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我們圍在火邊吃杯麵、聽李師傅唱歌、聊天。夜再深的一點的時候,星星都出來了。滿天的星星,一閃一閃的,我和真雲躺在沙上,不捨得把眼睛閉上。

中國,22天,西安-蘭州-夏河-郎木寺-蘭州-敦煌-西海-循化-西寧-西安,走了約5500公里,背包。

我本來就不是一個背包客,你應該也知道。嚴格來說,這是我第二次背包旅行。第一次背包旅行是三年前的事了。那是在真雲出發前往德國念書之前,我們去了緬甸。出發之前,身邊的朋友聽說我要去緬甸背包旅行,紛紛跌破了眼鏡。自己“嬌生慣養”有潔癖,不是背包旅行的料子,朋友看在眼裡,我亦有自知之明。緬甸後,我似乎過了關,背包客娘娘真雲亦對我另眼相看,我因為推翻了“由奢入儉難”的說法,而沾沾自喜了許久。

這趟去中國,一去就是三個星期,對我來說,這應該是另一個層次了。這絕對是一段難忘的旅程。我們住青年旅社、搭公交、處處討價還價,這過程我不能說我樂在其中,但是我們去的地方几乎都得長途跋涉,除了搭公交,似乎也沒有其它的辦法了。除了公共廁所,一切都在我的容忍範圍之內。這趟旅程有太多難忘的回憶,現在回想自己吃過的那些苦頭,也熬了過來,嘴角依舊會微微上揚,因為我為自己感到驕傲。

Bigfoottraveller.com l 長征五千五公里,背包游中國的苦與甜
夜夜漫長,這一夜難過啊!(照片由Haan提供)

難忘交通

中國人多,售票處皆人山人海的,因此買票是一大挑戰。短距離(3至4小時)的路程,我們都搭巴士,巴士都舒服乾淨,所以不是問題,要命的長途火車。從西安到蘭州,9個小時的車程,硬座,由於是白天的班次,因此也不是問題。上車後,為了能坐在一起,我們用“美色”和熱情慫恿別人和我們換位子,得逞後我們就一路玩牌,吃吃喝喝,9個小時很快就過了。

從蘭州前往敦煌的火車是夜車,我們買不到卧鋪,只剩站票,17個小時啊,與其承受折磨,還不如跳車自盡算了?於是,我們選擇乘搭卧鋪巴士。真雲一直反對,說卧鋪巴士臭死了。鞋臭、襪臭、加上菸臭,要我考慮清楚,可是也別無他法了。午後4點,我們上了巴士,我把香水帶在身上,在枕頭兩邊噴一噴。出發後不久,司機和跟班開始抽起菸來。諷刺的是,他們的頭上方寫着“禁止吸菸”大大的4個字。我和真雲對望着,她透過眼神對我說:“你去叫他們不要吸菸”,而我的眼神里一定也傳達着同樣的哀求。忍無可忍時,我坐了起來,指着“禁止吸菸”的牌子說:“司機大哥,不是說不可以抽菸嗎?” 跟班望了我一下,什麼也沒說,繼續抽。這時,真雲發飆了,她用她的北京腔大聲地說:“車上有老人、有小孩,你們怎麼可以抽菸?” 跟班望了望她,回一句:“你睡覺去吧!” 隔天早上,抵達敦煌後,我們身上散發著一股濃濃的菸味,不知情的人還以為我們是無可救藥的菸民呢!

從敦煌回蘭州,我們同樣遇上買不到卧鋪的問題。我們真的不想吸二手煙了,於是坐了17小時的夜車,硬座。抵達蘭州後,不誇張,屁股真的扁了,骨頭呢,不誇張,差點散了!

Bigfoottraveller.com l 長征五千五公里,背包游中國的苦與甜
星空下的帳篷。

難忘住宿

除了我和真雲,真雲的一位廣東朋友曉曉也一同隨行。我們住的都是三人的標間(有衛生間的)。敦煌有個鳴沙山非常有名,一般遊客都喜歡騎駱駝到鳴沙山去,然後在沙漠里過一夜。千里迢迢來到敦煌,我們也想體驗在沙漠看日落、過夜的滋味,於是選擇坐四輪驅動車到沙漠里去。鳴沙山真是好玩。導遊查理和李師傅帶我們走上高高的沙丘看日落。太陽落下後,我們一屁股坐在沙丘上,以騎馬的動作用屁股將沙往下推。李師傅突然大喊一聲:“停!”然後說:“聽!”如貝斯般低沉的聲音這時在耳際嗡嗡響起。難怪這叫鳴沙山!大伙兒樂極了,又來幾輪“騎馬”為了聽那來歷不明的沙鳴聲。

下山後,李師傅和查理搭了帳篷、起了火,我們圍在火邊吃杯麵、聽李師傅唱歌、聊天。夜再深的一點的時候,星星都出來了。滿天的星星,一閃一閃的,我和真雲躺在沙上,不捨得把眼睛閉上。

Bigfoottraveller.com l 長征五千五公里,背包游中國的苦與甜
早上,沙漠的景色更是迷人。

露宿沙漠

早上5.50am,我從睡夢中醒過來,發現沙漠里的天空原來沒有魚肚白這回事。太陽還未升起,天空是一大片漂亮的淺藍色。我躺在沙子上,身子在睡袋裡,突然笑了。昨晚我竟然睡在星空下,真是太不可思議了,連我自己都覺得我和真雲一起變瘋了!

回想,這是一段多麼奇特的一個經驗。昨晚,我把圍巾鋪在沙子上,然後鑽進睡袋裡。看着天上數不盡的星星,沙漠里一片寂靜,涼風輕撫肌膚,這種安詳讓人覺得舒服極了。不冷,我什麼時候睡了過去我也不知道,半夜醒來兩次,轉過身子又睡了過去,在這樣一個神奇的空間里,誰去管時間了?

難忘的還有真雲墮馬事件和我和一班藏族小朋友的際遇。當然,那是另一個故事,會在接下來的兩個星期和大家分享。

敦煌視頻

長征五千五公里,背包游中國的苦與甜
長征五千五公里,背包游中國的苦與甜
長征五千五公里,背包游中國的苦與甜
長征五千五公里,背包游中國的苦與甜
長征五千五公里,背包游中國的苦與甜
長征五千五公里,背包游中國的苦與甜
長征五千五公里,背包游中國的苦與甜
長征五千五公里,背包游中國的苦與甜
長征五千五公里,背包游中國的苦與甜
長征五千五公里,背包游中國的苦與甜
長征五千五公里,背包游中國的苦與甜
長征五千五公里,背包游中國的苦與甜
長征五千五公里,背包游中國的苦與甜
長征五千五公里,背包游中國的苦與甜
長征五千五公里,背包游中國的苦與甜
長征五千五公里,背包游中國的苦與甜
長征五千五公里,背包游中國的苦與甜
長征五千五公里,背包游中國的苦與甜
長征五千五公里,背包游中國的苦與甜
長征五千五公里,背包游中國的苦與甜
長征五千五公里,背包游中國的苦與甜
長征五千五公里,背包游中國的苦與甜
長征五千五公里,背包游中國的苦與甜
長征五千五公里,背包游中國的苦與甜

mm

林道錦(DK)

夢想家,數字遊民,身在新加坡,心向世界。《大腳印》創辦人。理想的生活里有一架筆記本電腦和不斷切換的景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