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看看轮胎,天啊,左边的两个轮胎,是两个,经不起摩擦,爆裂了!我的生日,我“连中双元”,好事成双不成?后备轮胎只有一个,那怎么办?

相比之下,捷克郊外给我的印象,比美丽的布拉格来得更加深刻。

那年,Joshua 在德国念书,我趁春天和另一个友人——B 飞往德国,和 Joshua 结伴来个东欧自驾游,为庆祝 Joshua 二十九岁生日,我的三十岁生日(我俩的生日只隔八天)。

我们从德国出发,沿着德国著名的罗曼蒂克路南下进入奥地利,再往北上来到距离布拉格约一小时路程的地方。是啊,只能称那为“地方”,因为我们入住的旅馆处在一个鸟不生蛋的郊外,附近连一个小镇都没有。这地方真是漂亮。从房间的窗户看出去,可见一望无际的草原和麦田,偶尔还可看见野兔在草原里蹦跳着。傍晚没啥事可做,我们到草原上散步,看见远处有野兔,我童心大发,竟然想跟野兔做朋友,于是蹑手蹑脚想走近一些。你以为野兔单纯可爱,它发现有不速之客,双耳一直拔腿就逃,一溜烟就不见了踪影!

爆胎,在我30岁生日,在浪漫的布拉格郊外
布拉格郊外美丽的日落。

都是罗里惹的祸

那天是五月二十八日。我当然记得非常清楚,那是我的生日。时间,早上九点。雨后,九度,冷。我们吃了早餐温饱后,便开着车子,在没有左右分隔线的乡间小路穿行,往布拉格驶去。驾驶盘在车的左边,开车得开在路的右边,我们始终没有适应过来。当天 B 负责开车,他小心翼翼、专心地驾驶。20分钟后,我们来到一处弯曲的道路,前方来了一辆罗里,“咻”一下飞速从左边经过。我们的车子突然往右一滑,滑出了柏油路,跟着大幅度摇晃。大事不好,一定是爆胎了!B 马上把车子停下,我们下车查看轮胎损坏的程度。爆胎没什么大不了的,花点功夫换个轮胎就可以继续上路了。事情并非那么简单,不然就没有这个故事了。看看轮胎,天啊,左边的两个轮胎,是两个,经不起摩擦,爆裂了!我的生日,我“连中双元”,好事成双不成?后备轮胎只有一个,那怎么办?

爆胎,在我30岁生日,在浪漫的布拉格郊外
等待救兵。

祸不单行

都说了我们住在鸟不生蛋的地方。那辆罗里经过之后,久久没有车子再经过。我们决定先换上一个后备胎,然后根据全球定位系统(GPS)的指示到附近一家修车厂去。B 和我负责换轮胎,为了安全起见,Joshua 负责指引交通。换了一个轮胎后,我们以龟速前往修车厂。少了一个轮胎,车子摇晃得实在厉害,发出“轰轰”抗议声。抵达修车厂后,修车厂竟然没开,真是他妈的,上辈子作的孽,这辈子还。

车子真的不能继续前进了。我们打开租车文件,找到了一个求救号码,于是拨电求救。求救总部在德国的柏林,沟通后才发现我们是不该把车子驾到捷克来的。第一,租车公司在捷克没有汽车维修服务。第二,保险涵盖的国家不包括捷克。我的天啊!是时候祷告了。

Bigfoottraveller.com l 爆胎,在我30岁生日,在浪漫的布拉格郊外
绵绵细雨,车镜前的刷水器启动,三支刷水器在眼前晃来晃去,祝我生日快乐。

阿姆斯特丹派救兵

柏林那端真是帮了个忙。他们把我们的电话转接到奔驰位于阿姆斯特丹的总部,奔驰接着替我们联络了奔驰在布拉格的维修厂,维修厂于是安排拖车来救我们。一切安排好后,呼,我们终于松了一口气,现在只能等了,希望拖车很快找到我们。等待真的不是件好玩的事,车上虽然没有吃的,但幸好有水。没事干,于是我们到处徘徊,还走进杉树里拍照,苦中作乐。

爆胎,在我30岁生日,在浪漫的布拉格郊外
美丽浪漫的查尔斯桥。

布拉格也可怜我

下午两点半,拖车终于姗姗来迟。我们啊,坐上大型拖拉罗里,浩浩荡荡继续往布拉格前进。绵绵细雨,车镜前的刷水器启动,三支刷水器在眼前晃来晃去,祝我生日快乐。四点半,车子终于修好了。我们到布拉格吃了一顿丰富的晚餐抚慰疲惫和受惊的身躯,然后漫步在查尔斯桥,于绵绵细雨中欣赏烟雨弥漫的布拉格。好一个布拉格,美丽浪漫的布拉格。

那年五月二十八日,时间,晚上十点,回途,在车里,我想着我那充满惊喜的三十岁生日,一切安好。好事或坏事,到头来,都是人生经验,所以感恩。

自驾游租车贴士:

  • 租车时务必确定是否有意外保险。视地点而定,有必要的话应该考虑加保,以避免在意外发生之后得付昂贵的维修费。
  • 宜向租车公司确定你要去的地方是否被接受(沙滩,某些危险地段等)。如果不被接受,那就别去,因为如果发生了意外,保险公司是不会赔偿的。
  • 宜确定你的旅游保险是否有包括汽车抛锚或意外的赔偿。
  • 租全球定位系统(GPS)的钱不能省。GPS 让你省下很多宝贵的时间。所以,租车的时候,记得注明说你也要一台 GPS。
  • 租车时可以要求要一辆使用柴油的车。在欧洲,柴油的价格较便宜。
  • 长途驾驶的话,宜在车里放一些食用水或干粮,以防万一。

布拉格视频

爆胎,在我30岁生日,在浪漫的布拉格郊外
爆胎,在我30岁生日,在浪漫的布拉格郊外
爆胎,在我30岁生日,在浪漫的布拉格郊外
爆胎,在我30岁生日,在浪漫的布拉格郊外
爆胎,在我30岁生日,在浪漫的布拉格郊外
爆胎,在我30岁生日,在浪漫的布拉格郊外
爆胎,在我30岁生日,在浪漫的布拉格郊外
爆胎,在我30岁生日,在浪漫的布拉格郊外
爆胎,在我30岁生日,在浪漫的布拉格郊外
爆胎,在我30岁生日,在浪漫的布拉格郊外
爆胎,在我30岁生日,在浪漫的布拉格郊外
爆胎,在我30岁生日,在浪漫的布拉格郊外
爆胎,在我30岁生日,在浪漫的布拉格郊外
爆胎,在我30岁生日,在浪漫的布拉格郊外
爆胎,在我30岁生日,在浪漫的布拉格郊外
爆胎,在我30岁生日,在浪漫的布拉格郊外
爆胎,在我30岁生日,在浪漫的布拉格郊外
爆胎,在我30岁生日,在浪漫的布拉格郊外
爆胎,在我30岁生日,在浪漫的布拉格郊外
爆胎,在我30岁生日,在浪漫的布拉格郊外
爆胎,在我30岁生日,在浪漫的布拉格郊外
爆胎,在我30岁生日,在浪漫的布拉格郊外
爆胎,在我30岁生日,在浪漫的布拉格郊外
爆胎,在我30岁生日,在浪漫的布拉格郊外

mm

林道锦(DK)

梦想家,数字游民,身在新加坡,心向世界。《大脚印》创办人。理想的生活里有一架笔记本电脑和不断切换的景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