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下班後,許有暉總會匆匆地趕到足球場邊看日落,再過一小時便戒嚴了呀。那是他最期待的時光。有暉偶爾會透過 WhatsApp 傳照片給我看,看着那美麗的日落,羨慕着,就忘了那是鬧饑荒和內亂的索馬里。

星期天早上收到許有暉的簡訊,建議把見面的地點改到 PappaRich。他一定又想吃椰漿飯了,我心想。無國界醫生

平日,有暉吃得很挑。不是一定要吃高級料理,而是很多東西他不吃。他不吃紅肉,羊肉、牛肉和豬肉等,他一向抗拒。他不喝牛奶,牛奶讓他腹瀉。雞肉他吃,但上桌的肉不得看出是只雞。雞腳、雞脖子、雞頭等都讓他反胃。他愛吃海鮮,買肉乾時他買蝦米肉乾。

如此挑食的都市人,接受了無國界醫生組織(Médecins Sans Frontières,MSF)的差派,前往埃塞俄比亞(Ethiopia)境內一鬧饑荒的小鎮服務半年,他究竟如何生存?

Bigfoottraveller.com l 致我們飛揚的旅程:許有暉,帶着聽診器去旅行
流動診所所到之處,有時候是風景如畫的無人之境。

鳥不生蛋的地方

小鎮叫 Degehbur,位於埃塞俄比亞和索馬利亞(Somalia)邊界的索馬里州屬(Somali Region)內,是個衝突地帶。當地人多是從飽受內戰和饑荒摧殘的索馬利亞偷渡或移民進入埃塞俄比亞的。他們信奉回教,和一般信奉天主教的埃塞俄比亞人有截然不同的文化。他們吃駱駝肉、喝駱駝奶。那是一個 “鳥不生蛋” 的地方,四周皆是貧瘠的土地,寸草不成,乾涸的河流不成河,有暉說。

“吃真的是最大的挑戰。那半年我幾乎成了素食者,馬鈴薯和香蕉是我最常吃的。唯一的海鮮是罐頭吞拿魚。” 有暉說。

半年後回國,他瘦了8公斤。

Bigfoottraveller.com l 致我們飛揚的旅程:許有暉,帶着聽診器去旅行
有暉和當地寶寶。

旅遊經驗為履歷表加分

有暉是新加坡中央醫院的腦神經專科醫生,畢業於馬來亞大學。畢業後在馬來西亞鄉下醫院服務多年,2011年到新加坡中央醫院接受訓練,訓練於2014年結束。

“參加非政府組織(NGO)是我大學畢業後一直想做的事。這次參加 MSF 志工服務純粹是時機對了。訓練期間不停地考試,走不開。訓練結束後我想換個工作環境,於是便申請了 MSF。”

申請 MSF 是個長而有趣的過程。申請者先得上網進行心理測驗,通過後方可上網填寫履歷表。最讓有暉訝異的,是 MSF 的履歷表有 “旅遊經驗” 一欄,讓申請者填寫過去哪旅行、旅行的目的、性質等資料。顯然,MSF 相信從旅行可看出一個人的性格。

“那表格整整一面!我覺得我到印度背包旅行、尼泊爾徒步和非洲義工旅行的經驗為我加分不少。”

Bigfoottraveller.com l 致我們飛揚的旅程:許有暉,帶着聽診器去旅行
當地的水源有限,當地人必須走很長的路尋找水源。

誤打誤撞到了沙漠生活

在接受了電話面試,並飛往印尼接受最後評估和配對後,有暉收到了 MSF 的電郵,問他是否願意前往非洲的埃塞俄比亞服務半年。他立馬上網,在搜尋引擎輸入 “埃塞俄比亞旅行” 關鍵詞。一張埃塞俄比亞航空的宣傳海報吸引了他的目光:藍天、連綿山脈、一片綠。

“當下便回信答應了!” 有暉捂着嘴巴尷尬地笑。

抵達 Degehbur 後,有暉方知道他未來半年生活的地方,是沙漠。山脈和綠茵,哪有?海鮮,別想了,幸好隨身帶了他愛吃的江魚仔。

志工服務挑戰重重

MSF 和當地政府醫院簽了合作備忘錄,主要為弱勢族群如孕婦和兒童提供醫療服務。他們也負責教育當地的醫療同工,教他們 “如何釣魚”,有朝一日當 MSF 離開後,他們懂得如何有效率地運作。

“當地的基本設施太差了!” 他說。高達90%的住家沒電,有電供應的行政機關,如政府醫院,每天僅有4小時的供電時間。

“那醫院如何運作?” 我吃驚地問。我想到躺在手術台上的病人。

“醫院有發電機,本來應該每天24小時運作的,但卻常常遇到沒有汽油發電的狀況。”

天啊!

Bigfoottraveller.com l 致我們飛揚的旅程:許有暉,帶着聽診器去旅行
入院留醫一個月的營養不良男孩,終於可以健康出院了。

沒有存血的血庫

棘手的不只是硬件問題,當地政府、衛生部在管理方面 “真的很爛”,有暉如此形容。

“當地醫院的血庫非常不完善。我剛抵達的時候發現醫院裡沒有血包。一個還未使用過的血包里,裝有可防止血液凝固的化學藥品。血包不是昂貴的物品,只要向衛生部訂便可以,可是醫院裡沒人負責預訂血包,須要進行輸血時,便來 MSF 跟我們要。我們不能一直提供血包,這樣無法解決問題的根本。”

沒有血包有何後果?很多孕婦在生產時因血崩而死。

“遇到孕婦生產時血崩但沒血包的時候,我們必須把孕婦轉移到最近的大型醫院。去大醫院須一小時的車程,不少孕婦便在途中去世了。

在索馬里醫院,一邊,產房裡的孕婦因來不及輸血而死;另一邊的兒童病房裡,一個體重在增加的營養不良病童快樂地與母親一起嬉戲。這地方總能讓你心碎,又能一次又一次地重拾你的信心和希望。” 有暉說。

在 MSF 的教育和堅持之下,血包的問題最終得到了解決。在有暉離開之前,當地醫院發起了捐血運動,血庫里終於有血!

Bigfoottraveller.com l 致我們飛揚的旅程:許有暉,帶着聽診器去旅行
有暉和室友,從認識到一起工作,漸漸成為好朋友。

志工服務者的日常生活

因為是衝突地帶,當地每天六點半開始實行戒嚴,所有人不得外出。有暉和另四名志工服務者同住一屋,過着朝九晚五的生活。

早上8點上班,傍晚5點下班。下班後,有暉總會匆匆地趕到足球場邊看日落,再過一小時便戒嚴了呀。那是他最期待的時光。有暉偶爾會透過 WhatsApp 傳照片給我看,看着那美麗的日落,羨慕着,就忘了那是鬧饑荒和內亂的索馬里。晚上,由於屋裡悶熱,他和同工把草席鋪在屋外的空地上。他們坐着、躺着,喝啤酒、看星星、聊天。萬一醫院發生緊急案件,他便在警衛的陪同下,步行前往醫院協助。

“幸好可以上網,我透過 WhatsApp 及 Facebook 和家人朋友聊天,度過了艱難的時期。”

Bigfoottraveller.com l 致我們飛揚的旅程:許有暉,帶着聽診器去旅行
由於工作人員和車輛有限,MSF 的流動診所一個月只能造訪相同的地方一或兩次。

風塵僕僕流動診所

流動診所(mobile clinic)成了有暉最期待的事。他和8至10名同工早上8點集合,檢查了車子,準備好一切藥品和所需後,分坐兩輛吉普車一起出發。他們到偏遠的村落為村民看病和進行教育工作。較近的村落須約1小時車程,遠的則要3小時。那插上了無國界醫生組織旗幟的吉普車,在遼闊的大地上奔馳,不知情的人若看見照片,還以為有暉在坦桑尼亞尋找 “非洲五霸” 呢。

“基於安全,我們必須有兩輛車一起出發。萬一一輛拋錨了,另一輛便可協助。或一隊人被軍隊開槍,另一輛便可營救。走的路線是預先被批准的,絕不可隨意繞道。繞道還會有誤踩地雷的危險。”

Bigfoottraveller.com l 致我們飛揚的旅程:許有暉,帶着聽診器去旅行
流動診所遇到的難產婦人,在送院途中生下了這個健康寶寶。

在吉普車上為孕婦接生

流動診所一般設在兵營旁。病人若要看病,便必須親自前往流動診所。有一回,一村民來到流動診所,說一孕婦要生產了,無法前來流動診所,情況危機。孕婦的村落不在預先批准的路線上,車程須半小時,但救人要緊,有暉當下決定拉隊前往救人。

“那孕婦面臨難產,我們必須把那孕婦送到醫院才可以開刀。那孕婦居然在去醫院的途中生產了,就在吉普車裡,母子平安!” 這段經歷成了有暉最難忘的回憶之一。他說的時候,眼裡還閃着亮光。

我聽得心驚膽戰,幸好開槍事件從未發生過。

Bigfoottraveller.com l 致我們飛揚的旅程:許有暉,帶着聽診器去旅行
“我居然成了其他人的夢想。”

志工服務的意義

周末,有暉隨他的翻譯員到當地的學校客串教書。有一堂課,有暉教的是:我的志願。當地孩子們的世界裡,只有農夫、tuk-tuk 車司機、小販和牧羊人。有暉把飛機師、建築師、畫家、廚師和老師等職業介紹給孩子們。隨後,他叫孩子們把志願畫出來。孩子們交上畫紙後,有暉一張一張翻看。那粗略的筆觸勾畫的,是頸部架着聽診器的男人。畫紙下端寫着 “DOCTOR”。

“他們畫的全都是你。” 翻譯員說。

有暉和我分享這故事時,我的眼睛都濕了。還有什麼比這更有意義呢?孩子們,國家未來的棟樑呀。無國界醫生們的貢獻,不僅僅是救人,教育才是長遠之計。

“我曾經夢想過自己成為飛機師或太空人之類的,但萬萬沒想到,那一天我成了其他人的夢想。” 有暉說。

Bigfoottraveller.com l 致我們飛揚的旅程:許有暉,帶着聽診器去旅行
最後一次的流動診所,阿都拉曼輕吻了一下有暉的手。

回饋世界

我喜歡有暉在其新書《索馬里,我的世界之外》里寫的一段話。

“當你學會了去愛惜一些人、一些事、或一個地方,你和他們便是有了聯繫,有了愛。而對方也會理所當然地為你付出,為你守護。”

誠然,人和人之間的關係,應當是雙向的。旅行也一樣,不能一味地取,沒有回饋。

這是有暉相信的,是他對旅行的定義。

離別在即,孩子們前來向有暉道別,在他的右手上親吻。

“還會參加 MSF 嗎?” 我問。

“會!” 有暉隨即回答,語氣堅決。

下一回,他想要到難民營或戰地服務。

Bigfoottraveller.com l 無國界醫生許有暉,帶着聽診器去旅行
許有暉新書《索馬里,我的世界之外》。

許有暉《索馬里,我的世界之外新書購買方法

  • 吉隆坡攝影節(10月7-9日)、馬來西亞全國各大大眾書局大眾書局郵購網站、或聯絡出版社:PCP Publication。新書的部分盈收將捐給 MSF。

關於無國界醫生

  • 無國界醫生是個獨立的國際醫療人道救援組織,致力為受武裝衝突、疫病和天災影響,以及遭排拒於醫療體系以外的人群提供緊急醫療援助。此組織的行動建基於醫療道德,以中立為原則,只會基於人們的需要提供援助,不受種族、宗教、性別或政治因素左右。無國界醫生乃非牟利組織,組織的運作經費來自大眾的捐款。組織確保至少八成的捐款用於救援工作上。
  • 你若也想捐款支持無國界醫生組織,請登錄此網頁

/ / /

贏取許有暉親筆簽名《索馬里,我的世界之外》

《大腳印》有三本由有暉親筆簽名的新書要送給讀者。想贏取此書的讀者,請回答以下問題:

  1. 你認為你如何可在旅途中回饋當地人?

把答案,連同全名和地址,電郵至 [email protected],便有機會贏取。

截止日期:2016年10月16日,11:55PM(GMT +8)

*照片提供:許有暉

致我們飛揚的旅程——許有暉:

Bigfoottraveller.com l 無國界醫生許有暉,帶着聽診器去旅行
Bigfoottraveller.com l 無國界醫生許有暉,帶着聽診器去旅行
Bigfoottraveller.com l 無國界醫生許有暉,帶着聽診器去旅行
Bigfoottraveller.com l 無國界醫生許有暉,帶着聽診器去旅行
Bigfoottraveller.com l 無國界醫生許有暉,帶着聽診器去旅行
Bigfoottraveller.com l 無國界醫生許有暉,帶着聽診器去旅行
Bigfoottraveller.com l 無國界醫生許有暉,帶着聽診器去旅行
Bigfoottraveller.com l 無國界醫生許有暉,帶着聽診器去旅行
Bigfoottraveller.com l 無國界醫生許有暉,帶着聽診器去旅行
Bigfoottraveller.com l 無國界醫生許有暉,帶着聽診器去旅行
Bigfoottraveller.com l 無國界醫生許有暉,帶着聽診器去旅行
Bigfoottraveller.com l 無國界醫生許有暉,帶着聽診器去旅行
Bigfoottraveller.com l 無國界醫生許有暉,帶着聽診器去旅行
Bigfoottraveller.com l 無國界醫生許有暉,帶着聽診器去旅行
Bigfoottraveller.com l 無國界醫生許有暉,帶着聽診器去旅行
Bigfoottraveller.com l 無國界醫生許有暉,帶着聽診器去旅行
Bigfoottraveller.com l 無國界醫生許有暉,帶着聽診器去旅行
Bigfoottraveller.com l 無國界醫生許有暉,帶着聽診器去旅行
Bigfoottraveller.com l 無國界醫生許有暉,帶着聽診器去旅行
Bigfoottraveller.com l 無國界醫生許有暉,帶着聽診器去旅行
Bigfoottraveller.com l 無國界醫生許有暉,帶着聽診器去旅行
Bigfoottraveller.com l 無國界醫生許有暉,帶着聽診器去旅行
Bigfoottraveller.com l 無國界醫生許有暉,帶着聽診器去旅行
Bigfoottraveller.com l 無國界醫生許有暉,帶着聽診器去旅行
Bigfoottraveller.com l 無國界醫生許有暉,帶着聽診器去旅行
Bigfoottraveller.com l 無國界醫生許有暉,帶着聽診器去旅行
Bigfoottraveller.com l 無國界醫生許有暉,帶着聽診器去旅行
Bigfoottraveller.com l 無國界醫生許有暉,帶着聽診器去旅行
Bigfoottraveller.com l 無國界醫生許有暉,帶着聽診器去旅行
Bigfoottraveller.com l 無國界醫生許有暉,帶着聽診器去旅行

mm

林道錦(DK)

夢想家,數字遊民,身在新加坡,心向世界。《大腳印》創辦人。理想的生活里有一架筆記本電腦和不斷切換的景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