是会瞬间移动出现在人群中,那电音三太子滑稽地扭动,那张贴日系动漫的车队藏着绚丽的音响和屏幕……

这五小时的庆典里,信徒们忙着上香,忙着祈福国泰民安。这就是马来西亚,一个多元种族的国家,友族同胞除了忙着观看,忙着照相,还忙着为信徒们送水和晚餐。

信仰的力量,不只把人齐聚还打破了隔阂,让彼此相望微笑了。

最舒服的沙发,是有人与你并坐,而最牵动人心的城市,是因为她让你不寂寞。

任谁来到昔加末,都会情不自禁地爱上她。

Bigfoottraveller.com|马来西亚昔加末:最美的城市
Bigfoottraveller.com|马来西亚昔加末:最美的城市
Bigfoottraveller.com|马来西亚昔加末:最美的城市
Bigfoottraveller.com|马来西亚昔加末:最美的城市
Bigfoottraveller.com|马来西亚昔加末:最美的城市
Bigfoottraveller.com|马来西亚昔加末:最美的城市
Bigfoottraveller.com|马来西亚昔加末:最美的城市
Bigfoottraveller.com|马来西亚昔加末:最美的城市
Bigfoottraveller.com|马来西亚昔加末:最美的城市
Bigfoottraveller.com|马来西亚昔加末:最美的城市
Bigfoottraveller.com|马来西亚昔加末:最美的城市
Bigfoottraveller.com|马来西亚昔加末:最美的城市
Bigfoottraveller.com|马来西亚昔加末:最美的城市
Bigfoottraveller.com|马来西亚昔加末:最美的城市

笨女人

没念过大学更看不懂地图GPS,在旅途永远属于留级的笨女人。喜欢躲在文字里游戏,也喜欢在世界里找自己,不必是完美,但愿渐渐完整。在新加坡《我报》写游记,也在《联合早报-四方八面》写专栏。笔名:路痴芬,笨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