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不华丽的冒险,让自己用上一百八十分用心的一场旅行,确实比很多管道来得实际。不是折磨自己,而是,让自己处于一种最卑微最简单的状态,往往看到更多。

看过一则图,一颗心牵着一个脑袋,图解为:Follow your heart, but take your brain along. (随心去吧,但记得带上你的脑袋)。简单的图,我忍俊不住,皆因身边不乏有这类人的存在,他们随心所欲,但疯得有理智。

那年中六,我从拘谨的女校环境转到了一间男校就读,认识了一大票奇男子,陈光辉就是我其中一位学弟。后来我进大学,没几年他也到了一间靠海的大学就读。我们失联多年,却各自精彩。毕业后他到了马来西亚沙巴教书,目前回到家乡某中学当科学老师。素闻他在沙巴的一个疯狂事迹:骑着摩多(电单车)从沙巴横跨砂拉越。就他一人。

Bigfoottraveller.com|用旅途探索自己的科学老师
抵达砂拉越关卡。

Something Crazy

“2008年我到了根地咬(Keningau)这个地方教书,那时我驾着同事的 Kapzai 代步(注:Honda 某车型的昵称)。平时没有什么娱乐,那儿又是山区,常常就驾着那辆 Kapzai 到处逛,曾到过 Kundasang,最远是去到 Tuaran。” 听的时候,我对这地理没概念,但后来用谷歌地图一搜,才知道这里头有多远。

“就这样在沙巴内陆走了一阵子,就开始想说走远一点。骑电单车横跨砂拉越这个想法其实一直在我脑海里,我却没敢告诉太多人,只跟我一个很要好的同事说,因为连我自己也觉得害怕。我是在要回的时候才打给我西马的一位好友。我原本是想直接从根地咬直接骑到去古晋的,后来看地图觉得不大可行,于是改变路程。整个旅途我没有想太多就是。”

一个人上路,又没有人知道,又那么疯狂的长途,我不禁为他捏了一把冷汗。“你有准备充足的吗?” 我忍不住像一个学姐一样的唠叨。

“有啊!我买了几支木棍和一张帆布,打算扎营时候用,但后来没带上;带了一个煤气炉,还有一个帐篷但也只(勉强地)用了一次。当时没有导航器,所以我带了一个卷轴地图。为了安全起见,我买了一件防护外套,还给我的头盔钉了一片遮阳镜,粘上反光条,摩多也换了一辆比较大辆排量比较大的 Yamaha FZ150i——换摩多是为了要让其他路上使用者看到我,我带着轻便行李,一部单反相机和 compact digital 相机,一些简单的修理工具,就启程了。”

好吧,这小子算是有带着脑袋同行,但听他说下去,我又替他担心了。

Bigfoottraveller.com|用旅途探索自己的科学老师
抵达古晋民宿第一晚,下了一整天大雨,鞋子衣物都湿了大半。

Something Borrowed

“岂知出师不利。才启程第一天,我其中一件行李就掉了,还是在骑了一个小时的路途后。当时天也黑了,还下着雨,距离目的地已经有一半的路程。我挣扎着。原本想说里头的衣服不要就算了,但我一想到里头有个吹风筒——是跟朋友借的。于是咬一咬牙,我掉头,幸好,骑不远,我就捡回我的行李。”

我不禁失笑,吹风筒听了应该很感动吧?这小伙子的责任感也是有的。随即我又想起一句古话,话说新娘出嫁前必备的“Something old, something new;something borrow, something blue”,这是给新娘转换一个里程碑的一个祝福。我相信,陈光辉的这段旅途也是倍受祝福的。除却小小的麻烦和磨难,旅途大致顺利,大概就是很好的证明。

除了吹风筒,他的 compact digital camera,也是借的。他一路上,就是一手抓电单车,一手抓这部相机录影,记录一路上迎面而来的山峦美景(编者严厉按:危险动作,小朋友们千万不要学!)。那时候自拍尚未盛行,他绝对称得上是 selfie 界的始祖,因为就连录影,他也会好整以暇的作旁述。“一个人旅行,就自己跟自己玩。”

Bigfoottraveller.com|用旅途探索自己的科学老师
Bako 国家公园码头的对岸,刚巧碰上开斋节的第一天,还可以看见村民一早一身新衣,乘搭 sampan(小木船),该是到镇里的回教堂祈祷。

Something Blue

然而,因为旅途的第一夜的那场雨,打乱了光辉的算盘,原本打算全程都扎营的他,决定入住廉价旅馆,这也是他只用过一次帐篷和火炉的原因。

“雨天是很磨掉骑士斗志力的东西。疲累不算,休息下就会好,黑暗也还好;但一逢雨天,就会越走越落魄。心情还会特别的烦躁,因为要急着抵达目的地。这样咬紧牙根骑过一段路,开始学习安定下来,将目标定在前方,放下自己的思绪,只在当下的路程。以前,旅行眼睛都会忙着往外看的,但骑车这一刻就是踏实的,一步一脚印的,回到当下。”

那时候的他,任何可能出现的温暖都如同绝地光芒,是天使下凡,是菩萨显灵。

“印象深刻是在深夜前往 Sibu 的一段路,我骑在蜿蜒的山路,一路除了自己的摩多车照明就一点亮光也没有。有一辆车出现,他明明可以超越我的,但,还是慢慢地跟在我后面,照明我前方的路,陪我走了一段路才超越我。不管他是有心还是无意,我特别感觉温暖。当心情跌落到一个最低落的点的时候,这些事情特别让我觉得开心。” 他的眼底尽是感激,大概也因为如此,他格外体恤别的骑士,遇见有别的骑士出现在路上,他会特别的感觉到振奋。

有一次,也是下雨,他遇见一位独自骑士,他欲将他第二件雨衣给他,他挽拒了,但他们还是结伴的开了一小段路程。

Bigfoottraveller.com|用旅途探索自己的科学老师
Gua Niah 洞口,进入以后,由于忘了带电筒,一路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安静得有点吓人。

再来,磨人的就是黑暗。

他很早就抵达尼亚洞(Gua Niah)入口处,那时票务柜台才刚刚开没多久,游客还没有进来,于是他就一个人走进尼亚洞里,在这里,他毫无预警的遇见了最黑暗。和骑着电单车遇见的黑暗相比,还要来得更黑,是直接的将一点光芒不剩的从你的世界毫无保留的拿走,伸手不见五指,真的是伸手不见五指。那时,我真的很害怕。

“当初会想要这样的旅行是想要找一些改变。因为自己觉得自己过得太安逸了,日子过得太舒服了。我想要一些改变,想要在一个非常极端的情况下,跟自己独处,借此看到自己,进而作出一些内心的改变。我很想探索,尤其是内心的部分。然而,一趟旅程回来,即使经历了害怕,经历了孤独,但我没有改变,我还是我,我只是累计经验而以,这趟的旅行并未能给我任何蜕变。

我觉得,真正能做到内心的改变的,应该只有通过修行才能,需要长时间地审查与洞悉内心,这内心的旅行比外在的旅行还要长多了。”

如同爱迪生几千次来应证失败的乐观,折腾的这一段路来看见寂寞,承认自己害怕黑暗,并应证以上的这一个句子,已属壮举。果然是科学老师。

Bigfoottraveller.com|用旅途探索自己的科学老师
Bako 国家公园对岸的晨景,有点像富士山。

Something Sentimental

一个人旅行,纵使寂寞,也能玩得很开心。

他的帐篷终于也在 Bako 国家公园派上用场。他和大自然相处了一个晚上,晚上睡觉的时候可以感觉到有某不知名生物在头底下来回的蠕动。在这里,他看到很美的日落,还有群体移动,外出开心觅食的长鼻猴。

“其实你为何选择这个方式呢?” 这个全程过了几个关卡的旅途,他一共只花了马币597。“骑摩多是很经济,但为何没想过要开车?或其他方式?” 我忍不住问。

“省钱是一个因素。那时我刚毕业出来教书,连这辆摩多也是跟父亲借钱买的,所以经济是一个考量,加上那时也没有车可以开。这真切只是想跟自己旅行,开车的话就会想到要有旅伴,而且也在一个‘封闭’的空间,不像骑车那样跟外界有较多的接触与联系,尤其是风。当时我只想一个人走。”

就将这当成是一场朴实的旅行吧。那时他也正思考着一些事情,似乎非得这样子,不华丽的冒险,让自己用上一百八十分用心的一场旅行,确实比很多管道来得实际。不是折磨自己,而是,让自己处于一种最卑微最简单的状态,往往看到更多。

Bigfoottraveller.com|用旅途探索自己的科学老师
美里一家酒店外的海边日落的情景。

“这一次的旅途,其实还没有很深入,无论是自我的探索也好,还是对新环境的认识也好。有些地方我还想再去。”

尤其是内陆地区,光辉甚至想骑摩多再走一次婆罗州,甚至半岛的东海岸。

“这一次,还会一个人吗?”

“这个时候,这个年龄,已经不介意有个旅伴了。” 陈光辉腼腆的微笑。“下一次,应该会在重点式而且更深入的地方逗留久一点,钱也许会花在这些景点之上,比如说国家公园。但,已经不在乎‘方式’了。”

“我其实也是有犒赏自己的。你看!” 他打开电脑,给我看了他旅途结束前最后一夜的住宿,“百多马币一个晚上的酒店,有星的。”

我再次忍俊不住。都说这小伙子有带脑旅行的了。

Bigfoottraveller.com|用旅途探索自己的科学老师
给安然归来的自己留个影。

*陈光辉特别鸣谢:能完成这一趟旅程,其实也要感谢我的好朋友及其家人——温氏家族 Vun’s family 给我鼓励和支持,同时也为我的安全担心,彻夜难眠。

婆罗洲视频:

Bigfoottraveller.com|用旅途探索自己的科学老师
Bigfoottraveller.com|用旅途探索自己的科学老师
Bigfoottraveller.com|用旅途探索自己的科学老师
Bigfoottraveller.com|用旅途探索自己的科学老师
Bigfoottraveller.com|用旅途探索自己的科学老师
Bigfoottraveller.com|用旅途探索自己的科学老师
Bigfoottraveller.com|用旅途探索自己的科学老师
Bigfoottraveller.com|用旅途探索自己的科学老师
Bigfoottraveller.com|用旅途探索自己的科学老师
Bigfoottraveller.com|用旅途探索自己的科学老师
Bigfoottraveller.com|用旅途探索自己的科学老师
Bigfoottraveller.com|用旅途探索自己的科学老师
Bigfoottraveller.com|用旅途探索自己的科学老师
Bigfoottraveller.com|用旅途探索自己的科学老师
Bigfoottraveller.com|用旅途探索自己的科学老师
Bigfoottraveller.com|用旅途探索自己的科学老师
Bigfoottraveller.com|用旅途探索自己的科学老师
Bigfoottraveller.com|用旅途探索自己的科学老师
Bigfoottraveller.com|用旅途探索自己的科学老师
Bigfoottraveller.com|用旅途探索自己的科学老师
Bigfoottraveller.com|用旅途探索自己的科学老师
Bigfoottraveller.com|用旅途探索自己的科学老师
Bigfoottraveller.com|用旅途探索自己的科学老师
Bigfoottraveller.com|用旅途探索自己的科学老师
Bigfoottraveller.com|用旅途探索自己的科学老师
Bigfoottraveller.com|用旅途探索自己的科学老师
Bigfoottraveller.com|用旅途探索自己的科学老师
Bigfoottraveller.com|用旅途探索自己的科学老师
Bigfoottraveller.com|用旅途探索自己的科学老师
Bigfoottraveller.com|用旅途探索自己的科学老师
Bigfoottraveller.com|用旅途探索自己的科学老师
Bigfoottraveller.com|用旅途探索自己的科学老师
Bigfoottraveller.com|用旅途探索自己的科学老师

mm

Ringo王筠婷

双子和金牛,两种极端性格交集在一身的女生。喜欢一切美丽的事物,因为太投入的关系,所以,只能喜欢美丽的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