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麋鹿群聽着主人的呼喚聲、萊卡犬的吠聲,不停地往前跑,漸漸地圍成了一個大圓圈。好多好多的麋鹿!它們溫柔極了。有的頭上有大角,有的頭上沒角,也有的角受傷了。

我們以為大家會在寒冷的帳篷內勉強睡去,事實並不是這樣的。

我們正蘊釀着睡意,火爐里燒着最後一塊木,餘溫把帳篷弄得暖暖的。迫不及待要見周公的謝爾蓋因為帳篷里溫度太熱,把身上的衣物脫掉,準備好好睡一覺。我和肥龍因為被棉被和衣物壓得無法移動,勉強入睡。凌晨時分,火爐已無餘溫,我突然醒過來,感覺背部刺骨的冷。我把手伸出被子外,隨手拿起一件衣服,往自己身旁塞,再用圍巾把頭抱起來。凌晨睡不着的這種感受真不好。帳篷里的夜晚,是如此的漫長。

好不容易挨到了早上,我和肥龍都睡醒了,稍稍把身上的被子踢開。早已準備好一桌豐盛早餐的亞娜幫我們打開帘子,還把堆疊在我們身上的衣物收好。我們以為游牧民族會起得很早,這讓早上九點半才起床的大家倍感錯愕。如謝爾蓋所說,他們按照太陽來決定生活作息,冬天晝短夜長嘛。睡眼惺忪的大家忙着發表自己第一次在帳篷里過夜心情,早已習以為常的原住民叔叔和亞娜開懷大笑。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極的苔原生活對我說(下)
我和肥龍,笨重的我們。

原住民穿着有學問

吃過早餐,我到外頭上廁所。正要把褲子脫下來的時候,看到遠處原住民叔叔站在雪橇車上跟我揮手,喊道:“錯了!錯了!往後走!”

“啊?” 我疑惑地把脫到一半的黑色保暖褲子拉好。

只見他三步拼作兩步飛快來到我這,指引我到正確的“廁所”。

帳篷外的風景都一樣嘛,這回可丟臉了!負四十度的外頭,尿尿不會結成冰柱啦,但穿好褲子的時候,雪地上那潭金黃已結成冰。

帳篷內,亞娜拿出她的麋鹿大衣,幫我穿上,準備一天的開始。這大衣很漂亮,五顏六色的,我特愛袖子上用小珠子串成充滿名族色彩的圖騰,好別緻。穿上大衣前,我得先穿上麋鹿皮做的靴子。這可有意思了。我們總好奇他們的雙腳如何不在雪地里遊走時被凍傷。亞娜說,他們的鞋子底部是用真麋鹿腳板製成的,裡頭還放有一些乾草做的“鞋墊”。這個長靴子是軟的,直達膝蓋,膝蓋上方是兩條長長的繩子,緊緊地系在褲頭上的腰頭鈕,以防止在雪中步行時軟靴滑落。白雪若是掉進靴內,就不妙了!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極的苔原生活對我說(下)
回家的路?走過的路?

在白色世界裡如何辨認方向?

亞娜幫我穿上靴子、披上大衣,再戴上一條黃色的巴甫洛娃頭巾。我說,美好的一天從美麗的打扮開始;亞娜笑說,美好的一天從穿對衣服不着涼開始。然而,一走出帳篷,我就意識到自己的日子難過了。身上披的這件大衣有十公斤重,要上上下下雪橇還真不容易。我整個人趴在雪橇上,慢慢地把大腿跨到另外一邊,動作滑稽,美美的形象毀於一秒,大家都笑破了肚皮。

原住民叔叔開着他的電動雪橇,帶我們遊走在白色雪景里。半個多小時後,我們來到了他朋友的家。他是怎麼找到前往朋友家的路的,我們依然很好奇。只見他站在雪橇上東張西望幾次,就抵達朋友家了。真神奇!

我們在他朋友家吃了午餐。午餐吃的是大塊大塊的凍魚。魚肉沾點鹽巴,送進嘴裡享受魚腥味。有趣的是,大家說不同的族語,其實是無法溝通的。塞爾蓋原住民叔叔是亨特族(Hunt’s / ханта),而我們前往拜訪的這家人是 Nemsky / немский 族。游牧民族的種族真多,這區除了有俄羅斯北方族群,還有蒙古族群的以及芬蘭地區的原住民。大家在俄羅斯強大的同化力量下,都會說俄語。他們好奇這兩個亞洲臉孔來自何方。現在的游牧民族比我們想象的先進很多。他們已有智能手機,能知天下事,地理難不倒他們!屋裡的老太太雖然對赤道國家倍感好奇,卻也表示外頭的世界再怎麼新奇,她也不會離開這片大雪地。她已對自己的一生能在此地度過覺得滿足。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極的苔原生活對我說(下)
原住民叔叔拿着繩子,捕捉奔跑中的麋鹿。

麋鹿,好多麋鹿

吃飽了,喝了熱茶暖暖身子,我們出發去趕麋鹿!

趕麋鹿是我們這趟旅行的重頭戲。原住民叔叔載着我們,後面的置物箱綁着兩隻萊卡犬。謝爾蓋的朋友及其父親也騎了一台電動雪橇,準備去尋找麋鹿群。約二十分鐘後,我把頭一抬,看到好壯觀的一幕。麋鹿群聽着主人的呼喚聲、萊卡犬的吠聲,不停地往前跑,漸漸地圍成了一個大圓圈。好多好多的麋鹿!它們溫柔極了。有的頭上有大角,有的頭上沒角,也有的角受傷了。他們三脫掉沉重的外套,在麋鹿群里表演如何在一群奔跑的麋鹿群中抓麋鹿。那可不是件簡單的差事兒!

原住民叔叔抓到了三頭麋鹿,把它們綁在小藤椅上,高興地乘坐傳統的麋鹿雪橇回家去。他熱情地讓我坐在他的原始聖誕雪橇里。他拿着長長的樹枝,坐在後頭輕輕地拍打三隻麋鹿的臀部,並快樂地吹着口哨,並發出“呵呵”的口令,保持麋鹿跑步的速度。麋鹿們可能太緊張了,邊跑屁股便掉出一顆顆黑黑的屎,真好笑。別看它們看起來傻傻笨笨的,跑起來速度還真快!

同行的謝爾蓋和肥龍得把騎來的電動雪橇騎回家。騎在沒人走過、雪厚度達一米多的森林小路,真不容易!我們還因為間中電動雪橇陷入柔軟的雪地而翻車,連車帶人的跌了個“人吃雪”。萊卡犬被我們這一摔嚇壞了,不停地發出哀嚎聲。我們邊跌邊騎的,好不容易在天黑前回到帳篷。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極的苔原生活對我說(下)
長毛象骨頭。

珍貴的紀念品

回到帳篷,亞娜已準備好晚餐。這餐吃的是麋鹿肉配飯,長得就像我們常吃的肉燥飯。原住民叔叔在屋外的“冰箱”(一個置物箱蓋上一層皮毛,放在戶外)選條好魚,俐落地削魚肉。游牧民族冬天都以冰下釣魚的方式,讓自己的餐桌上偶爾有些變化。這裡的魚被釣起來後迅速結冰,所以肉質保持得很好。削的凍魚肉沒刺,或許是因為在凍魚還沒融化前放進嘴裡,腥味兒沒那麼強烈。

晚上睡前,原住民叔叔從小帘子後方拿出一個小鍋子,掏出一小塊像木塊的東西,遞給我和肥龍。

“我們難得的客人,這個送給你們做紀念。這是我工作時在雪堆中找到的長毛象骨頭。” 原住民叔叔說。

天啊,多麼珍貴的東西!長毛象不是絕種的動物嗎?他解釋說,在薩列哈爾德的地方博物館展出的長毛象真標本,很多都是他們原住民挖到的。有時候挖到很大的長毛象屍體還能賣給國家呢。而這些零零散散的長毛象骨頭,原住民們會把他們磨好,綁在要帶上,象徵好運。

坐在一旁縫製新地毯的亞娜說,他們的衣物縫線不是我們一般用的線,而是麋鹿的骨髓。這也太稀奇了!她大方展示她為先生和女兒做的衣服。我們在網上看過,游牧民族婦女一生都為家人做衣服,她們最大的成就,就是家人穿起她們親手縫製的衣物。五彩繽紛的,好漂亮呀!男生和女生的衣物有別,鞋子的印花也大不同。男生的鞋子上有條橫線,在靠近膝蓋的部分,而女生的則靠近腳踝。

原住民叔叔指着帳篷說:“我們的生活充滿了麋鹿。我們養麋鹿,吃麋鹿,以麋鹿代步,也住在麋鹿做的帳篷里。”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極的苔原生活對我說(下)
切凍魚的原住民叔叔和他的女兒。

亨特族的世界觀

表面上,在亨特族的生活里,女人無法沒有男人。事實並非如此。女人在游牧民族的觀念里尤其重要,她們傳宗接代、洗衣煮飯,樣樣都得女人來。男人如果家裡沒有女主人,連帳篷也不會搭。游牧的生活模式,搭帳篷拆了又搭,搭了又拆的模式,都是家裡女主人一手包辦的。

我們對他們的生活充滿好奇,對他們的世界觀更是充滿着無數的疑問。

出發之前,我看了一些網路視頻,提到很多原住民小朋友在成長過程中因為離開父母,適應不了城市的生活而獨自跑進森林去找回家的路,最後卻被凍死在樹林中。相反的,不少嘗過城市生活的原住民小孩,長大後就不想再回到辛苦的游牧生活。我們好奇地問身為母親的亞娜,對原住民小朋友在七歲那年會被政府派來的直升機接到城裡去念小學的法律有何看法。她雲淡風輕地說,孩子自然要成長,未來要不要繼承父母的生活,那是他們的自由。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極的苔原生活對我說(下)
歸。

離開

第三天的早餐,我們吃的是魚湯和魚內臟,還有麋鹿的舌頭。我因為不喜歡魚內臟軟軟的口感,趁沒人注意時把所有的湯料都塞給了肥龍,然後把桌上的野莓吃光。

這是在野外的最後一天。我們要求原住民叔叔再帶我們去看麋鹿群。我們吃飽後換好衣服,快便樂地出門去。這天去看的麋鹿數量是昨天的一半,它們已走散。我們走在凹凸不平的雪地里,陷入鬆軟的白雪後又狼狽地從雪堆里爬起來。我的動作尤其滑稽,走路的速度也超慢。我們在寧靜的雪地上躺着歇息,享受這難得的大自然景色。麋鹿的棲息地是如此地乾淨,一點兒污染也沒有。

午餐後,打包好行李後,準備和大家告別。當時天色已暗,亞娜叮嚀我們披上麋鹿皮毛大衣和長靴,以免以被路上的寒風凍壞。搖搖晃晃的電動雪橇車,在黑暗中慢慢開往城市。住在野外帳篷的這幾天雖然晚間天氣多雲沒看到北極光,但回程我們卻在無光害的情況下用肉眼看到了美麗的星河,真幸運!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極的苔原生活對我說(下)
雪地里的日落。

遠處開始漸漸有燈光,我們回到了城市。當時城市裡正下着大風雪。尤里的車子已停在那頭等我們。我們在大雪中狼狽地脫下麋鹿大衣和靴子,還給原住民叔叔,並急急忙忙地在風雪中和他告別。

尤里的車子慢慢開往市中心。我們和我們夢幻的“尋找麋鹿大冒險”揮揮手。

啊!世界上真的沒有太冷不能生存的地方,那是人類從古至今的智慧。然而,生活就是全部,全部就是生活。啊!生活壓力是什麼?

這回,游牧民族淳樸簡單的生活,可真給我上了人生寶貴的一課。

在俄羅斯人眼裡,這是一趟值得被分享的一趟旅途。兩個來自赤道國家的黃皮膚丫頭,跑到北方去冒險的故事太難得,沿路我們被邀請上了兩個網路電視採訪,用殘破的俄語介紹我們的國家和我們到過的凍原。

回到城市的那個冬天晚上,我和肥龍在民宿里熱得都快流鼻血了。吃太多麋鹿肉了呀!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極的苔原生活對我說(下)
原住民叔叔。

旅遊資訊:

如何前往薩列哈爾德(Salekhard / Салеха́рд)

  • 可在俄羅斯鐵路官方網站購買前往薩列哈爾德的火車票,從莫斯科出發的單程價錢3423.6盧布(USD54)。也可購買機票,飛往薩列哈爾德機場(Salehard SLY)。由 S7 航空往返莫斯科-薩列哈爾德的機票價錢目前大約34312盧布(USD535),一天有好幾趟班機,一般往從莫斯科到薩列哈爾德的班機會在葉卡捷琳堡(Yekaterinburg/Екатеринбу́рг)等城市轉機,而從薩列哈爾德飛往莫斯科的班機一般都直飛。

如何能造訪飼養麋鹿人家

  • 可到薩列哈爾德當地的旅行社詢問,是可以安排的。我們是透過沙發客友人的幫忙才有這難得的旅程。

當地交通

  • 薩列哈爾德城市的公共交通不如其他俄羅斯城鎮發達,除了走路以外,不妨坐坐德士。

貨幣

  • 盧布(Ruble)。一美金可兌換64盧布。

語言

  • 俄語為主。

住宿

  • 薩列哈爾德的住宿不好找,而且網路設施不完善。除了booking.com 以外(選擇少,價錢高),可試試俄羅斯當地的官方網站。如果能夠到沙發客家裡過夜,那是最好的選擇。

注意事項

  • 在傻列哈爾的城市過冬,室外溫度非常低,一定要做好保暖,以防凍傷。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極的苔原生活對我說(下)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極的苔原生活對我說(下)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極的苔原生活對我說(下)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極的苔原生活對我說(下)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極的苔原生活對我說(下)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極的苔原生活對我說(下)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極的苔原生活對我說(下)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極的苔原生活對我說(下)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極的苔原生活對我說(下)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極的苔原生活對我說(下)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極的苔原生活對我說(下)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極的苔原生活對我說(下)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極的苔原生活對我說(下)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極的苔原生活對我說(下)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極的苔原生活對我說(下)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極的苔原生活對我說(下)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極的苔原生活對我說(下)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極的苔原生活對我說(下)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極的苔原生活對我說(下)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極的苔原生活對我說(下)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極的苔原生活對我說(下)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極的苔原生活對我說(下)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極的苔原生活對我說(下)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極的苔原生活對我說(下)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極的苔原生活對我說(下)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極的苔原生活對我說(下)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極的苔原生活對我說(下)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極的苔原生活對我說(下)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極的苔原生活對我說(下)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極的苔原生活對我說(下)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極的苔原生活對我說(下)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極的苔原生活對我說(下)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極的苔原生活對我說(下)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極的苔原生活對我說(下)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極的苔原生活對我說(下)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極的苔原生活對我說(下)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極的苔原生活對我說(下)

小欣的北西伯利亞探險紀錄:

mm

小欣

21歲,來自馬來西亞,現居莫斯科,就讀俄羅斯國立醫科大學醫學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