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枯白萧索的枝桠与树干,或安静地横躺于萧萧飘扬的黄草地上,或无言地孤绝似地伸展于天空。剎那让我感觉那就是达利的画里,那疯狂诡谲的 Y 型枝桠。山峦触目可及,冰川与雪在山峦间静止着透蓝。

再走下去,我会不会掉到河里?

如果我掉到河里,有谁会发现我?

我会不会死掉?

我没告诉谁我今天的行程。若我死了,谁通知我家人?

巴塔哥尼亚(Patagonia)夏末初秋的狂风在黯黑的凌晨时分,嚣张恣意地肆虐。我默默地坐在那棵矮树底下的大石上,双膝合拢,小腿往外叉成A字形,缩起了肩膀,两手合并於双膝。俯首,任风吹乱了发。

不动如山,如巴塔哥尼亚丛林千年或万年或多少年以来不曾被人惊动一样。

天那么黑,风那么大。而整个山头恍惚只剩我一人。等待天亮,似等待一世纪过去那么漫长。

Bigfoottraveller.com l 阿根廷巴塔哥尼亚高原上的彩虹

乌云重重,水气弥漫。如同空灵迷幻的一幅画面。

如果我没选择错误

 数十分钟前,我来到看似是平原的地方。彼时伊始,风狂啸如在耳边怒吼。我退后数步,在微弱的手电筒光照下,看见了那道颇明显的上山小径。然而当循路爬上山坡,小径却消失了踪影。只那么小一圈微弱的手电筒光供我环伺四周:隐隐约约的矮树,枝桠似扭曲变形地往外延伸,像极恐怖童话故事里会卷起幼童吃下的树。黯幽幽的天空,层层叠叠的沉云,粗砺砂石满布、带刺似的一坨一坨的灌木丛,和消失的步道。

于是恐惧开始若蛇缠绵,几欲让人窒息。我已来回踱步了数回,往不同方向试探路线,就是寻不回那道上山小径。连那棵我以为可赖以“认路”的树,也变得和山坡上其他的树一模一样,无法辨识。我试图往数个不同的方向下山,却犹豫再三,一再退缩。我害怕走着走着,不是回到原点,而是来到湍急河流边,或会被流水带走而无人知晓。孤单地死于荒野外是很凄凉的。

我在狂风里拿出地图和小型指南针对照,却只是徒然里更添绝望。

Bigfoottraveller.com l 阿根廷巴塔哥尼亚高原上的彩虹

流水与秋意,还有远处的山峦与冰川。感觉像错置时空的日本庭园。

后来的后来,我在矮树下坐了下来。风狂啸不停歇。那是我听过最可怖的风声,是可以将人吹倒的力道。我无法思索,只好不动如山;偶尔会因为风太狂妄而被迫蹲下来躲到石头后方。机械似的反应,脑袋依旧是当机状态,空白一片。

两个多小时,滴答滴答,像山涧里滴不尽的水滴、数不完的分秒,宛若没有终了的时候。我惧怕,却没有崩溃。眼眶潮湿,但始终没有掉下眼泪。或许因为我知道天终究会亮,路终究会找到。更或许因为我心底清楚,即使哭了,没人会拍拍我的肩,对我说:没事,別怕。

在觉得整座山头只有我孤零零一人的时候,心里的潮湿是后来的阳光永远无法晾干的。

更何况,后来的天气一直都濡湿阴暗。

然而巴塔哥尼亚高原在如此灰败的天空底下,依旧美得让人心动。后来那段九小时来回却没有登顶的荒野路途,时断时续的霏霏细雨迷离了整座山头与荒原。我遇上了一些人,又告別了这些人,来来回回擦肩而过的健行者超越了我又消失了踪影,我知道自己走了那么一段自始至终都是那么孤单的路。

彷若孤军奋战。在那美得无法言喻的巴塔哥尼亚荒原里。

Bigfoottraveller.com l 阿根廷巴塔哥尼亚高原上的彩虹

枯枝、冰川、雪山、乌云、细雨。当日的天气实在不怎么样。

如果我放弃了

两个小时曝露在风里,天亮后继续健行还是索性回头的两个念头在脑袋里挣扎。待天濛濛亮的时候,我终于找着了那道小径,匆匆往下坡走。然后头也不回地往来时路的方向疾步走。我想回返。

天微亮。冥蒙暧昧的时光,依然乌云重重。

而我害怕。

然而回头不久即迎面遇上四位高大的男生。既见人烟,剎那竟似忘了先前的绝望软弱,不及细想就劈头一问:“请问你们是要往卡必利湖(Laguna Capri)的方向吗?”

四位大男生的深邃轮廓都不经意地流露出错愕惊讶的神情。迟疑了片刻,点了点头。

“请问我可以跟你们一起走吗?”

Bigfoottraveller.com l 阿根廷巴塔哥尼亚高原上的彩虹

行经这样的步道还是感觉很开心的,因为辽阔而美。

如果我不相信

四位来自布宜诺斯艾利斯的男生诧异着为何在那样的清晨时分,一位亚洲女生会独自出现在归返的路上。我们边走,我边说。他们指着那道上山小径,说或许那只是让人登高望远而非健行路径。正确的路径就在我避风的灌木丛后,只因手电筒的灯光微弱而错过。我恍然,默然无语,傻笑着回应。

后来回忆起这一段不期而遇,我总想起他们那讶异与犹豫的神情,思忖着他们不会以为是见鬼了吧?至于自己,虽说当时有些担忧在这不见人烟的荒原里跟着四位陌生的男子会有什么问题。然而我没想太多就选择了相信,也只能如此。开口相询的霎那,我才了悟其实当时没有真的想放弃。要继续的念头依然强烈。

健行途中,他们总是数人在前,一人殿后。迁就着我缓慢的步伐,把我护在队伍里。又边走边研究路边的树枝,终于折了一枝适中的树枝充当我的登山杖。这枝登山杖在最后那段风雨飘摇的乱石路里证明了其重要性。即使它并没有陪伴着意志力薄弱的我登上最终点瞭望 Laguna de Los Tres。

天全亮了。我与他们走过看不清的暗黑森林,走过那段将亮未亮的暧昧时光,走在料峭晨风里。纷纷落落的细雨时来时去,基本预告了那一整日的天气。我追逐着他们的步伐,终于来到我原先想要看日出的地方——卡必利湖。凌晨黯黑时分独自出发,就是为了亲眼印证前一日韩国旅人给我看的,卡必利湖的日出。她照片里乍醒的阳光与湛蓝的湖,让我遗忘了自己的能耐。

而如今有什么日出呢?彼时雨歇,我静静凝望着这在灰云底下“没什么”的湖,正拿不定主意是否该继续还是回头。却是铁定不能跟随这四位大男生了,我已拖累他们的步伐太久。告別以后,我在灰扑扑的湖边踱步了一会儿,看那湖畔微露的秋色。再看了看手表,决定继续前进。不管此后路途是否艰难。

Bigfoottraveller.com l 阿根廷巴塔哥尼亚高原上的彩虹

感觉巴塔哥尼亚的风把这里的树都吹斜了。

如果我坚持

费茨罗步道(Senda al Fitzroy)的终点是 Laguna de Los Tres。 这一路,盈盈满山的绿点缀着或泛黄或艳红的秋意浓稠。枯白萧索的枝桠与树干,或安静地横躺于萧萧飘扬的黄草地上,或无言地孤绝似地伸展于天空。剎那让我感觉那就是达利的画里,那疯狂诡谲的 Y 型枝桠。山峦触目可及,冰川与雪在山峦间静止着透蓝。偶尔行经一圈圈的水洼,偶尔若走过秋天的的日本庭园,潺潺流水昭示著生气勃勃。染上秋色与灰云稠雨的巴塔哥尼亚荒原即使寂然孤绝,却依旧动人心神。

三分二的徒步时间,潇潇冷雨纷飞于旷野山头间。雨气空灵迷幻地蔓延模糊了巴塔哥尼亚荒原的轮廓。我一路踽踽独行,偶尔迎着风,偶尔看见悄悄透过云层斜睨大地的微弱阳光。健行客披着防雨外套,一个又一个,远远地经过我身边,又远远地拋离。大部份时候剩我独行于这天潮地湿的境地。

Bigfoottraveller.com l 阿根廷巴塔哥尼亚高原上的彩虹

这就是费茨罗步道最后一段的乱石路。一路蜿蜒向上,碎石满布。

当终于来到末段路,我仰望那转角就消失的乱石路,知道这就是书上说的最难过的一关,预计一小时不间断的上山。起点竖起了一块牌子写着:若刮大风或下雨,请不要上山。我在那里稍歇,吃了两块能量棒,把相机都塞进背包。正准备上山,细雨再度飘落飞扬。

我用那四位大男生给我的树枝充作登山杖,开始一步一步往上爬。我一向气魄欠佳,不一会儿即气喘吁吁。这段路乱石杂沓,仅凭一枝一枝头上涂了黄漆的木棍带领着所有健行客一步步蜿蜒向上。雨越发浓稠,风不断地刮。我放眼望去那山谷,凄切迷离,模糊了山谷的脸。也模糊了我的眼。

我忘了是否有哭,为何而哭。湿滑的乱石路,雨水不断奔泻而下。我看不见尽头,体力不支,精神渐渐溃散,不断有人超越我。我到底在干什么?我心里自问。

下山的人行经,相隔二十分钟我问了两次。两个人都告诉我:大概还有四十分钟吧。然后望着我,一脸为难。

Bigfoottraveller.com l 阿根廷巴塔哥尼亚高原上的彩虹

看见彩虹了吗?那一刹我感动得想哭。边笑边哭,像个疯子一样。

如果彩虹没有出现

后来我放弃了那最后的四十分钟。

雨势没有丝毫缓解,我从凌晨五时开始到彼时,只有两块能量棒果腹。凌晨时分两小时的惊吓,到后来的凄迷雨境,腹空难熬,我已意志涣散。竟是决意下山。

前进时候太阳几乎全程缺席,回程时却开始拨开云雾欣喜露脸。那一大片在雨后阳光下泛黄的山谷,如一汪洋的黄金稻谷闪闪发光。我远远地看见前方出现了彩虹,忽然湿润了眼眶。此前我仍拖着酸疼的双脚与空虚的胃,责难着自己为何要来折磨自己,责难着为何要不自量力不知天高地厚。瞅见那七色桥浮现巴塔哥尼亚的天空上,我哭着笑了,也笑着哭了。兀自加快脚步只为接近彩虹,像个傻子一样。

回到步道的入口处,一弯璀璨夺目的彩虹与霓虹正盖起了两座桥连接查尔腾小镇的这头与那头。这一路在风中雨里折腾了九个小时,终于感受到了温暖的阳光、彩虹的馈赠。正想往小镇中心的旅舍回返,天空忽又淅淅沥沥地落下了小雨珠。我哭笑不得,只是暗忖着:风雨过后会有彩虹。可彩虹过后,风雨依旧在。

当我洗净身体与衣物,神清气爽地坐在旅舍的餐厅里发呆时,已是午后四时许。窗外阳光普照,不见乌云,只有狂风依旧。我独自凝睇着窗外阳光,听着如鬼嚎的狂风,已不知道该想些什么。

Bigfoottraveller.com l 阿根廷巴塔哥尼亚高原上的彩虹

塔湖步道:终于来到塔湖(托雷湖,Laguna Torre)。湖水灰灰的不甚好看,然而有蓝天白云,费茨罗山清晰可见,即使偶尔狂风大作(还得躲到石头后吃午餐),还是非常动人。

后记

查尔腾(El Chaltén)的巴塔哥尼亚原始林几乎保存了它原来的样子。或许是因为悍烈无常的天气让人无法惊动,还是人们敬畏爱护它以致让它维持了远古的样子?除了经过的数个扎营地,涂上黄色的枝干,和为徒步者建起的木桥,一切恍若未曾被惊扰过,似千年以来都在宁谧中迎送狂风与冬雪。

塔湖健行侧录

塔湖步道(Senda a Laguna Torre)是段相对简单的健行路线。官方时间是来回六小时,而我花了七个小时。一路艳阳照耀。我走过秋色覆盖的平原,远眺雪山与冰川。为那一片灰白枯林而心醉,走过绿树满满的丛林会幻想是否有精灵出现在树林里。虽然塔湖是日的气色欠佳,灰灰的不甚精彩;然而费茨罗山(Cerro Fitz Roy)清晰可见,沿路景致美好,还有一路顺利的健行让这段路明显轻松。与后来的费茨罗步道健行的感觉,差了好远。然而,两者一样让人难忘。

Bigfoottraveller.com l 阿根廷巴塔哥尼亚高原上的彩虹

查尔腾小镇。

实用旅游资讯:

巴塔哥尼亚高原

  • 巴塔哥尼亚高原(Patagonia)泛指南美洲大陆安第斯山脉(Andes)南端与其以东的草原与荒漠地带,北临科罗拉多河(Colorado River)与巴兰卡斯河(Barrancas River),南至阿根廷的火地岛(Tierra del Fuego)。主要位于阿根廷,小部份则属于智利。
  • 西班牙殖民之前,巴塔哥尼亚高原的主要居民是 Tehuelche 族。传说他们特別高大,因此当西班牙人第一次来到此区域,看见 Tehuelche 族人留在沙地上的脚印,忍不住惊呼:qué patagón!(多大的脚啊!)。因此此地被唤作巴塔哥尼亚(Patagonia),意即“大脚丫的土地”。

查尔腾小镇(El Chaltén

  • 查尔腾小镇地处巴塔哥尼亚高原区域内。位于费茨罗山(Cerro Fitz Roy)山脚,亦是临近冰川国家公园(Parque Nacional Los Glaciares)北端的一个小镇。是一座几乎纯粹只为健行客而建立起来的小镇。这里有好几个健行步道,较为着名的如下。
  • 塔湖步道(或有称托雷湖步道,Senda a Laguna Torre,Torre 在西班牙语是“塔”的意思),单向三小时。几乎全程平地,无甚高低起伏,无需登山杖。路径非常清楚,终点就是以费茨罗山为背景的塔湖。
  • 费茨罗步道(Senda al Fitz Roy),单向四小时。途经卡必利湖(Laguna Capri),终点是 Los Tres 湖(Laguna de Los Tres)。前半段一样不太困难,最后一小时(或更多)的路程是一段蜿蜒往上的乱石路,较为吃力。须登山杖。据说天气好的时候,山上景观非常漂亮。如果一个人,又不是健行常客(如我),建议不要天未亮就出发。
  • 这两段健行步道可一日来回。有些人则选择不走回头路,结合这两个路线,但必须露营。这些健行步道皆位于冰川国家公园内,无需入门票。初到者可先到查尔腾小镇尽头,费茨罗步道的入口处,向 park ranger 索取一张简单的健行地图。

查尔腾小镇住宿

  • 我住 Hostel Pioneros del Valle(Av San Martin 451),是一间宽敞舒适的青旅。五或六人通舖,内附卫浴与私人 locker。每天都会有人整理房间,非常干净。2016年三月尾的价位是200阿根廷披索(约14美金)。厨房可煮食,早餐得额外加钱。还有一个花园。
  • 位置刚好在这两个有名的健行步道入口处的中间。

交通

  • 查尔腾非常小,只需走路。巴士总站也只是在小镇外围,不需搭车(也没车可搭)。最靠近的旅游城市是卡拉法特(El Calafate),三小时的路程。主要有两家巴士公司:Marga Taqsa 是稍微便宜的一家,单程410阿根廷披索(约30美金)。从这里也可往 Los Antiguos,或 San Carlos de Bariloche。我从 Bariloche 到查尔腾,搭 Marga Taqsa,需转车一次,总共2210 披索(约150美金)。路线:Bariloche -> Perito Moreno (12 hours) -> El Chalten (11.5hours)。第一程有供餐,第二程没有,但会停在某个地方让你买食物。

备注:这样的路线虽然比较顺,但阿根廷长途巴士非常昂贵。建议欲在此区域旅游者选择在阿根廷和智利之间作Z字形旅行。智利部份的车票会稍微便宜。有些人则从布宜诺斯艾利斯(Buenos Aires)搭飞机到卡拉法特,从卡拉法特到查尔腾。

现金

  • 我只看到一家银行有提款机。许多旅游书都建议带足够的现金到查尔腾。

食物与水

  • 巴塔哥尼亚区的自来水可以直接引用。若不外食,查尔腾有几家小商店可买简单的食材煮食,不需特意从卡拉法特带食材过来。

阿根廷境内交通

  • 巴士:阿根廷境内的长途巴士,尤其是布宜诺斯艾利斯以南,路途遥远(动辄十多个小时),价格高昂(一般100美金起跳),但座位宽敞舒适,大部份有供食。只是阿根廷的午餐和晚餐时间都较晚,搭长途车者可带零食或面包之类的上车以防万一。寄放行李时候,有些工作人员会向你讨 propinas(就是tips啦)。留意看其他乘客给多少就跟着给。若是巴士公司的司机或掌车在搬运行李,一般不必给,他们也不会向你讨。
  • 飞机:若行程可早点定下来,那可提早预订机票,但要注意几乎所有阿根廷境内航空的促销价都只限于当地人。外国游客是没有办法订购的。
  • 另一策略是过境到智利。智利的 Sky Airlines 偶尔会有促销机票价格,而且不限於当地人。智利境内或跨境的长途巴士也比阿根廷便宜。

签证

  • 持马来西亚护照者在阿根廷可免签三十天。

旅游季节

  • 旺季是夏天的一月和二月。旅游书是建议至少一个月前得预订住宿,但这个季节也同时是狂风大作的时候。我是三月末到此处,抵达后才找住宿。这时的气候难以预测。有时候天气大晴,有时候下雨,也会刮大风,但听说已比夏季时候少许多。此时已接近淡季,住宿有许多选择而来往各城的巴士仍算运作正常,国家公园里头秋意盎然,非常漂亮。算是很不错的 shoulder season。有朋友五月末到此处,已是一片冬季景色,满地的雪,然而健行的人相对非常少。

巴塔哥尼亚视频:

秀屏

满脑子“其他事比较重要”的药剂师。旅行久了想回来工作,工作久了又想丢下一切去旅行。任何人都无法捆绑,最讨厌被人管的自由水瓶座。胆子特小,偏偏不自量力。不旅行的时候写字看书幻想,旅行的时候写字看书计划和——忧虑。常常做着一件事,脑子里想的却是另一件事。反正就是乱七八糟,喜欢什么都看一点、学一点。虽然还不确切知道往后的自己会变得怎样,却时时提醒自己要维持健康的身体,旅行到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