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原想去看看別人惡劣的生活環境,結果他們的生活竟讓我留下深刻的印象:生活,可以如此簡單。苔原生活,如此簡單,如此美好。城裡的我們把簡單的生活複雜化了,這樣的想法揮之不去,是這趟旅行給我最重要的啟發。

那是我們住在俄羅斯的最後一個冬天。

俄羅斯的留學生涯即將結束,肥龍和我很快便要回到熱帶國家生活。為防未來過度眷戀冬天,我們選擇到北極圈內唯一城市 — 薩列哈爾德(Salekhard/Салеха́рд)過寒假。薩列哈爾德是俄羅斯西伯利亞北部城市,是個一年下雪超過兩百天的地方。

讓我們期待的不是夢幻的北極光,而是在野外飼養麋鹿的農民生活。我們想要突破身體和心靈的極限,去體驗生活。

火車廂里的生活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極的苔原生活對我說
肥龍和我。

我們從莫斯科(Moscow)出發,搭上了長達四十四小時的過夜火車。我倆在火車上吃泡麵和即溶馬鈴薯泥過日子,偶爾下車買麵包充饑。一路上除了吃吃睡睡以外,我打我的毛線圍巾,他看他的連續劇。白天,外頭天氣好的時候,坐我們旁邊的老太太們頻頻叫介紹我們外頭的風景。大家在車廂里談笑風生,他們愛問我們來自哪裡要往哪裡去,愛開玩笑說來自熱帶的我們,看到雪景總是像個小孩樂開懷。啊,那是火車廂里的魅力!

火車開了三十幾個小時,風景開始改變了。山坡上的雪好厚好厚,路旁稀稀疏疏的小房子被蓋上了厚厚的白雪,像戴上了冬天的白色毛帽。窗邊也有厚厚的積雪,看起來很夢幻,彷彿進入了聖誕老人故事裡的夢境。慢慢的,外頭的樹木越來越少,最後只剩下零星般的小小松樹。那些都是聖誕樹,真的太可愛了!當遠處出現飼養麋鹿的人居住的帳篷時,我們知道目的地已近,難掩興奮!

知名攝影師當嚮導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極的苔原生活對我說
薩列哈爾德市裡冰雕到處可見。

第三天天黑的時候,火車終於抵達終站。我們把準備好的禦寒衣物,一件一件往身上套,然後背起沉甸甸的大背包,踉踉蹌蹌下車去。兩個像是移動粽子的亞洲臉孔,出現在這冰天雪地里,真突兀。沙發客新朋友——謝爾蓋早已在火車站等候。這沙發客新朋友真有意思,他是個當地數一數二的大自然攝影師,以拍攝北半球的自然景觀聞名(我們後來發現當地飛機場大廳牆上全都是他的作品)。謝爾蓋因為家裡有小朋友,不方便讓我們留宿,但能跟着一位專業攝影師去探索大自然的魅力,真是我們的福氣!。

謝蓋爾雖是知名的攝影師,但他的正業其實是律師。我們到訪的那幾天,他早上上班,下班後來接我們,帶我們穿梭薩列哈爾德的大街小巷,欣賞晚霞夕陽,偶爾尋找北極光。走在薩列哈爾德負三十幾攝氏度的街道上,我的 “白鬍子” 都長長了。結冰的頭髮、鼻毛和眼睫毛真讓人不舒服,腳底冰冰的更讓人難在戶外久待。

赴一場這輩子都會懷念的旅行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極的苔原生活對我說
這是我興奮的表情!

“睡袋、暖暖包、衛生紙、洗手液、濕紙巾、酒、香水、行動電源… … ” 這天早上,起床後,我們把去冒險的衣物打包好,準備和謝蓋爾赴一場這輩子都會懷念的旅行。

“那是個怎樣的地方呀?” 我有些擔心地問。

“那是個人們不用時鐘的國度,他們靠太陽來過日子。” 謝爾蓋說

“那是個大自然就是廁所的地方,尿尿會變冰柱喲!” 肥龍接著說。

我面有難色。

“我… … 我不敢想象野外生活… … 我怕我一個人在外頭上廁所… … 會不會有長毛象北極熊呀?”

他們笑翻了。

搖身變成亨特族小孩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極的苔原生活對我說
謝蓋爾和肥龍坐在後頭置物櫃里。

就這樣,三人浩浩蕩蕩,帶着又期待又害怕的心情出發。謝蓋爾請他的好朋友尤里送我們到和亨特族(Hunt’s/ханта)原住民叔叔會合的地方。轎車在寧靜的高速公路上奔馳,兩旁白皚皚的雪景,非常漂亮。一小時後,尤里把車子停在大馬路旁。路旁有個穿着大袍的原住民叔叔,站在電動雪橇車旁。

“我們有三個人要一起去你家耶!一台雪橇車怎麼夠呀?” 一下車我便着急地嘰里呱啦問道。

原住民叔叔也叫謝爾蓋。他從雪橇車後拖着的置物箱里拿出幾件大袍給我們穿上。他以為要來冒險的都是男兒身,所以我這個小女孩只好勉強先穿上男生的衣服,以免在路被凍傷。套上麋鹿皮毛製成的大衣,我和肥龍瞬間變成原住民小孩,怪搞笑的。

雪橇車雪裡飛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極的苔原生活對我說
冰天雪地。

和尤里告了別,原住民叔叔把我們安頓好在他的雪橇上。由於我是女生,大家把比較溫暖的雪橇后座讓給我。肥龍和謝蓋爾兩個大男生,坐在後方的置物箱。

我坐在原住民叔叔後方,緊緊握着兩側的手把。後方的兩個壯男愜意地坐看風景,但雪橇逐漸加速,前方撲來的大雪不斷往他們臉上砸,兩個大漢“吃雪”不及,不得不像屍體一樣躺在置物箱里,用還沾有麋鹿血跡的皮毛護身。硬邦邦的箱子雖然不好躺,但為了避免飛雪的侵襲,不得不乖乖地躲在烏漆麻黑的皮毛下,誰也不敢把頭探出。原住民叔叔不時把雪橇車停下,查看我們有沒有受寒凍傷。我坐在雪橇上,雖算溫暖,但腳趾和手指頭也難免凍僵。雪橇加速時我整個人都快飛出去了,我的臉不知道是被嚇壞了還是被嚴寒的風吹得僵硬。

溫暖的多功能帳篷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極的苔原生活對我說
屋外晾皮毛的地方。

坐了一個小時的雪橇車,走了三十公里路。途中經過了無數不同形狀的森林、一望無際的結冰湖泊,還有死亡鐵路遺留下的軌道。原住民叔叔是怎麼辨識回家路的,我們至今無法理解。

抵達他家時已是當地時間下午四點了。我們下了雪橇車,打開沉重的帳篷大門,向家裡的女主人亞娜問好。

帳篷里很溫暖,也很乾凈。兩側有坐墊和枕頭整齊地擺放着。帳篷的最前面是他們的 “神桌”,一個小帘子,上面綉着東正教十字架。小帘子後方是亞娜的小廚房。帳篷中央有個燒着大大塊的原木火爐,火爐溫暖了整個房子,也把白雪融化成乾淨的水,更把食物煮熟了。

初嘗麋鹿肉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極的苔原生活對我說
帳篷里的佳肴:肉凍,水煮麋鹿肉,牛油,野果,乾糧等。

亞娜看起來是個標準的西伯利亞女人,她穿着傳統服裝,忙着準備佳肴迎接我們。原住民叔叔和亞娜有個三歲的女兒,名字叫亞麗娜。她看到我們這些 “奇怪的客人”,害羞地直往媽媽懷裡鑽,十分可愛。她穿着媽媽為她縫製的外套,走起路來好笨重,看起來很淘氣。

下午四點,我們在他們家吃午餐。亞娜準備了水煮麋鹿肉招待我們。她說,這道佳肴只用鹽和水煮烹調,是非常簡單的料理。麋鹿肉的口感像稍軟的牛肉,但沒有牛肉騷。桌上還有他們夏天採來的野梅子,冷凍的野莓撒上一點白糖,送進嘴裡時冰冰酸酸帶點微甜的滋味,再配點好茶,真棒!他們雖是游牧民族,但現今的原住民飲食文化已非如我們想象,只吃野生的食物。他們偶爾也會把麋鹿帶到城裡去買,換點麵包、餅乾、果醬、糖果、麵食米飯等。我們吃好午餐,坐在帳篷兩側的坐墊休息。

麋鹿來了!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極的苔原生活對我說
看起來笨笨傻傻的麋鹿。

亞娜忙得很。她進出帳篷搬運外頭的白雪以煮成乾淨的飲用水,還有一大塊一大塊的原木。突然,亞娜在外頭喊:“小麋鹿來了!小麋鹿來了!快來看!”

我們三人連忙把大衣、手套、耳罩戴上穿好,跑到屋外去看麋鹿。亞娜從帳篷里拿了幾片麵包給我們喂小麋鹿。原住民叔叔說,只能偶爾給它們麵包吃,麋鹿雖然愛吃麵包,但麵包對麋鹿的腸胃不好。

麋鹿的嗅覺比狗靈敏二十倍,因此野生麋鹿以在厚厚白雪下生長的小植物為生。小麋鹿的頸部帶着一條綵帶。亞娜解釋說,帶着綵帶的麋鹿代表自小被人類養大,野生的麋鹿是沒有綵帶的。也許小時候它們體弱多病,或者麋鹿媽媽難產死了沒法照顧小麋鹿,主人就會把他們帶回家飼養,直到麋鹿長大能夠適應群體生活。帳篷的不遠處有幾隻西伯利亞萊卡犬,他們是飼養麋鹿的好幫手。

夜太冷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極的苔原生活對我說
夜景。

晚餐後,我們在帳篷里聊天,無憂無慮的。大約晚上十點半,我們把帶來的睡袋拿出來給亞娜。亞娜俐落地把兩側的坐墊和枕頭擺好,搖身一變成了我們當晚的睡床。我們這兩個來自熱帶的小屁孩,根本不知道睡袋原來還有四季之分。我們在負四十幾的大冬天帶了兩個供夏天時用的睡袋去野外求生,真的是不知死活!亞娜細心地幫我們鋪上白白厚厚的麋鹿毛當墊子,再鋪上我們帶來的睡袋。我們躺在睡袋上,亞娜幫我們蓋上一大被子,再蓋上一件五彩繽紛的麋鹿皮毛大衣才算大功告成。我和肥龍在厚重的被窩裡動彈不得。

寂靜的夜晚,帳篷里唯一的小燈泡熄滅後,我們聽着燃燒原木噼噼啪啪的聲音,沉沉睡去。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極的苔原生活對我說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極的苔原生活對我說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極的苔原生活對我說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極的苔原生活對我說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極的苔原生活對我說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極的苔原生活對我說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極的苔原生活對我說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極的苔原生活對我說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極的苔原生活對我說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極的苔原生活對我說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極的苔原生活對我說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極的苔原生活對我說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極的苔原生活對我說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極的苔原生活對我說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極的苔原生活對我說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極的苔原生活對我說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極的苔原生活對我說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極的苔原生活對我說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極的苔原生活對我說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極的苔原生活對我說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極的苔原生活對我說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極的苔原生活對我說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極的苔原生活對我說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極的苔原生活對我說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極的苔原生活對我說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極的苔原生活對我說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極的苔原生活對我說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極的苔原生活對我說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極的苔原生活對我說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極的苔原生活對我說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極的苔原生活對我說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極的苔原生活對我說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極的苔原生活對我說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極的苔原生活對我說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極的苔原生活對我說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極的苔原生活對我說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極的苔原生活對我說

mm

小欣

21歲,來自馬來西亞,現居莫斯科,就讀俄羅斯國立醫科大學醫學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