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下班后,许有晖总会匆匆地赶到足球场边看日落,再过一小时便戒严了呀。那是他最期待的时光。有晖偶尔会透过 WhatsApp 传照片给我看,看着那美丽的日落,羡慕着,就忘了那是闹饥荒和内乱的索马里。

星期天早上收到许有晖的简讯,建议把见面的地点改到 PappaRich。他一定又想吃椰浆饭了,我心想。无国界医生

平日,有晖吃得很挑。不是一定要吃高级料理,而是很多东西他不吃。他不吃红肉,羊肉、牛肉和猪肉等,他一向抗拒。他不喝牛奶,牛奶让他腹泻。鸡肉他吃,但上桌的肉不得看出是只鸡。鸡脚、鸡脖子、鸡头等都让他反胃。他爱吃海鲜,买肉干时他买虾米肉干。

如此挑食的都市人,接受了无国界医生组织(Médecins Sans Frontières,MSF)的差派,前往埃塞俄比亚(Ethiopia)境内一闹饥荒的小镇服务半年,他究竟如何生存?

Bigfoottraveller.com l 致我们飞扬的旅程:许有晖,带着听诊器去旅行
流动诊所所到之处,有时候是风景如画的无人之境。

鸟不生蛋的地方

小镇叫 Degehbur,位于埃塞俄比亚和索马利亚(Somalia)边界的索马里州属(Somali Region)内,是个冲突地带。当地人多是从饱受内战和饥荒摧残的索马利亚偷渡或移民进入埃塞俄比亚的。他们信奉回教,和一般信奉天主教的埃塞俄比亚人有截然不同的文化。他们吃骆驼肉、喝骆驼奶。那是一个 “鸟不生蛋” 的地方,四周皆是贫瘠的土地,寸草不成,干涸的河流不成河,有晖说。

“吃真的是最大的挑战。那半年我几乎成了素食者,马铃薯和香蕉是我最常吃的。唯一的海鲜是罐头吞拿鱼。” 有晖说。

半年后回国,他瘦了8公斤。

Bigfoottraveller.com l 致我们飞扬的旅程:许有晖,带着听诊器去旅行
有晖和当地宝宝。

旅游经验为履历表加分

有晖是新加坡中央医院的脑神经专科医生,毕业于马来亚大学。毕业后在马来西亚乡下医院服务多年,2011年到新加坡中央医院接受训练,训练于2014年结束。

“参加非政府组织(NGO)是我大学毕业后一直想做的事。这次参加 MSF 志工服务纯粹是时机对了。训练期间不停地考试,走不开。训练结束后我想换个工作环境,于是便申请了 MSF。”

申请 MSF 是个长而有趣的过程。申请者先得上网进行心理测验,通过后方可上网填写履历表。最让有晖讶异的,是 MSF 的履历表有 “旅游经验” 一栏,让申请者填写过去哪旅行、旅行的目的、性质等资料。显然,MSF 相信从旅行可看出一个人的性格。

“那表格整整一面!我觉得我到印度背包旅行、尼泊尔徒步和非洲义工旅行的经验为我加分不少。”

Bigfoottraveller.com l 致我们飞扬的旅程:许有晖,带着听诊器去旅行
当地的水源有限,当地人必须走很长的路寻找水源。

误打误撞到了沙漠生活

在接受了电话面试,并飞往印尼接受最后评估和配对后,有晖收到了 MSF 的电邮,问他是否愿意前往非洲的埃塞俄比亚服务半年。他立马上网,在搜寻引擎输入 “埃塞俄比亚旅行” 关键词。一张埃塞俄比亚航空的宣传海报吸引了他的目光:蓝天、连绵山脉、一片绿。

“当下便回信答应了!” 有晖捂着嘴巴尴尬地笑。

抵达 Degehbur 后,有晖方知道他未来半年生活的地方,是沙漠。山脉和绿茵,哪有?海鲜,别想了,幸好随身带了他爱吃的江鱼仔。

志工服务挑战重重

MSF 和当地政府医院签了合作备忘录,主要为弱势族群如孕妇和儿童提供医疗服务。他们也负责教育当地的医疗同工,教他们 “如何钓鱼”,有朝一日当 MSF 离开后,他们懂得如何有效率地运作。

“当地的基本设施太差了!” 他说。高达90%的住家没电,有电供应的行政机关,如政府医院,每天仅有4小时的供电时间。

“那医院如何运作?” 我吃惊地问。我想到躺在手术台上的病人。

“医院有发电机,本来应该每天24小时运作的,但却常常遇到没有汽油发电的状况。”

天啊!

Bigfoottraveller.com l 致我们飞扬的旅程:许有晖,带着听诊器去旅行
入院留医一个月的营养不良男孩,终于可以健康出院了。

没有存血的血库

棘手的不只是硬件问题,当地政府、卫生部在管理方面 “真的很烂”,有晖如此形容。

“当地医院的血库非常不完善。我刚抵达的时候发现医院里没有血包。一个还未使用过的血包里,装有可防止血液凝固的化学药品。血包不是昂贵的物品,只要向卫生部订便可以,可是医院里没人负责预订血包,须要进行输血时,便来 MSF 跟我们要。我们不能一直提供血包,这样无法解决问题的根本。”

没有血包有何后果?很多孕妇在生产时因血崩而死。

“遇到孕妇生产时血崩但没血包的时候,我们必须把孕妇转移到最近的大型医院。去大医院须一小时的车程,不少孕妇便在途中去世了。

在索马里医院,一边,产房里的孕妇因来不及输血而死;另一边的儿童病房里,一个体重在增加的营养不良病童快乐地与母亲一起嬉戏。这地方总能让你心碎,又能一次又一次地重拾你的信心和希望。” 有晖说。

在 MSF 的教育和坚持之下,血包的问题最终得到了解决。在有晖离开之前,当地医院发起了捐血运动,血库里终于有血!

Bigfoottraveller.com l 致我们飞扬的旅程:许有晖,带着听诊器去旅行
有晖和室友,从认识到一起工作,渐渐成为好朋友。

志工服务者的日常生活

因为是冲突地带,当地每天六点半开始实行戒严,所有人不得外出。有晖和另四名志工服务者同住一屋,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

早上8点上班,傍晚5点下班。下班后,有晖总会匆匆地赶到足球场边看日落,再过一小时便戒严了呀。那是他最期待的时光。有晖偶尔会透过 WhatsApp 传照片给我看,看着那美丽的日落,羡慕着,就忘了那是闹饥荒和内乱的索马里。晚上,由于屋里闷热,他和同工把草席铺在屋外的空地上。他们坐着、躺着,喝啤酒、看星星、聊天。万一医院发生紧急案件,他便在警卫的陪同下,步行前往医院协助。

“幸好可以上网,我透过 WhatsApp 及 Facebook 和家人朋友聊天,度过了艰难的时期。”

Bigfoottraveller.com l 致我们飞扬的旅程:许有晖,带着听诊器去旅行
由于工作人员和车辆有限,MSF 的流动诊所一个月只能造访相同的地方一或两次。

风尘仆仆流动诊所

流动诊所(mobile clinic)成了有晖最期待的事。他和8至10名同工早上8点集合,检查了车子,准备好一切药品和所需后,分坐两辆吉普车一起出发。他们到偏远的村落为村民看病和进行教育工作。较近的村落须约1小时车程,远的则要3小时。那插上了无国界医生组织旗帜的吉普车,在辽阔的大地上奔驰,不知情的人若看见照片,还以为有晖在坦桑尼亚寻找 “非洲五霸” 呢。

“基于安全,我们必须有两辆车一起出发。万一一辆抛锚了,另一辆便可协助。或一队人被军队开枪,另一辆便可营救。走的路线是预先被批准的,绝不可随意绕道。绕道还会有误踩地雷的危险。”

Bigfoottraveller.com l 致我们飞扬的旅程:许有晖,带着听诊器去旅行
流动诊所遇到的难产妇人,在送院途中生下了这个健康宝宝。

在吉普车上为孕妇接生

流动诊所一般设在兵营旁。病人若要看病,便必须亲自前往流动诊所。有一回,一村民来到流动诊所,说一孕妇要生产了,无法前来流动诊所,情况危机。孕妇的村落不在预先批准的路线上,车程须半小时,但救人要紧,有晖当下决定拉队前往救人。

“那孕妇面临难产,我们必须把那孕妇送到医院才可以开刀。那孕妇居然在去医院的途中生产了,就在吉普车里,母子平安!” 这段经历成了有晖最难忘的回忆之一。他说的时候,眼里还闪着亮光。

我听得心惊胆战,幸好开枪事件从未发生过。

Bigfoottraveller.com l 致我们飞扬的旅程:许有晖,带着听诊器去旅行
“我居然成了其他人的梦想。”

志工服务的意义

周末,有晖随他的翻译员到当地的学校客串教书。有一堂课,有晖教的是:我的志愿。当地孩子们的世界里,只有农夫、tuk-tuk 车司机、小贩和牧羊人。有晖把飞机师、建筑师、画家、厨师和老师等职业介绍给孩子们。随后,他叫孩子们把志愿画出来。孩子们交上画纸后,有晖一张一张翻看。那粗略的笔触勾画的,是颈部架着听诊器的男人。画纸下端写着 “DOCTOR”。

“他们画的全都是你。” 翻译员说。

有晖和我分享这故事时,我的眼睛都湿了。还有什么比这更有意义呢?孩子们,国家未来的栋梁呀。无国界医生们的贡献,不仅仅是救人,教育才是长远之计。

“我曾经梦想过自己成为飞机师或太空人之类的,但万万没想到,那一天我成了其他人的梦想。” 有晖说。

Bigfoottraveller.com l 致我们飞扬的旅程:许有晖,带着听诊器去旅行
最后一次的流动诊所,阿都拉曼轻吻了一下有晖的手。

回馈世界

我喜欢有晖在其新书《索马里,我的世界之外》里写的一段话。

“当你学会了去爱惜一些人、一些事、或一个地方,你和他们便是有了联系,有了爱。而对方也会理所当然地为你付出,为你守护。”

诚然,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应当是双向的。旅行也一样,不能一味地取,没有回馈。

这是有晖相信的,是他对旅行的定义。

离别在即,孩子们前来向有晖道别,在他的右手上亲吻。

“还会参加 MSF 吗?” 我问。

“会!” 有晖随即回答,语气坚决。

下一回,他想要到难民营或战地服务。

Bigfoottraveller.com l 无国界医生许有晖,带着听诊器去旅行
许有晖新书《索马里,我的世界之外》。

许有晖《索马里,我的世界之外新书购买方法

  • 吉隆坡摄影节(10月7-9日)、马来西亚全国各大大众书局大众书局邮购网站、或联络出版社:PCP Publication。新书的部分盈收将捐给 MSF。

关于无国界医生

  • 无国界医生是个独立的国际医疗人道救援组织,致力为受武装冲突、疫病和天灾影响,以及遭排拒于医疗体系以外的人群提供紧急医疗援助。此组织的行动建基于医疗道德,以中立为原则,只会基于人们的需要提供援助,不受种族、宗教、性别或政治因素左右。无国界医生乃非牟利组织,组织的运作经费来自大众的捐款。组织确保至少八成的捐款用于救援工作上。
  • 你若也想捐款支持无国界医生组织,请登录此网页

/ / /

赢取许有晖亲笔签名《索马里,我的世界之外》

《大脚印》有三本由有晖亲笔签名的新书要送给读者。想赢取此书的读者,请回答以下问题:

  1. 你认为你如何可在旅途中回馈当地人?

把答案,连同全名和地址,电邮至 [email protected],便有机会赢取。

截止日期:2016年10月16日,11:55PM(GMT +8)

*照片提供:许有晖

致我们飞扬的旅程——许有晖:

Bigfoottraveller.com l 无国界医生许有晖,带着听诊器去旅行
Bigfoottraveller.com l 无国界医生许有晖,带着听诊器去旅行
Bigfoottraveller.com l 无国界医生许有晖,带着听诊器去旅行
Bigfoottraveller.com l 无国界医生许有晖,带着听诊器去旅行
Bigfoottraveller.com l 无国界医生许有晖,带着听诊器去旅行
Bigfoottraveller.com l 无国界医生许有晖,带着听诊器去旅行
Bigfoottraveller.com l 无国界医生许有晖,带着听诊器去旅行
Bigfoottraveller.com l 无国界医生许有晖,带着听诊器去旅行
Bigfoottraveller.com l 无国界医生许有晖,带着听诊器去旅行
Bigfoottraveller.com l 无国界医生许有晖,带着听诊器去旅行
Bigfoottraveller.com l 无国界医生许有晖,带着听诊器去旅行
Bigfoottraveller.com l 无国界医生许有晖,带着听诊器去旅行
Bigfoottraveller.com l 无国界医生许有晖,带着听诊器去旅行
Bigfoottraveller.com l 无国界医生许有晖,带着听诊器去旅行
Bigfoottraveller.com l 无国界医生许有晖,带着听诊器去旅行
Bigfoottraveller.com l 无国界医生许有晖,带着听诊器去旅行
Bigfoottraveller.com l 无国界医生许有晖,带着听诊器去旅行
Bigfoottraveller.com l 无国界医生许有晖,带着听诊器去旅行
Bigfoottraveller.com l 无国界医生许有晖,带着听诊器去旅行
Bigfoottraveller.com l 无国界医生许有晖,带着听诊器去旅行
Bigfoottraveller.com l 无国界医生许有晖,带着听诊器去旅行
Bigfoottraveller.com l 无国界医生许有晖,带着听诊器去旅行
Bigfoottraveller.com l 无国界医生许有晖,带着听诊器去旅行
Bigfoottraveller.com l 无国界医生许有晖,带着听诊器去旅行
Bigfoottraveller.com l 无国界医生许有晖,带着听诊器去旅行
Bigfoottraveller.com l 无国界医生许有晖,带着听诊器去旅行
Bigfoottraveller.com l 无国界医生许有晖,带着听诊器去旅行
Bigfoottraveller.com l 无国界医生许有晖,带着听诊器去旅行
Bigfoottraveller.com l 无国界医生许有晖,带着听诊器去旅行
Bigfoottraveller.com l 无国界医生许有晖,带着听诊器去旅行

mm

林道锦(DK)

梦想家,数字游民,身在新加坡,心向世界。《大脚印》创办人。理想的生活里有一架笔记本电脑和不断切换的景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