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DK 告诉他的 pilates 老师关于我堕马后司机给我吃仙丹的事。老师说真的有喇嘛在卖仙丹的,而仙丹就是喇嘛的大便!天啊,我只是祈祷我吃下的那一大颗仙丹不是大便,否则我怎么出来行走江湖啊!吃过喇嘛大便的林真云,我不要!

我和朋友(DK 与4年前在泸沽湖认识的来自广东的女子晓晓)去夏河之前就一直想着要去大草原了。原本我们想要骑脚踏车去,因为桑科草原距离夏河的拉卜楞只有13公里,可是脚踏车的租金要50元,而搭德士到那里只要20元(一辆车),所以最后我们还是决定搭车到那里。

我们的德士司机建议我们到藏族的家里租马走大草原,然后再在那里吃传统的藏族食物。我们三人并没有想要骑马,可是抵达大草原后觉得骑马可能是走看大草原的最好方式,最后我们决定骑马。我们三人都不会骑马,DK 之前有骑马的经验,而我和晓晓则没有。

刚开始的时候我们有点紧张,可是骑着骑着就觉得还好。我们的马匹都非常温驯,况且我们其实并没有真的在骑马,只是坐在马背上而已。我们说说笑笑,一路上非常轻松。马匹们偶尔不太听话停下来吃草,除此以外都还真的非常让人放心。

Bigfoottraveller.com l 在中国桑科草原学林志玲堕马
桑科草原的藏族的家。简陋,可是就是看起来很扎实的样子。

马的名字叫马

我的马名叫 CaRee(当然,那是藏族的名字。我并不知道它的意思。起初我们以为它叫 CaLi,叫了大概半个小时,那个当我们的导游的小伙子最后终究还是忍不住了纠正我们。说它不叫 CaLi,而是 CaRee。)晓晓问 DK 的马匹叫什么名字,他说大姨告诉他它叫“马”,而晓晓的那匹则叫做阿大。我们后来才搞清楚原来他们的马都没有名字。大(Da)在藏语的意思就是马。CaRee 是他们家里比较有感情的马匹,所以才有名字。

一路上,CaRee 都表现得非常好。DK 的马匹上路不到20分钟就拉屎,晓晓的在不久后也跟着拉屎。在拉屎前还大大的放了好几个很响亮的屁,笑得我们几乎从马背上摔下来。马的大便都是好大一坨,看起来非常恐怖。我紧贴在它们后头看得有点害怕,怕马粪掉在我的鞋子上。

我们骑了快一个小时后,小伙子把我们放在一片大草原上,叫我们走到山坡上看桑科草原的全景。因为海拔还蛮高的关系,我们慢慢地走上去,不时停下脚步喘气。虽然天气有点不太好,可是看到的景色还是非常漂亮的。我们三人在大草原上拍照拍得疯了,竟然耗上近乎45分钟。离开大草原我们继续骑马前进大概15分钟后就转头回去了。

Bigfoottraveller.com l 在中国桑科草原学林志玲堕马
我们的小导游。只有17岁,可是都成婚了。

旱獭吓着马儿

转头回去不一会儿竟然开始下起雨来,一路上也没能拍照。在那一路上我们看到很多旱獭,有大有小。突然间,我听到晓晓大喊一声:“啊!”,在那同时,我的 CaRee 像是发了疯似的向旁边的小丘奔去,而我失去平衡,从马背上重重地摔了下来。我记得非常清楚,我是从马的右边摔下去的。我的左脚先被甩出去,然后我在空中翻了个身,屁股先着地,然后头跟着“砰”地一声着地。堕马后我还是非常清醒的。我记得自己望向左边看 CaRee 到底在哪里,我怕它继续发疯往我身上踩。我看到它静静地站在左边的篱笆墙旁,我就放心了。在放心的同时就意识到自己的身体有多痛了。

在中国桑科草原学林志玲堕马
小伙子把我们放在一片大草原上,叫我们走到山坡上看桑科草原的全景。

堕马后动弹不得

我以同样的姿态趴在地上。小伙子过来要扶我起来,我连忙说不。DK 在离我不到10米的地方直喊“别动!别动!”,而我其实也真的动不了。他后来告诉我他看到我在慢慢坐起来的时候,右手在背后不能动,以为我的手臂脱臼了。我坐起来后,开始检查自己是否有伤口。我只知道我全身上下都痛,可是最痛的地方是臀部与背脊交接的地方,再来就是后脑勺。

非常幸运的是,我堕马的地方的泥土不太硬,也没有石头。而我也没有骨折或是脱臼,只是浑身是痛。我坐在地上大概5分钟。起初大概是惊吓过度,所以也哭不出来。当朋友们下马走过来的时候,我才掩脸哭泣。哭是因为怕也因为吓到。(回到旅馆后,DK 问我堕马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是什么,我想了想就告诉他说我想到了林志玲的堕马事件,所以我在坠地的时候才会赶快看 CaRee 到底有没有发疯向我跑来。我可不想学林志玲那样被马匹往胸腔踢,虽然我的胸部是真材实料的!)

堕马、流泪后,我还是得再次上马慢慢“走”回去。刚开始的时候并没有觉得太害怕,因为身上的痛让我分神。可是后来要回到小伙子家里的时候,遇到另一群来骑马的游客,他们骑的马好不听使唤,游客嚷着要换马,我觉得 CaRee 好像有点不耐烦了,在原地一直转来转去,害怕的感觉一下子涌上来。回到藏民的家里,大姨拿了青稞酒在我的背部与臀部(上部)擦。她以为我害怕在哭,其实我是因为痛。

在中国桑科草原学林志玲堕马
我们爬上草原,拍了这张“暸望大草原”的照片,却不知道等一下会发生堕马事件。

司机逼我吃“仙丹”

我们乘坐同一个司机的车回去。他知道我堕马后,就从车里拿了一颗“仙丹”说那是治百病的药,就是一颗看起来好像从济公的胳肢窝搓出来的仙丹一样。我向晓晓打眼色说我不要吃,她用广东话叫我假装一下就好。结果好心的司机先生把“仙丹”粘碎,还亲自喂我吃仙丹呢。我怎么也逃不过了,只好一口把它吞下去。至于有没有效,我真的说不来,反正就还是痛。后来,DK 告诉他的 pilates 老师关于我堕马后司机给我吃仙丹的事。老师说真的有喇嘛在卖仙丹的,而仙丹就是喇嘛的大便!天啊,我只是祈祷我吃下的那一大颗仙丹不是大便,否则我怎么出来行走江湖啊!吃过喇嘛大便的林真云,我不要!

下午,我留在旅馆休息。贴心的 DK 到药店买了云南白药膏帖回来给我用。晓晓帮我在腰际间贴了一片,功效非常好。

堕马啊,真的让我的身体受罪。可是就像我们之前在兰州遇到的一位德士司机说的那样:人生啊,为的只不过是不同的经历。堕马、吃“仙丹”(大便),还真是个毕生难忘的经历啊!

在中国桑科草原学林志玲堕马
在中国桑科草原学林志玲堕马
在中国桑科草原学林志玲堕马
在中国桑科草原学林志玲堕马
在中国桑科草原学林志玲堕马
在中国桑科草原学林志玲堕马
在中国桑科草原学林志玲堕马
在中国桑科草原学林志玲堕马
在中国桑科草原学林志玲堕马
在中国桑科草原学林志玲堕马
在中国桑科草原学林志玲堕马
在中国桑科草原学林志玲堕马
在中国桑科草原学林志玲堕马
在中国桑科草原学林志玲堕马
在中国桑科草原学林志玲堕马
在中国桑科草原学林志玲堕马
在中国桑科草原学林志玲堕马
在中国桑科草原学林志玲堕马
在中国桑科草原学林志玲堕马
在中国桑科草原学林志玲堕马
在中国桑科草原学林志玲堕马
在中国桑科草原学林志玲堕马
在中国桑科草原学林志玲堕马
在中国桑科草原学林志玲堕马

mm

林真云

16岁那年因为三毛,所以有了流浪的梦。18岁那年自己一个人到泰南,从此踏上背包旅行这条不归路。曾经旅居英国、纽西兰、德国。游走了40个国家,后来在丹麦念书。毕业后留在丹麦当人类灵魂工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