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枯白蕭索的枝椏與樹榦,或安靜地橫躺於蕭蕭飄揚的黃草地上,或無言地孤絕似地伸展於天空。剎那讓我感覺那就是達利的畫里,那瘋狂詭譎的 Y 型枝椏。山巒觸目可及,冰川與雪在山巒間靜止着透藍。

再走下去,我會不會掉到河裡?

如果我掉到河裡,有誰會發現我?

我會不會死掉?

我沒告訴誰我今天的行程。若我死了,誰通知我家人?

巴塔哥尼亞(Patagonia)夏末初秋的狂風在黯黑的凌晨時分,囂張恣意地肆虐。我默默地坐在那棵矮樹底下的大石上,雙膝合攏,小腿往外叉成A字形,縮起了肩膀,兩手合併於雙膝。俯首,任風吹亂了發。

不動如山,如巴塔哥尼亞叢林千年或萬年或多少年以來不曾被人驚動一樣。

天那麼黑,風那麼大。而整個山頭恍惚只剩我一人。等待天亮,似等待一世紀過去那麼漫長。

Bigfoottraveller.com l 阿根廷巴塔哥尼亞高原上的彩虹
烏雲重重,水氣瀰漫。如同空靈迷幻的一幅畫面。

如果我沒選擇錯誤

 數十分鐘前,我來到看似是平原的地方。彼時伊始,風狂嘯如在耳邊怒吼。我退後數步,在微弱的手電筒光照下,看見了那道頗明顯的上山小徑。然而當循路爬上山坡,小徑卻消失了蹤影。只那麼小一圈微弱的手電筒光供我環伺四周:隱隱約約的矮樹,枝椏似扭曲變形地往外延伸,像極恐怖童話故事裡會捲起幼童吃下的樹。黯幽幽的天空,層層疊疊的沉雲,粗礪砂石滿布、帶刺似的一坨一坨的灌木叢,和消失的步道。

於是恐懼開始若蛇纏綿,幾欲讓人窒息。我已來回踱步了數回,往不同方向試探路線,就是尋不回那道上山小徑。連那棵我以為可賴以“認路”的樹,也變得和山坡上其他的樹一模一樣,無法辨識。我試圖往數個不同的方向下山,卻猶豫再三,一再退縮。我害怕走着走着,不是回到原點,而是來到湍急河流邊,或會被流水帶走而無人知曉。孤單地死於荒野外是很凄涼的。

我在狂風裡拿出地圖和小型指南針對照,卻只是徒然里更添絕望。

Bigfoottraveller.com l 阿根廷巴塔哥尼亞高原上的彩虹
流水與秋意,還有遠處的山巒與冰川。感覺像錯置時空的日本庭園。

後來的後來,我在矮樹下坐了下來。風狂嘯不停歇。那是我聽過最可怖的風聲,是可以將人吹倒的力道。我無法思索,只好不動如山;偶爾會因為風太狂妄而被迫蹲下來躲到石頭後方。機械似的反應,腦袋依舊是當機狀態,空白一片。

兩個多小時,滴答滴答,像山澗里滴不盡的水滴、數不完的分秒,宛若沒有終了的時候。我懼怕,卻沒有崩潰。眼眶潮濕,但始終沒有掉下眼淚。或許因為我知道天終究會亮,路終究會找到。更或許因為我心底清楚,即使哭了,沒人會拍拍我的肩,對我說:沒事,別怕。

在覺得整座山頭只有我孤零零一人的時候,心裡的潮濕是後來的陽光永遠無法晾乾的。

更何況,後來的天氣一直都濡濕陰暗。

然而巴塔哥尼亞高原在如此灰敗的天空底下,依舊美得讓人心動。後來那段九小時來回卻沒有登頂的荒野路途,時斷時續的霏霏細雨迷離了整座山頭與荒原。我遇上了一些人,又告別了這些人,來來回回擦肩而過的健行者超越了我又消失了蹤影,我知道自己走了那麼一段自始至終都是那麼孤單的路。

彷若孤軍奮戰。在那美得無法言喻的巴塔哥尼亞荒原里。

Bigfoottraveller.com l 阿根廷巴塔哥尼亞高原上的彩虹
枯枝、冰川、雪山、烏雲、細雨。當日的天氣實在不怎麼樣。

如果我放棄了

兩個小時曝露在風裡,天亮後繼續健行還是索性回頭的兩個念頭在腦袋裡掙扎。待天濛濛亮的時候,我終於找着了那道小徑,匆匆往下坡走。然後頭也不回地往來時路的方向疾步走。我想回返。

天微亮。冥濛曖昧的時光,依然烏雲重重。

而我害怕。

然而回頭不久即迎面遇上四位高大的男生。既見人煙,剎那竟似忘了先前的絕望軟弱,不及細想就劈頭一問:“請問你們是要往卡必利湖(Laguna Capri)的方向嗎?”

四位大男生的深邃輪廓都不經意地流露出錯愕驚訝的神情。遲疑了片刻,點了點頭。

“請問我可以跟你們一起走嗎?”

Bigfoottraveller.com l 阿根廷巴塔哥尼亞高原上的彩虹
行經這樣的步道還是感覺很開心的,因為遼闊而美。

如果我不相信

四位來自布宜諾斯艾利斯的男生詫異着為何在那樣的清晨時分,一位亞洲女生會獨自出現在歸返的路上。我們邊走,我邊說。他們指着那道上山小徑,說或許那只是讓人登高望遠而非健行路徑。正確的路徑就在我避風的灌木叢後,只因手電筒的燈光微弱而錯過。我恍然,默然無語,傻笑着回應。

後來回憶起這一段不期而遇,我總想起他們那訝異與猶豫的神情,思忖着他們不會以為是見鬼了吧?至於自己,雖說當時有些擔憂在這不見人煙的荒原里跟着四位陌生的男子會有什麼問題。然而我沒想太多就選擇了相信,也只能如此。開口相詢的霎那,我才了悟其實當時沒有真的想放棄。要繼續的念頭依然強烈。

健行途中,他們總是數人在前,一人殿後。遷就着我緩慢的步伐,把我護在隊伍里。又邊走邊研究路邊的樹枝,終於折了一枝適中的樹枝充當我的登山杖。這枝登山杖在最後那段風雨飄搖的亂石路里證明了其重要性。即使它並沒有陪伴着意志力薄弱的我登上最終點瞭望 Laguna de Los Tres。

天全亮了。我與他們走過看不清的暗黑森林,走過那段將亮未亮的曖昧時光,走在料峭晨風裡。紛紛落落的細雨時來時去,基本預告了那一整日的天氣。我追逐着他們的步伐,終於來到我原先想要看日出的地方——卡必利湖。凌晨黯黑時分獨自出發,就是為了親眼印證前一日韓國旅人給我看的,卡必利湖的日出。她照片里乍醒的陽光與湛藍的湖,讓我遺忘了自己的能耐。

而如今有什麼日出呢?彼時雨歇,我靜靜凝望着這在灰雲底下“沒什麼”的湖,正拿不定主意是否該繼續還是回頭。卻是鐵定不能跟隨這四位大男生了,我已拖累他們的步伐太久。告別以後,我在灰撲撲的湖邊踱步了一會兒,看那湖畔微露的秋色。再看了看手錶,決定繼續前進。不管此後路途是否艱難。

Bigfoottraveller.com l 阿根廷巴塔哥尼亞高原上的彩虹
感覺巴塔哥尼亞的風把這裡的樹都吹斜了。

如果我堅持

費茨羅步道(Senda al Fitzroy)的終點是 Laguna de Los Tres。 這一路,盈盈滿山的綠點綴着或泛黃或艷紅的秋意濃稠。枯白蕭索的枝椏與樹榦,或安靜地橫躺於蕭蕭飄揚的黃草地上,或無言地孤絕似地伸展於天空。剎那讓我感覺那就是達利的畫里,那瘋狂詭譎的 Y 型枝椏。山巒觸目可及,冰川與雪在山巒間靜止着透藍。偶爾行經一圈圈的水窪,偶爾若走過秋天的的日本庭園,潺潺流水昭示著生氣勃勃。染上秋色與灰雲稠雨的巴塔哥尼亞荒原即使寂然孤絕,卻依舊動人心神。

三分二的徒步時間,瀟瀟冷雨紛飛於曠野山頭間。雨氣空靈迷幻地蔓延模糊了巴塔哥尼亞荒原的輪廓。我一路踽踽獨行,偶爾迎着風,偶爾看見悄悄透過雲層斜睨大地的微弱陽光。健行客披着防雨外套,一個又一個,遠遠地經過我身邊,又遠遠地拋離。大部份時候剩我獨行於這天潮地濕的境地。

Bigfoottraveller.com l 阿根廷巴塔哥尼亞高原上的彩虹
這就是費茨羅步道最後一段的亂石路。一路蜿蜒向上,碎石滿布。

當終於來到末段路,我仰望那轉角就消失的亂石路,知道這就是書上說的最難過的一關,預計一小時不間斷的上山。起點豎起了一塊牌子寫着:若刮大風或下雨,請不要上山。我在那裡稍歇,吃了兩塊能量棒,把相機都塞進背包。正準備上山,細雨再度飄落飛揚。

我用那四位大男生給我的樹枝充作登山杖,開始一步一步往上爬。我一向氣魄欠佳,不一會兒即氣喘吁吁。這段路亂石雜沓,僅憑一枝一枝頭上塗了黃漆的木棍帶領着所有健行客一步步蜿蜒向上。雨越發濃稠,風不斷地刮。我放眼望去那山谷,凄切迷離,模糊了山谷的臉。也模糊了我的眼。

我忘了是否有哭,為何而哭。濕滑的亂石路,雨水不斷奔瀉而下。我看不見盡頭,體力不支,精神漸漸潰散,不斷有人超越我。我到底在幹什麼?我心裡自問。

下山的人行經,相隔二十分鐘我問了兩次。兩個人都告訴我:大概還有四十分鐘吧。然後望着我,一臉為難。

Bigfoottraveller.com l 阿根廷巴塔哥尼亞高原上的彩虹
看見彩虹了嗎?那一剎我感動得想哭。邊笑邊哭,像個瘋子一樣。

如果彩虹沒有出現

後來我放棄了那最後的四十分鐘。

雨勢沒有絲毫緩解,我從凌晨五時開始到彼時,只有兩塊能量棒果腹。凌晨時分兩小時的驚嚇,到後來的凄迷雨境,腹空難熬,我已意志渙散。竟是決意下山。

前進時候太陽幾乎全程缺席,回程時卻開始撥開雲霧欣喜露臉。那一大片在雨後陽光下泛黃的山谷,如一汪洋的黃金稻穀閃閃發光。我遠遠地看見前方出現了彩虹,忽然濕潤了眼眶。此前我仍拖着酸疼的雙腳與空虛的胃,責難着自己為何要來折磨自己,責難着為何要不自量力不知天高地厚。瞅見那七色橋浮現巴塔哥尼亞的天空上,我哭着笑了,也笑着哭了。兀自加快腳步只為接近彩虹,像個傻子一樣。

回到步道的入口處,一彎璀璨奪目的彩虹與霓虹正蓋起了兩座橋連接查爾騰小鎮的這頭與那頭。這一路在風中雨里折騰了九個小時,終於感受到了溫暖的陽光、彩虹的饋贈。正想往小鎮中心的旅舍回返,天空忽又淅淅瀝瀝地落下了小雨珠。我哭笑不得,只是暗忖着:風雨過後會有彩虹。可彩虹過後,風雨依舊在。

當我洗凈身體與衣物,神清氣爽地坐在旅舍的餐廳里發獃時,已是午後四時許。窗外陽光普照,不見烏雲,只有狂風依舊。我獨自凝睇着窗外陽光,聽着如鬼嚎的狂風,已不知道該想些什麼。

Bigfoottraveller.com l 阿根廷巴塔哥尼亞高原上的彩虹
塔湖步道:終於來到塔湖(托雷湖,Laguna Torre)。湖水灰灰的不甚好看,然而有藍天白雲,費茨羅山清晰可見,即使偶爾狂風大作(還得躲到石頭後吃午餐),還是非常動人。

後記

查爾騰(El Chaltén)的巴塔哥尼亞原始林幾乎保存了它原來的樣子。或許是因為悍烈無常的天氣讓人無法驚動,還是人們敬畏愛護它以致讓它維持了遠古的樣子?除了經過的數個紮營地,塗上黃色的枝幹,和為徒步者建起的木橋,一切恍若未曾被驚擾過,似千年以來都在寧謐中迎送狂風與冬雪。

塔湖健行側錄

塔湖步道(Senda a Laguna Torre)是段相對簡單的健行路線。官方時間是來回六小時,而我花了七個小時。一路艷陽照耀。我走過秋色覆蓋的平原,遠眺雪山與冰川。為那一片灰白枯林而心醉,走過綠樹滿滿的叢林會幻想是否有精靈出現在樹林里。雖然塔湖是日的氣色欠佳,灰灰的不甚精彩;然而費茨羅山(Cerro Fitz Roy)清晰可見,沿路景緻美好,還有一路順利的健行讓這段路明顯輕鬆。與後來的費茨羅步道健行的感覺,差了好遠。然而,兩者一樣讓人難忘。

Bigfoottraveller.com l 阿根廷巴塔哥尼亞高原上的彩虹
查爾騰小鎮。

實用旅遊資訊:

巴塔哥尼亞高原

  • 巴塔哥尼亞高原(Patagonia)泛指南美洲大陸安第斯山脈(Andes)南端與其以東的草原與荒漠地帶,北臨科羅拉多河(Colorado River)與巴蘭卡斯河(Barrancas River),南至阿根廷的火地島(Tierra del Fuego)。主要位於阿根廷,小部份則屬於智利。
  • 西班牙殖民之前,巴塔哥尼亞高原的主要居民是 Tehuelche 族。傳說他們特別高大,因此當西班牙人第一次來到此區域,看見 Tehuelche 族人留在沙地上的腳印,忍不住驚呼:qué patagón!(多大的腳啊!)。因此此地被喚作巴塔哥尼亞(Patagonia),意即“大腳丫的土地”。

查爾騰小鎮(El Chaltén

  • 查爾騰小鎮地處巴塔哥尼亞高原區域內。位於費茨羅山(Cerro Fitz Roy)山腳,亦是臨近冰川國家公園(Parque Nacional Los Glaciares)北端的一個小鎮。是一座幾乎純粹只為健行客而建立起來的小鎮。這裡有好幾個健行步道,較為著名的如下。
  • 塔湖步道(或有稱托雷湖步道,Senda a Laguna Torre,Torre 在西班牙語是“塔”的意思),單向三小時。幾乎全程平地,無甚高低起伏,無需登山杖。路徑非常清楚,終點就是以費茨羅山為背景的塔湖。
  • 費茨羅步道(Senda al Fitz Roy),單向四小時。途經卡必利湖(Laguna Capri),終點是 Los Tres 湖(Laguna de Los Tres)。前半段一樣不太困難,最後一小時(或更多)的路程是一段蜿蜒往上的亂石路,較為吃力。須登山杖。據說天氣好的時候,山上景觀非常漂亮。如果一個人,又不是健行常客(如我),建議不要天未亮就出發。
  • 這兩段健行步道可一日來回。有些人則選擇不走回頭路,結合這兩個路線,但必須露營。這些健行步道皆位於冰川國家公園內,無需入門票。初到者可先到查爾騰小鎮盡頭,費茨羅步道的入口處,向 park ranger 索取一張簡單的健行地圖。

查爾騰小鎮住宿

  • 我住 Hostel Pioneros del Valle(Av San Martin 451),是一間寬敞舒適的青旅。五或六人通舖,內附衛浴與私人 locker。每天都會有人整理房間,非常乾淨。2016年三月尾的價位是200阿根廷披索(約14美金)。廚房可煮食,早餐得額外加錢。還有一個花園。
  • 位置剛好在這兩個有名的健行步道入口處的中間。

交通

  • 查爾騰非常小,只需走路。巴士總站也只是在小鎮外圍,不需搭車(也沒車可搭)。最靠近的旅遊城市是卡拉法特(El Calafate),三小時的路程。主要有兩家巴士公司:Marga Taqsa 是稍微便宜的一家,單程410阿根廷披索(約30美金)。從這裡也可往 Los Antiguos,或 San Carlos de Bariloche。我從 Bariloche 到查爾騰,搭 Marga Taqsa,需轉車一次,總共2210 披索(約150美金)。路線:Bariloche -> Perito Moreno (12 hours) -> El Chalten (11.5hours)。第一程有供餐,第二程沒有,但會停在某個地方讓你買食物。

備註:這樣的路線雖然比較順,但阿根廷長途巴士非常昂貴。建議欲在此區域旅遊者選擇在阿根廷和智利之間作Z字形旅行。智利部份的車票會稍微便宜。有些人則從布宜諾斯艾利斯(Buenos Aires)搭飛機到卡拉法特,從卡拉法特到查爾騰。

現金

  • 我只看到一家銀行有提款機。許多旅遊書都建議帶足夠的現金到查爾騰。

食物與水

  • 巴塔哥尼亞區的自來水可以直接引用。若不外食,查爾騰有幾家小商店可買簡單的食材煮食,不需特意從卡拉法特帶食材過來。

阿根廷境內交通

  • 巴士:阿根廷境內的長途巴士,尤其是布宜諾斯艾利斯以南,路途遙遠(動輒十多個小時),價格高昂(一般100美金起跳),但座位寬敞舒適,大部份有供食。只是阿根廷的午餐和晚餐時間都較晚,搭長途車者可帶零食或麵包之類的上車以防萬一。寄放行李時候,有些工作人員會向你討 propinas(就是tips啦)。留意看其他乘客給多少就跟着給。若是巴士公司的司機或掌車在搬運行李,一般不必給,他們也不會向你討。
  • 飛機:若行程可早點定下來,那可提早預訂機票,但要注意幾乎所有阿根廷境內航空的促銷價都只限於當地人。外國遊客是沒有辦法訂購的。
  • 另一策略是過境到智利。智利的 Sky Airlines 偶爾會有促銷機票價格,而且不限於當地人。智利境內或跨境的長途巴士也比阿根廷便宜。

簽證

  • 持馬來西亞護照者在阿根廷可免簽三十天。

旅遊季節

  • 旺季是夏天的一月和二月。旅遊書是建議至少一個月前得預訂住宿,但這個季節也同時是狂風大作的時候。我是三月末到此處,抵達後才找住宿。這時的氣候難以預測。有時候天氣大晴,有時候下雨,也會刮大風,但聽說已比夏季時候少許多。此時已接近淡季,住宿有許多選擇而來往各城的巴士仍算運作正常,國家公園裡頭秋意盎然,非常漂亮。算是很不錯的 shoulder season。有朋友五月末到此處,已是一片冬季景色,滿地的雪,然而健行的人相對非常少。

巴塔哥尼亞視頻:

Bigfoottraveller.com l 阿根廷巴塔哥尼亞高原上的彩虹
Bigfoottraveller.com l 阿根廷巴塔哥尼亞高原上的彩虹
Bigfoottraveller.com l 阿根廷巴塔哥尼亞高原上的彩虹
Bigfoottraveller.com l 阿根廷巴塔哥尼亞高原上的彩虹
Bigfoottraveller.com l 阿根廷巴塔哥尼亞高原上的彩虹
Bigfoottraveller.com l 阿根廷巴塔哥尼亞高原上的彩虹
Bigfoottraveller.com l 阿根廷巴塔哥尼亞高原上的彩虹
Bigfoottraveller.com l 阿根廷巴塔哥尼亞高原上的彩虹
Bigfoottraveller.com l 阿根廷巴塔哥尼亞高原上的彩虹
Bigfoottraveller.com l 阿根廷巴塔哥尼亞高原上的彩虹
Bigfoottraveller.com l 阿根廷巴塔哥尼亞高原上的彩虹
Bigfoottraveller.com l 阿根廷巴塔哥尼亞高原上的彩虹
Bigfoottraveller.com l 阿根廷巴塔哥尼亞高原上的彩虹
Bigfoottraveller.com l 阿根廷巴塔哥尼亞高原上的彩虹
Bigfoottraveller.com l 阿根廷巴塔哥尼亞高原上的彩虹
Bigfoottraveller.com l 阿根廷巴塔哥尼亞高原上的彩虹
Bigfoottraveller.com l 阿根廷巴塔哥尼亞高原上的彩虹
Bigfoottraveller.com l 阿根廷巴塔哥尼亞高原上的彩虹
Bigfoottraveller.com l 阿根廷巴塔哥尼亞高原上的彩虹
Bigfoottraveller.com l 阿根廷巴塔哥尼亞高原上的彩虹
Bigfoottraveller.com l 阿根廷巴塔哥尼亞高原上的彩虹
Bigfoottraveller.com l 阿根廷巴塔哥尼亞高原上的彩虹
Bigfoottraveller.com l 阿根廷巴塔哥尼亞高原上的彩虹
Bigfoottraveller.com l 阿根廷巴塔哥尼亞高原上的彩虹
Bigfoottraveller.com l 阿根廷巴塔哥尼亞高原上的彩虹
Bigfoottraveller.com l 阿根廷巴塔哥尼亞高原上的彩虹
Bigfoottraveller.com l 阿根廷巴塔哥尼亞高原上的彩虹
Bigfoottraveller.com l 阿根廷巴塔哥尼亞高原上的彩虹
Bigfoottraveller.com l 阿根廷巴塔哥尼亞高原上的彩虹
Bigfoottraveller.com l 阿根廷巴塔哥尼亞高原上的彩虹

mm

秀屏

滿腦子“其他事比較重要”的藥劑師。旅行久了想回來工作,工作久了又想丟下一切去旅行。任何人都無法捆綁,最討厭被人管的自由水瓶座。膽子特小,偏偏不自量力。不旅行的時候寫字看書幻想,旅行的時候寫字看書計劃和——憂慮。常常做着一件事,腦子裡想的卻是另一件事。反正就是亂七八糟,喜歡什麼都看一點、學一點。雖然還不確切知道往後的自己會變得怎樣,卻時時提醒自己要維持健康的身體,旅行到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