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没有原因,我解释不出,拜城就是很奇妙。我就是喜欢这里,喜欢傈僳,喜欢这里的人,这里的文化。我喜欢亚洲。我觉得我属于这里。你看,他们多漂亮啊!我要一辈子都住在这里。

一抵达泰北拜城(Pai,Mae Hong Song),我就迫不及待的到山地村找阿能去。阿能是泰籍的第二代云南汉人,也是我在山地村认识的好朋友。

“你这次要闯多久啊?” 阿能笑眯眯的为我沏茶。

“不知道啊,一个月吧。最近有什么好玩的?” 我漫不经心的说。

“哦,你来得正好!傈僳下个礼拜打歌。”

“打歌?” 我的眼睛突然发亮精神起来。

“傈僳过年跳舞啊!男生如果看见喜欢的女生就直接跑进圈子,和女生手拉手跳舞呀!”

小嘉年华会

当摩托车渐渐靠近傈僳村时,隐约听见悦耳轻松的曲子。我寻着声音的方向驶去,看见傈僳村前的小道旁设了几个档口,有点小夜市的感觉。

许多身穿傈僳传统衣服,皮肤黝黑的小朋友成群结队的买零嘴和玩具。赶上了时髦的年轻人们聚在一起喝酒,朴素的中老年人则在临时搭起的摄影棚中等候拍张美丽的相片。档口卖的食物不外是些小吃、肉丸、鸡翼、糖果、汽水、啤酒,还有两个面摊。村子平时没有什么消遣,难得的节庆,大家就算不跳舞也出来逛逛,感染一下气氛。村民们个个看起来好开心,很尽兴的在玩,真是个小“嘉年华会”啊!

三天三夜的地动山摇傈僳打歌
傈僳妇女的衣裳与装饰比年轻人的多。

才一转进巷口,往村子里头一看,果然有一群人,不分男女老少,手拉手的围成圆圈齐跳舞。不分性别,傈僳传统衣服的特征就是带点小闪的布料。打歌里的村民的衣服并不统一。短裤的颜色分为紫、青、靛、橙这几种颜色。然而,只要有穿上傈僳族的衣裳,就算只是短裤也允许下场打歌。反之如果身上完全没穿任何傈僳衣裳,则不能参与。

通常年轻女子的装扮比较普通,也没太多的配饰;妇女则穿得比较正式。不少妇女耳戴着长可垂肩的大铜耳环或银耳环,脖子上挂了十几串彩珠。珠串长短不一,长的珠串可及腹部。胸前斜垮一条由一排大砗磲片、玛瑙、银币等钉缀成的装饰带,黑白分明。最吸睛的莫不过于她们头顶上那美丽的“欧勒”帽。

入夜后,人潮开始多了起来,都以傈僳村民居多,也有些山地村村民。我向阿能的妹妹借了套傈僳的衣裳,兴高采烈地打歌去了。泰国花傈僳的服饰以黑色为主。是一件式类似连身裙的衣服。上身穿黑色长褂衣,袖子也是全黑色,只是在袖端接口有白、红色布料。每套衣裳的颜色不一,但都离不开彩色的荧光系列,里头再配上一件黑色长裤。这身打扮初开始看时,还真觉得像极了交警穿的安全衣。

三天三夜的地动山摇傈僳打歌
档口卖的食物与国内的相差不远,不外是香肠、鸡翼、鱼丸、鱼饼等。

爱上傈僳的纽约客

无意间眼角瞄到一位身型高大,在村民中显得很突出的男子。他看起来就是个洋人呀,大约三十五岁上下。“或许和我一样也是借了套傈僳衣服来瞎混的吧?” 我心想。

出于好奇心使然,我走近那人身边,适逢听见他和两位洋人在说话,于是就问他来自哪里。他有点冷漠的说他来自纽约。

“That’s cool! Are you staying in Pai?”

“Yes, 12 years already.” 他还是一副淡淡的语调。

纽约客娶了位傈僳太太,在当地买了片地也盖了自己的房子。平日就靠帮人按摩或教英文为生。我好奇地问他,为什么你会大老远的跑来世界另外一端,选择这里定居。他有点冷傲的说:

“没有原因,我解释不出,这里就是很奇妙。我就是喜欢这里,喜欢傈僳,喜欢这里的人,这里的文化。我喜欢亚洲。我觉得我属于这里。你看,他们多漂亮啊!我要一辈子都住在这里。”

傈僳族与外人通婚的巴仙率比其他民族都来得高。除了他们的民族、手工艺品、编织与名声较响亮与受欢迎之外,族内的女子大多数比较媚外,都比较想嫁给外国人。傈僳族本来就不是个富裕的民族,他们终生是以农业为生。如果要过上好日子,嫁给外国人无疑是一个捷径。傈僳,一个充满魅力的民族,而且还是生活在有灵魂的拜城。

三天三夜的地动山摇傈僳打歌
大过年的,大家都来拍张美丽的相片或全家福。

“富二代”

“MeiZi,hi! ” 一位皮肤白皙,手上拿着 Chang Beer,身穿青色傈僳短裤的男子突然叫着我。

Josh 是我之前在拜城的一家酒吧认识的傈僳男子。Josh 不常在拜城,他一直居住在清迈城里。Josh 向我投诉说拜城很无趣,每天睡到自然醒后 Josh 就和朋友兜风出去玩,晚上喝酒聊天,偶尔去去酒吧跳跳舞。其实拜城的年轻村民的生活都大同小异。因为家里有地有田,根本不需要担心衣食问题,赚的钱都是自己花用,造成了许多年轻一代既“轻松”却又毫无目标的生活。

我正低头想着这也是另种“富二代”时,冷不防 Josh 突然发现了什么,大声地说:“Now! ” 话才说完,趁曲子停了下来时,他赶紧抓了我的手往圈子里跑去。圆圈里中途被“拆散”的那两位村民被我们吓了一跳。我和 Josh 像做错事的小孩,既兴奋又紧张,笑嘻嘻的互望着,哈哈大笑。才一站好,曲子正好又响起。

三天三夜的地动山摇傈僳打歌
入夜,气氛开始沸腾!

地动山摇

每年农历正月初一到正月十三是傈僳族的新年,从初一到初五的五天之中,人们白天跳三弦舞,晚上跳嘎,跳得废寝忘食。然而,在新年的一个月后他们还会再举行一个同样跳舞的仪式。据说这仪式是为长辈祈福。如果你想在新年和家人团聚,又想看傈僳打歌,大可在新年后的一个月来。

大圆圈里有个小圆圈,小圆圈里又有另外一个更小的圆圈。大家一男一女的手携手,不过看起来似乎是阴盛阳衰。有些外省的傈僳人在打歌的节庆中也会互相到对方的村子跳舞。美其名是跳舞,真正的目的是认识异性。听山地村的男性朋友说,他们觉得傈僳的舞蹈比他们的好玩,也是因为能乘机握女生的手一起跳舞。反而对于自己村子里的舞,大伙兴致缺缺的说:“那是老人家跳的。”

通常年轻人比较喜欢在最里面的圆圈,个个充满活力,跳起舞来生龙活虎。白热化时大家一边高歌一边奋力的望前跳。圈里有一位负责乐器的村民,一边弹奏三弦,一边跳舞。

跳嘎的动作十分简单:身体稍斜向着逆时针方向绕圈,左脚向前一步,右脚有节奏的向前踏三次,重复循环。舞蹈虽然简单,但随着入夜的加温与欢腾,队伍越来越大,大家越跳越起劲!越跳越开心!傈僳族以往缺吃少穿,却依然要唱要跳,证明了歌舞是傈僳族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他们常说:“盐,不吃不行;舞,不跳不得。”

原本还有些腼腆的我们似乎着了魔,也跟着大队一边跳舞,一边欢歌,仿佛什么都不记得了,只沉醉在歌舞中。男女老少手携手,一圈又一圈地将中央的桌子与树木围住,随着三弦的节奏,跺脚旋转,歌舞狂欢。大家手携手,踏足倾身挺胸,动作缓慢,但讲究力度,踏地之时,动作还要有地动山摇之感。

三天三夜的地动山摇傈僳打歌
傈僳族里有些人的肤色长得和泰国人一样黝黑,有些人则白皙得像中国北方人或像藏人。

傈僳女子们身上镶嵌着贝壳、银饰的帽子和腰带,加上耳坠、手镯,当她们载歌载舞的时候,发出一阵阵整齐悦耳动听的响铃声,撩人心弦,意外地成为了曲子的“最佳配乐”。年轻人热情澎湃,原本是动作缓慢的舞蹈在他们的“热血沸腾”下,变得又快又猛,为当晚掀起了高潮。

那晚我终于见识到了傈僳族到底有多能歌善舞。他们凡年节、收获节、婚嫁、盖新房等场合,都要尽情歌舞。从六、七岁的孩童到七、八十岁的老人,个个能歌,人人善唱。舞蹈多为集体舞,舞姿矫健有力。尤为喜欢打歌的村民,特别到了过年,歌手们的打歌可以连续对上几天不断。

后来我竟然像上了瘾似的,连去三夜,也跳了三天。不过当然不是通宵的跳,只不过是三天都贪玩的“下场”跳了一阵子。阿能他们嚷着:“你这伪傈僳!”

二月的夜晚气温偏低,夜晚骑着摩托车迎风而驰更是冷得发颤,但是心里的亢奋却沸腾如火!隔天,曲子在耳边围绕了好一整天才总算恢复正常…

旅游资讯:

关于傈僳族

  • 傈僳族(Lisu,Li-Su,Lisaw)是中国云南少数民族之一,发源于青康藏高原北部。他们同时也是中国、缅甸、印度和泰国的一个跨国性质的少数民族。
  • 泰国境的傈僳人主要聚居于泰北夜丰颂府(Mae Hong Song)、清莱府(Chiang Rai)、清迈府(Chiang Mai)等。从19世纪末到1930年,大量移民潮入境泰国。南群的傈僳族经由金三角南下,至今傈僳族在泰国已经有五代人。
  • 傈僳族进入缅甸、泰国北部地区以后,增加了一种新的经济作物—罂粟(俗称鸦片)。80年代后,泰国政府采取措施,严厉打击鸦片生产和出售。然而现在在拜城还是可以“轻易”获得鸦片。一些欧美背包客经过傈僳村时,或多或少都会被人问起是否有兴趣购买鸦片。另一方面,毒品在拜城少有“名气”。据说是当年西方的嬉皮士前往金三角寻找毒品,拜城的独特地理位置而被当做了中转站。
三天三夜的地动山摇傈僳打歌
我们这三个伪傈僳。这两位小姑娘是山地村的云南汉人。

帖士:

  • 清迈到拜城有三种方法:红色大巴、旅行社的面包车和国内小型飞机。虽然路程只有八十公里,却是彻彻底底的山路。易晕车者请注意。尽量选择早晨气温低的时间出发,避免路上因为天气炎热而不适。
  • 摩托车是当地游玩最方便最有趣的交通工具。不骑的话你绝对会错过许多美好!大街上有许多出租摩托车或单车的铺子。不会骑摩托车也请尽量学,哪怕是skuter已足够。
  • 十月至二月属旺季,白天万里晴空,夜晚寒冷。三月的天气正好。四月至六月为热天,无论是白天或夜晚都闷热。七月至九月为雨季。
  • 拜城没有名胜古迹,不必摸黑早起逛旅游景点。白天的拜城很慵懒和安静。睡到自然醒,在设计独特的咖啡厅阅读,上网吧,按摩。骑上摩托车向小镇四周的山林里行驶,看看瀑布、丛林探秘、牛羊遍地的牧场,骑个大象,或是享受温泉。
  • 拜城的精彩在于傍晚之后的夜市和各种特色小酒吧。夜市里的手信都很别致与创新。
  • 白天阳光猛烈,夜晚温度较低。注意气温的转变,容易中暑受凉。
  • 注意餐馆桌上时常有许多派对通知的小传单。周末晚通常都有许多主题派对。
  • 夜市必试穆斯林档口的煎饼和花茶、糯米粑粑、猪肉串烧、芒果奶昔。
  • 山地村出售的茶叶都是中国进口,甘甜醇香,值得一尝。必试云南面线和馒头。
  • “云来”看完日出之后可到山地村享用云南式的早点。铺子和档口通常在早晨六时就开始营业。
  • 大街上的一家餐馆(黄色招牌书店对面)Tick Kitchen出售的mango shake便宜又好喝!留意餐馆前的“小绿人”标志,有种标志的餐厅都是经过检查合格的。
  • 温泉区里设有水煮蛋的温泉。自备鸡蛋和调味料。大力推荐泡温泉的时候饮用冰啤酒!注意温泉关门时间为傍晚六时。在六时之前进入温泉的游客则不受限制。夜晚的温泉区并无任何路灯或照明器,自备蜡烛或手电筒。
  • 拜城只有两家网吧设有空凋,上网速度也是最快的。两家都在同条街上。一家名为“Happy”(桔色招牌),老板为澳门人的小伙子。在拜城很少铺子备有空凋,如果白天的温度实在让人受不了,建议到这两家网吧避暑。
三天三夜的地动山摇傈僳打歌
三天三夜的地动山摇傈僳打歌
三天三夜的地动山摇傈僳打歌
三天三夜的地动山摇傈僳打歌
三天三夜的地动山摇傈僳打歌
三天三夜的地动山摇傈僳打歌
三天三夜的地动山摇傈僳打歌
三天三夜的地动山摇傈僳打歌
三天三夜的地动山摇傈僳打歌
三天三夜的地动山摇傈僳打歌
三天三夜的地动山摇傈僳打歌
三天三夜的地动山摇傈僳打歌
三天三夜的地动山摇傈僳打歌
三天三夜的地动山摇傈僳打歌
三天三夜的地动山摇傈僳打歌
三天三夜的地动山摇傈僳打歌
三天三夜的地动山摇傈僳打歌
三天三夜的地动山摇傈僳打歌
三天三夜的地动山摇傈僳打歌
三天三夜的地动山摇傈僳打歌
三天三夜的地动山摇傈僳打歌
三天三夜的地动山摇傈僳打歌

mm

美子

在纽西兰过了一个好长的长假。于是,决定剩下的人生,都是长假。一路朝北,走了泰国走了日本,用尽身家,断断续续又走了三个月。把些许魂魄留在拜城,泰国,收不回,于是决定每年回去探望自己的魂魄。喜欢在喜欢的地方住好久好久。不喜欢少过一个月的短期旅行,要走就应该是一辈子。还在寻找以后想要定居的国土。终生志愿是在异国当自由美丽的家庭主妇。找个不问世的地方,安静的生活,直到老去。赚很少的钱。浪费很多的时间。 插图、文字、照片、劳作,是比较乐意用来赚钱的活儿。岁月静好,现世安稳。http://www.facebook.com/meimeiziz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