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曙光漸漸衝破雲海,華山的日出躺在雲層里,疊出的霞光像是神話故事裡,形容仙人乘雲駕霧下凡的倩影。

說到華山,相信大家都不陌生,尤其是武俠小說迷,華山像是個象徵,無論是梁羽生、古龍還是金庸的筆下,華山多次做為情景。

山雲間的飛檐走壁,石壁前的刀光劍影…… 這些都是在我還未抵達華山以前的憧憬。

還記得有個朋友問我,華山的代表人物有誰?當時的我不假思索地回答:許是岳不群和令狐沖。可當我處在華山山腳下時,看見一個很大的卧式石像人物躺在玉泉院的大門前,我才明白華山的傳奇人物代表不在小說里,而是在歷史上赫赫有名的道教真人 – 陳摶。

我上網谷歌陳摶許多相關故事,最讓我感到興趣的是崖邊下棋廳的故事。亭子像是浮在懸崖上的小燈籠,廳內設有棋局,若趕上冬天下雪,白茫茫的雪花如同棉花裹住花蕊。傳說,宋太祖就在這廳里與陳摶比試下棋並賭上華山,結果連輸三盤,只好立書把華山拱手給了陳摶。我俯瞰崖邊的亭子許久,彷彿自己穿越了時空,就站在他們側邊觀棋。

Bigfoottraveller.com l 華山鎖匠
想看最閃亮的星光,先要找到最漆黑的夜空。

山下入睡,山上剛醒

中國著名五嶽,華山屬於 “西嶽”,雅稱 “太華山”。華山有五峰,東、南、西、北還有中峰而中峰又名為玉女峰。相傳春秋時期的秦穆公女兒弄玉在此峰修行而命名。

自古華山一條路,僅管我是個不分左右的路痴,也斗膽選擇夜黑風高出發。無他,就希望趕在日出前,站在東峰一睹曙光。

華山山路並沒有想象中漆黑寂靜,山腳到山頂的這段路都設有街燈,燈火通明把華山照亮,登山的人群絡繹不絕,有的是當地人,有的是其他口音的外省人,很是熱鬧。看着這般情景,感覺山下入睡了,山上剛醒了。

想到東峰看最美的日出,就必須一步步走在峭壁間和懸崖邊,許多必經之路都格外險峻。

看着山下的萬家燈火越來越小,我知道自己站的越來越高。

Bigfoottraveller.com l 華山鎖匠
再美的圖片,也不如自己的親眼看見。

心驚膽顫,雙腳發麻

華山最讓我感到刺激,步步驚心的一段路非千尺幢莫屬。這段只能容納一個人行走的石階路像是從石山裡鑿出來的石洞,約有三百七十多格,平均斜度七十,登山的人只能靠着側邊的鐵鏈鎖,扶搖直上。

以為過了這一關,後面的路會稍微平坦,怎知緊接的山路也讓我的雙腿發麻。那是千尺幢以北的百尺峽。當我進入這石壁中,頂上的 “驚心石” 彷彿搖搖欲墜,我像是進入重重機關的陵墓里探險。

這難道是千年以前的天外飛石,隕落到此把兩座山給隔開來?

當地流傳句話:“千尺幢,百尺峽,老君犁溝慢慢爬。” 聽起來像是童謠,也像是入山口訣。

那什麼是老君犁溝呢?

它是一段在群仙觀上方的石窩路,據說當年這裡沒有山路可行,道教祖師李耳憐憫當地人,便騎着青牛用鐵犁開路,這段共有兩百七十一格石窩的路,形狀像極耕田時留下的犁溝,因此取名為 “老君犁溝”,所以可以想象,當我這雙大腳丫踩着拳頭大小的石窩裡,那不牢靠的後半部腳踝是在空中顫抖的。

我雙手用力抓着鐵鏈鎖前進,直到最後一步踏出石窩,半個身子探出峭壁,整顆倒掛的心,才得以回到原來的位置,鬆了一口氣。只是,雙手和雙腿早已發麻不聽使喚。

Bigfoottraveller.com l 華山鎖匠
山上睡了醒,醒了睡,張眼一會兒看見星空,一下又看見日出,懷疑着自己是不是一直在夢裡。

Bigfoottraveller.com l 華山鎖匠
同心鎖,鎖住多少有情人?一直有個疑惑,若是同心,何必上鎖?

風景處處

華山,不愧稱為奇險天下第一山。

我是一位喜歡爬山卻常迷路,愛聽故事卻容易睡着的背包客。華山,滿足了我所有的喜愛。我可以邊走邊看石碑刻畫的故事,邊爬邊聽周圍的傳說。

華山山峰峽道有着趣味的名字,這些名字都有着自己的故事,像是鷂子翻身、蒼龍嶺、玉女祠、全真岩和楊公廳等。要不是我瞌睡病發作,我還真想一一去了解。

凌晨四點,我躺在東峰的一處石壁路上,望着星空,慢慢地合眼,小眠了一會兒。曙光漸漸衝破雲海,華山的日出躺在雲層里,疊出的霞光像是神話故事裡,形容仙人乘雲駕霧下凡的倩影。

伸了懶腰繼續走向其他山峰。

通往東西南峰的咽喉要道上,有許多攤子兜售着同心鎖和紅繩綵帶。別出心裁的小販還會替客戶在鎖上繩上刻寫下名字,好讓情侶們在金鎖關兩側的鐵索上,鎖上屬於他們的 “永結同心”。

望着承載千萬祝福與承諾的鐵索,沉甸甸地守在華山入峰要道。在想,何為同心鎖?若是同心,何必上鎖?鎖在一個地方里同心,真的會永久嗎?

Bigfoottraveller.com l 華山鎖匠
你可以用最簡單的方式到達,也可以選擇磨鍊的行程上山。風景不改,變的是心境。

身子不爭氣

中午熾熱的陽光把我曬得暈頭轉向,我站在華山最高主峰的南峰上,被擠在刻有海拔2154.9米的石碑前自拍。

走了十六個小時的山路,我感到自己的體能在亮紅燈,體力多半只能再撐一個小時。我只好回到東峰乘搭索道下山。

有人問我,會不會感到不甘?

這當然會。

我明明覺得自己做好準備,可以進行到底,可事實是我力不從心。

人生,不會只遇過一次事與願違。

下車的車站,未必是上車的地方。如果每一次不如意都跟自己過不去,那你這輩子都不必買鎖,因為自己就是打造千斤鎖的鎖匠。

做不到翻山越嶺,就坐山看景。

人在哪裡,心就在那裡;腳在哪裡,風景就在那裡。

*照片 by FiFi

華山視頻:

mm

笨女人

沒念過大學更看不懂地圖GPS,在旅途永遠屬於留級的笨女人。喜歡躲在文字里遊戲,也喜歡在世界裡找自己,不必是完美,但願漸漸完整。在新加坡《我報》寫遊記,也在《聯合早報-四方八面》寫專欄。筆名:路痴芬,笨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