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看到山腰上的黑色帳篷的時候,羅讓降參“咻”一下跑上山去,他去“通報”了。媽媽從帳篷里走了出來,美若電視里的邊疆公主,兩隻兇猛的狗跟着吠着沖向我們,把我和嘵嘵給嚇壞了!

經歷了真雲的墮馬事件後,我們一行人來到郎木寺。從夏河搭巴士前往郎木寺,一路上的草原風光美不勝收。這一段路已被我列入“最美麗的公路”之一。一路上細雨紛飛,在巴士內隔着玻璃窗欣賞外邊一望無際的草原,像是隔了一層薄紗似的,和桑科大草原的藍天白雲綠草相比,這又是另一番美麗的景緻。

郎木寺位於海拔近3400米的高原,夏天的氣溫本來就較低,舒服的那種。除了有兩間郎木寺外(是的,寺廟也叫郎木寺,一間在四川省,一間在甘肅省,一河之隔),健行也是必進行的活動。寺廟、大峽谷、溪流、草原、野花、氂牛、山羊……健行樂趣之多可想而知。細雨時大時小,沒有要停的意思。來到這樣一個西面環山美麗的高山小鎮,只待在旅館實在是說不過去。真雲摔傷了腰背,壞了健行的興緻,加上外面下着雨,她只想留在旅館內休息養傷。我和另一旅伴嘵嘵穿上了毛衣和外套,再披上一件雨衣,打了傘就出去了。

我和住在山腰上的藏族小孩有個約
郎木寺(四川)的圍牆。

遇見放學的藏族孩子

走着走着,來到了郎木寺前(四川),亦是大峽谷的入口處,被一個喇嘛叫住了。要付費的,三十元。我和嘵嘵暫時沒有打算參觀寺廟,只想到大峽谷里看看路況是否崎嶇,以確定真雲是否可以勝任。“一起的!” 那喇嘛說。都快傍晚五點了,天都快黑了,我們不想花錢付費進入大峽谷,就放棄了進大峽谷的念頭。

看見寺廟圍牆旁有個小山坡,山坡的一邊是郎木寺的圍牆,另一邊是郎木寺鎮,有個牧羊人趕着一群羊,走向我們。我們被這景緻吸引住了,朝那山坡走去。走上山坡,遇見四個可愛的藏族小孩,二女二男,臉都被晒傷了,可愛極了!

“你們要去哪?” 一個女孩好奇地問。

“沒去哪,隨便走走。” 我回答。

我看他們背着書包,想必是剛放學。

“你們剛放學?是要回家?” 我問。

“是啊,我們正要回家。” 女孩回答。

“家在哪?”

“就在前面!” 女孩指向前方的草原。

“我住在帳篷里。” 另一個靦腆的小女孩回答。

我的雙眼長得老大,心想:晚上豈不是要被凍死?

“你們可以來我家!” 女孩熱情地說。

我的眼睛又張大了一倍,“真的可以嗎?”

“當然可以!” 女孩豪邁地說。

我和住在山腰上的藏族小孩有個約
山腰上的黑色帳篷。

山腰上的黑色帳篷

我們高興地走向草原,高興地聊天。四個孩子當中,那兩個女孩是表姐妹。卓瑪措,有點任性,今年五年級;康周措,靦腆,今天四年級;羅讓降參,二年級,是康周措的親弟弟,另一個可愛的男孩是別家的孩子。

看到山腰上的黑色帳篷的時候,羅讓降參“咻”一下跑上山去,他去“通報”了。媽媽從帳篷里走了出來,美若電視里的邊疆公主,兩隻兇猛的狗跟着吠着沖向我們,把我和嘵嘵給嚇壞了!羅讓降參跟着跑了出來充當“爺們”(英雄的意思),把狗趕走。

溫暖的帳篷

我們走上山坡,帳篷穩穩地扎在長滿野花的草地上。帳篷面向群山,山腳下有成群的牛羊和馬低着頭在吃草,美麗極了!

我和住在山腰上的藏族小孩有個約
媽媽美若電視里的邊疆公主。

熱情的卓瑪措和康周措掀開帳篷的帘子邀請我們進去。帳篷里可暖和可熱鬧了!爸爸和叔叔坐在爐子邊喝茶聊天,媽媽和嬸嬸在處理牛肉準備晚餐。帳篷的一邊放了兩張床褥,另一邊是“廚房”,鍋子盤子啊就放在草地上,帳篷的正中央是個爐子,水正沸騰着呢,冒出熱乎乎的蒸汽。燃燒着的是晒乾了的氂牛糞,沒有一點異味。帳篷是媽媽利用氂牛的毛織成的。爸爸、媽媽和嬸嬸不諳中文,叔叔能說簡單的中文,我們寒暄了幾句。

我們從背包里拿出僅有的幾片巧克力餅乾和大家分享,雖然只有區區幾片餅乾,但大家吃得津津有味!

我們坐了一會兒,看見爸爸在睡覺,就決定請辭。離開之前,我和孩子們約好了明天再來看他們。羅讓降參牽着我的手,一問再問:“你明天真的會來嗎?”

隔天,我真的帶了真雲、餅乾、糖果和在相館沖洗的照片赴約,再次去拜訪他們。看了我們為他們沖洗的照片,他們開心極了。看見一家大小樂滋滋的,我頓然覺得花那麼多錢沖洗照片真是值得!漂亮的媽媽還請我們喝新鮮的氂牛奶。這一段偶遇沒在計劃之內,卻意外地為這旅途增添了美麗的回憶。

我和住在山腰上的藏族小孩有個約
我和住在山腰上的藏族小孩有個約
我和住在山腰上的藏族小孩有個約
我和住在山腰上的藏族小孩有個約
我和住在山腰上的藏族小孩有個約
我和住在山腰上的藏族小孩有個約
我和住在山腰上的藏族小孩有個約
我和住在山腰上的藏族小孩有個約
我和住在山腰上的藏族小孩有個約
我和住在山腰上的藏族小孩有個約
我和住在山腰上的藏族小孩有個約
我和住在山腰上的藏族小孩有個約
我和住在山腰上的藏族小孩有個約
我和住在山腰上的藏族小孩有個約
我和住在山腰上的藏族小孩有個約
我和住在山腰上的藏族小孩有個約
我和住在山腰上的藏族小孩有個約
我和住在山腰上的藏族小孩有個約
我和住在山腰上的藏族小孩有個約
我和住在山腰上的藏族小孩有個約
我和住在山腰上的藏族小孩有個約
我和住在山腰上的藏族小孩有個約
我和住在山腰上的藏族小孩有個約
我和住在山腰上的藏族小孩有個約

mm

林道錦(DK)

夢想家,數字遊民,身在新加坡,心向世界。《大腳印》創辦人。理想的生活里有一架筆記本電腦和不斷切換的景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