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在罗马我们误以为时间静止了。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时机,虽然它也许只维持在很短的时间里,但已经足够让我们像老朋友般,搬个小凳子来坐下闲聊。

罗马是座与时间对话的城市,是座无比巨大时间的展览厅。

穿梭于街道巷弄,就宛如穿梭于钟面的刻度之中,无形的时间轨道亘古不变,不疾不徐地张牙舞爪,将世间万物都张罗到它全能的计算之中,一圈又一圈地循环下去。

Bigfoottraveller.com l 罗马,与时间对话的城市时间在整座城里星罗棋布,每个老建筑遗址都是一面镜子,映照着“我们”的现在和“他们”的过往。“我们”和“他们”,只不过是在钟面上恰巧合上的时针与分针,在这一个幻梦似的舞台场景,尴尬困窘地互相对峙。然而一旦帷幕落下,一切又将回复原点,再一次掉入循环之中。

因此,在罗马我们误以为时间静止了,其实,我们仅仅是在钟面上刚好对上。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时机,虽然它也许只维持在很短的时间里,但已经足够让我们像老朋友般,搬个小凳子来坐下闲聊。走在罗马,无论是在宏伟的竞技场、破旧的遗址、不平整的老街道、精致的老建筑、宽敞的广场、优雅的喷泉水池、神圣的庙宇殿堂、典雅的花园、古老的台伯河,似乎放眼所见,随处皆是搬个小凳子,坐下与时间慢慢对话的人们。

Bigfoottraveller.com l 罗马,与时间对话的城市时间并不会流动,它注定被困于钟面里原地踏步,流动的,其实是记忆。

记忆是个人的,但是每个人的记忆,总会有那么一刻,有如时针分针的对上,变成一种集体的记忆。罗马是集体记忆的集大成者。我们在罗马,随处都可窥见记忆的身影,即使是藏身于老墙的缝隙之中,或是残垣的苔藓之内。伫立在记忆的面前,我们显得那么虚弱,或者更确切的说是虚无。我们失却了肉身,我们似乎忘了我之为我的存在,我们变成了时间,变成了记忆。

Bigfoottraveller.com l 罗马,与时间对话的城市时间是记忆的分析师,它的责任只是为我们的存进行分析,让后人有迹可循。如果这么说的话,罗马也可说是巨大的记忆实验室。

在这里,每个到来的人,都是记忆的分析师,而每位分析师分析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他们表面上似乎漫不经心,并没有在认真寻找什么,然而无意中,就会被牵引入时间的暗流里,在记忆的暗室里找到被遗落的某些什么东西。这个实验室里装备齐整,应有尽有,然而并非什么非常先进的工具,或各式各类时髦的仪器。这里拥有的工具只有一种,就是时间,各式各类的时间,不同年代的时间,不同涵义的时间,不同意象的时间。每个人都能任意抽取适于自己的时间来进行分析,并不需要复杂的方程式,只需要一颗还记得怎么去记忆的大脑。

记忆,未必定是针对于过去,也可以是在这个时间点上,供未来提取的记忆。当我还未离开罗马之时,我就已经感到我的另一个分身,站在未来的帷幕之后,对于现在的我的记忆进行分析。这是没有办法逃避的事实,来过罗马注定要被其纠缠一生,没有来过的也注定会被记忆所召唤。因为我前面已经提过,罗马是时针分针对上的地方,它像是过去与未来的仲介,像是天主教堂告解室里的神父,像是现世与记忆的耳朵,人们能够藉由此处,与时间对话。

《Cainã - A Talk With The Time》:

耳东熊

本名陈奕勤,音乐人/自由撰稿人,曾为丁当、梁静茹、言承旭、杨幂、王杰等歌手写歌,文字作品散见于一些杂志与报章。热爱旅游,认为旅游是将日常生活切换到不同地点背景,注重每段旅程的“生活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