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哈瓦那的街景,有着浓厚的殖民地味道。在这里,时光凝固在五十年代,一街一景,都颇有怀旧电影的味道。古老和残旧斑驳的建筑物,还有满街的美式老爷车,带出独特的格调,也让哈瓦那蒙上一层神秘及浪漫的色彩。

古巴的首都哈瓦那(Havana)对我来说,曾经是个可望不可及的 destination。这个像是怀旧电影海报里“跳”出来的城市,过去一直都给我一种不真实的感觉,但那个从杂志和报章得来的印象和感觉却又挥之不去,让我向往了许久。

直到我两年前辞掉工作,决定实现我的流浪梦时,我终于单人匹马,顺利去到哈瓦那了。安排了行程等待出发的日子里,心里既兴奋和期待,可是也有点不能置信。毕竟,哈瓦那在我心里是属于“殿堂级”的一个 destination。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古巴哈瓦那: 旧时光,小日子

颓废的哈瓦那,美丽的哈瓦那。

无惊无险入境

从亚洲前往古巴的旅程遥远而辗转,目前还没有直达哈瓦那的航线,当时也不能从北美转机。因为时间充裕,我从马德里(Madrid)飞到中美洲的瓜地马拉市(Guatemala City),在 Antigua 呆了一阵子,再经巴拿马(Panama)飞到哈瓦那。

我在巴拿马的机场办 check-in 时,其实还是感到很不踏实。因为据我在网上搜查的资料显示,到古巴的外国人必须持有医疗保险才能入境。可是因为美国对古巴的禁运,全部我所能找到的旅游保险单都把古巴排除在外。根据另一个网站的资讯,我唯一的希望,就是到达哈瓦那机场后去到古巴的国营保险公司柜台,购买旅游医疗保单,而且保险费是以逗留古巴的日数计算。心想这一次一定无可避免要破费了。(编按:大部分保险公司的旅游保单,现已涵盖古巴。)

抵达后,我却没见到这样的柜台。我唯有见步行步,硬着头皮过境。怎知道移民局官员没人要求看我的旅游保险单,只是很好奇地看着我的护照,再问我一句: “Malaysia?” 我微笑点头,然后他拿起我的护照给隔壁的同事看,像发现新大陆。最后他在我的护照上盖个印,放我走了。

离开机场后不久,我乘搭的计程车缓缓地驶进旧城里。哈瓦那的街景,有着浓厚的殖民地味道。在这里,时光凝固在五十年代,一街一景,都颇有怀旧电影的味道。古老和残旧斑驳的建筑物,还有满街的美式老爷车,带出独特的格调,也让哈瓦那蒙上一层神秘及浪漫的色彩。

社会主义阵营上世纪末逐一解体之后,古巴共和国是少数仍保留共产党政府的社会主义国家。面对美国长达半个世纪的经济、贸易和金融封锁和排挤,古巴历尽被孤立和遗弃的境况,导致经济发展停滞不前。

虽然被禁运,可是每年来到古巴的游客也不少。旅游业对这个国家的经济,是个重要的支柱。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古巴哈瓦那: 旧时光,小日子

我非常喜欢民宿的客厅。陈设配搭得宜,也明亮简洁。房东太太的朋友常来串门子,她们就坐在那套漂亮的摇椅沙发上聊个不停。我每次看她们聊天,都感觉到她们的无忧无虑,笑对人生。

民宿像精品博物馆

我在网上找到了一家政府认证的民宿(Casa Particulares,简称 Casa),订了五晚的住宿。民宿坐落在哈瓦那旧城(Habana Vieja),靠近老广场。

一到达民宿,就有个年轻小伙子带我到客厅,用流利的英语跟我讲解民宿的设施,也给我一些温馨提示。他一方面说旧城非常安全,要我不用担心,另一方面又不断叫我提高警觉,小心保管财物,尤其是相机和钱包,显得前后矛盾。当我用英语向他发问时,他却听不懂,也没办法回答。天!他竟然把介绍民宿的“台词”背得滚瓜烂熟,让我也以为他的英语了得。古巴高达99.8%的识字率,果然不是盖的。

房东在阳台上盖了个小房间,我和他联系订房间时就指定要它了,因为阳台比较明亮和凉快,而且有更多的活动空间。让我额外惊喜的是房间的黑白格子马赛克地砖。那可不是复古,而是原装的!再加上楼下客厅的那些摆设和家具,这间房子根本就是个小小的古董博物馆。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古巴哈瓦那: 旧时光,小日子

在哈瓦那的街道上行驶的古董车,让人眼花缭乱。

向右走向左走

在安顿行李后,我第一次走出民宿,不肯定要走哪个方向。

我先看左边,一群黑人男性在街上溜达。他们留意到我,目光停留在我脸上,打量着我。我站在那儿胆怯了,连忙低头,然后向右边看,瞥见比较干净和热闹的巷子,所以立马就往右走了。那以后,我一踏出门口就向右走,回民宿也是走同样的路,对左边的路避之则吉。这个习惯很快便形成。

事后,我非常恼恨自己戴着有色眼镜判断黑人们不怀好意,但因单独游走,我还是必须步步为营。

第三天回民宿前遇上滂沱大雨,有些街道淹水了,我只好跟着地图改道而行。没多久后发觉,我原来已经走在一直避开的那条街道。这街道原来也能通往海滨大道马雷贡(Malecon)。这条路线,其实能看到更多当地的生活剪影,还有一些保存得很好的房子,几家热闹的小酒吧,和有趣的路人。

如果不是那场大雨,我应该还会惯性地走相同的路,局限了我在哈瓦那的视野。有时候,一些我们不以为然的习惯或先入为主,会让我们错过更好的事,更美丽的遇见。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古巴哈瓦那: 旧时光,小日子

没有种族隔阂的友谊。

和睦共处

古巴民族是由多个种族构成的,主要为白人(64%)、 黑白混血种人(27%)、 黑人(9%),还有极少数的黄种人。古巴革命发生前,黑人在社会上长期遭受歧视和隔离。古巴革命胜利后,政府大力反对种族主义,将全国所有的海滩开放,让不同肤色的人都能享用公共资源,接着再进一步废除所有带有种族歧视性质的规定。这以后,不同肤色的古巴人在法律上,在劳动、受教育以及其他社会福利方面都享有平等的权利。

古巴革命成功打破了种族的阶级界限。及后,民族团结更成为古巴社会发展的主流导向,所以种族关系变得和谐,也促进黑白混血种人比例的增长。

哈瓦那市中心还有个中国城,由两条主要的街道构成,进口处还有个起眼的牌坊,准不会看漏。19世纪中期,不少来自广东和福建的中国人离乡别井到古巴当契约劳工。古巴独立以前,他们和古巴人一起反抗西班牙殖民者,为古巴的独立作出了贡献,所以华人在古巴也受到友好的对待。在中国城,上班的都是古巴人,当老板的是中国人。虽说是中国城,但实则上见到都是古巴人,华人极少数。

在街上、公园或酒吧外,我总会遇见三五成群、不同种族的古巴人很融洽及友好地混在一起。看着他们的互动,感觉良好。有时候他们更要求我拍下他们的合照,让他们看。这些照片我非常喜欢,因为纪录了他们之间没有隔阂的友谊。虽然我在网路上看到的一些报道说古巴仍然存有少量的种族歧视,但整体来说,人民依然可以相处的很好,不失和气。最重要的是,任何种族的古巴人,对国家的认同感都一样高。

我在哈瓦那看见的种族和谐或许还没达百分百,但对照马来西亚近年来渐渐浮出台面的种族隔阂或美国白人与黑人之间长期的芥蒂和冲突,也算是个典范吧。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古巴哈瓦那: 旧时光,小日子

当一个强劲的海浪来袭,大量的海浪会越过堤坝,直接打在路上。有一次我走避不及,浪花洒到我身上,弄得我湿漉漉,之后每次走在马雷贡时都离堤坝远远的。

古巴缩影

在哈瓦那时正值雨季开锣,每天都下好几场豪雨,来得快也去得快。只是这样潮湿的天气加上摄氏30度以上的温度,结果只有两个字:闷热。

 我适应得快,第二天穿 capri 裤、防水风衣和拖鞋,再带把雨伞就出门逛。古巴人,男的或女的都比我潇洒,他们短裤、背心和拖鞋,就一副装备,连雨伞都省略了。面对令身体湿黏黏的天气,还有满街的水坑,他们脸上没有厌烦的表情,我看到的反而是一副怡然自得,笑意盈盈的表情。

我几乎每天都会沿着马雷贡走,来回步行十多公里,有时候也会到旧城最著名的步行街 Obispo 闲逛。 我并没有准备一个“must visit/must do”的清单,没去酒吧喝古巴朗姆酒,也没去寻找海明威的足迹,只是每天很随性地在哈瓦那旧城和哈瓦那中区(Habana Centro)躜。其中一天,我也尝试乘巴士去到新城区(Vedado)看看。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古巴哈瓦那: 旧时光,小日子

谢谢你们温暖友善的笑容,完整了我在哈瓦那的小日子。

我享受我的旅行方式

有人问我,来到哈瓦那是一件难得的事,而我也是盼了几年才做到,既然到了,那为何我不积极地把所有能游览的景点、能做的事情,都在那有限的日子里一网打尽呢?

其实,我早已转换旅行方式了。旅行时没有预设很多计划。在每一个我游走的地方,我当然有一些想看或想做的,但不一定跟其他人的一样。

在哈瓦那的六天,我跟着这里的节奏,用我的双脚、双眼和内心去认识这座城市及感受环境的氛围,并用我的单眼相机去记载这里的人、事、物。

由起初的战战兢兢,直到能舒服自在地溜达,和拿出我的相机尽情拍人像、拍街景,都是因为路人热情及温暖的笑容感染了我,让我舒服自在。我很久没那么痛快地、任意地拍街头人像。无论我遇到的是花摊、肉档、菜市或雪糕车的小贩, 还是在面包店、咖啡厅或餐厅工作的服务员,他们眼里都闪烁着蓬勃的生命力。有限的资讯、没有比照的对象及没有太多外来的物质诱惑,让古巴人仍能保持一份纯真和乐天。这里的生活水平虽然远远落在许多先进国家后面,但乐观和热情的古巴民族,充分地展示了他们精神富裕。

我不能说我看到的哈瓦那,就是古巴的全部,但至少在这里,已经可以看到很有代表性的社会缩影。大老远地前来这里揭开那块神秘的面纱,哈瓦那在我心里不再是个平面的杂志影像。她是有故事、有声音、有气味及有生命的。我的遗憾,是不能和大部分我遇着及拍摄的古巴人用语言沟通。若我能说得一口流利的西班牙语,我可带走的何止是哈瓦那的影像和印象而已。我也许能够知道更多古巴人内心的想法和经历。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古巴哈瓦那: 旧时光,小日子

在 Prado 大道和 Dragones 交界处的 Hotel Saratoga,是哈瓦那最著名的酒店之一。2005年重新装潢后再开业时,成为当时哈瓦那最新最豪华的酒店。相信很快地,这个美誉将会被陆续而来的美国及国际品牌酒店取代。

后记

2015年七月,在万众期待下,美国终于宣布和古巴正式复交。今年三月,美国总统奥马巴到古巴访问,正式为古巴展开新的一页。古巴要开始加紧步伐,赶上遗漏她半个世纪的发展列车了。只是,这样的复苏,又会为这里的社会带来怎样的冲击呢?禁运若完全解除,古巴将和美国恢复正常关系,也重新和外界接轨,接受新的经济及文化元素。我希望,在这样的环境下,古巴还可以维持它的独立、自强和和谐。

我很想在星巴克和麦当劳还没驻进哈瓦那之前,再去走一趟!

延伸阅读:

《In Havana》: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古巴哈瓦那: 旧时光,小日子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古巴哈瓦那: 旧时光,小日子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古巴哈瓦那: 旧时光,小日子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古巴哈瓦那: 旧时光,小日子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古巴哈瓦那: 旧时光,小日子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古巴哈瓦那: 旧时光,小日子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古巴哈瓦那: 旧时光,小日子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古巴哈瓦那: 旧时光,小日子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古巴哈瓦那: 旧时光,小日子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古巴哈瓦那: 旧时光,小日子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古巴哈瓦那: 旧时光,小日子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古巴哈瓦那: 旧时光,小日子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古巴哈瓦那: 旧时光,小日子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古巴哈瓦那: 旧时光,小日子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古巴哈瓦那: 旧时光,小日子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古巴哈瓦那: 旧时光,小日子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古巴哈瓦那: 旧时光,小日子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古巴哈瓦那: 旧时光,小日子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古巴哈瓦那: 旧时光,小日子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古巴哈瓦那: 旧时光,小日子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古巴哈瓦那: 旧时光,小日子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古巴哈瓦那: 旧时光,小日子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古巴哈瓦那: 旧时光,小日子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古巴哈瓦那: 旧时光,小日子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古巴哈瓦那: 旧时光,小日子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古巴哈瓦那: 旧时光,小日子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古巴哈瓦那: 旧时光,小日子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古巴哈瓦那: 旧时光,小日子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古巴哈瓦那: 旧时光,小日子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古巴哈瓦那: 旧时光,小日子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古巴哈瓦那: 旧时光,小日子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古巴哈瓦那: 旧时光,小日子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古巴哈瓦那: 旧时光,小日子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古巴哈瓦那: 旧时光,小日子
Bigfoottraveller.com l 古巴哈瓦那: 旧时光,小日子

Joyce Lee

热爱旅游和摄影的狮子座女生,身体里住着个不安在室的吉卜赛灵魂,每天都想出走看世界。称自己为全职旅人,而现今朝九晚五的工作只是份兼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