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我乘坐巴士經過阿富汗傳說中的“死亡公路”。十八個小時的路程據說有時會有塔利班的檢查站,若是不幸的話就會沒命。我在巴士上冒充當地人,身穿阿富汗的傳統服裝,並把頭裹住只露出眼睛,裝聾作啞,逃過了一劫。

2012年休學了一年, 打工然後去旅行。在馬來西亞吉隆坡工作的前陣子忙得很開心, 因為想說有錢了就可以像別人一樣走得久久的,去到遠遠的。偶爾連半夜的工作也接了,累到要死。日復一日,銀行戶口裡的數目進展得很慢,離目標還遠着很,於是開始懷疑自己是否太好高騖遠了。

這一趟的窮旅七個月去了八個國家,在柬埔寨住了一晚一美金的宿舍;在泰國為了省下住宿費在沙灘搭帳篷;在尼泊爾的的加德滿都開始當沙發客。後來的路上,在伊朗一個月,在街上遇到熱情的伊朗人請我回他們家吃飯做客,還有一次在不得已的情況下露宿街頭;在阿富汗走了兩個月,在偏遠小鎮挨家挨戶討個住宿,好客的阿富汗人讓我感受深刻;在土耳其的三個城市和沙發客主人品嘗藍色土耳其;在埃及的金字塔許下願望,走過沙漠聽說就能參透快樂。

Bigfoottraveller.com l Chris Jan的八國間隔年之旅
在 EBC 和友人凱明的合照。

靠念力

去年七月份抱着“當你真心渴望一件事情,整個宇宙都會聯合起來幫助你”的心態一個人出發。在柬埔寨、泰國和印度當背包客時,遇到一群同樣是為夢想瘋狂的“激進分子”,呃,我也不賴啊,我這麼想。出遊接近兩個月後,資金嚴重超支的時候,謝謝家人和有一群好朋友的援助,所以我才能繼續我的旅程。在印度特雷莎仁愛之家做義工的那段時間,上吐下瀉了兩個星期,即便如此,為了節省費用我照樣吃街邊的食物,後來我的胃被磨練得吃什麼都不怕,喝什麼都可以。

尼泊爾珠峰的英姿

在尼泊爾挑戰約5300米的EBC(Everest Base Camp),挑戰自己徒步的極限。十一天的山路,對於原本徒步就是慢慢走的自己來說,真的是太超過了。每天背着十公斤的背包走約六小時的山路,看到世界上最華麗的風景。在山上吃一碗熱湯麵,再來一杯熱檸檬就真的是極爽。

Bigfoottraveller.com l Chris Jan的八國間隔年之旅
阿富汗喀布爾售賣各式的鳥類市場。

在伊朗透過閱讀自我鼓勵

在伊朗的第一天我的相機就被盜偷了,撕心裂肺到欲哭無淚。乖乖地睡覺去,第二天買了一台六十美元的相機頂替。一個人在旅館房間把《牧羊少年奇幻之旅》重新讀一遍自我鼓勵,因為故事裡的主人翁也同我那時一樣面對窘境。之後我遇到的都是熱情優雅的波斯人,大眼睛和深邃的輪廓陪我度過最浪漫的季節。在伊朗,有時當我走在街上,或是在餐館用餐時,會遇到熱情的伊朗人邀我回家吃晚餐。

對阿富汗徹底改觀

遊走阿富汗後,我開始相信世界上有守護天使這個東西,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 kite runner。因為兩年前讀了《追風箏的人》,我決定一定要來這裡一趟。那是一個讓我的心徹底溶化的地方,我領悟了原來情感和愛可以建立得如此深厚。和阿富汗朋友同住的那段時間,他們教會了我擁抱,告訴我“you happy I happy, you no happy I no happy”(你快樂我就快樂,你傷心我就傷心)並不是說說而已,而是在乎一個人最直接的表達。

在這裡旅行我多數時候都是住在當地人住家。起初我因外界媒體所報導的“塔利班”、“恐怖分子”、“綁架外國遊客” 等負面新聞而對這國家抱着很大的戒心。直到有一天我來到一個小鎮,身上僅有三十美元,再加上鎮上沒有提款機,我非得硬着頭皮敲門問當地人是否可以在他們住家留宿。阿富汗人對客人的熱情和愛護令我咋舌,他們把我這外國人當成國王般對待,把我的三餐照顧得極其周到。冬天,他們在客人房內為我準備暖爐,再來三張棉被取暖。卸下過於沉重的防備我們才能看見它的美。

Bigfoottraveller.com l Chris Jan的八國間隔年之旅
我在阿富汗的哥哥 Fardin, 感覺就像親生的一樣, 幸虧有他的幫忙我才順利出境。 他本身是經營服裝店的。

阿富汗友人雪中送炭

因為必須省錢的緣故,我乘坐巴士經過阿富汗傳說中的“死亡公路”。十八個小時的路程據說有時會有塔利班的檢查站,若是不幸的話就會沒命。我在巴士上冒充當地人,身穿阿富汗的傳統服裝,並把頭裹住只露出眼睛,裝聾作啞,逃過了一劫。

由於簽證的問題,我被阿富汗護照局命令二十四個小時內搭飛機出境飛往伊朗。當時機票是三百美元,而我身上只有一百美金。一個認識不久的阿富汗友人立刻給我送上其餘的兩百美金讓我買機票出境。到達伊朗時,我的行李因為安全的緣故仍留在阿富汗。一個星期後,該名阿富汗友人特地安排他的弟弟從阿富汗飛往伊朗,只為給我送行李,第二天又立刻出境。當時我真的愣住了,我真的是太感動了。他們不要求任何回報,只是告訴我:“Chris, you just relax and enjoy. I will help you fix everthing, don’t worry.” 這種朋友之間的信任讓我極為珍惜感恩。謝謝你在我最無助的時候,忙裡抽空來陪我,耐心地聽我說,然後耐心地替我分析,一步一步陪我解決那些那些惱人的事。謝謝你自稱不浪漫,卻做了我這輩子遇過最浪漫最體貼的事。

我認識的阿富汗人

當美國歡呼奧薩馬已被殺死,美國人民開啤酒歡慶時,另一頭的阿富汗人民只想平靜地過生活。媒體的主觀性報導把這片美麗的土地折騰得遍體鱗傷,美國的自導自演讓許多人誤以為塔利班可以有錢到可駕駛飛機去撞紐約的世界貿易塔。在阿富汗巴米揚的鄉村我看見人生中的第一場雪,我在氣候轉冬的季節得到最熱情的招呼,阿富汗友人好到讓我覺得愧對。

Bigfoottraveller.com l Chris Jan的八國間隔年之旅
土耳其聖索非亞大教堂。

在土耳其學生活

在土耳其過冬的那段時間我都在大城市裡。吃東西學土耳其人的格調,餐後配上甜點, 然後再去茶館。晚上偶爾去觀賞短片影展,參加朋友的聚會 然後再到酒吧小酌酒精。女生扮得美美的,男生穿得帥帥的。學着愛自己,想要幸福的人,是能夠給別人幸福的人。用土耳其的藍色節奏思考方向。凌晨一點搭巴士到友人家慶生,喝完土耳其咖啡聽月老算命。

最後,免疫了

後來,在埃及遇見野蠻人,小孩用髒話和中指向你問安,大人在街頭打架。還好路上什麼奇奇怪怪的事都遇過了,比較有抵抗力。站在金字塔的那一刻,我有莫名的感動, 這趟旅行讓自己很飽和了。我看見了寶藏。 穿越一座城市到另一個城市,我發現幸福是在不經意之間。

謝謝我的守護天使和我的 kite runner,謝謝上帝讓我遇見你們,讓我不畏懼擁抱下一個夢!

泰國-柬埔寨-尼泊爾-印度-伊朗-阿富汗-土耳其-埃及,Chris Jan的八國間隔年之旅
傳說中的金字塔。

旅遊提示:

柬埔寨,泰國和印度

  • 在柬埔寨,泰國和印度做着窮游的背包客,來到一個地方之前,先上網搜尋最便宜的住宿。只要最便宜的就好, 而通常這都會是多人間,好處就是可以結識其他背包客。在印度北部我找不到多人間,那時下了巴士後就去搭訕一群中國台灣的學生,和他們拼房睡,省下不少開銷。
  • 在印度,必須學會殺價。比如說乘搭嘟嘟車時,通常司機總會要求比正常價還要高出許多的價錢,提起勇氣爭辯,把價錢減到最低,直到雙方都同意為止。
  • 至於食物方面,印度可真是很大的挑戰。旅人朋友會互相提醒這裡的可以吃, 那些街邊食物就不要碰。水就更要小心,買礦泉水還要很小心。我熬過了瀉肚子的“洗禮後”,我發現任何街邊食物我都可以吃,水也照樣喝,不去顧慮太多才痛快。在停電的晚上,在街頭檔口和剛放工的印度人吃晚餐,體會到最真實的印度。

尼泊爾

  • 尼泊爾徒步找個伴上路會比較好,這樣就可以在途中互相鼓勵。在 EBC 徒步我和另一個山友並沒有聘請挑夫和嚮導。只要對路線清楚,只要身體能夠負荷背包重量,基本上就沒什麼大礙。還有,山上的熱水澡非常難尋,就算有價錢也是超貴的,所以要準備一、兩個星期不洗澡!

伊朗

  • 在伊朗我幾乎都是住在沙發主人家。這裡消費並不高,而且交通費也非常便宜。波斯人的熱情更是讓人印象深刻。 有時在街上會遇到好心人免費讓你搭順風車(這點還是要有自己的判斷能力,自行斟酌), 然後送別你之前他會帶你到快餐店,請你吃一粒漢堡喝一杯可樂。語言不會是太大的障礙,當對方問:“Food? Good? Like?” 的時候,你就回答:“Very good, very like. Thank you, you are very good man.” 你就可以看到對方嘴角上揚。那是非常奇妙的緣分。
Bigfoottraveller.com l Chris Jan的八國間隔年之旅
阿富汗的 Band-e Amir。

阿富汗

  • 在阿富汗的兩個月,我有時做沙發客(但是這個管道在阿富汗較少), 偶爾住當地旅館,最便宜的就好,但是絕多數時間都是和當地人同住。說到住宿,出發之前我所得到的資料是,你一定要住星級酒店才會安全,不然其它酒店很可能會有炸彈,你會被綁架之類的無趣建議。但我照樣選住最省錢的。後來我乾脆在街上交朋友,然後憑着對方的言語舉止判斷對方是否可以相信,然後就去他們家做客留宿。阿富汗人極其熱情,他們的待客之道是把客人的衣食住行照顧得服服貼貼,讓我這個在異鄉的流浪漢熱淚盈眶,而且和阿富汗友人的友誼是最真摯的。有些人會說這條路很危險,有塔利班出沒之類的流言蜚語,但是我還是照樣去了,和當地人坐在同一輛巴士上,安然無恙。

土耳其

  • 在土耳其的一個月我皆是住在沙發客主人家。土耳其的消費較高,所以省錢的方法就是自己在屋裡準備食物。土耳其人很友善,生活多姿多彩,選一個自己最舒服的方式就好。 在土耳其的時候是冬天,和沙發客主人一起過着他們的生活,步調不慢不快剛剛好。

埃及

  • 埃及現在的遊客少得很可憐。在在那裡待了十二天就回國,和沙發客同住也在背包客旅館住。埃及人給我的印象就是很粗魯,治安方面還不錯,並沒有報導所說的那麼嚴重。這兩年的“阿拉伯之春”是埃及人的嚴冬,開羅的朋友告訴我,遊客都被嚇跑了,經濟狀況非常差,人們活在水深火熱之中。在旅遊景點總會有一些想要從外國人口袋打撈一筆的埃及人。學聰明就好,其實並沒有那麼恐怖。
泰國-柬埔寨-尼泊爾-印度-伊朗-阿富汗-土耳其-埃及,Chris Jan的八國間隔年之旅
泰國-柬埔寨-尼泊爾-印度-伊朗-阿富汗-土耳其-埃及,Chris Jan的八國間隔年之旅
泰國-柬埔寨-尼泊爾-印度-伊朗-阿富汗-土耳其-埃及,Chris Jan的八國間隔年之旅
泰國-柬埔寨-尼泊爾-印度-伊朗-阿富汗-土耳其-埃及,Chris Jan的八國間隔年之旅
泰國-柬埔寨-尼泊爾-印度-伊朗-阿富汗-土耳其-埃及,Chris Jan的八國間隔年之旅
泰國-柬埔寨-尼泊爾-印度-伊朗-阿富汗-土耳其-埃及,Chris Jan的八國間隔年之旅
泰國-柬埔寨-尼泊爾-印度-伊朗-阿富汗-土耳其-埃及,Chris Jan的八國間隔年之旅
泰國-柬埔寨-尼泊爾-印度-伊朗-阿富汗-土耳其-埃及,Chris Jan的八國間隔年之旅
泰國-柬埔寨-尼泊爾-印度-伊朗-阿富汗-土耳其-埃及,Chris Jan的八國間隔年之旅
泰國-柬埔寨-尼泊爾-印度-伊朗-阿富汗-土耳其-埃及,Chris Jan的八國間隔年之旅
泰國-柬埔寨-尼泊爾-印度-伊朗-阿富汗-土耳其-埃及,Chris Jan的八國間隔年之旅
泰國-柬埔寨-尼泊爾-印度-伊朗-阿富汗-土耳其-埃及,Chris Jan的八國間隔年之旅
泰國-柬埔寨-尼泊爾-印度-伊朗-阿富汗-土耳其-埃及,Chris Jan的八國間隔年之旅
泰國-柬埔寨-尼泊爾-印度-伊朗-阿富汗-土耳其-埃及,Chris Jan的八國間隔年之旅
泰國-柬埔寨-尼泊爾-印度-伊朗-阿富汗-土耳其-埃及,Chris Jan的八國間隔年之旅
泰國-柬埔寨-尼泊爾-印度-伊朗-阿富汗-土耳其-埃及,Chris Jan的八國間隔年之旅

mm

Chris Lau 克里斯

Chris Lau,劉忠萬,九二年出生,家鄉在馬來西亞砂拉越詩巫。目前繼續學位課程, 當然還是會在間中繼續旅行。個人部落格:www.chrislau92.blogspo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