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就在那電光石火之間,我知道我做錯了。盤子里的小章魚被切成小塊,靈魂早就升天了,可是觸鬚卻不停地在蠕動着,實像一堆灰白色的蚯蚓,在盤子里垂死掙扎,想用生命最後一分力量依偎着什麼。

上帝啊,請饒恕我。

是這樣的。

我向友人建議:“嘿,明天我們去魚市場!”

友人沒意見,點點頭就說:“好啊!”

我心裡得意的很,惡作劇的念頭在腦子裡打轉着,看我明天怎樣整你。

那是一個美麗的春天。我原打算到首爾賞櫻,卻來遲了一個星期。走在已有百年樹齡的櫻花樹下的時候,嫩綠的葉子已長出來,而櫻花都已經落在地上了。其實也挺美麗的。步道像鋪上了粉紅色的地毯,黑色粗壯的樹榦上點綴着青翠欲滴的葉子,行人沒有幾個(上個星期應該是人山人海吧),都在享受熙來攘往後的寧靜和悠閑呢。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在首爾殺了章先生
腳下儘是花瓣。

熱鬧的魚市場

去鷺梁津魚市場(Noryangjin Seafood Market)的那個早上,天氣極好,天空沒有一點渣滓,藍得充滿希望。我們乘搭地鐵抵達 Noryangjin 車站,一出站就聞到鹹魚的味道。我們頓然覺得奇怪,我們要去是鮮海產市場,怎麼空氣里卻瀰漫著鹹魚的味道?繞轉了一會兒後,我終於看到一個寫着“水產市場”的小牌子,就跟着指示牌指的方向走去。鹹魚的味道漸漸遠去,抵達魚市場的二樓時往下看,發現這魚市場還真大!黃色的照明燈排得整整齊齊的,新鮮的海產亦整整齊齊地排放着,色彩繽紛,充滿生氣。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在首爾殺了章先生
鷺梁津魚市場。熱情的大媽拿起大螃蟹讓我拍照。

賣海產的幾乎都是大媽。有的在偷懶睡覺,有的愛理不理的(大概真正的顧客老早就走了吧),有的可熱情了!那些熱情的(大概早上的生意不好吧),攤子當然門庭若市。大媽嘴裡嘰哩咕嚕喊個不停,聲音清亮,大概就是說她家的海產有多肥美多新鮮之類的吧。笑容可是滿面的。看我拿着相機,還拿起大螃蟹讓我拍照呢。

魚類貝殼類海參章魚,奇形怪狀的海產可多了。我問友人:“想吃什麼?” 友人說:“隨便。” 果然不出我所料,正中下懷。我選了兩顆鮑魚、兩顆海膽、一把不知明海螺,趁友人不注意的時候,加數只小章魚,心裡暗喜。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在首爾殺了章先生
鷺梁津魚市場二樓的餐廳。幽暗的走廊,像不像紅燈區?

罪過罪過

付了錢,提着塑膠袋移步到樓上的一家餐廳。友人席地而坐,我到櫃檯把海產交給老闆娘。鮑魚生吃、海膽撈飯、海螺炭烤、小章魚呢,當然是生吃。服務生可勤快了,小菜一下子就送來了。“主菜”上桌的時候,友人看着還在盤子里蠕動的小章魚時,張大了眼,跟着咒罵了一頓!我倒是樂壞了,說:“這是老闆娘送你吃的!”

語畢,就在那電光石火之間,我知道我做錯了。

盤子里的小章魚被切成小塊,靈魂早就升天了,可是觸鬚卻不停地在蠕動着,實像一堆灰白色的蚯蚓,在盤子里垂死掙扎,想用生命最後一分力量依偎着什麼。這“特色菜”,我早知道打死我我都不會吃的,卻為了惡作劇而白白犧牲數只小章魚的命。我幾乎什麼都吃,生魚片更是我最愛吃的食物之一。只是,這次為了好玩下了殺戒,得逞後卻不給食物應有的尊重,倒是“血淋淋”地認識了自己。

隔壁來了兩個台灣人,我們借花獻佛,把小章魚送給他們,邊送邊說:“好吃,好吃,你們一定要試試”,為免除心理那份愧疚。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在首爾殺了章先生
以為我是韓國人的大媽。她是華僑。

廣藏市場饕客天堂

帶着那天的教訓來到廣藏市場(Gwangjang Market)找吃。饕客如果沒去廣藏市場就損失大了。

廣藏市場是韓國國內規模最大的市場,據說市場的歷史可追溯到1904年,而內部的小吃市場也有過四十年的歷史了。去了,會覺得如果像牛一樣有四個胃就好了。那高高、弧形的透明屋頂倒是和米蘭的艾曼紐二世購物中心(Galleria Vittorio Emmanuelle II)有幾分相似,只是到這來口袋裡不必裝滿鈔票,信用卡也派不上用場。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在首爾殺了章先生
這簡直就是藝術品!

美食市場是整整齊齊的,走道兩邊就是琳琅滿目的美食檔口,一目了然。食客坐在檔口前的木長凳上,一手捧碗一手握着筷子就把美食往嘴裡送。也不必太在意儀態。泡菜啦、海產啦、香腸啦、辣炒年糕啦、烤肉啦、紫菜包飯啦、水餃啦、煎餅啦、豬蹄啦、血腸啦,一樣吃一點就得吃撐了肚皮。

我要吃煎餅。光顧了一個看起來親切和藹的大媽,還未坐下大媽就嘰哩咕嚕跟我說個不停。我搖搖頭,微笑說:“me,no Korean。”大媽張大了眼一副難以相信的樣子。“Japanese?” 大媽問,我搖搖頭。“Chinese?” 我點點頭,笑笑。“想吃什麼?” 大媽問,字正腔圓的中文吔,這回倒是我張大了眼。原來大媽是韓國華僑,我們倒像在認親。隔壁來了個韓國女生,看我吃得津津有味,看着我靦腆地笑。寒暄了兩句,原來是在釜山工作的首爾人。後來我們竟然交換起食物來,她點的豬蹄可美味了!

這一頓,我倒是吃得心安理得。

首爾視頻

我在首爾殺了章先生
我在首爾殺了章先生
我在首爾殺了章先生
我在首爾殺了章先生
我在首爾殺了章先生
我在首爾殺了章先生
我在首爾殺了章先生
我在首爾殺了章先生
我在首爾殺了章先生
我在首爾殺了章先生
我在首爾殺了章先生
我在首爾殺了章先生
我在首爾殺了章先生
我在首爾殺了章先生
我在首爾殺了章先生
我在首爾殺了章先生
我在首爾殺了章先生
我在首爾殺了章先生
我在首爾殺了章先生
我在首爾殺了章先生
我在首爾殺了章先生
我在首爾殺了章先生
我在首爾殺了章先生
我在首爾殺了章先生

mm

林道錦(DK)

夢想家,數字遊民,身在新加坡,心向世界。《大腳印》創辦人。理想的生活里有一架筆記本電腦和不斷切換的景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