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我乘坐巴士经过阿富汗传说中的“死亡公路”。十八个小时的路程据说有时会有塔利班的检查站,若是不幸的话就会没命。我在巴士上冒充当地人,身穿阿富汗的传统服装,并把头裹住只露出眼睛,装聋作哑,逃过了一劫。

2012年休学了一年, 打工然后去旅行。在马来西亚吉隆坡工作的前阵子忙得很开心, 因为想说有钱了就可以像别人一样走得久久的,去到远远的。偶尔连半夜的工作也接了,累到要死。日复一日,银行户口里的数目进展得很慢,离目标还远着很,于是开始怀疑自己是否太好高骛远了。

这一趟的穷旅七个月去了八个国家,在柬埔寨住了一晚一美金的宿舍;在泰国为了省下住宿费在沙滩搭帐篷;在尼泊尔的的加德满都开始当沙发客。后来的路上,在伊朗一个月,在街上遇到热情的伊朗人请我回他们家吃饭做客,还有一次在不得已的情况下露宿街头;在阿富汗走了两个月,在偏远小镇挨家挨户讨个住宿,好客的阿富汗人让我感受深刻;在土耳其的三个城市和沙发客主人品尝蓝色土耳其;在埃及的金字塔许下愿望,走过沙漠听说就能参透快乐。

Bigfoottraveller.com l Chris Jan的八国间隔年之旅

在 EBC 和友人凯明的合照。

靠念力

去年七月份抱着“当你真心渴望一件事情,整个宇宙都会联合起来帮助你”的心态一个人出发。在柬埔寨、泰国和印度当背包客时,遇到一群同样是为梦想疯狂的“激进分子”,呃,我也不赖啊,我这么想。出游接近两个月后,资金严重超支的时候,谢谢家人和有一群好朋友的援助,所以我才能继续我的旅程。在印度特雷莎仁爱之家做义工的那段时间,上吐下泻了两个星期,即便如此,为了节省费用我照样吃街边的食物,后来我的胃被磨练得吃什么都不怕,喝什么都可以。

尼泊尔珠峰的英姿

在尼泊尔挑战约5300米的EBC(Everest Base Camp),挑战自己徒步的极限。十一天的山路,对于原本徒步就是慢慢走的自己来说,真的是太超过了。每天背着十公斤的背包走约六小时的山路,看到世界上最华丽的风景。在山上吃一碗热汤面,再来一杯热柠檬就真的是极爽。

Bigfoottraveller.com l Chris Jan的八国间隔年之旅

阿富汗喀布尔售卖各式的鸟类市场。

在伊朗透过阅读自我鼓励

在伊朗的第一天我的相机就被盗偷了,撕心裂肺到欲哭无泪。乖乖地睡觉去,第二天买了一台六十美元的相机顶替。一个人在旅馆房间把《牧羊少年奇幻之旅》重新读一遍自我鼓励,因为故事里的主人翁也同我那时一样面对窘境。之后我遇到的都是热情优雅的波斯人,大眼睛和深邃的轮廓陪我度过最浪漫的季节。在伊朗,有时当我走在街上,或是在餐馆用餐时,会遇到热情的伊朗人邀我回家吃晚餐。

对阿富汗彻底改观

游走阿富汗后,我开始相信世界上有守护天使这个东西,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 kite runner。因为两年前读了《追风筝的人》,我决定一定要来这里一趟。那是一个让我的心彻底溶化的地方,我领悟了原来情感和爱可以建立得如此深厚。和阿富汗朋友同住的那段时间,他们教会了我拥抱,告诉我“you happy I happy, you no happy I no happy”(你快乐我就快乐,你伤心我就伤心)并不是说说而已,而是在乎一个人最直接的表达。

在这里旅行我多数时候都是住在当地人住家。起初我因外界媒体所报导的“塔利班”、“恐怖分子”、“绑架外国游客” 等负面新闻而对这国家抱着很大的戒心。直到有一天我来到一个小镇,身上仅有三十美元,再加上镇上没有提款机,我非得硬着头皮敲门问当地人是否可以在他们住家留宿。阿富汗人对客人的热情和爱护令我咋舌,他们把我这外国人当成国王般对待,把我的三餐照顾得极其周到。冬天,他们在客人房内为我准备暖炉,再来三张棉被取暖。卸下过于沉重的防备我们才能看见它的美。

Bigfoottraveller.com l Chris Jan的八国间隔年之旅

我在阿富汗的哥哥 Fardin, 感觉就像亲生的一样, 幸亏有他的帮忙我才顺利出境。 他本身是经营服装店的。

阿富汗友人雪中送炭

因为必须省钱的缘故,我乘坐巴士经过阿富汗传说中的“死亡公路”。十八个小时的路程据说有时会有塔利班的检查站,若是不幸的话就会没命。我在巴士上冒充当地人,身穿阿富汗的传统服装,并把头裹住只露出眼睛,装聋作哑,逃过了一劫。

由于签证的问题,我被阿富汗护照局命令二十四个小时内搭飞机出境飞往伊朗。当时机票是三百美元,而我身上只有一百美金。一个认识不久的阿富汗友人立刻给我送上其余的两百美金让我买机票出境。到达伊朗时,我的行李因为安全的缘故仍留在阿富汗。一个星期后,该名阿富汗友人特地安排他的弟弟从阿富汗飞往伊朗,只为给我送行李,第二天又立刻出境。当时我真的愣住了,我真的是太感动了。他们不要求任何回报,只是告诉我:“Chris, you just relax and enjoy. I will help you fix everthing, don’t worry.” 这种朋友之间的信任让我极为珍惜感恩。谢谢你在我最无助的时候,忙里抽空来陪我,耐心地听我说,然后耐心地替我分析,一步一步陪我解决那些那些恼人的事。谢谢你自称不浪漫,却做了我这辈子遇过最浪漫最体贴的事。

我认识的阿富汗人

当美国欢呼奥萨马已被杀死,美国人民开啤酒欢庆时,另一头的阿富汗人民只想平静地过生活。媒体的主观性报导把这片美丽的土地折腾得遍体鳞伤,美国的自导自演让许多人误以为塔利班可以有钱到可驾驶飞机去撞纽约的世界贸易塔。在阿富汗巴米扬的乡村我看见人生中的第一场雪,我在气候转冬的季节得到最热情的招呼,阿富汗友人好到让我觉得愧对。

Bigfoottraveller.com l Chris Jan的八国间隔年之旅

土耳其圣索非亚大教堂。

在土耳其学生活

在土耳其过冬的那段时间我都在大城市里。吃东西学土耳其人的格调,餐后配上甜点, 然后再去茶馆。晚上偶尔去观赏短片影展,参加朋友的聚会 然后再到酒吧小酌酒精。女生扮得美美的,男生穿得帅帅的。学着爱自己,想要幸福的人,是能够给别人幸福的人。用土耳其的蓝色节奏思考方向。凌晨一点搭巴士到友人家庆生,喝完土耳其咖啡听月老算命。

最后,免疫了

后来,在埃及遇见野蛮人,小孩用脏话和中指向你问安,大人在街头打架。还好路上什么奇奇怪怪的事都遇过了,比较有抵抗力。站在金字塔的那一刻,我有莫名的感动, 这趟旅行让自己很饱和了。我看见了宝藏。 穿越一座城市到另一个城市,我发现幸福是在不经意之间。

谢谢我的守护天使和我的 kite runner,谢谢上帝让我遇见你们,让我不畏惧拥抱下一个梦!

泰国-柬埔寨-尼泊尔-印度-伊朗-阿富汗-土耳其-埃及,Chris Jan的八国间隔年之旅

传说中的金字塔。

旅游提示:

柬埔寨,泰国和印度

  • 在柬埔寨,泰国和印度做着穷游的背包客,来到一个地方之前,先上网搜寻最便宜的住宿。只要最便宜的就好, 而通常这都会是多人间,好处就是可以结识其他背包客。在印度北部我找不到多人间,那时下了巴士后就去搭讪一群中国台湾的学生,和他们拼房睡,省下不少开销。
  • 在印度,必须学会杀价。比如说乘搭嘟嘟车时,通常司机总会要求比正常价还要高出许多的价钱,提起勇气争辩,把价钱减到最低,直到双方都同意为止。
  • 至于食物方面,印度可真是很大的挑战。旅人朋友会互相提醒这里的可以吃, 那些街边食物就不要碰。水就更要小心,买矿泉水还要很小心。我熬过了泻肚子的“洗礼后”,我发现任何街边食物我都可以吃,水也照样喝,不去顾虑太多才痛快。在停电的晚上,在街头档口和刚放工的印度人吃晚餐,体会到最真实的印度。

尼泊尔

  • 尼泊尔徒步找个伴上路会比较好,这样就可以在途中互相鼓励。在 EBC 徒步我和另一个山友并没有聘请挑夫和向导。只要对路线清楚,只要身体能够负荷背包重量,基本上就没什么大碍。还有,山上的热水澡非常难寻,就算有价钱也是超贵的,所以要准备一、两个星期不洗澡!

伊朗

  • 在伊朗我几乎都是住在沙发主人家。这里消费并不高,而且交通费也非常便宜。波斯人的热情更是让人印象深刻。 有时在街上会遇到好心人免费让你搭顺风车(这点还是要有自己的判断能力,自行斟酌), 然后送别你之前他会带你到快餐店,请你吃一粒汉堡喝一杯可乐。语言不会是太大的障碍,当对方问:“Food? Good? Like?” 的时候,你就回答:“Very good, very like. Thank you, you are very good man.” 你就可以看到对方嘴角上扬。那是非常奇妙的缘分。
Bigfoottraveller.com l Chris Jan的八国间隔年之旅

阿富汗的 Band-e Amir。

阿富汗

  • 在阿富汗的两个月,我有时做沙发客(但是这个管道在阿富汗较少), 偶尔住当地旅馆,最便宜的就好,但是绝多数时间都是和当地人同住。说到住宿,出发之前我所得到的资料是,你一定要住星级酒店才会安全,不然其它酒店很可能会有炸弹,你会被绑架之类的无趣建议。但我照样选住最省钱的。后来我干脆在街上交朋友,然后凭着对方的言语举止判断对方是否可以相信,然后就去他们家做客留宿。阿富汗人极其热情,他们的待客之道是把客人的衣食住行照顾得服服贴贴,让我这个在异乡的流浪汉热泪盈眶,而且和阿富汗友人的友谊是最真挚的。有些人会说这条路很危险,有塔利班出没之类的流言蜚语,但是我还是照样去了,和当地人坐在同一辆巴士上,安然无恙。

土耳其

  • 在土耳其的一个月我皆是住在沙发客主人家。土耳其的消费较高,所以省钱的方法就是自己在屋里准备食物。土耳其人很友善,生活多姿多彩,选一个自己最舒服的方式就好。 在土耳其的时候是冬天,和沙发客主人一起过着他们的生活,步调不慢不快刚刚好。

埃及

  • 埃及现在的游客少得很可怜。在在那里待了十二天就回国,和沙发客同住也在背包客旅馆住。埃及人给我的印象就是很粗鲁,治安方面还不错,并没有报导所说的那么严重。这两年的“阿拉伯之春”是埃及人的严冬,开罗的朋友告诉我,游客都被吓跑了,经济状况非常差,人们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在旅游景点总会有一些想要从外国人口袋打捞一笔的埃及人。学聪明就好,其实并没有那么恐怖。
泰国-柬埔寨-尼泊尔-印度-伊朗-阿富汗-土耳其-埃及,Chris Jan的八国间隔年之旅
泰国-柬埔寨-尼泊尔-印度-伊朗-阿富汗-土耳其-埃及,Chris Jan的八国间隔年之旅
泰国-柬埔寨-尼泊尔-印度-伊朗-阿富汗-土耳其-埃及,Chris Jan的八国间隔年之旅
泰国-柬埔寨-尼泊尔-印度-伊朗-阿富汗-土耳其-埃及,Chris Jan的八国间隔年之旅
泰国-柬埔寨-尼泊尔-印度-伊朗-阿富汗-土耳其-埃及,Chris Jan的八国间隔年之旅
泰国-柬埔寨-尼泊尔-印度-伊朗-阿富汗-土耳其-埃及,Chris Jan的八国间隔年之旅
泰国-柬埔寨-尼泊尔-印度-伊朗-阿富汗-土耳其-埃及,Chris Jan的八国间隔年之旅
泰国-柬埔寨-尼泊尔-印度-伊朗-阿富汗-土耳其-埃及,Chris Jan的八国间隔年之旅
泰国-柬埔寨-尼泊尔-印度-伊朗-阿富汗-土耳其-埃及,Chris Jan的八国间隔年之旅
泰国-柬埔寨-尼泊尔-印度-伊朗-阿富汗-土耳其-埃及,Chris Jan的八国间隔年之旅
泰国-柬埔寨-尼泊尔-印度-伊朗-阿富汗-土耳其-埃及,Chris Jan的八国间隔年之旅
泰国-柬埔寨-尼泊尔-印度-伊朗-阿富汗-土耳其-埃及,Chris Jan的八国间隔年之旅
泰国-柬埔寨-尼泊尔-印度-伊朗-阿富汗-土耳其-埃及,Chris Jan的八国间隔年之旅
泰国-柬埔寨-尼泊尔-印度-伊朗-阿富汗-土耳其-埃及,Chris Jan的八国间隔年之旅
泰国-柬埔寨-尼泊尔-印度-伊朗-阿富汗-土耳其-埃及,Chris Jan的八国间隔年之旅
泰国-柬埔寨-尼泊尔-印度-伊朗-阿富汗-土耳其-埃及,Chris Jan的八国间隔年之旅

Chris Lau 克里斯

Chris Lau,刘忠万,九二年出生,家乡在马来西亚砂拉越诗巫。目前继续学位课程, 当然还是会在间中继续旅行。个人部落格:www.chrislau92.blogspo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