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可以跟好朋友一起去旅行,我雖然心裡是滿心期待,可是也是有一點點擔心。我一直提醒自己要懂得忍讓與寬容。這次的旅行不是三、四天的事,而是三個星期。我擔心這次在旅行後,我們有可能就不再是交心的朋友。

與朋友一起旅行總是讓人期待又有一些小擔心。因為是學生的關係(而且我可以算是經驗老道的背包客),所以我的預算不多,希望能省則省。我很早就給 DK 做心理建設,讓他開始習慣。當然,要一起旅行還是要互相遷就的。他略略告訴我他的基本要求,那就是住的旅館一定要附廁所,這點我也還可以接受,因為基本上如果有兩、三個人一起旅行的話,住標間(附廁所)其實也不會比住多人間貴太多。另外,他說晚上11點之後如果我和嘵嘵(來自廣州的旅伴)要聊天的話,就得到外面去,這也不是問題。因為累的關係,旅途中我們幾乎每晚都很早關燈睡覺。我們計劃要走的地方距離很遠,因此也聊到搭飛機還是火車的可能性。

我不知道 DK 有沒有擔心,可是我真的有點戰戰兢兢。可以跟好朋友一起去旅行,我雖然心裡是滿心期待,可是也是有一點點擔心。我一直提醒自己要懂得忍讓與寬容。這次的旅行不是三、四天的事,而是三個星期。我擔心這次在旅行後,我們有可能就不再是交心的朋友。

Bigfoottraveller.com l 長征中國五千五公里後,我們還是朋友嗎?
西安小皮院,這是旅程的第二天。

第二天就鬧不爽

我們長途跋涉(凌晨兩點的飛機,然後在昆明轉機),抵達西安的旅館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一點了。當晚,我們10點就上床睡覺了,大家都累了。由於隔天我們要去看兵馬俑,DK 調好了鬧鐘說他早上先梳洗,然後再叫我們起床。隔天早上,我隱約聽到鬧鐘,然後DK走進廁所。再接下來,我聽Adele的“Set fire to the rain”從窗口的方向傳來。我納悶到底是誰這麼早就把音樂開得那麼大聲。我越聽就越生氣,可是後來發現原來音樂是從 DK 的床鋪傳來的。我下床拿起的他的手機,想要關掉,可是發現需要密碼。於是我生氣地把手機丟到他的枕頭底下。

他從廁所出來後,我問他為什麼開音樂來吵醒我們,他很無辜地說:“我只是想要讓你們 wake up slowly to the music。你不覺得這樣很浪漫嗎?” 我表面上無言,可是心裡真的就是在瘋狂地咒罵他。我真的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麼!(後來發現他想利用音樂掩蓋他在上廁所時發出令他難堪的聲音。)

Bigfoottraveller.com l 長征中國五千五公里後,我們還是朋友嗎?
夏河旅館的窗外景色。

的朋友善於擺布

我的性格是比較大姐頭的,而且一直都是自己一個人背包旅行,所以我很懂得保護自己與為自己爭取權利等。我認識我的朋友那麼久,我知道如果有需要的話,我會是那個站出來罵人、爭取的人。DK 是一個很聰明的人,他每次在巴士或火車上聞到煙味的時候,他不會直接叫我去教訓別人,他會用手或圍巾捂住鼻子,說有煙味,然後到處探視煙味從哪裡來。探視到“軍情”的時候,他就會生氣地跟我說:“你看,那個人在那邊抽煙!” 我就會很自然地忍不住去“教訓”那個人。所以噢,DK 了解我,也很懂得“擺布”我,你看他那麼輕易就得逞了!

在旅途中,我常常提醒他不要埋怨或 complain。每次他開始埋怨的時候,我就阻止他。我會說這裡是中國,我們在背包旅行,不要諸多要求。可是我自己呢,則是一直在埋怨、投訴。我想他並沒有發覺到這一點。

長征中國五千五公里後,我們還是朋友嗎?(爆料篇)
在天空翱翔的禿鷹,英姿非凡讓人生畏

我的朋友把我當盾

在郎木寺的時候我們決定去看天葬。郎木寺在四川、甘肅交界的甘南藏族自治區碌曲的一個小鎮,非常美麗。我們這次去不成西藏,也在那裡感覺到西藏的氣息了。我們在進入郎木寺(那個寺廟也叫郎木寺)前就知道當天沒有天葬了,可是還是決定走到天葬台去看看。抵達後我們在天葬台附近溜達(因為沒有看到天葬台),拍拍照片。後來無意間發現遠處的小山丘上有許多禿鷹一字排開地站在那,有大有小,看了讓我們有點心驚膽戰。後來我們繞到另一邊,看到不遠處有幾隻禿鷹,於是就往它們靠近。

我們走近了,才發現那是天葬台的所在處,也看到一些骨頭、刀與斧頭。那幾隻禿鷹非常兇猛,慢慢、慢慢地往外我們這裡靠近。剛開始的時候,還有一小群遊客,所以我們仗着人多也就沒有這麼害怕。一直到一個發瘋的男子(別誤會,不是DK)因為要拍它們展翅飛翔的英姿而作勢趕它們,我們才趕快離禿鷹遠一些。那些遊客離開後,我們再次靠近拍照。

漸漸地,我和曉曉都發現禿鷹們已經不太耐煩,越發兇猛。於是我警惕我親愛的友人,他着迷得發了瘋似的繼續拍。最後我嚴厲吩咐他跟我離開,他才猛然往後退兩步(他原本站在我前頭),站到我後面,左手稍用力地在我的肩上搭着,說:“它們應該不會咬人啦!”(雖然他是這麼說,可是他的舉動表示只要有任何風吹草動,就要把我往禿鷹們推,然後自己加速落跑。)

Bigfoottraveller.com l 長征中國五千五公里後,我們還是朋友嗎?
在中國旅行的三個星期,他讓我看到一個美麗的朋友。我要謝謝他這麼大方的包容,它讓我想要以更大的包容來包容我親愛的朋友們。

在傷口上撒鹽

有一件事真的讓我覺得他究竟是不是人!我墮馬後的那個下午一直躺在床上。上床、下床都是一件痛苦的事情。傍晚,他看到我依舊賴在床上,突然說了一句這樣的話:“阿冬(他都這樣喚我),(然後很認真地看真我),你這樣一直躺在床上也不是辦法啊!” 我當下真的流下淚來(心裡當然是交叉交叉交叉他!),慢慢拖着全身都還是很痛的身體起身上廁所,然後順便把他臭罵一頓!

不過,DK 還是有很多貼心的地方。墮馬後我行動不太方便,他幫我洗鞋子和襪子,除了背自己的背包,還替我背我的。有一天早上我們準備離開旅館前往車站搭車,下着雨呢,他一個人在德士與旅館來回走了三趟,搬我們的行李,結果扭傷腳踝(當然,他後來就一直誇自己有多麼好!)。

雖然如此,這個旅行還是非常完美地結束。在中國旅行的三個星期,他讓我看到一個美麗的朋友。我要謝謝他這麼大方的包容,他讓我想要以更大的包容來包容我親愛的朋友們。(哎呀,都是要假仙講一些好的啦,要不然有人要派殺手暗殺我了!)

寫到這裡,我幾乎可以聽見 DK 在大聲地對我說:“阿冬,你這樣一直跟別人說我的壞話也不是辦法啊!”

長征中國五千五公里後,我們還是朋友嗎?(爆料篇)
長征中國五千五公里後,我們還是朋友嗎?(爆料篇)
長征中國五千五公里後,我們還是朋友嗎?(爆料篇)
長征中國五千五公里後,我們還是朋友嗎?(爆料篇)
長征中國五千五公里後,我們還是朋友嗎?(爆料篇)
長征中國五千五公里後,我們還是朋友嗎?(爆料篇)
長征中國五千五公里後,我們還是朋友嗎?(爆料篇)
長征中國五千五公里後,我們還是朋友嗎?(爆料篇)
長征中國五千五公里後,我們還是朋友嗎?(爆料篇)
長征中國五千五公里後,我們還是朋友嗎?(爆料篇)
長征中國五千五公里後,我們還是朋友嗎?(爆料篇)
長征中國五千五公里後,我們還是朋友嗎?(爆料篇)
長征中國五千五公里後,我們還是朋友嗎?(爆料篇)
長征中國五千五公里後,我們還是朋友嗎?(爆料篇)
長征中國五千五公里後,我們還是朋友嗎?(爆料篇)
長征中國五千五公里後,我們還是朋友嗎?(爆料篇)
長征中國五千五公里後,我們還是朋友嗎?(爆料篇)
長征中國五千五公里後,我們還是朋友嗎?(爆料篇)
長征中國五千五公里後,我們還是朋友嗎?(爆料篇)
長征中國五千五公里後,我們還是朋友嗎?(爆料篇)
長征中國五千五公里後,我們還是朋友嗎?(爆料篇)
長征中國五千五公里後,我們還是朋友嗎?(爆料篇)
長征中國五千五公里後,我們還是朋友嗎?(爆料篇)
長征中國五千五公里後,我們還是朋友嗎?(爆料篇)

mm

林真雲

16歲那年因為三毛,所以有了流浪的夢。18歲那年自己一個人到泰南,從此踏上背包旅行這條不歸路。曾經旅居英國、紐西蘭、德國。遊走了40個國家,後來在丹麥念書。畢業後留在丹麥當人類靈魂工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