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看看輪胎,天啊,左邊的兩個輪胎,是兩個,經不起摩擦,爆裂了!我的生日,我“連中雙元”,好事成雙不成?後備輪胎只有一個,那怎麼辦?

相比之下,捷克郊外給我的印象,比美麗的布拉格來得更加深刻。

那年,Joshua 在德國念書,我趁春天和另一個友人——B 飛往德國,和 Joshua 結伴來個東歐自駕游,為慶祝 Joshua 二十九歲生日,我的三十歲生日(我倆的生日只隔八天)。

我們從德國出發,沿着德國著名的羅曼蒂克路南下進入奧地利,再往北上來到距離布拉格約一小時路程的地方。是啊,只能稱那為“地方”,因為我們入住的旅館處在一個鳥不生蛋的郊外,附近連一個小鎮都沒有。這地方真是漂亮。從房間的窗戶看出去,可見一望無際的草原和麥田,偶爾還可看見野兔在草原里蹦跳着。傍晚沒啥事可做,我們到草原上散步,看見遠處有野兔,我童心大發,竟然想跟野兔做朋友,於是躡手躡腳想走近一些。你以為野兔單純可愛,它發現有不速之客,雙耳一直拔腿就逃,一溜煙就不見了蹤影!

爆胎,在我30歲生日,在浪漫的布拉格郊外
布拉格郊外美麗的日落。

都是羅里惹的禍

那天是五月二十八日。我當然記得非常清楚,那是我的生日。時間,早上九點。雨後,九度,冷。我們吃了早餐溫飽後,便開着車子,在沒有左右分隔線的鄉間小路穿行,往布拉格駛去。駕駛盤在車的左邊,開車得開在路的右邊,我們始終沒有適應過來。當天 B 負責開車,他小心翼翼、專心地駕駛。20分鐘後,我們來到一處彎曲的道路,前方來了一輛羅里,“咻”一下飛速從左邊經過。我們的車子突然往右一滑,滑出了柏油路,跟着大幅度搖晃。大事不好,一定是爆胎了!B 馬上把車子停下,我們下車查看輪胎損壞的程度。爆胎沒什麼大不了的,花點功夫換個輪胎就可以繼續上路了。事情並非那麼簡單,不然就沒有這個故事了。看看輪胎,天啊,左邊的兩個輪胎,是兩個,經不起摩擦,爆裂了!我的生日,我“連中雙元”,好事成雙不成?後備輪胎只有一個,那怎麼辦?

爆胎,在我30歲生日,在浪漫的布拉格郊外
等待救兵。

禍不單行

都說了我們住在鳥不生蛋的地方。那輛羅里經過之後,久久沒有車子再經過。我們決定先換上一個後備胎,然後根據全球定位系統(GPS)的指示到附近一家修車廠去。B 和我負責換輪胎,為了安全起見,Joshua 負責指引交通。換了一個輪胎後,我們以龜速前往修車廠。少了一個輪胎,車子搖晃得實在厲害,發出“轟轟”抗議聲。抵達修車廠後,修車廠竟然沒開,真是他媽的,上輩子作的孽,這輩子還。

車子真的不能繼續前進了。我們打開租車文件,找到了一個求救號碼,於是撥電求救。求救總部在德國的柏林,溝通後才發現我們是不該把車子駕到捷克來的。第一,租車公司在捷克沒有汽車維修服務。第二,保險涵蓋的國家不包括捷克。我的天啊!是時候禱告了。

Bigfoottraveller.com l 爆胎,在我30歲生日,在浪漫的布拉格郊外
綿綿細雨,車鏡前的刷水器啟動,三支刷水器在眼前晃來晃去,祝我生日快樂。

阿姆斯特丹派救兵

柏林那端真是幫了個忙。他們把我們的電話轉接到奔馳位於阿姆斯特丹的總部,奔馳接着替我們聯絡了奔馳在布拉格的維修廠,維修廠於是安排拖車來救我們。一切安排好後,呼,我們終於鬆了一口氣,現在只能等了,希望拖車很快找到我們。等待真的不是件好玩的事,車上雖然沒有吃的,但幸好有水。沒事幹,於是我們到處徘徊,還走進杉樹里拍照,苦中作樂。

爆胎,在我30歲生日,在浪漫的布拉格郊外
美麗浪漫的查爾斯橋。

布拉格也可憐我

下午兩點半,拖車終於姍姍來遲。我們啊,坐上大型拖拉羅里,浩浩蕩蕩繼續往布拉格前進。綿綿細雨,車鏡前的刷水器啟動,三支刷水器在眼前晃來晃去,祝我生日快樂。四點半,車子終於修好了。我們到布拉格吃了一頓豐富的晚餐撫慰疲憊和受驚的身軀,然後漫步在查爾斯橋,於綿綿細雨中欣賞煙雨瀰漫的布拉格。好一個布拉格,美麗浪漫的布拉格。

那年五月二十八日,時間,晚上十點,回途,在車裡,我想着我那充滿驚喜的三十歲生日,一切安好。好事或壞事,到頭來,都是人生經驗,所以感恩。

自駕游租車貼士:

  • 租車時務必確定是否有意外保險。視地點而定,有必要的話應該考慮加保,以避免在意外發生之後得付昂貴的維修費。
  • 宜向租車公司確定你要去的地方是否被接受(沙灘,某些危險地段等)。如果不被接受,那就別去,因為如果發生了意外,保險公司是不會賠償的。
  • 宜確定你的旅遊保險是否有包括汽車拋錨或意外的賠償。
  • 租全球定位系統(GPS)的錢不能省。GPS 讓你省下很多寶貴的時間。所以,租車的時候,記得註明說你也要一台 GPS。
  • 租車時可以要求要一輛使用柴油的車。在歐洲,柴油的價格較便宜。
  • 長途駕駛的話,宜在車裡放一些食用水或乾糧,以防萬一。

布拉格視頻

爆胎,在我30歲生日,在浪漫的布拉格郊外
爆胎,在我30歲生日,在浪漫的布拉格郊外
爆胎,在我30歲生日,在浪漫的布拉格郊外
爆胎,在我30歲生日,在浪漫的布拉格郊外
爆胎,在我30歲生日,在浪漫的布拉格郊外
爆胎,在我30歲生日,在浪漫的布拉格郊外
爆胎,在我30歲生日,在浪漫的布拉格郊外
爆胎,在我30歲生日,在浪漫的布拉格郊外
爆胎,在我30歲生日,在浪漫的布拉格郊外
爆胎,在我30歲生日,在浪漫的布拉格郊外
爆胎,在我30歲生日,在浪漫的布拉格郊外
爆胎,在我30歲生日,在浪漫的布拉格郊外
爆胎,在我30歲生日,在浪漫的布拉格郊外
爆胎,在我30歲生日,在浪漫的布拉格郊外
爆胎,在我30歲生日,在浪漫的布拉格郊外
爆胎,在我30歲生日,在浪漫的布拉格郊外
爆胎,在我30歲生日,在浪漫的布拉格郊外
爆胎,在我30歲生日,在浪漫的布拉格郊外
爆胎,在我30歲生日,在浪漫的布拉格郊外
爆胎,在我30歲生日,在浪漫的布拉格郊外
爆胎,在我30歲生日,在浪漫的布拉格郊外
爆胎,在我30歲生日,在浪漫的布拉格郊外
爆胎,在我30歲生日,在浪漫的布拉格郊外
爆胎,在我30歲生日,在浪漫的布拉格郊外

mm

林道錦(DK)

夢想家,數字遊民,身在新加坡,心向世界。《大腳印》創辦人。理想的生活里有一架筆記本電腦和不斷切換的景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