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Tana Toraja 有殭屍,真有其事?當地人人相信,一個人在往生後,必須葬在其出生之地。如果這人在異地去世了,有心人只要念一念咒語,就可讓死人重新站立,“走” 回故鄉去。

(相冊里的部分照片,或許會讓你覺得不舒服 。)

“望加錫?那有什麼好玩的?” 朋友好奇地問。

“有殭屍啊!” 我說。

我是認真的。隨勝安航空飛往望加錫的首航班機抵達位於印尼南蘇拉威西(South Sulawesi)的望加錫(Makassar),殭屍這傳說不斷地在我的腦海里盤旋。前往 Tana Toraja 的前一天,我耐心地跟着導遊。他滿腔熱情地解說了很多,我站在一旁,偶爾點點頭,偶爾微笑。內心裡,我最想問的問題,其實是:這裡究竟有沒有傳說中的殭屍?數次,問題到了喉嚨,又被我吞了回去。我深怕問了一個當地人忌諱的問題。

去Tana Toraja的途中,這樣的鄉間美景觸目皆是。
去Tana Toraja的途中,這樣的鄉間美景觸目皆是。

關於殭屍的傳聞

Tana Toraja 位於望加錫以北約320公里的深山裡。路途不算遠,但非得經過長途跋涉方可抵達。彎曲的窄路,途經小鎮的時候難免會遇上小堵車,但沿途的田園風光和高原美麗的景緻倒是迷人。小巴士內,大家幾乎都睡著了。導遊之一 —— 迪歐坐在後排。我扶着車座,走到后座,開始和迪歐聊起天來。

終於,我忍不住了。

“迪歐,我聽說 Tana Toraja 有殭屍,真有其事?” 我小聲地問。

迪歐笑笑,然後說:“這是很久以前流傳下來的傳說。不過,要不是我親眼看見,我也不會相信。”

語畢,猶如萬雷轟頂,我的毛孔瞬間收縮,打了個冷顫。

“我19歲那年,婆婆去世了。舉行葬禮期間,水牛是必須的祭品。我看着大人殺了一頭水牛。它的頭被砍了,它的皮被剝了。突然之間,那頭水牛彈地而起,到處亂竄!這樣的事情既然可以發生在水牛身上,那必然可以發生在人身上。”

我點着頭,寒毛都豎了起來,原來這不是無稽之談。

當地人相信,一個人在往生後,必須葬在其出生之地。如果這人在異地去世了,有心人只要念一念咒語,就可讓死人重新站立,“走” 回故鄉去。

Bigfoottraveller.com l 印尼Tana Toraja,以葬禮打開你的眼界
懸棺。

葬禮乃至大之事

的確,Tana Toraja 人一生勞碌,就為葬禮。葬禮儀式之長短因人而異,而祭品更是葬禮不可從缺的組件。普通百姓的葬禮多為四天。第一天,葬禮於午後正式開始。第二天,親朋好友陸續抵達弔喪。有的帶着香煙、米、糖或酒當作帛金,或直接把錢交給喪家以表示哀悼。親戚會攜帶水牛或豬只前來。這些帛金其實都是人情債。日後對方若舉行葬禮,這些帛金是得 “還” 的,這和華人的習俗類似。第三天是祭祀儀式,是葬禮的高潮,據說場面是血淋淋一片。屠夫手握銳利的大刀,往水牛的頸部用力一揮,水牛就倒地了。被祭獻的水牛和豬只過後會被切分給前來弔喪的村民。

相比之下,當地貴族的葬禮可持續一個月之久,排場可更大了。 當地人相信,水牛和豬是承載靈魂的使者。因此,葬禮期間祭獻的水牛和豬只越多,往生者的靈魂就越快抵達天堂。抵達天堂之後,他既是一個家財萬貫的人(水牛和豬就是財富),其後裔的社會地位,也將因為葬禮排場的隆重程度,而水漲船高。

Bigfoottraveller.com l 印尼Tana Toraja,以葬禮打開你的眼界
葬禮之後,被祭獻的水牛,其牛角就被架在 tongkonan 正前方的柱子上。

上億的葬禮花費

葬禮龐大的花費,令人咋舌。2011年,在一對夫妻的葬禮中,共有200頭水牛和500頭豬被祭獻。據迪歐的計算,那場葬禮的消費(不包括身價高的水牛),至少50億印尼盾!5千美金,對當地人來說,算是天價。

“我公公的葬禮就花了六千萬印尼盾,” 迪歐說。“為了籌錢舉行葬禮,公公去世後半年我們才為他舉行葬禮。” 那被注射了甲醛液(formalin)的屍體,就被安放在傳統房子 —— tongkonan 的後房。在還沒有甲醛夜之前,當地人就把草藥抹在屍體上,以免屍體發臭和腐爛。死亡,在 Toraja 人眼裡,一點也不可怕。和一具死屍於同一屋檐下度過一年半載,並非稀奇之事。

葬禮之後,被祭獻的水牛,其牛角就被架在 tongkonan 正前方的柱子上。站在 tongkonan 前面,俯首一看,一排由大到小的牛角,直達 tongkonan 高聳雲霄的屋頂,氣派十足。而牛顎,就像晾衣服一般掛在屋子周圍。不知情的人,還以為到了蠻族部落呢!

Lemo墳墓。木偶(Tau-tau)的手勢表示對後人的祝福。
Lemo 墳墓。木偶(Tau-tau)的手勢表示對後人的祝福。

當地人獨特的安葬方式

葬禮,終究要將往生之人埋葬。“埋”並不適用於此。Tana Toraja 人葬往生者的方法,倒是要與眾不同,才能配合排場十足的葬禮。儀式完畢後,前來弔喪的人們陪往生者走最後一程,前往墳墓。當地人有三種葬往生者的方法:第一,將往生者放進洞穴里;第二,將往生者放入棺木然後懸架在懸崖上;還未長乳牙的小孩就被葬在樹榦里。這趟旅程,我倒是看了不少匪夷所思的墳墓。

在 Lemo,在一大片綠意盎然的稻田邊,有座石山。石壁上有多扇小門,門的大小不一,色澤也不一。石壁上還有多具木偶(當地人稱 “tau-tau”),個個栩栩如生。木門後,是當地人鑿出來的石洞,裡面就是往生者的安息之地。石壁上的木偶乃根據往生者的樣貌雕的。

來到 Kambira,在竹林之中有棵枯死了的大樹。樹榦上有多扇用竹和麻繩編織成的門。當地人把還未長乳牙的小孩葬在樹榦里,讓孩子在大樹母親的懷抱里,繼續成長。選擇在哪棵大樹挖洞也有講究。大樹的樹脂一定要是白色的,象徵母乳。

最後來到 Londa,進入洞穴之前,就已看見一幅幅架在洞穴之上的棺木了,頭顱就隨意擺着。當地人為我們提燈,我們小心翼翼地走進洞穴里。除了得小心免得失足或撞到頭之外,還得特別小心以免踩到人骨或摸到頭顱。最讓我吃驚的,是一個開了的棺木,裡面的屍體就那樣的暴露在外,人們把香煙和錢幣留在屍體旁。

這絕對不是電影的場景(人頭保證)!
這絕對不是電影的場景(人頭保證)!

差異之美

有人相信鬼神之說,冒犯了不凈之物還可能 “中邪”。我好奇地問迪歐:“我們這樣隨意地進出墳墓,會不會冒犯往生者啊?” 迪歐很肯定地回答:“哪會?他們的靈魂都已上天堂了!”

對於死亡,各個民族都有其獨特的信仰和詮釋。Toraja 人獨樹一幟的葬禮,對死亡的豁達,在凡夫俗子眼裡,或許讓人難以理解。在全球化熱潮大力的衝擊下,當宗教、快餐、網際網絡不斷地入侵這些偏遠地區的時候,Tana Toraja 這個以信奉基督教為主的地方,卻沒有把他們的風俗遺留在後。 我想,這是我喜歡 Tana Toraja 的原因之一。

打開胸懷吧,如此獨特的民族風俗,絕不能用我們心裡即有的那把尺去衡量,我是這樣告訴自己的。這個世界因為不同膚色的民族,和各民族致力維持着的習俗,而變得更美,不是嗎?如果失去了,那才是這世界的損失呢。

Bigfoottraveller.com l 印尼Tana Toraja,以葬禮打開你的眼界
Lemo 一隅。

旅遊貼士:

什麼時候去?

  • 六月至八月是去 Tana Toraja 的最佳季節。由於這期間逢旱季、學校假期和稻米豐收,因此也是葬禮的旺季。
  • 雖是旱季,由於地勢較高(約海拔700米),宜準備外套保暖。

如何去?

  • 可搭長途巴士前往。Fa  Litha、Bintang Prima 和 Bintang Timur 這三大巴士公司每天有巴士前往 Tana Toraja,於8am、2pm和9pm分別從各自的巴士總站出發。票價為17至20美金之間(隨季節變動)。
  • 也可在 Daya 巴士總站(Terminal Daya)搭小巴士前往,每天8am及8pm出發,票價為10至12美金。
  • 或可包車。如果有數人同游,這是最舒服和經濟的方式。最普遍的 Avanza 車款的每日包車價格(包括司機)為55美金一天。位於望加錫的旅行社都可為你安排。

推薦導遊

Theo Mantung

Vifa Holiday Indonesia

網站:www.gosulawesi.com

電郵:[email protected] / [email protected]

  • 迪歐是土生土長的 Tana Toraja 人,現居住在望加錫。他說得一口流利的英文,為人真誠,對當地的風俗習慣有深入的了解。

我錯過的事

  • 這趟旅程留下的遺憾,是沒遇上葬禮,因此沒能目睹那盛大的場面。但葬禮這等事,也是可遇不可求的。一般上,葬禮在周日舉行,因此應該避免在周末前往。
  • 另外,可要求導遊安排帶你到 Batutumunga,那裡不但風景優美,還可從那健行6小時抵達 Limbung 村莊,並可住在當地人的家裡。隔天通過水路,乘河筏回到小鎮。這是接近 Tana Toraja 大自然的好方法。

Tana Toraja視頻

印尼Tana Toraja,以葬禮打開你的眼界
印尼Tana Toraja,以葬禮打開你的眼界
印尼Tana Toraja,以葬禮打開你的眼界
印尼Tana Toraja,以葬禮打開你的眼界
印尼Tana Toraja,以葬禮打開你的眼界
印尼Tana Toraja,以葬禮打開你的眼界
印尼Tana Toraja,以葬禮打開你的眼界
印尼Tana Toraja,以葬禮打開你的眼界
印尼Tana Toraja,以葬禮打開你的眼界
印尼Tana Toraja,以葬禮打開你的眼界
印尼Tana Toraja,以葬禮打開你的眼界
印尼Tana Toraja,以葬禮打開你的眼界
印尼Tana Toraja,以葬禮打開你的眼界
印尼Tana Toraja,以葬禮打開你的眼界
印尼Tana Toraja,以葬禮打開你的眼界
印尼Tana Toraja,以葬禮打開你的眼界
印尼Tana Toraja,以葬禮打開你的眼界
印尼Tana Toraja,以葬禮打開你的眼界
印尼Tana Toraja,以葬禮打開你的眼界
印尼Tana Toraja,以葬禮打開你的眼界
印尼Tana Toraja,以葬禮打開你的眼界
印尼Tana Toraja,以葬禮打開你的眼界

mm

林道錦(DK)

夢想家,數字遊民,身在新加坡,心向世界。《大腳印》創辦人。理想的生活里有一架筆記本電腦和不斷切換的景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