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不華麗的冒險,讓自己用上一百八十分用心的一場旅行,確實比很多管道來得實際。不是折磨自己,而是,讓自己處於一種最卑微最簡單的狀態,往往看到更多。

看過一則圖,一顆心牽着一個腦袋,圖解為:Follow your heart, but take your brain along. (隨心去吧,但記得帶上你的腦袋)。簡單的圖,我忍俊不住,皆因身邊不乏有這類人的存在,他們隨心所欲,但瘋得有理智。

那年中六,我從拘謹的女校環境轉到了一間男校就讀,認識了一大票奇男子,陳光輝就是我其中一位學弟。後來我進大學,沒幾年他也到了一間靠海的大學就讀。我們失聯多年,卻各自精彩。畢業後他到了馬來西亞沙巴教書,目前回到家鄉某中學當科學老師。素聞他在沙巴的一個瘋狂事迹:騎着摩多(電單車)從沙巴橫跨砂拉越。就他一人。

Bigfoottraveller.com|用旅途探索自己的科學老師
抵達砂拉越關卡。

Something Crazy

“2008年我到了根地咬(Keningau)這個地方教書,那時我駕着同事的 Kapzai 代步(註:Honda 某車型的昵稱)。平時沒有什麼娛樂,那兒又是山區,常常就駕着那輛 Kapzai 到處逛,曾到過 Kundasang,最遠是去到 Tuaran。” 聽的時候,我對這地理沒概念,但後來用谷歌地圖一搜,才知道這裡頭有多遠。

“就這樣在沙巴內陸走了一陣子,就開始想說走遠一點。騎電單車橫跨砂拉越這個想法其實一直在我腦海里,我卻沒敢告訴太多人,只跟我一個很要好的同事說,因為連我自己也覺得害怕。我是在要回的時候才打給我西馬的一位好友。我原本是想直接從根地咬直接騎到去古晉的,後來看地圖覺得不大可行,於是改變路程。整個旅途我沒有想太多就是。”

一個人上路,又沒有人知道,又那麼瘋狂的長途,我不禁為他捏了一把冷汗。“你有準備充足的嗎?” 我忍不住像一個學姐一樣的嘮叨。

“有啊!我買了幾支木棍和一張帆布,打算紮營時候用,但後來沒帶上;帶了一個煤氣爐,還有一個帳篷但也只(勉強地)用了一次。當時沒有導航器,所以我帶了一個捲軸地圖。為了安全起見,我買了一件防護外套,還給我的頭盔釘了一片遮陽鏡,粘上反光條,摩多也換了一輛比較大輛排量比較大的 Yamaha FZ150i——換摩多是為了要讓其他路上使用者看到我,我帶着輕便行李,一部單反相機和 compact digital 相機,一些簡單的修理工具,就啟程了。”

好吧,這小子算是有帶着腦袋同行,但聽他說下去,我又替他擔心了。

Bigfoottraveller.com|用旅途探索自己的科學老師
抵達古晉民宿第一晚,下了一整天大雨,鞋子衣物都濕了大半。

Something Borrowed

“豈知出師不利。才啟程第一天,我其中一件行李就掉了,還是在騎了一個小時的路途後。當時天也黑了,還下着雨,距離目的地已經有一半的路程。我掙扎着。原本想說裡頭的衣服不要就算了,但我一想到裡頭有個吹風筒——是跟朋友借的。於是咬一咬牙,我掉頭,幸好,騎不遠,我就撿回我的行李。”

我不禁失笑,吹風筒聽了應該很感動吧?這小夥子的責任感也是有的。隨即我又想起一句古話,話說新娘出嫁前必備的“Something old, something new;something borrow, something blue”,這是給新娘轉換一個里程碑的一個祝福。我相信,陳光輝的這段旅途也是倍受祝福的。除卻小小的麻煩和磨難,旅途大致順利,大概就是很好的證明。

除了吹風筒,他的 compact digital camera,也是借的。他一路上,就是一手抓電單車,一手抓這部相機錄影,記錄一路上迎面而來的山巒美景(編者嚴厲按:危險動作,小朋友們千萬不要學!)。那時候自拍尚未盛行,他絕對稱得上是 selfie 界的始祖,因為就連錄影,他也會好整以暇的作旁述。“一個人旅行,就自己跟自己玩。”

Bigfoottraveller.com|用旅途探索自己的科學老師
Bako 國家公園碼頭的對岸,剛巧碰上開齋節的第一天,還可以看見村民一早一身新衣,乘搭 sampan(小木船),該是到鎮里的回教堂祈禱。

Something Blue

然而,因為旅途的第一夜的那場雨,打亂了光輝的算盤,原本打算全程都紮營的他,決定入住廉價旅館,這也是他只用過一次帳篷和火爐的原因。

“雨天是很磨掉騎士鬥志力的東西。疲累不算,休息下就會好,黑暗也還好;但一逢雨天,就會越走越落魄。心情還會特別的煩躁,因為要急着抵達目的地。這樣咬緊牙根騎過一段路,開始學習安定下來,將目標定在前方,放下自己的思緒,只在當下的路程。以前,旅行眼睛都會忙着往外看的,但騎車這一刻就是踏實的,一步一腳印的,回到當下。”

那時候的他,任何可能出現的溫暖都如同絕地光芒,是天使下凡,是菩薩顯靈。

“印象深刻是在深夜前往 Sibu 的一段路,我騎在蜿蜒的山路,一路除了自己的摩多車照明就一點亮光也沒有。有一輛車出現,他明明可以超越我的,但,還是慢慢地跟在我後面,照明我前方的路,陪我走了一段路才超越我。不管他是有心還是無意,我特別感覺溫暖。當心情跌落到一個最低落的點的時候,這些事情特別讓我覺得開心。” 他的眼底儘是感激,大概也因為如此,他格外體恤別的騎士,遇見有別的騎士出現在路上,他會特別的感覺到振奮。

有一次,也是下雨,他遇見一位獨自騎士,他欲將他第二件雨衣給他,他挽拒了,但他們還是結伴的開了一小段路程。

Bigfoottraveller.com|用旅途探索自己的科學老師
Gua Niah 洞口,進入以後,由於忘了帶電筒,一路漆黑,伸手不見五指,安靜得有點嚇人。

再來,磨人的就是黑暗。

他很早就抵達尼亞洞(Gua Niah)入口處,那時票務櫃檯才剛剛開沒多久,遊客還沒有進來,於是他就一個人走進尼亞洞里,在這裡,他毫無預警的遇見了最黑暗。和騎着電單車遇見的黑暗相比,還要來得更黑,是直接的將一點光芒不剩的從你的世界毫無保留的拿走,伸手不見五指,真的是伸手不見五指。那時,我真的很害怕。

“當初會想要這樣的旅行是想要找一些改變。因為自己覺得自己過得太安逸了,日子過得太舒服了。我想要一些改變,想要在一個非常極端的情況下,跟自己獨處,藉此看到自己,進而作出一些內心的改變。我很想探索,尤其是內心的部分。然而,一趟旅程回來,即使經歷了害怕,經歷了孤獨,但我沒有改變,我還是我,我只是累計經驗而以,這趟的旅行並未能給我任何蛻變。

我覺得,真正能做到內心的改變的,應該只有通過修行才能,需要長時間地審查與洞悉內心,這內心的旅行比外在的旅行還要長多了。”

如同愛迪生幾千次來應證失敗的樂觀,折騰的這一段路來看見寂寞,承認自己害怕黑暗,並應證以上的這一個句子,已屬壯舉。果然是科學老師。

Bigfoottraveller.com|用旅途探索自己的科學老師
Bako 國家公園對岸的晨景,有點像富士山。

Something Sentimental

一個人旅行,縱使寂寞,也能玩得很開心。

他的帳篷終於也在 Bako 國家公園派上用場。他和大自然相處了一個晚上,晚上睡覺的時候可以感覺到有某不知名生物在頭底下來回的蠕動。在這裡,他看到很美的日落,還有群體移動,外出開心覓食的長鼻猴。

“其實你為何選擇這個方式呢?” 這個全程過了幾個關卡的旅途,他一共只花了馬幣597。“騎摩多是很經濟,但為何沒想過要開車?或其他方式?” 我忍不住問。

“省錢是一個因素。那時我剛畢業出來教書,連這輛摩多也是跟父親借錢買的,所以經濟是一個考量,加上那時也沒有車可以開。這真切只是想跟自己旅行,開車的話就會想到要有旅伴,而且也在一個‘封閉’的空間,不像騎車那樣跟外界有較多的接觸與聯繫,尤其是風。當時我只想一個人走。”

就將這當成是一場樸實的旅行吧。那時他也正思考着一些事情,似乎非得這樣子,不華麗的冒險,讓自己用上一百八十分用心的一場旅行,確實比很多管道來得實際。不是折磨自己,而是,讓自己處於一種最卑微最簡單的狀態,往往看到更多。

Bigfoottraveller.com|用旅途探索自己的科學老師
美里一家酒店外的海邊日落的情景。

“這一次的旅途,其實還沒有很深入,無論是自我的探索也好,還是對新環境的認識也好。有些地方我還想再去。”

尤其是內陸地區,光輝甚至想騎摩多再走一次婆羅州,甚至半島的東海岸。

“這一次,還會一個人嗎?”

“這個時候,這個年齡,已經不介意有個旅伴了。” 陳光輝靦腆的微笑。“下一次,應該會在重點式而且更深入的地方逗留久一點,錢也許會花在這些景點之上,比如說國家公園。但,已經不在乎‘方式’了。”

“我其實也是有犒賞自己的。你看!” 他打開電腦,給我看了他旅途結束前最後一夜的住宿,“百多馬幣一個晚上的酒店,有星的。”

我再次忍俊不住。都說這小夥子有帶腦旅行的了。

Bigfoottraveller.com|用旅途探索自己的科學老師
給安然歸來的自己留個影。

*陳光輝特別鳴謝:能完成這一趟旅程,其實也要感謝我的好朋友及其家人——溫氏家族 Vun’s family 給我鼓勵和支持,同時也為我的安全擔心,徹夜難眠。

婆羅洲視頻:

Bigfoottraveller.com|用旅途探索自己的科學老師
Bigfoottraveller.com|用旅途探索自己的科學老師
Bigfoottraveller.com|用旅途探索自己的科學老師
Bigfoottraveller.com|用旅途探索自己的科學老師
Bigfoottraveller.com|用旅途探索自己的科學老師
Bigfoottraveller.com|用旅途探索自己的科學老師
Bigfoottraveller.com|用旅途探索自己的科學老師
Bigfoottraveller.com|用旅途探索自己的科學老師
Bigfoottraveller.com|用旅途探索自己的科學老師
Bigfoottraveller.com|用旅途探索自己的科學老師
Bigfoottraveller.com|用旅途探索自己的科學老師
Bigfoottraveller.com|用旅途探索自己的科學老師
Bigfoottraveller.com|用旅途探索自己的科學老師
Bigfoottraveller.com|用旅途探索自己的科學老師
Bigfoottraveller.com|用旅途探索自己的科學老師
Bigfoottraveller.com|用旅途探索自己的科學老師
Bigfoottraveller.com|用旅途探索自己的科學老師
Bigfoottraveller.com|用旅途探索自己的科學老師
Bigfoottraveller.com|用旅途探索自己的科學老師
Bigfoottraveller.com|用旅途探索自己的科學老師
Bigfoottraveller.com|用旅途探索自己的科學老師
Bigfoottraveller.com|用旅途探索自己的科學老師
Bigfoottraveller.com|用旅途探索自己的科學老師
Bigfoottraveller.com|用旅途探索自己的科學老師
Bigfoottraveller.com|用旅途探索自己的科學老師
Bigfoottraveller.com|用旅途探索自己的科學老師
Bigfoottraveller.com|用旅途探索自己的科學老師
Bigfoottraveller.com|用旅途探索自己的科學老師
Bigfoottraveller.com|用旅途探索自己的科學老師
Bigfoottraveller.com|用旅途探索自己的科學老師
Bigfoottraveller.com|用旅途探索自己的科學老師
Bigfoottraveller.com|用旅途探索自己的科學老師
Bigfoottraveller.com|用旅途探索自己的科學老師

mm

Ringo王筠婷

雙子和金牛,兩種極端性格交集在一身的女生。喜歡一切美麗的事物,因為太投入的關係,所以,只能喜歡美麗的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