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這下情況比逆風更糟,還得負重步行,泥土的顏色像是複製粘貼一樣重複,風聲在耳里打轉,光禿禿的大地沒有生氣。突然間他對着荒野大吼。四周空曠得沒有一聲應答,連只鳥也沒有!

離開韓國的 Yuu,同時也離開了我小小的眼界。他發來的地圖定位以未知的語言符號命名,我既不知道位置,也無從想象。他騎行路上的貧瘠,像極了我走過的戈壁灘;他某個清晨起床驚見帳篷口子的厚雪,像極了我在北方踏過的初雪。我只能用為數不多的雷同的經歷,去填補對他未知旅途的想象。直到他到了烏蘭巴托,我在視頻中看見大街上的 LV,熙熙攘攘,人聲鼎沸我聽不清他的聲音……才驚覺我所熟悉的竟然是城市的輪廓。

那時北京剛要進入春天,早櫻盛開,他終於挨過了這年冬天,算計好夏天進入帕米爾高原騎行。除了惡劣的氣候,地廣人稀食宿問題又是一個阻礙。4月份的一天清晨,他重新展開旅途離開北京,這是他長時間休息以後的再次出發。日本森林的隱居生活,濟州民宿的造房日子,還有和家人的東京重聚,都在後頭,他帶着所有人的祝福,啟程開始向西。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十):Wild Wild East
漫漫去路,驚喜萬分。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十):Wild Wild East
湖邊踢球。

蒙古送他一場沙塵暴

就如過來人所說,蒙古騎行最大的挑戰——逆風和壞天氣,都一一實現。在中國境內的內蒙古省,突然來了沙塵暴,Yuu 沿途問詢有沒有可以留宿一晚的人家,蒙古族話少,點頭表示同意。他住進一戶人家,屋後是300頭羊,全都蜷縮在一塊準備歷經沙塵!五天時間,他來到扎門烏德(即內蒙古與蒙古國交界處),開始觸摸真實的蒙古國。迄今為止,這是他最喜歡的目的地之一,他難忘沒有電纜線縱橫划過的蒼穹。

在蒙古,幾乎天天都有好心人停下車來想拉他一程,他都會道謝並拒絕,繼續接受逆風和沙塵的洗禮。後來,他在帕米爾高原騎行,十分佩服那些徒步的旅行者,一步一腳印慢慢邁進。我試圖想象,他在逆風情況下極度緩慢地前行,會不會令他絕望,甚至放棄騎行?對此,Yuu 有所回應。

在蒙古以西,離開烏蘭巴托後,曾有三天時間,Yuu 只能推着自行車步行。路況十分差勁,地面都是參差不齊的鵝卵石塊。這下情況比逆風更糟,還得負重步行,泥土的顏色像是複製粘貼一樣重複,風聲在耳里打轉,光禿禿的大地沒有生氣。突然間他對着荒野大吼。四周空曠得沒有一聲應答,連只鳥也沒有!

他只有繼續步行。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十):Wild Wild East
放牧人。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十):Wild Wild East
睡在銀河下。

烏蘭巴托的牧人

在我的想象里,烏蘭巴托就是有商店的荒漠。Yuu 曾在烏蘭巴托的鬧市中對我指着一個方向說,往那裡走五公里,就是我放羊的草原。他在這裡打工換食宿,Ger(蒙古包)的主人就住在草原上,Yuu 替他們放牛。一家幾口人吃飯特別儉樸,Yuu 怕佔了別人太多口糧也不願意多吃。有的時候屋主會成列一條清單,讓 Yuu 去採購,有一些令我難以置信的必需品,比如羊頭。

屋主也接待沙發客,在這期間 Yuu 碰上一個法國家庭,一家五口,三個小孩一行人在蒙古騎行,正值暑期,孩子們玩得正歡樂。我們倆聊起這件事不僅心生佩服:是如何強大的父母可以帶領孩子們以這種方式去看世界。

我問他如何跟屋主溝通,他笑說:比手畫腳。對於像 Yuu 一樣不善表達的人,碰到語言不通的對象反而更顯自在,這樣雙方在一起不說什麼也不會彆扭,我一想象到這個畫面,就能聯想起他的微笑,可以讓他免去多講話的微笑,但我無法具體形容,很有禮貌,充滿感恩。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十):Wild Wild East
你們怎麼盯着我的帳篷看?

放牛的日子很清幽。他喜歡拿動物開玩笑,覺得它們木訥的反應很逗趣。躺在陡坡上看天空,我不禁要老套地替他配上旁白: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見牛羊。可這首《敕勒歌》不就是在唱蒙古草原的豪情嗎?Yuu 甚至問起我書架上席慕蓉的詩篇,那些關於蒙古的詩句,在那個時候都很應景。

Yuu 喜歡的那些目的地,歸結起來都是“Wild”。生活不近便利,卻有更美滿的東西去彌補,比如遠處山巒,或近處牛群。也或者,是他自己和他自己的相伴。

*《大腳印》是 Yuu 騎行計劃的夢想推手。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十):Wild Wild East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十):Wild Wild East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十):Wild Wild East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十):Wild Wild East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十):Wild Wild East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十):Wild Wild East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十):Wild Wild East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十):Wild Wild East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十):Wild Wild East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十):Wild Wild East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十):Wild Wild East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十):Wild Wild East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十):Wild Wild East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十):Wild Wild East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十):Wild Wild East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十):Wild Wild East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十):Wild Wild East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十):Wild Wild East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十):Wild Wild East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十):Wild Wild East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十):Wild Wild East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十):Wild Wild East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十):Wild Wild East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十):Wild Wild East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十):Wild Wild East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十):Wild Wild East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十):Wild Wild East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十):Wild Wild East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十):Wild Wild East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十):Wild Wild East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十):Wild Wild East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十):Wild Wild East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十):Wild Wild East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十):Wild Wild East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十):Wild Wild East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寫他)騎單車從東京去曼徹斯特(十):Wild Wild East

mm

Yuu & Shinn

Yuu:大學時期愛上騎自行車,曾騎行環島台灣,也騎行新疆,2015年7月份浙江大學畢業,從杭州出發,準備騎行歐洲。

Shinn:大學時期愛上背包旅行,曾背包從杭州一路向西至新疆以西,也曾背包旅行東南亞。2015年7月份浙江大學畢業。2017年9月前往保加利亞,和Yuu一起騎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