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哈瓦那的街景,有着濃厚的殖民地味道。在這裡,時光凝固在五十年代,一街一景,都頗有懷舊電影的味道。古老和殘舊斑駁的建築物,還有滿街的美式老爺車,帶出獨特的格調,也讓哈瓦那蒙上一層神秘及浪漫的色彩。

古巴的首都哈瓦那(Havana)對我來說,曾經是個可望不可及的 destination。這個像是懷舊電影海報里 “跳” 出來的城市,過去一直都給我一種不真實的感覺,但那個從雜誌和報章得來的印象和感覺卻又揮之不去,讓我嚮往了許久。

直到我兩年前辭掉工作,決定實現我的流浪夢時,我終於單人匹馬,順利去到哈瓦那了。安排了行程等待出發的日子裡,心裡既興奮和期待,可是也有點不能置信。畢竟,哈瓦那在我心裡是屬於 “殿堂級” 的一個 destination。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古巴哈瓦那: 舊時光,小日子
頹廢的哈瓦那,美麗的哈瓦那。

無驚無險入境

從亞洲前往古巴的旅程遙遠而輾轉,目前還沒有直達哈瓦那的航線,當時也不能從北美轉機。因為時間充裕,我從馬德里(Madrid)飛到中美洲的瓜地馬拉市(Guatemala City),在 Antigua 呆了一陣子,再經巴拿馬(Panama)飛到哈瓦那。

我在巴拿馬的機場辦 check-in 時,其實還是感到很不踏實。因為據我在網上搜查的資料顯示,到古巴的外國人必須持有醫療保險才能入境。可是因為美國對古巴的禁運,全部我所能找到的旅遊保險單都把古巴排除在外。根據另一個網站的資訊,我唯一的希望,就是到達哈瓦那機場後去到古巴的國營保險公司櫃檯,購買旅遊醫療保單,而且保險費是以逗留古巴的日數計算。心想這一次一定無可避免要破費了。(編按:大部分保險公司的旅遊保單,現已涵蓋古巴。)

抵達後,我卻沒見到這樣的櫃檯。我唯有見步行步,硬着頭皮過境。怎知道移民局官員沒人要求看我的旅遊保險單,只是很好奇地看着我的護照,再問我一句: “Malaysia?” 我微笑點頭,然後他拿起我的護照給隔壁的同事看,像發現新大陸。最後他在我的護照上蓋個印,放我走了。

離開機場後不久,我乘搭的計程車緩緩地駛進舊城裡。哈瓦那的街景,有着濃厚的殖民地味道。在這裡,時光凝固在五十年代,一街一景,都頗有懷舊電影的味道。古老和殘舊斑駁的建築物,還有滿街的美式老爺車,帶出獨特的格調,也讓哈瓦那蒙上一層神秘及浪漫的色彩。

社會主義陣營上世紀末逐一解體之後,古巴共和國是少數仍保留共產黨政府的社會主義國家。面對美國長達半個世紀的經濟、貿易和金融封鎖和排擠,古巴歷盡被孤立和遺棄的境況,導致經濟發展停滯不前。

雖然被禁運,可是每年來到古巴的遊客也不少。旅遊業對這個國家的經濟,是個重要的支柱。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古巴哈瓦那: 舊時光,小日子
我非常喜歡民宿的客廳。陳設配搭得宜,也明亮簡潔。房東太太的朋友常來串門子,她們就坐在那套漂亮的搖椅沙發上聊個不停。我每次看她們聊天,都感覺到她們的無憂無慮,笑對人生。

民宿像精品博物館

我在網上找到了一家政府認證的民宿(Casa Particulares,簡稱 Casa),訂了五晚的住宿。民宿坐落在哈瓦那舊城(Habana Vieja),靠近老廣場。

一到達民宿,就有個年輕小夥子帶我到客廳,用流利的英語跟我講解民宿的設施,也給我一些溫馨提示。他一方面說舊城非常安全,要我不用擔心,另一方面又不斷叫我提高警覺,小心保管財物,尤其是相機和錢包,顯得前後矛盾。當我用英語向他發問時,他卻聽不懂,也沒辦法回答。天!他竟然把介紹民宿的“台詞”背得滾瓜爛熟,讓我也以為他的英語了得。古巴高達99.8%的識字率,果然不是蓋的。

房東在陽台上蓋了個小房間,我和他聯繫訂房間時就指定要它了,因為陽台比較明亮和涼快,而且有更多的活動空間。讓我額外驚喜的是房間的黑白格子馬賽克地磚。那可不是復古,而是原裝的!再加上樓下客廳的那些擺設和傢具,這間房子根本就是個小小的古董博物館。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古巴哈瓦那: 舊時光,小日子
在哈瓦那的街道上行駛的古董車,讓人眼花繚亂。

向右走向左走

在安頓行李後,我第一次走出民宿,不肯定要走哪個方向。

我先看左邊,一群黑人男性在街上溜達。他們留意到我,目光停留在我臉上,打量着我。我站在那兒膽怯了,連忙低頭,然後向右邊看,瞥見比較乾淨和熱鬧的巷子,所以立馬就往右走了。那以後,我一踏出門口就向右走,回民宿也是走同樣的路,對左邊的路避之則吉。這個習慣很快便形成。

事後,我非常惱恨自己戴着有色眼鏡判斷黑人們不懷好意,但因單獨遊走,我還是必須步步為營。

第三天回民宿前遇上滂沱大雨,有些街道淹水了,我只好跟着地圖改道而行。沒多久後發覺,我原來已經走在一直避開的那條街道。這街道原來也能通往海濱大道馬雷貢(Malecon)。這條路線,其實能看到更多當地的生活剪影,還有一些保存得很好的房子,幾家熱鬧的小酒吧,和有趣的路人。

如果不是那場大雨,我應該還會慣性地走相同的路,局限了我在哈瓦那的視野。有時候,一些我們不以為然的習慣或先入為主,會讓我們錯過更好的事,更美麗的遇見。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古巴哈瓦那: 舊時光,小日子
沒有種族隔閡的友誼。

和睦共處

古巴民族是由多個種族構成的,主要為白人(64%)、 黑白混血種人(27%)、 黑人(9%),還有極少數的黃種人。古巴革命發生前,黑人在社會上長期遭受歧視和隔離。古巴革命勝利後,政府大力反對種族主義,將全國所有的海灘開放,讓不同膚色的人都能享用公共資源,接着再進一步廢除所有帶有種族歧視性質的規定。這以後,不同膚色的古巴人在法律上,在勞動、受教育以及其他社會福利方面都享有平等的權利。

古巴革命成功打破了種族的階級界限。及後,民族團結更成為古巴社會發展的主流導向,所以種族關係變得和諧,也促進黑白混血種人比例的增長。

哈瓦那市中心還有個中國城,由兩條主要的街道構成,進口處還有個起眼的牌坊,准不會看漏。19世紀中期,不少來自廣東和福建的中國人離鄉別井到古巴當契約勞工。古巴獨立以前,他們和古巴人一起反抗西班牙殖民者,為古巴的獨立作出了貢獻,所以華人在古巴也受到友好的對待。在中國城,上班的都是古巴人,當老闆的是中國人。雖說是中國城,但實則上見到都是古巴人,華人極少數。

在街上、公園或酒吧外,我總會遇見三五成群、不同種族的古巴人很融洽及友好地混在一起。看着他們的互動,感覺良好。有時候他們更要求我拍下他們的合照,讓他們看。這些照片我非常喜歡,因為紀錄了他們之間沒有隔閡的友誼。雖然我在網路上看到的一些報道說古巴仍然存有少量的種族歧視,但整體來說,人民依然可以相處的很好,不失和氣。最重要的是,任何種族的古巴人,對國家的認同感都一樣高。

我在哈瓦那看見的種族和諧或許還沒達百分百,但對照馬來西亞近年來漸漸浮出檯面的種族隔閡或美國白人與黑人之間長期的芥蒂和衝突,也算是個典範吧。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古巴哈瓦那: 舊時光,小日子
當一個強勁的海浪來襲,大量的海浪會越過堤壩,直接打在路上。有一次我走避不及,浪花灑到我身上,弄得我濕漉漉,之後每次走在馬雷貢時都離堤壩遠遠的。

古巴縮影

在哈瓦那時正值雨季開鑼,每天都下好幾場豪雨,來得快也去得快。只是這樣潮濕的天氣加上攝氏30度以上的溫度,結果只有兩個字:悶熱。

 我適應得快,第二天穿 capri 褲、防水風衣和拖鞋,再帶把雨傘就出門逛。古巴人,男的或女的都比我瀟洒,他們短褲、背心和拖鞋,就一副裝備,連雨傘都省略了。面對令身體濕黏黏的天氣,還有滿街的水坑,他們臉上沒有厭煩的表情,我看到的反而是一副怡然自得,笑意盈盈的表情。

我幾乎每天都會沿着馬雷貢走,來回步行十多公里,有時候也會到舊城最著名的步行街 Obispo 閑逛。 我並沒有準備一個“must visit/must do”的清單,沒去酒吧喝古巴朗姆酒,也沒去尋找海明威的足跡,只是每天很隨性地在哈瓦那舊城和哈瓦那中區(Habana Centro)躦。其中一天,我也嘗試乘巴士去到新城區(Vedado)看看。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古巴哈瓦那: 舊時光,小日子
謝謝你們溫暖友善的笑容,完整了我在哈瓦那的小日子。

我享受我的旅行方式

有人問我,來到哈瓦那是一件難得的事,而我也是盼了幾年才做到,既然到了,那為何我不積極地把所有能遊覽的景點、能做的事情,都在那有限的日子裡一網打盡呢?

其實,我早已轉換旅行方式了。旅行時沒有預設很多計劃。在每一個我遊走的地方,我當然有一些想看或想做的,但不一定跟其他人的一樣。

在哈瓦那的六天,我跟着這裡的節奏,用我的雙腳、雙眼和內心去認識這座城市及感受環境的氛圍,並用我的單眼相機去記載這裡的人、事、物。

由起初的戰戰兢兢,直到能舒服自在地溜達,和拿出我的相機盡情拍人像、拍街景,都是因為路人熱情及溫暖的笑容感染了我,讓我舒服自在。我很久沒那麼痛快地、任意地拍街頭人像。無論我遇到的是花攤、肉檔、菜市或雪糕車的小販, 還是在麵包店、咖啡廳或餐廳工作的服務員,他們眼裡都閃爍着蓬勃的生命力。有限的資訊、沒有比照的對象及沒有太多外來的物質誘惑,讓古巴人仍能保持一份純真和樂天。這裡的生活水平雖然遠遠落在許多先進國家後面,但樂觀和熱情的古巴民族,充分地展示了他們精神富裕。

我不能說我看到的哈瓦那,就是古巴的全部,但至少在這裡,已經可以看到很有代表性的社會縮影。大老遠地前來這裡揭開那塊神秘的面紗,哈瓦那在我心裡不再是個平面的雜誌影像。她是有故事、有聲音、有氣味及有生命的。我的遺憾,是不能和大部分我遇着及拍攝的古巴人用語言溝通。若我能說得一口流利的西班牙語,我可帶走的何止是哈瓦那的影像和印象而已。我也許能夠知道更多古巴人內心的想法和經歷。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古巴哈瓦那: 舊時光,小日子
在 Prado 大道和 Dragones 交界處的 Hotel Saratoga,是哈瓦那最著名的酒店之一。2005年重新裝潢後再開業時,成為當時哈瓦那最新最豪華的酒店。相信很快地,這個美譽將會被陸續而來的美國及國際品牌酒店取代。

後記

2015年七月,在萬眾期待下,美國終於宣布和古巴正式復交。今年三月,美國總統奧馬巴到古巴訪問,正式為古巴展開新的一頁。古巴要開始加緊步伐,趕上遺漏她半個世紀的發展列車了。只是,這樣的復蘇,又會為這裡的社會帶來怎樣的衝擊呢?禁運若完全解除,古巴將和美國恢復正常關係,也重新和外界接軌,接受新的經濟及文化元素。我希望,在這樣的環境下,古巴還可以維持它的獨立、自強和和諧。

我很想在星巴克和麥當勞還沒駐進哈瓦那之前,再去走一趟!

延伸閱讀:

《In Havana》: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古巴哈瓦那: 舊時光,小日子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古巴哈瓦那: 舊時光,小日子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古巴哈瓦那: 舊時光,小日子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古巴哈瓦那: 舊時光,小日子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古巴哈瓦那: 舊時光,小日子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古巴哈瓦那: 舊時光,小日子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古巴哈瓦那: 舊時光,小日子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古巴哈瓦那: 舊時光,小日子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古巴哈瓦那: 舊時光,小日子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古巴哈瓦那: 舊時光,小日子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古巴哈瓦那: 舊時光,小日子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古巴哈瓦那: 舊時光,小日子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古巴哈瓦那: 舊時光,小日子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古巴哈瓦那: 舊時光,小日子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古巴哈瓦那: 舊時光,小日子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古巴哈瓦那: 舊時光,小日子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古巴哈瓦那: 舊時光,小日子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古巴哈瓦那: 舊時光,小日子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古巴哈瓦那: 舊時光,小日子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古巴哈瓦那: 舊時光,小日子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古巴哈瓦那: 舊時光,小日子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古巴哈瓦那: 舊時光,小日子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古巴哈瓦那: 舊時光,小日子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古巴哈瓦那: 舊時光,小日子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古巴哈瓦那: 舊時光,小日子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古巴哈瓦那: 舊時光,小日子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古巴哈瓦那: 舊時光,小日子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古巴哈瓦那: 舊時光,小日子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古巴哈瓦那: 舊時光,小日子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古巴哈瓦那: 舊時光,小日子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古巴哈瓦那: 舊時光,小日子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古巴哈瓦那: 舊時光,小日子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古巴哈瓦那: 舊時光,小日子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古巴哈瓦那: 舊時光,小日子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古巴哈瓦那: 舊時光,小日子

mm

Joyce Lee

熱愛旅遊和攝影的獅子座女生,身體里住着個不安在室的吉卜賽靈魂,每天都想出走看世界。稱自己為全職旅人,而現今朝九晚五的工作只是份兼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