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我们围在火边吃杯面、听李师傅唱歌、聊天。夜再深的一点的时候,星星都出来了。满天的星星,一闪一闪的,我和真云躺在沙上,不舍得把眼睛闭上。

中国,22天,西安-兰州-夏河-郎木寺-兰州-敦煌-西海-循化-西宁-西安,走了约5500公里,背包。

我本来就不是一个背包客,你应该也知道。严格来说,这是我第二次背包旅行。第一次背包旅行是三年前的事了。那是在真云出发前往德国念书之前,我们去了缅甸。出发之前,身边的朋友听说我要去缅甸背包旅行,纷纷跌破了眼镜。自己“娇生惯养”有洁癖,不是背包旅行的料子,朋友看在眼里,我亦有自知之明。缅甸后,我似乎过了关,背包客娘娘真云亦对我另眼相看,我因为推翻了“由奢入俭难”的说法,而沾沾自喜了许久。

这趟去中国,一去就是三个星期,对我来说,这应该是另一个层次了。这绝对是一段难忘的旅程。我们住青年旅社、搭公交、处处讨价还价,这过程我不能说我乐在其中,但是我们去的地方几乎都得长途跋涉,除了搭公交,似乎也没有其它的办法了。除了公共厕所,一切都在我的容忍范围之内。这趟旅程有太多难忘的回忆,现在回想自己吃过的那些苦头,也熬了过来,嘴角依旧会微微上扬,因为我为自己感到骄傲。

Bigfoottraveller.com l 长征五千五公里,背包游中国的苦与甜
夜夜漫长,这一夜难过啊!(照片由Haan提供)

难忘交通

中国人多,售票处皆人山人海的,因此买票是一大挑战。短距离(3至4小时)的路程,我们都搭巴士,巴士都舒服干净,所以不是问题,要命的长途火车。从西安到兰州,9个小时的车程,硬座,由于是白天的班次,因此也不是问题。上车后,为了能坐在一起,我们用“美色”和热情怂恿别人和我们换位子,得逞后我们就一路玩牌,吃吃喝喝,9个小时很快就过了。

从兰州前往敦煌的火车是夜车,我们买不到卧铺,只剩站票,17个小时啊,与其承受折磨,还不如跳车自尽算了?于是,我们选择乘搭卧铺巴士。真云一直反对,说卧铺巴士臭死了。鞋臭、袜臭、加上菸臭,要我考虑清楚,可是也别无他法了。午后4点,我们上了巴士,我把香水带在身上,在枕头两边喷一喷。出发后不久,司机和跟班开始抽起菸来。讽刺的是,他们的头上方写着“禁止吸菸”大大的4个字。我和真云对望着,她透过眼神对我说:“你去叫他们不要吸菸”,而我的眼神里一定也传达着同样的哀求。忍无可忍时,我坐了起来,指着“禁止吸菸”的牌子说:“司机大哥,不是说不可以抽菸吗?” 跟班望了我一下,什么也没说,继续抽。这时,真云发飙了,她用她的北京腔大声地说:“车上有老人、有小孩,你们怎么可以抽菸?” 跟班望了望她,回一句:“你睡觉去吧!” 隔天早上,抵达敦煌后,我们身上散发着一股浓浓的菸味,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我们是无可救药的菸民呢!

从敦煌回兰州,我们同样遇上买不到卧铺的问题。我们真的不想吸二手烟了,于是坐了17小时的夜车,硬座。抵达兰州后,不夸张,屁股真的扁了,骨头呢,不夸张,差点散了!

Bigfoottraveller.com l 长征五千五公里,背包游中国的苦与甜
星空下的帐篷。

难忘住宿

除了我和真云,真云的一位广东朋友晓晓也一同随行。我们住的都是三人的标间(有卫生间的)。敦煌有个鸣沙山非常有名,一般游客都喜欢骑骆驼到鸣沙山去,然后在沙漠里过一夜。千里迢迢来到敦煌,我们也想体验在沙漠看日落、过夜的滋味,于是选择坐四轮驱动车到沙漠里去。鸣沙山真是好玩。导游查理和李师傅带我们走上高高的沙丘看日落。太阳落下后,我们一屁股坐在沙丘上,以骑马的动作用屁股将沙往下推。李师傅突然大喊一声:“停!”然后说:“听!”如贝斯般低沉的声音这时在耳际嗡嗡响起。难怪这叫鸣沙山!大伙儿乐极了,又来几轮“骑马”为了听那来历不明的沙鸣声。

下山后,李师傅和查理搭了帐篷、起了火,我们围在火边吃杯面、听李师傅唱歌、聊天。夜再深的一点的时候,星星都出来了。满天的星星,一闪一闪的,我和真云躺在沙上,不舍得把眼睛闭上。

Bigfoottraveller.com l 长征五千五公里,背包游中国的苦与甜
早上,沙漠的景色更是迷人。

露宿沙漠

早上5.50am,我从睡梦中醒过来,发现沙漠里的天空原来没有鱼肚白这回事。太阳还未升起,天空是一大片漂亮的浅蓝色。我躺在沙子上,身子在睡袋里,突然笑了。昨晚我竟然睡在星空下,真是太不可思议了,连我自己都觉得我和真云一起变疯了!

回想,这是一段多么奇特的一个经验。昨晚,我把围巾铺在沙子上,然后钻进睡袋里。看着天上数不尽的星星,沙漠里一片寂静,凉风轻抚肌肤,这种安详让人觉得舒服极了。不冷,我什么时候睡了过去我也不知道,半夜醒来两次,转过身子又睡了过去,在这样一个神奇的空间里,谁去管时间了?

难忘的还有真云堕马事件和我和一班藏族小朋友的际遇。当然,那是另一个故事,会在接下来的两个星期和大家分享。

敦煌视频

长征五千五公里,背包游中国的苦与甜
长征五千五公里,背包游中国的苦与甜
长征五千五公里,背包游中国的苦与甜
长征五千五公里,背包游中国的苦与甜
长征五千五公里,背包游中国的苦与甜
长征五千五公里,背包游中国的苦与甜
长征五千五公里,背包游中国的苦与甜
长征五千五公里,背包游中国的苦与甜
长征五千五公里,背包游中国的苦与甜
长征五千五公里,背包游中国的苦与甜
长征五千五公里,背包游中国的苦与甜
长征五千五公里,背包游中国的苦与甜
长征五千五公里,背包游中国的苦与甜
长征五千五公里,背包游中国的苦与甜
长征五千五公里,背包游中国的苦与甜
长征五千五公里,背包游中国的苦与甜
长征五千五公里,背包游中国的苦与甜
长征五千五公里,背包游中国的苦与甜
长征五千五公里,背包游中国的苦与甜
长征五千五公里,背包游中国的苦与甜
长征五千五公里,背包游中国的苦与甜
长征五千五公里,背包游中国的苦与甜
长征五千五公里,背包游中国的苦与甜
长征五千五公里,背包游中国的苦与甜

mm

林道锦(DK)

梦想家,数字游民,身在新加坡,心向世界。《大脚印》创办人。理想的生活里有一架笔记本电脑和不断切换的景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