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麋鹿群听着主人的呼唤声、莱卡犬的吠声,不停地往前跑,渐渐地围成了一个大圆圈。好多好多的麋鹿!它们温柔极了。有的头上有大角,有的头上没角,也有的角受伤了。

我们以为大家会在寒冷的帐篷内勉强睡去,事实并不是这样的。

我们正蕴酿着睡意,火炉里烧着最后一块木,余温把帐篷弄得暖暖的。迫不及待要见周公的谢尔盖因为帐篷里温度太热,把身上的衣物脱掉,准备好好睡一觉。我和肥龙因为被棉被和衣物压得无法移动,勉强入睡。凌晨时分,火炉已无余温,我突然醒过来,感觉背部刺骨的冷。我把手伸出被子外,随手拿起一件衣服,往自己身旁塞,再用围巾把头抱起来。凌晨睡不着的这种感受真不好。帐篷里的夜晚,是如此的漫长。

好不容易挨到了早上,我和肥龙都睡醒了,稍稍把身上的被子踢开。早已准备好一桌丰盛早餐的亚娜帮我们打开帘子,还把堆叠在我们身上的衣物收好。我们以为游牧民族会起得很早,这让早上九点半才起床的大家倍感错愕。如谢尔盖所说,他们按照太阳来决定生活作息,冬天昼短夜长嘛。睡眼惺忪的大家忙着发表自己第一次在帐篷里过夜心情,早已习以为常的原住民叔叔和亚娜开怀大笑。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极的苔原生活对我说(下)
我和肥龙,笨重的我们。

原住民穿着有学问

吃过早餐,我到外头上厕所。正要把裤子脱下来的时候,看到远处原住民叔叔站在雪橇车上跟我挥手,喊道:“错了!错了!往后走!”

“啊?” 我疑惑地把脱到一半的黑色保暖裤子拉好。

只见他三步拼作两步飞快来到我这,指引我到正确的“厕所”。

帐篷外的风景都一样嘛,这回可丢脸了!负四十度的外头,尿尿不会结成冰柱啦,但穿好裤子的时候,雪地上那潭金黄已结成冰。

帐篷内,亚娜拿出她的麋鹿大衣,帮我穿上,准备一天的开始。这大衣很漂亮,五颜六色的,我特爱袖子上用小珠子串成充满名族色彩的图腾,好别致。穿上大衣前,我得先穿上麋鹿皮做的靴子。这可有意思了。我们总好奇他们的双脚如何不在雪地里游走时被冻伤。亚娜说,他们的鞋子底部是用真麋鹿脚板制成的,里头还放有一些干草做的“鞋垫”。这个长靴子是软的,直达膝盖,膝盖上方是两条长长的绳子,紧紧地系在裤头上的腰头钮,以防止在雪中步行时软靴滑落。白雪若是掉进靴内,就不妙了!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极的苔原生活对我说(下)
回家的路?走过的路?

在白色世界里如何辨认方向?

亚娜帮我穿上靴子、披上大衣,再戴上一条黄色的巴甫洛娃头巾。我说,美好的一天从美丽的打扮开始;亚娜笑说,美好的一天从穿对衣服不着凉开始。然而,一走出帐篷,我就意识到自己的日子难过了。身上披的这件大衣有十公斤重,要上上下下雪橇还真不容易。我整个人趴在雪橇上,慢慢地把大腿跨到另外一边,动作滑稽,美美的形象毁于一秒,大家都笑破了肚皮。

原住民叔叔开着他的电动雪橇,带我们游走在白色雪景里。半个多小时后,我们来到了他朋友的家。他是怎么找到前往朋友家的路的,我们依然很好奇。只见他站在雪橇上东张西望几次,就抵达朋友家了。真神奇!

我们在他朋友家吃了午餐。午餐吃的是大块大块的冻鱼。鱼肉沾点盐巴,送进嘴里享受鱼腥味。有趣的是,大家说不同的族语,其实是无法沟通的。塞尔盖原住民叔叔是亨特族(Hunt’s / ханта),而我们前往拜访的这家人是 Nemsky / немский 族。游牧民族的种族真多,这区除了有俄罗斯北方族群,还有蒙古族群的以及芬兰地区的原住民。大家在俄罗斯强大的同化力量下,都会说俄语。他们好奇这两个亚洲脸孔来自何方。现在的游牧民族比我们想象的先进很多。他们已有智能手机,能知天下事,地理难不倒他们!屋里的老太太虽然对赤道国家倍感好奇,却也表示外头的世界再怎么新奇,她也不会离开这片大雪地。她已对自己的一生能在此地度过觉得满足。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极的苔原生活对我说(下)
原住民叔叔拿着绳子,捕捉奔跑中的麋鹿。

麋鹿,好多麋鹿

吃饱了,喝了热茶暖暖身子,我们出发去赶麋鹿!

赶麋鹿是我们这趟旅行的重头戏。原住民叔叔载着我们,后面的置物箱绑着两只莱卡犬。谢尔盖的朋友及其父亲也骑了一台电动雪橇,准备去寻找麋鹿群。约二十分钟后,我把头一抬,看到好壮观的一幕。麋鹿群听着主人的呼唤声、莱卡犬的吠声,不停地往前跑,渐渐地围成了一个大圆圈。好多好多的麋鹿!它们温柔极了。有的头上有大角,有的头上没角,也有的角受伤了。他们三脱掉沉重的外套,在麋鹿群里表演如何在一群奔跑的麋鹿群中抓麋鹿。那可不是件简单的差事儿!

原住民叔叔抓到了三头麋鹿,把它们绑在小藤椅上,高兴地乘坐传统的麋鹿雪橇回家去。他热情地让我坐在他的原始圣诞雪橇里。他拿着长长的树枝,坐在后头轻轻地拍打三只麋鹿的臀部,并快乐地吹着口哨,并发出“呵呵”的口令,保持麋鹿跑步的速度。麋鹿们可能太紧张了,边跑屁股便掉出一颗颗黑黑的屎,真好笑。别看它们看起来傻傻笨笨的,跑起来速度还真快!

同行的谢尔盖和肥龙得把骑来的电动雪橇骑回家。骑在没人走过、雪厚度达一米多的森林小路,真不容易!我们还因为间中电动雪橇陷入柔软的雪地而翻车,连车带人的跌了个“人吃雪”。莱卡犬被我们这一摔吓坏了,不停地发出哀嚎声。我们边跌边骑的,好不容易在天黑前回到帐篷。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极的苔原生活对我说(下)
长毛象骨头。

珍贵的纪念品

回到帐篷,亚娜已准备好晚餐。这餐吃的是麋鹿肉配饭,长得就像我们常吃的肉燥饭。原住民叔叔在屋外的“冰箱”(一个置物箱盖上一层皮毛,放在户外)选条好鱼,俐落地削鱼肉。游牧民族冬天都以冰下钓鱼的方式,让自己的餐桌上偶尔有些变化。这里的鱼被钓起来后迅速结冰,所以肉质保持得很好。削的冻鱼肉没刺,或许是因为在冻鱼还没融化前放进嘴里,腥味儿没那么强烈。

晚上睡前,原住民叔叔从小帘子后方拿出一个小锅子,掏出一小块像木块的东西,递给我和肥龙。

“我们难得的客人,这个送给你们做纪念。这是我工作时在雪堆中找到的长毛象骨头。” 原住民叔叔说。

天啊,多么珍贵的东西!长毛象不是绝种的动物吗?他解释说,在萨列哈尔德的地方博物馆展出的长毛象真标本,很多都是他们原住民挖到的。有时候挖到很大的长毛象尸体还能卖给国家呢。而这些零零散散的长毛象骨头,原住民们会把他们磨好,绑在要带上,象征好运。

坐在一旁缝制新地毯的亚娜说,他们的衣物缝线不是我们一般用的线,而是麋鹿的骨髓。这也太稀奇了!她大方展示她为先生和女儿做的衣服。我们在网上看过,游牧民族妇女一生都为家人做衣服,她们最大的成就,就是家人穿起她们亲手缝制的衣物。五彩缤纷的,好漂亮呀!男生和女生的衣物有别,鞋子的印花也大不同。男生的鞋子上有条横线,在靠近膝盖的部分,而女生的则靠近脚踝。

原住民叔叔指着帐篷说:“我们的生活充满了麋鹿。我们养麋鹿,吃麋鹿,以麋鹿代步,也住在麋鹿做的帐篷里。”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极的苔原生活对我说(下)
切冻鱼的原住民叔叔和他的女儿。

亨特族的世界观

表面上,在亨特族的生活里,女人无法没有男人。事实并非如此。女人在游牧民族的观念里尤其重要,她们传宗接代、洗衣煮饭,样样都得女人来。男人如果家里没有女主人,连帐篷也不会搭。游牧的生活模式,搭帐篷拆了又搭,搭了又拆的模式,都是家里女主人一手包办的。

我们对他们的生活充满好奇,对他们的世界观更是充满着无数的疑问。

出发之前,我看了一些网路视频,提到很多原住民小朋友在成长过程中因为离开父母,适应不了城市的生活而独自跑进森林去找回家的路,最后却被冻死在树林中。相反的,不少尝过城市生活的原住民小孩,长大后就不想再回到辛苦的游牧生活。我们好奇地问身为母亲的亚娜,对原住民小朋友在七岁那年会被政府派来的直升机接到城里去念小学的法律有何看法。她云淡风轻地说,孩子自然要成长,未来要不要继承父母的生活,那是他们的自由。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极的苔原生活对我说(下)
归。

离开

第三天的早餐,我们吃的是鱼汤和鱼内脏,还有麋鹿的舌头。我因为不喜欢鱼内脏软软的口感,趁没人注意时把所有的汤料都塞给了肥龙,然后把桌上的野莓吃光。

这是在野外的最后一天。我们要求原住民叔叔再带我们去看麋鹿群。我们吃饱后换好衣服,快便乐地出门去。这天去看的麋鹿数量是昨天的一半,它们已走散。我们走在凹凸不平的雪地里,陷入松软的白雪后又狼狈地从雪堆里爬起来。我的动作尤其滑稽,走路的速度也超慢。我们在宁静的雪地上躺着歇息,享受这难得的大自然景色。麋鹿的栖息地是如此地干净,一点儿污染也没有。

午餐后,打包好行李后,准备和大家告别。当时天色已暗,亚娜叮咛我们披上麋鹿皮毛大衣和长靴,以免以被路上的寒风冻坏。摇摇晃晃的电动雪橇车,在黑暗中慢慢开往城市。住在野外帐篷的这几天虽然晚间天气多云没看到北极光,但回程我们却在无光害的情况下用肉眼看到了美丽的星河,真幸运!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极的苔原生活对我说(下)
雪地里的日落。

远处开始渐渐有灯光,我们回到了城市。当时城市里正下着大风雪。尤里的车子已停在那头等我们。我们在大雪中狼狈地脱下麋鹿大衣和靴子,还给原住民叔叔,并急急忙忙地在风雪中和他告别。

尤里的车子慢慢开往市中心。我们和我们梦幻的“寻找麋鹿大冒险”挥挥手。

啊!世界上真的没有太冷不能生存的地方,那是人类从古至今的智慧。然而,生活就是全部,全部就是生活。啊!生活压力是什么?

这回,游牧民族淳朴简单的生活,可真给我上了人生宝贵的一课。

在俄罗斯人眼里,这是一趟值得被分享的一趟旅途。两个来自赤道国家的黄皮肤丫头,跑到北方去冒险的故事太难得,沿路我们被邀请上了两个网路电视采访,用残破的俄语介绍我们的国家和我们到过的冻原。

回到城市的那个冬天晚上,我和肥龙在民宿里热得都快流鼻血了。吃太多麋鹿肉了呀!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极的苔原生活对我说(下)
原住民叔叔。

旅游资讯:

如何前往萨列哈尔德(Salekhard / Салеха́рд)

  • 可在俄罗斯铁路官方网站购买前往萨列哈尔德的火车票,从莫斯科出发的单程价钱3423.6卢布(USD54)。也可购买机票,飞往萨列哈尔德机场(Salehard SLY)。由 S7 航空往返莫斯科-萨列哈尔德的机票价钱目前大约34312卢布(USD535),一天有好几趟班机,一般往从莫斯科到萨列哈尔德的班机会在葉卡捷琳堡(Yekaterinburg/Екатеринбу́рг)等城市转机,而从萨列哈尔德飞往莫斯科的班机一般都直飞。

如何能造访饲养麋鹿人家

  • 可到萨列哈尔德当地的旅行社询问,是可以安排的。我们是透过沙发客友人的帮忙才有这难得的旅程。

当地交通

  • 萨列哈尔德城市的公共交通不如其他俄罗斯城镇发达,除了走路以外,不妨坐坐德士。

货币

  • 卢布(Ruble)。一美金可兑换64卢布。

语言

  • 俄语为主。

住宿

  • 萨列哈尔德的住宿不好找,而且网路设施不完善。除了booking.com 以外(选择少,价钱高),可试试俄罗斯当地的官方网站。如果能够到沙发客家里过夜,那是最好的选择。

注意事项

  • 在傻列哈尔的城市过冬,室外温度非常低,一定要做好保暖,以防冻伤。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极的苔原生活对我说(下)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极的苔原生活对我说(下)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极的苔原生活对我说(下)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极的苔原生活对我说(下)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极的苔原生活对我说(下)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极的苔原生活对我说(下)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极的苔原生活对我说(下)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极的苔原生活对我说(下)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极的苔原生活对我说(下)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极的苔原生活对我说(下)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极的苔原生活对我说(下)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极的苔原生活对我说(下)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极的苔原生活对我说(下)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极的苔原生活对我说(下)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极的苔原生活对我说(下)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极的苔原生活对我说(下)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极的苔原生活对我说(下)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极的苔原生活对我说(下)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极的苔原生活对我说(下)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极的苔原生活对我说(下)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极的苔原生活对我说(下)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极的苔原生活对我说(下)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极的苔原生活对我说(下)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极的苔原生活对我说(下)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极的苔原生活对我说(下)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极的苔原生活对我说(下)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极的苔原生活对我说(下)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极的苔原生活对我说(下)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极的苔原生活对我说(下)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极的苔原生活对我说(下)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极的苔原生活对我说(下)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极的苔原生活对我说(下)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极的苔原生活对我说(下)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极的苔原生活对我说(下)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极的苔原生活对我说(下)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极的苔原生活对我说(下)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极的苔原生活对我说(下)

小欣的北西伯利亚探险纪录:

mm

小欣

21岁,来自马来西亚,现居莫斯科,就读俄罗斯国立医科大学医学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