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原想去看看别人恶劣的生活环境,结果他们的生活竟让我留下深刻的印象:生活,可以如此简单。苔原生活,如此简单,如此美好。城里的我们把简单的生活复杂化了,这样的想法挥之不去,是这趟旅行给我最重要的启发。

那是我们住在俄罗斯的最后一个冬天。

俄罗斯的留学生涯即将结束,肥龙和我很快便要回到热带国家生活。为防未来过度眷恋冬天,我们选择到北极圈内唯一城市——萨列哈尔德(Salekhard/Салеха́рд)过寒假。萨列哈尔德是俄罗斯西伯利亚北部城市,是个一年下雪超过两百天的地方。

让我们期待的不是梦幻的北极光,而是在野外饲养麋鹿的农民生活。我们想要突破身体和心灵的极限,去体验生活。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极的苔原生活对我说
肥龙和我。

火车厢里的生活

我们从莫斯科(Moscow)出发,搭上了长达四十四小时的过夜火车。我俩在火车上吃泡面和即溶马铃薯泥过日子,偶尔下车买面包充饥。一路上除了吃吃睡睡以外,我打我的毛线围巾,他看他的连续剧。白天,外头天气好的时候,坐我们旁边的老太太们频频叫介绍我们外头的风景。大家在车厢里谈笑风生,他们爱问我们来自哪里要往哪里去,爱开玩笑说来自热带的我们,看到雪景总是像个小孩乐开怀。啊,那是火车厢里的魅力!

火车开了三十几个小时,风景开始改变了。山坡上的雪好厚好厚,路旁稀稀疏疏的小房子被盖上了厚厚的白雪,像戴上了冬天的白色毛帽。窗边也有厚厚的积雪,看起来很梦幻,仿佛进入了圣诞老人故事里的梦境。慢慢的,外头的树木越来越少,最后只剩下零星般的小小松树。那些都是圣诞树,真的太可爱了!当远处出现饲养麋鹿的人居住的帐篷时,我们知道目的地已近,难掩兴奋!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极的苔原生活对我说
萨列哈尔德市里冰雕到处可见。

知名摄影师当向导

第三天天黑的时候,火车终于抵达终站。我们把准备好的御寒衣物,一件一件往身上套,然后背起沉甸甸的大背包,踉踉跄跄下车去。两个像是移动粽子的亚洲脸孔,出现在这冰天雪地里,真突兀。沙发客新朋友——谢尔盖早已在火车站等候。这沙发客新朋友真有意思,他是个当地数一数二的大自然摄影师,以拍摄北半球的自然景观闻名(我们后来发现当地飞机场大厅墙上全都是他的作品)。谢尔盖因为家里有小朋友,不方便让我们留宿,但能跟着一位专业摄影师去探索大自然的魅力,真是我们的福气!。

谢盖尔虽是知名的摄影师,但他的正业其实是律师。我们到访的那几天,他早上上班,下班后来接我们,带我们穿梭萨列哈尔德的大街小巷,欣赏晚霞夕阳,偶尔寻找北极光。走在萨列哈尔德负三十几摄氏度的街道上,我的“白胡子”都长长了。结冰的头发、鼻毛和眼睫毛真让人不舒服,脚底冰冰的更让人难在户外久待。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极的苔原生活对我说
这是我兴奋的表情!

赴一场这辈子都会怀念的旅行

“睡袋、暖暖包、卫生纸、洗手液、湿纸巾、酒、香水、行动电源… … ” 这天早上,起床后,我们把去冒险的衣物打包好,准备和谢盖尔赴一场这辈子都会怀念的旅行。

“那是个怎样的地方呀?” 我有些担心地问。

“那是个人们不用时钟的国度,他们靠太阳来过日子。” 谢尔盖说

“那是个大自然就是厕所的地方,尿尿会变冰柱哟!” 肥龙接着说。

我面有难色。

“我… … 我不敢想象野外生活… … 我怕我一个人在外头上厕所… … 会不会有长毛象北极熊呀?”

他们笑翻了。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极的苔原生活对我说
谢盖尔和肥龙坐在后头置物柜里。

摇身变成亨特族小孩

就这样,三人浩浩荡荡,带着又期待又害怕的心情出发。谢盖尔请他的好朋友尤里送我们到和亨特族(Hunt’s/ханта)原住民叔叔会合的地方。轿车在宁静的高速公路上奔驰,两旁白皑皑的雪景,非常漂亮。一小时后,尤里把车子停在大马路旁。路旁有个穿着大袍的原住民叔叔,站在电动雪橇车旁。

“我们有三个人要一起去你家耶!一台雪橇车怎么够呀?” 一下车我便着急地叽里呱啦问道。

原住民叔叔也叫谢尔盖。他从雪橇车后拖着的置物箱里拿出几件大袍给我们穿上。他以为要来冒险的都是男儿身,所以我这个小女孩只好勉强先穿上男生的衣服,以免在路被冻伤。套上麋鹿皮毛制成的大衣,我和肥龙瞬间变成原住民小孩,怪搞笑的。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极的苔原生活对我说
冰天雪地。

雪橇车雪里飞

和尤里告了别,原住民叔叔把我们安顿好在他的雪橇上。由于我是女生,大家把比较温暖的雪橇后座让给我。肥龙和谢盖尔两个大男生,坐在后方的置物箱。

我坐在原住民叔叔后方,紧紧握着两侧的手把。后方的两个壮男惬意地坐看风景,但雪橇逐渐加速,前方扑来的大雪不断往他们脸上砸,两个大汉“吃雪”不及,不得不像尸体一样躺在置物箱里,用还沾有麋鹿血迹的皮毛护身。硬邦邦的箱子虽然不好躺,但为了避免飞雪的侵袭,不得不乖乖地躲在乌漆麻黑的皮毛下,谁也不敢把头探出。原住民叔叔不时把雪橇车停下,查看我们有没有受寒冻伤。我坐在雪橇上,虽算温暖,但脚趾和手指头也难免冻僵。雪橇加速时我整个人都快飞出去了,我的脸不知道是被吓坏了还是被严寒的风吹得僵硬。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极的苔原生活对我说
屋外晾皮毛的地方。

温暖的多功能帐篷

坐了一个小时的雪橇车,走了三十公里路。途中经过了无数不同形状的森林、一望无际的结冰湖泊,还有死亡铁路遗留下的轨道。原住民叔叔是怎么辨识回家路的,我们至今无法理解。

抵达他家时已是当地时间下午四点了。我们下了雪橇车,打开沉重的帐篷大门,向家里的女主人亚娜问好。

帐篷里很温暖,也很干净。两侧有坐垫和枕头整齐地摆放着。帐篷的最前面是他们的“神桌”,一个小帘子,上面绣着东正教十字架。小帘子后方是亚娜的小厨房。帐篷中央有个烧着大大块的原木火炉,火炉温暖了整个房子,也把白雪融化成干净的水,更把食物煮熟了。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极的苔原生活对我说
帐篷里的佳肴:肉冻,水煮麋鹿肉,牛油,野果,干粮等。

初尝麋鹿

亚娜看起来是个标准的西伯利亚女人,她穿着传统服装,忙着准备佳肴迎接我们。原住民叔叔和亚娜有个三岁的女儿,名字叫亚丽娜。她看到我们这些“奇怪的客人”,害羞地直往妈妈怀里钻,十分可爱。她穿着妈妈为她缝制的外套,走起路来好笨重,看起来很淘气。

下午四点,我们在他们家吃午餐。亚娜准备了水煮麋鹿肉招待我们。她说,这道佳肴只用盐和水煮烹调,是非常简单的料理。麋鹿肉的口感像稍软的牛肉,但没有牛肉骚。桌上还有他们夏天採来的野梅子,冷冻的野莓撒上一点白糖,送进嘴里时冰冰酸酸带点微甜的滋味,再配点好茶,真棒!他们虽是游牧民族,但现今的原住民饮食文化已非如我们想象,只吃野生的食物。他们偶尔也会把麋鹿带到城里去买,换点面包、饼干、果酱、糖果、面食米饭等。我们吃好午餐,坐在帐篷两侧的坐垫休息。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极的苔原生活对我说
看起来笨笨傻傻的麋鹿。

麋鹿来了!

亚娜忙得很。她进出帐篷搬运外头的白雪以煮成干净的饮用水,还有一大块一大块的原木。突然,亚娜在外头喊:“小麋鹿来了!小麋鹿来了!快来看!”

我们三人连忙把大衣、手套、耳罩戴上穿好,跑到屋外去看麋鹿。亚娜从帐篷里拿了几片面包给我们喂小麋鹿。原住民叔叔说,只能偶尔给它们面包吃,麋鹿虽然爱吃面包,但面包对麋鹿的肠胃不好。

麋鹿的嗅觉比狗灵敏二十倍,因此野生麋鹿以在厚厚白雪下生长的小植物为生。小麋鹿的颈部带着一条彩带。亚娜解释说,带着彩带的麋鹿代表自小被人类养大,野生的麋鹿是没有彩带的。也许小时候它们体弱多病,或者麋鹿妈妈难产死了没法照顾小麋鹿,主人就会把他们带回家饲养,直到麋鹿长大能够适应群体生活。帐篷的不远处有几只西伯利亚莱卡犬,他们是饲养麋鹿的好帮手。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极的苔原生活对我说
夜景。

夜太冷

晚餐后,我们在帐篷里聊天,无忧无虑的。大约晚上十点半,我们把带来的睡袋拿出来给亚娜。亚娜俐落地把两侧的坐垫和枕头摆好,摇身一变成了我们当晚的睡床。我们这两个来自热带的小屁孩,根本不知道睡袋原来还有四季之分。我们在负四十几的大冬天带了两个供夏天时用的睡袋去野外求生,真的是不知死活!亚娜细心地帮我们铺上白白厚厚的麋鹿毛当垫子,再铺上我们带来的睡袋。我们躺在睡袋上,亚娜帮我们盖上一大被子,再盖上一件五彩缤纷的麋鹿皮毛大衣才算大功告成。我和肥龙在厚重的被窝里动弹不得。

寂静的夜晚,帐篷里唯一的小灯泡熄灭后,我们听着燃烧原木噼噼啪啪的声音,沉沉睡去。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极的苔原生活对我说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极的苔原生活对我说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极的苔原生活对我说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极的苔原生活对我说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极的苔原生活对我说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极的苔原生活对我说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极的苔原生活对我说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极的苔原生活对我说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极的苔原生活对我说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极的苔原生活对我说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极的苔原生活对我说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极的苔原生活对我说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极的苔原生活对我说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极的苔原生活对我说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极的苔原生活对我说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极的苔原生活对我说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极的苔原生活对我说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极的苔原生活对我说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极的苔原生活对我说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极的苔原生活对我说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极的苔原生活对我说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极的苔原生活对我说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极的苔原生活对我说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极的苔原生活对我说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极的苔原生活对我说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极的苔原生活对我说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极的苔原生活对我说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极的苔原生活对我说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极的苔原生活对我说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极的苔原生活对我说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极的苔原生活对我说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极的苔原生活对我说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极的苔原生活对我说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极的苔原生活对我说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极的苔原生活对我说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极的苔原生活对我说
Bigfoottraveller.com l 北极的苔原生活对我说

mm

小欣

21岁,来自马来西亚,现居莫斯科,就读俄罗斯国立医科大学医学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