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Tana Toraja 有僵尸,真有其事?当地人人相信,一个人在往生后,必须葬在其出生之地。如果这人在异地去世了,有心人只要念一念咒语,就可让死人重新站立,“走” 回故乡去。

(相册里的部分照片,或许会让你觉得不舒服 。)

“望加锡?那有什么好玩的?” 朋友好奇地问。

“有僵尸啊!” 我说。

我是认真的。随胜安航空飞往望加锡的首航班机抵达位于印尼南苏拉威西(South Sulawesi)的望加锡(Makassar),僵尸这传说不断地在我的脑海里盘旋。前往 Tana Toraja 的前一天,我耐心地跟着导游。他满腔热情地解说了很多,我站在一旁,偶尔点点头,偶尔微笑。内心里,我最想问的问题,其实是:这里究竟有没有传说中的僵尸?数次,问题到了喉咙,又被我吞了回去。我深怕问了一个当地人忌讳的问题。

去Tana Toraja的途中,这样的乡间美景触目皆是。
去Tana Toraja的途中,这样的乡间美景触目皆是。

关于僵尸的传闻

Tana Toraja 位于望加锡以北约320公里的深山里。路途不算远,但非得经过长途跋涉方可抵达。弯曲的窄路,途经小镇的时候难免会遇上小堵车,但沿途的田园风光和高原美丽的景致倒是迷人。小巴士内,大家几乎都睡着了。导游之一 —— 迪欧坐在后排。我扶着车座,走到后座,开始和迪欧聊起天来。

终于,我忍不住了。

“迪欧,我听说 Tana Toraja 有僵尸,真有其事?” 我小声地问。

迪欧笑笑,然后说:“这是很久以前流传下来的传说。不过,要不是我亲眼看见,我也不会相信。”

语毕,犹如万雷轰顶,我的毛孔瞬间收缩,打了个冷颤。

“我19岁那年,婆婆去世了。举行葬礼期间,水牛是必须的祭品。我看着大人杀了一头水牛。它的头被砍了,它的皮被剥了。突然之间,那头水牛弹地而起,到处乱窜!这样的事情既然可以发生在水牛身上,那必然可以发生在人身上。”

我点着头,寒毛都竖了起来,原来这不是无稽之谈。

当地人相信,一个人在往生后,必须葬在其出生之地。如果这人在异地去世了,有心人只要念一念咒语,就可让死人重新站立,“走” 回故乡去。

Bigfoottraveller.com l 印尼Tana Toraja,以葬礼打开你的眼界
悬棺。

葬礼乃至大之事

的确,Tana Toraja 人一生劳碌,就为葬礼。葬礼仪式之长短因人而异,而祭品更是葬礼不可从缺的组件。普通百姓的葬礼多为四天。第一天,葬礼于午后正式开始。第二天,亲朋好友陆续抵达吊丧。有的带着香烟、米、糖或酒当作帛金,或直接把钱交给丧家以表示哀悼。亲戚会携带水牛或猪只前来。这些帛金其实都是人情债。日后对方若举行葬礼,这些帛金是得 “还” 的,这和华人的习俗类似。第三天是祭祀仪式,是葬礼的高潮,据说场面是血淋淋一片。屠夫手握锐利的大刀,往水牛的颈部用力一挥,水牛就倒地了。被祭献的水牛和猪只过后会被切分给前来吊丧的村民。

相比之下,当地贵族的葬礼可持续一个月之久,排场可更大了。 当地人相信,水牛和猪是承载灵魂的使者。因此,葬礼期间祭献的水牛和猪只越多,往生者的灵魂就越快抵达天堂。抵达天堂之后,他既是一个家财万贯的人(水牛和猪就是财富),其后裔的社会地位,也将因为葬礼排场的隆重程度,而水涨船高。

Bigfoottraveller.com l 印尼Tana Toraja,以葬礼打开你的眼界
葬礼之后,被祭献的水牛,其牛角就被架在 tongkonan 正前方的柱子上。

上亿的葬礼花费

葬礼庞大的花费,令人咋舌。2011年,在一对夫妻的葬礼中,共有200头水牛和500头猪被祭献。据迪欧的计算,那场葬礼的消费(不包括身价高的水牛),至少50亿印尼盾!5千美金,对当地人来说,算是天价。

“我公公的葬礼就花了六千万印尼盾,” 迪欧说。“为了筹钱举行葬礼,公公去世后半年我们才为他举行葬礼。” 那被注射了甲醛液(formalin)的尸体,就被安放在传统房子 —— tongkonan 的后房。在还没有甲醛夜之前,当地人就把草药抹在尸体上,以免尸体发臭和腐烂。死亡,在 Toraja 人眼里,一点也不可怕。和一具死尸于同一屋檐下度过一年半载,并非稀奇之事。

葬礼之后,被祭献的水牛,其牛角就被架在 tongkonan 正前方的柱子上。站在 tongkonan 前面,俯首一看,一排由大到小的牛角,直达 tongkonan 高耸云霄的屋顶,气派十足。而牛颚,就像晾衣服一般挂在屋子周围。不知情的人,还以为到了蛮族部落呢!

Lemo坟墓。木偶(Tau-tau)的手势表示对后人的祝福。
Lemo 坟墓。木偶(Tau-tau)的手势表示对后人的祝福。

当地人独特的安葬方式

葬礼,终究要将往生之人埋葬。“埋”并不适用于此。Tana Toraja 人葬往生者的方法,倒是要与众不同,才能配合排场十足的葬礼。仪式完毕后,前来吊丧的人们陪往生者走最后一程,前往坟墓。当地人有三种葬往生者的方法:第一,将往生者放进洞穴里;第二,将往生者放入棺木然后悬架在悬崖上;还未长乳牙的小孩就被葬在树干里。这趟旅程,我倒是看了不少匪夷所思的坟墓。

在 Lemo,在一大片绿意盎然的稻田边,有座石山。石壁上有多扇小门,门的大小不一,色泽也不一。石壁上还有多具木偶(当地人称 “tau-tau”),个个栩栩如生。木门后,是当地人凿出来的石洞,里面就是往生者的安息之地。石壁上的木偶乃根据往生者的样貌雕的。

来到 Kambira,在竹林之中有棵枯死了的大树。树干上有多扇用竹和麻绳编织成的门。当地人把还未长乳牙的小孩葬在树干里,让孩子在大树母亲的怀抱里,继续成长。选择在哪棵大树挖洞也有讲究。大树的树脂一定要是白色的,象征母乳。

最后来到 Londa,进入洞穴之前,就已看见一幅幅架在洞穴之上的棺木了,头颅就随意摆着。当地人为我们提灯,我们小心翼翼地走进洞穴里。除了得小心免得失足或撞到头之外,还得特别小心以免踩到人骨或摸到头颅。最让我吃惊的,是一个开了的棺木,里面的尸体就那样的暴露在外,人们把香烟和钱币留在尸体旁。

这绝对不是电影的场景(人头保证)!
这绝对不是电影的场景(人头保证)!

差异之美

有人相信鬼神之说,冒犯了不净之物还可能 “中邪”。我好奇地问迪欧:“我们这样随意地进出坟墓,会不会冒犯往生者啊?” 迪欧很肯定地回答:“哪会?他们的灵魂都已上天堂了!”

对于死亡,各个民族都有其独特的信仰和诠释。Toraja 人独树一帜的葬礼,对死亡的豁达,在凡夫俗子眼里,或许让人难以理解。在全球化热潮大力的冲击下,当宗教、快餐、网际网络不断地入侵这些偏远地区的时候,Tana Toraja 这个以信奉基督教为主的地方,却没有把他们的风俗遗留在后。 我想,这是我喜欢 Tana Toraja 的原因之一。

打开胸怀吧,如此独特的民族风俗,绝不能用我们心里即有的那把尺去衡量,我是这样告诉自己的。这个世界因为不同肤色的民族,和各民族致力维持着的习俗,而变得更美,不是吗?如果失去了,那才是这世界的损失呢。

Bigfoottraveller.com l 印尼Tana Toraja,以葬礼打开你的眼界
Lemo 一隅。

旅游贴士:

什么时候去?

  • 六月至八月是去 Tana Toraja 的最佳季节。由于这期间逢旱季、学校假期和稻米丰收,因此也是葬礼的旺季。
  • 虽是旱季,由于地势较高(约海拔700米),宜准备外套保暖。

如何去?

  • 可搭长途巴士前往。Fa  Litha、Bintang Prima 和 Bintang Timur 这三大巴士公司每天有巴士前往 Tana Toraja,于8am、2pm和9pm分别从各自的巴士总站出发。票价为17至20美金之间(随季节变动)。
  • 也可在 Daya 巴士总站(Terminal Daya)搭小巴士前往,每天8am及8pm出发,票价为10至12美金。
  • 或可包车。如果有数人同游,这是最舒服和经济的方式。最普遍的 Avanza 车款的每日包车价格(包括司机)为55美金一天。位于望加锡的旅行社都可为你安排。

推荐导游

Theo Mantung

Vifa Holiday Indonesia

网站:www.gosulawesi.com

电邮:[email protected] / [email protected]

  • 迪欧是土生土长的 Tana Toraja 人,现居住在望加锡。他说得一口流利的英文,为人真诚,对当地的风俗习惯有深入的了解。

我错过的事

  • 这趟旅程留下的遗憾,是没遇上葬礼,因此没能目睹那盛大的场面。但葬礼这等事,也是可遇不可求的。一般上,葬礼在周日举行,因此应该避免在周末前往。
  • 另外,可要求导游安排带你到 Batutumunga,那里不但风景优美,还可从那健行6小时抵达 Limbung 村庄,并可住在当地人的家里。隔天通过水路,乘河筏回到小镇。这是接近 Tana Toraja 大自然的好方法。

Tana Toraja视频

印尼Tana Toraja,以葬礼打开你的眼界
印尼Tana Toraja,以葬礼打开你的眼界
印尼Tana Toraja,以葬礼打开你的眼界
印尼Tana Toraja,以葬礼打开你的眼界
印尼Tana Toraja,以葬礼打开你的眼界
印尼Tana Toraja,以葬礼打开你的眼界
印尼Tana Toraja,以葬礼打开你的眼界
印尼Tana Toraja,以葬礼打开你的眼界
印尼Tana Toraja,以葬礼打开你的眼界
印尼Tana Toraja,以葬礼打开你的眼界
印尼Tana Toraja,以葬礼打开你的眼界
印尼Tana Toraja,以葬礼打开你的眼界
印尼Tana Toraja,以葬礼打开你的眼界
印尼Tana Toraja,以葬礼打开你的眼界
印尼Tana Toraja,以葬礼打开你的眼界
印尼Tana Toraja,以葬礼打开你的眼界
印尼Tana Toraja,以葬礼打开你的眼界
印尼Tana Toraja,以葬礼打开你的眼界
印尼Tana Toraja,以葬礼打开你的眼界
印尼Tana Toraja,以葬礼打开你的眼界
印尼Tana Toraja,以葬礼打开你的眼界
印尼Tana Toraja,以葬礼打开你的眼界

mm

林道锦(DK)

梦想家,数字游民,身在新加坡,心向世界。《大脚印》创办人。理想的生活里有一架笔记本电脑和不断切换的景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