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就在那电光石火之间,我知道我做错了。盘子里的小章鱼被切成小块,灵魂早就升天了,可是触须却不停地在蠕动着,实像一堆灰白色的蚯蚓,在盘子里垂死挣扎,想用生命最后一分力量依偎着什么。

上帝啊,请饶恕我。

是这样的。

我向友人建议:“嘿,明天我们去鱼市场!”

友人没意见,点点头就说:“好啊!”

我心里得意的很,恶作剧的念头在脑子里打转着,看我明天怎样整你。

那是一个美丽的春天。我原打算到首尔赏樱,却来迟了一个星期。走在已有百年树龄的樱花树下的时候,嫩绿的叶子已长出来,而樱花都已经落在地上了。其实也挺美丽的。步道像铺上了粉红色的地毯,黑色粗壮的树干上点缀着青翠欲滴的叶子,行人没有几个(上个星期应该是人山人海吧),都在享受熙来攘往后的宁静和悠闲呢。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在首尔杀了章先生
脚下尽是花瓣。

热闹的鱼市场

去鹭梁津鱼市场(Noryangjin Seafood Market)的那个早上,天气极好,天空没有一点渣滓,蓝得充满希望。我们乘搭地铁抵达 Noryangjin 车站,一出站就闻到咸鱼的味道。我们顿然觉得奇怪,我们要去是鲜海产市场,怎么空气里却弥漫着咸鱼的味道?绕转了一会儿后,我终于看到一个写着“水产市场”的小牌子,就跟着指示牌指的方向走去。咸鱼的味道渐渐远去,抵达鱼市场的二楼时往下看,发现这鱼市场还真大!黄色的照明灯排得整整齐齐的,新鲜的海产亦整整齐齐地排放着,色彩缤纷,充满生气。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在首尔杀了章先生
鹭梁津鱼市场。热情的大妈拿起大螃蟹让我拍照。

卖海产的几乎都是大妈。有的在偷懒睡觉,有的爱理不理的(大概真正的顾客老早就走了吧),有的可热情了!那些热情的(大概早上的生意不好吧),摊子当然门庭若市。大妈嘴里叽哩咕噜喊个不停,声音清亮,大概就是说她家的海产有多肥美多新鲜之类的吧。笑容可是满面的。看我拿着相机,还拿起大螃蟹让我拍照呢。

鱼类贝壳类海参章鱼,奇形怪状的海产可多了。我问友人:“想吃什么?” 友人说:“随便。” 果然不出我所料,正中下怀。我选了两颗鲍鱼、两颗海胆、一把不知明海螺,趁友人不注意的时候,加数只小章鱼,心里暗喜。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在首尔杀了章先生
鹭梁津鱼市场二楼的餐厅。幽暗的走廊,像不像红灯区?

罪过罪过

付了钱,提着塑胶袋移步到楼上的一家餐厅。友人席地而坐,我到柜台把海产交给老板娘。鲍鱼生吃、海胆捞饭、海螺炭烤、小章鱼呢,当然是生吃。服务生可勤快了,小菜一下子就送来了。“主菜”上桌的时候,友人看着还在盘子里蠕动的小章鱼时,张大了眼,跟着咒骂了一顿!我倒是乐坏了,说:“这是老板娘送你吃的!”

语毕,就在那电光石火之间,我知道我做错了。

盘子里的小章鱼被切成小块,灵魂早就升天了,可是触须却不停地在蠕动着,实像一堆灰白色的蚯蚓,在盘子里垂死挣扎,想用生命最后一分力量依偎着什么。这“特色菜”,我早知道打死我我都不会吃的,却为了恶作剧而白白牺牲数只小章鱼的命。我几乎什么都吃,生鱼片更是我最爱吃的食物之一。只是,这次为了好玩下了杀戒,得逞后却不给食物应有的尊重,倒是“血淋淋”地认识了自己。

隔壁来了两个台湾人,我们借花献佛,把小章鱼送给他们,边送边说:“好吃,好吃,你们一定要试试”,为免除心理那份愧疚。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在首尔杀了章先生
以为我是韩国人的大妈。她是华侨。

广藏市场饕客天堂

带着那天的教训来到广藏市场(Gwangjang Market)找吃。饕客如果没去广藏市场就损失大了。

广藏市场是韩国国内规模最大的市场,据说市场的历史可追溯到1904年,而内部的小吃市场也有过四十年的历史了。去了,会觉得如果像牛一样有四个胃就好了。那高高、弧形的透明屋顶倒是和米兰的艾曼纽二世购物中心(Galleria Vittorio Emmanuelle II)有几分相似,只是到这来口袋里不必装满钞票,信用卡也派不上用场。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在首尔杀了章先生
这简直就是艺术品!

美食市场是整整齐齐的,走道两边就是琳琅满目的美食档口,一目了然。食客坐在档口前的木长凳上,一手捧碗一手握着筷子就把美食往嘴里送。也不必太在意仪态。泡菜啦、海产啦、香肠啦、辣炒年糕啦、烤肉啦、紫菜包饭啦、水饺啦、煎饼啦、猪蹄啦、血肠啦,一样吃一点就得吃撑了肚皮。

我要吃煎饼。光顾了一个看起来亲切和蔼的大妈,还未坐下大妈就叽哩咕噜跟我说个不停。我摇摇头,微笑说:“me,no Korean。”大妈张大了眼一副难以相信的样子。“Japanese?” 大妈问,我摇摇头。“Chinese?” 我点点头,笑笑。“想吃什么?” 大妈问,字正腔圆的中文吔,这回倒是我张大了眼。原来大妈是韩国华侨,我们倒像在认亲。隔壁来了个韩国女生,看我吃得津津有味,看着我腼腆地笑。寒暄了两句,原来是在釜山工作的首尔人。后来我们竟然交换起食物来,她点的猪蹄可美味了!

这一顿,我倒是吃得心安理得。

首尔视频

我在首尔杀了章先生
我在首尔杀了章先生
我在首尔杀了章先生
我在首尔杀了章先生
我在首尔杀了章先生
我在首尔杀了章先生
我在首尔杀了章先生
我在首尔杀了章先生
我在首尔杀了章先生
我在首尔杀了章先生
我在首尔杀了章先生
我在首尔杀了章先生
我在首尔杀了章先生
我在首尔杀了章先生
我在首尔杀了章先生
我在首尔杀了章先生
我在首尔杀了章先生
我在首尔杀了章先生
我在首尔杀了章先生
我在首尔杀了章先生
我在首尔杀了章先生
我在首尔杀了章先生
我在首尔杀了章先生
我在首尔杀了章先生

mm

林道锦(DK)

梦想家,数字游民,身在新加坡,心向世界。《大脚印》创办人。理想的生活里有一架笔记本电脑和不断切换的景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