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沒有原因,我解釋不出,拜城就是很奇妙。我就是喜歡這裡,喜歡傈僳,喜歡這裡的人,這裡的文化。我喜歡亞洲。我覺得我屬於這裡。你看,他們多漂亮啊!我要一輩子都住在這裡。

一抵達泰北拜城(Pai,Mae Hong Song),我就迫不及待的到山地村找阿能去。阿能是泰籍的第二代雲南漢人,也是我在山地村認識的好朋友。

“你這次要闖多久啊?” 阿能笑眯眯的為我沏茶。

“不知道啊,一個月吧。最近有什麼好玩的?” 我漫不經心的說。

“哦,你來得正好!傈僳下個禮拜打歌。”

“打歌?” 我的眼睛突然發亮精神起來。

“傈僳過年跳舞啊!男生如果看見喜歡的女生就直接跑進圈子,和女生手拉手跳舞呀!”

小嘉年華會

當摩托車漸漸靠近傈僳村時,隱約聽見悅耳輕鬆的曲子。我尋着聲音的方向駛去,看見傈僳村前的小道旁設了幾個檔口,有點小夜市的感覺。

許多身穿傈僳傳統衣服,皮膚黝黑的小朋友成群結隊的買零嘴和玩具。趕上了時髦的年輕人們聚在一起喝酒,樸素的中老年人則在臨時搭起的攝影棚中等候拍張美麗的相片。檔口賣的食物不外是些小吃、肉丸、雞翼、糖果、汽水、啤酒,還有兩個麵攤。村子平時沒有什麼消遣,難得的節慶,大家就算不跳舞也出來逛逛,感染一下氣氛。村民們個個看起來好開心,很盡興的在玩,真是個小“嘉年華會”啊!

三天三夜的地動山搖傈僳打歌
傈僳婦女的衣裳與裝飾比年輕人的多。

才一轉進巷口,往村子裡頭一看,果然有一群人,不分男女老少,手拉手的圍成圓圈齊跳舞。不分性別,傈僳傳統衣服的特徵就是帶點小閃的布料。打歌里的村民的衣服並不統一。短褲的顏色分為紫、青、靛、橙這幾種顏色。然而,只要有穿上傈僳族的衣裳,就算只是短褲也允許下場打歌。反之如果身上完全沒穿任何傈僳衣裳,則不能參與。

通常年輕女子的裝扮比較普通,也沒太多的配飾;婦女則穿得比較正式。不少婦女耳戴着長可垂肩的大銅耳環或銀耳環,脖子上掛了十幾串彩珠。珠串長短不一,長的珠串可及腹部。胸前斜垮一條由一排大硨磲片、瑪瑙、銀幣等釘綴成的裝飾帶,黑白分明。最吸睛的莫不過於她們頭頂上那美麗的“歐勒”帽。

入夜後,人潮開始多了起來,都以傈僳村民居多,也有些山地村村民。我向阿能的妹妹借了套傈僳的衣裳,興高采烈地打歌去了。泰國花傈僳的服飾以黑色為主。是一件式類似連身裙的衣服。上身穿黑色長褂衣,袖子也是全黑色,只是在袖端接口有白、紅色布料。每套衣裳的顏色不一,但都離不開彩色的熒光系列,裡頭再配上一件黑色長褲。這身打扮初開始看時,還真覺得像極了交警穿的安全衣。

三天三夜的地動山搖傈僳打歌
檔口賣的食物與國內的相差不遠,不外是香腸、雞翼、魚丸、魚餅等。

愛上傈僳的紐約客

無意間眼角瞄到一位身型高大,在村民中顯得很突出的男子。他看起來就是個洋人呀,大約三十五歲上下。“或許和我一樣也是借了套傈僳衣服來瞎混的吧?” 我心想。

出於好奇心使然,我走近那人身邊,適逢聽見他和兩位洋人在說話,於是就問他來自哪裡。他有點冷漠的說他來自紐約。

“That’s cool! Are you staying in Pai?”

“Yes, 12 years already.” 他還是一副淡淡的語調。

紐約客娶了位傈僳太太,在當地買了片地也蓋了自己的房子。平日就靠幫人按摩或教英文為生。我好奇地問他,為什麼你會大老遠的跑來世界另外一端,選擇這裡定居。他有點冷傲的說:

“沒有原因,我解釋不出,這裡就是很奇妙。我就是喜歡這裡,喜歡傈僳,喜歡這裡的人,這裡的文化。我喜歡亞洲。我覺得我屬於這裡。你看,他們多漂亮啊!我要一輩子都住在這裡。”

傈僳族與外人通婚的巴仙率比其他民族都來得高。除了他們的民族、手工藝品、編織與名聲較響亮與受歡迎之外,族內的女子大多數比較媚外,都比較想嫁給外國人。傈僳族本來就不是個富裕的民族,他們終生是以農業為生。如果要過上好日子,嫁給外國人無疑是一個捷徑。傈僳,一個充滿魅力的民族,而且還是生活在有靈魂的拜城。

三天三夜的地動山搖傈僳打歌
大過年的,大家都來拍張美麗的相片或全家福。

“富二代”

“MeiZi,hi! ” 一位皮膚白皙,手上拿着 Chang Beer,身穿青色傈僳短褲的男子突然叫着我。

Josh 是我之前在拜城的一家酒吧認識的傈僳男子。Josh 不常在拜城,他一直居住在清邁城裡。Josh 向我投訴說拜城很無趣,每天睡到自然醒後 Josh 就和朋友兜風出去玩,晚上喝酒聊天,偶爾去去酒吧跳跳舞。其實拜城的年輕村民的生活都大同小異。因為家裡有地有田,根本不需要擔心衣食問題,賺的錢都是自己花用,造成了許多年輕一代既“輕鬆”卻又毫無目標的生活。

我正低頭想着這也是另種“富二代”時,冷不防 Josh 突然發現了什麼,大聲地說:“Now! ” 話才說完,趁曲子停了下來時,他趕緊抓了我的手往圈子裡跑去。圓圈裡中途被“拆散”的那兩位村民被我們嚇了一跳。我和 Josh 像做錯事的小孩,既興奮又緊張,笑嘻嘻的互望着,哈哈大笑。才一站好,曲子正好又響起。

三天三夜的地動山搖傈僳打歌
入夜,氣氛開始沸騰!

地動山搖

每年農曆正月初一到正月十三是傈僳族的新年,從初一到初五的五天之中,人們白天跳三弦舞,晚上跳嘎,跳得廢寢忘食。然而,在新年的一個月後他們還會再舉行一個同樣跳舞的儀式。據說這儀式是為長輩祈福。如果你想在新年和家人團聚,又想看傈僳打歌,大可在新年後的一個月來。

大圓圈裡有個小圓圈,小圓圈裡又有另外一個更小的圓圈。大家一男一女的手攜手,不過看起來似乎是陰盛陽衰。有些外省的傈僳人在打歌的節慶中也會互相到對方的村子跳舞。美其名是跳舞,真正的目的是認識異性。聽山地村的男性朋友說,他們覺得傈僳的舞蹈比他們的好玩,也是因為能乘機握女生的手一起跳舞。反而對於自己村子裡的舞,大夥興緻缺缺的說:“那是老人家跳的。”

通常年輕人比較喜歡在最裡面的圓圈,個個充滿活力,跳起舞來生龍活虎。白熱化時大家一邊高歌一邊奮力的望前跳。圈裡有一位負責樂器的村民,一邊彈奏三弦,一邊跳舞。

跳嘎的動作十分簡單:身體稍斜向著逆時針方向繞圈,左腳向前一步,右腳有節奏的向前踏三次,重複循環。舞蹈雖然簡單,但隨着入夜的加溫與歡騰,隊伍越來越大,大家越跳越起勁!越跳越開心!傈僳族以往缺吃少穿,卻依然要唱要跳,證明了歌舞是傈僳族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他們常說:“鹽,不吃不行;舞,不跳不得。”

原本還有些靦腆的我們似乎着了魔,也跟着大隊一邊跳舞,一邊歡歌,彷彿什麼都不記得了,只沉醉在歌舞中。男女老少手攜手,一圈又一圈地將中央的桌子與樹木圍住,隨着三弦的節奏,跺腳旋轉,歌舞狂歡。大家手攜手,踏足傾身挺胸,動作緩慢,但講究力度,踏地之時,動作還要有地動山搖之感。

三天三夜的地動山搖傈僳打歌
傈僳族裡有些人的膚色長得和泰國人一樣黝黑,有些人則白皙得像中國北方人或像藏人。

傈僳女子們身上鑲嵌着貝殼、銀飾的帽子和腰帶,加上耳墜、手鐲,當她們載歌載舞的時候,發出一陣陣整齊悅耳動聽的響鈴聲,撩人心弦,意外地成為了曲子的“最佳配樂”。年輕人熱情澎湃,原本是動作緩慢的舞蹈在他們的“熱血沸騰”下,變得又快又猛,為當晚掀起了高潮。

那晚我終於見識到了傈僳族到底有多能歌善舞。他們凡年節、收穫節、婚嫁、蓋新房等場合,都要盡情歌舞。從六、七歲的孩童到七、八十歲的老人,個個能歌,人人善唱。舞蹈多為集體舞,舞姿矯健有力。尤為喜歡打歌的村民,特別到了過年,歌手們的打歌可以連續對上幾天不斷。

後來我竟然像上了癮似的,連去三夜,也跳了三天。不過當然不是通宵的跳,只不過是三天都貪玩的“下場”跳了一陣子。阿能他們嚷着:“你這偽傈僳!”

二月的夜晚氣溫偏低,夜晚騎着摩托車迎風而馳更是冷得發顫,但是心裡的亢奮卻沸騰如火!隔天,曲子在耳邊圍繞了好一整天才總算恢復正常…

旅遊資訊:

關於傈僳族

  • 傈僳族(Lisu,Li-Su,Lisaw)是中國雲南少數民族之一,發源於青康藏高原北部。他們同時也是中國、緬甸、印度和泰國的一個跨國性質的少數民族。
  • 泰國境的傈僳人主要聚居於泰北夜豐頌府(Mae Hong Song)、清萊府(Chiang Rai)、清邁府(Chiang Mai)等。從19世紀末到1930年,大量移民潮入境泰國。南群的傈僳族經由金三角南下,至今傈僳族在泰國已經有五代人。
  • 傈僳族進入緬甸、泰國北部地區以後,增加了一種新的經濟作物—罌粟(俗稱鴉片)。80年代後,泰國政府採取措施,嚴厲打擊鴉片生產和出售。然而現在在拜城還是可以“輕易”獲得鴉片。一些歐美背包客經過傈僳村時,或多或少都會被人問起是否有興趣購買鴉片。另一方面,毒品在拜城少有“名氣”。據說是當年西方的嬉皮士前往金三角尋找毒品,拜城的獨特地理位置而被當做了中轉站。
三天三夜的地動山搖傈僳打歌
我們這三個偽傈僳。這兩位小姑娘是山地村的雲南漢人。

帖士:

  • 清邁到拜城有三種方法:紅色大巴、旅行社的麵包車和國內小型飛機。雖然路程只有八十公里,卻是徹徹底底的山路。易暈車者請注意。盡量選擇早晨氣溫低的時間出發,避免路上因為天氣炎熱而不適。
  • 摩托車是當地遊玩最方便最有趣的交通工具。不騎的話你絕對會錯過許多美好!大街上有許多出租摩托車或單車的鋪子。不會騎摩托車也請盡量學,哪怕是skuter已足夠。
  • 十月至二月屬旺季,白天萬里晴空,夜晚寒冷。三月的天氣正好。四月至六月為熱天,無論是白天或夜晚都悶熱。七月至九月為雨季。
  • 拜城沒有名勝古迹,不必摸黑早起逛旅遊景點。白天的拜城很慵懶和安靜。睡到自然醒,在設計獨特的咖啡廳閱讀,上網吧,按摩。騎上摩托車向小鎮四周的山林里行駛,看看瀑布、叢林探秘、牛羊遍地的牧場,騎個大象,或是享受溫泉。
  • 拜城的精彩在於傍晚之後的夜市和各種特色小酒吧。夜市裡的手信都很別緻與創新。
  • 白天陽光猛烈,夜晚溫度較低。注意氣溫的轉變,容易中暑受涼。
  • 注意餐館桌上時常有許多派對通知的小傳單。周末晚通常都有許多主題派對。
  • 夜市必試穆斯林檔口的煎餅和花茶、糯米粑粑、豬肉串燒、芒果奶昔。
  • 山地村出售的茶葉都是中國進口,甘甜醇香,值得一嘗。必試雲南麵線和饅頭。
  • “雲來”看完日出之後可到山地村享用雲南式的早點。鋪子和檔口通常在早晨六時就開始營業。
  • 大街上的一家餐館(黃色招牌書店對面)Tick Kitchen出售的mango shake便宜又好喝!留意餐館前的“小綠人”標誌,有種標誌的餐廳都是經過檢查合格的。
  • 溫泉區里設有水煮蛋的溫泉。自備雞蛋和調味料。大力推薦泡溫泉的時候飲用冰啤酒!注意溫泉關門時間為傍晚六時。在六時之前進入溫泉的遊客則不受限制。夜晚的溫泉區並無任何路燈或照明器,自備蠟燭或手電筒。
  • 拜城只有兩家網吧設有空凋,上網速度也是最快的。兩家都在同條街上。一家名為“Happy”(桔色招牌),老闆為澳門人的小夥子。在拜城很少鋪子備有空凋,如果白天的溫度實在讓人受不了,建議到這兩家網吧避暑。
三天三夜的地動山搖傈僳打歌
三天三夜的地動山搖傈僳打歌
三天三夜的地動山搖傈僳打歌
三天三夜的地動山搖傈僳打歌
三天三夜的地動山搖傈僳打歌
三天三夜的地動山搖傈僳打歌
三天三夜的地動山搖傈僳打歌
三天三夜的地動山搖傈僳打歌
三天三夜的地動山搖傈僳打歌
三天三夜的地動山搖傈僳打歌
三天三夜的地動山搖傈僳打歌
三天三夜的地動山搖傈僳打歌
三天三夜的地動山搖傈僳打歌
三天三夜的地動山搖傈僳打歌
三天三夜的地動山搖傈僳打歌
三天三夜的地動山搖傈僳打歌
三天三夜的地動山搖傈僳打歌
三天三夜的地動山搖傈僳打歌
三天三夜的地動山搖傈僳打歌
三天三夜的地動山搖傈僳打歌
三天三夜的地動山搖傈僳打歌
三天三夜的地動山搖傈僳打歌

mm

美子

在紐西蘭過了一個好長的長假。於是,決定剩下的人生,都是長假。一路朝北,走了泰國走了日本,用盡身家,斷斷續續又走了三個月。把些許魂魄留在拜城,泰國,收不回,於是決定每年回去探望自己的魂魄。喜歡在喜歡的地方住好久好久。不喜歡少過一個月的短期旅行,要走就應該是一輩子。還在尋找以後想要定居的國土。終生志願是在異國當自由美麗的家庭主婦。找個不問世的地方,安靜的生活,直到老去。賺很少的錢。浪費很多的時間。 插圖、文字、照片、勞作,是比較樂意用來賺錢的活兒。歲月靜好,現世安穩。http://www.facebook.com/meimeiziz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