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想过一百次和他重逢的情景,真正见面那天都不是脑袋里想过的。他在车站里来回踱步,见到我时就说了声“哟”,然后帮我提行李箱。近两个月以来从 Yuu 那里获知的故事现场,一切都从平面照片成了现实世界。

济州岛(Jeju Island)是韩国第一大岛,是座火山岛,因此岛上有许许多多的 Oreum(济州土语,意即“火山”),这使得登山爱好者 Yuu 有事可干。热爱登山,又怎能错过南韩最高峰 Halla Mountain(汉拿山)。在我抵达济州以前,Yuu 就已经登过汉拿山两次,尽管最高峰海拔1950米,上山的路并不轻易。

上山的路线有好几条,沿途经过不同的景点,成片的高山草原、碧蓝的清潭,就看你选择哪条路。最长的登峰路线往返一趟要9小时,Yuu 当时和 Chanta、夏洛特一起登汉拿山,走的就是这条路。后者是继马来女生 Adi 之后来的义工,英国人,我们俩和她在济州有一段美好的时光。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九):济州、Oreum与我们
生活的院子。

“住”而非“游”

来到济州的两个星期后,一个星期三,是 Yuu 的23岁生日。我联系上了 J,请他们替我买个蛋糕给他庆祝。他这人对过节不感兴趣,但是对甜品很是喜欢,他骑行的日子抠成那样,想必一个生日蛋糕是他最好的礼物了。J 按约定给他买了个蛋糕,叫上当时的义工 Adi 一起,就这样他度过了骑行途中第一个生日。

在他独自游览的济州岛,有海女和路旁挂着晾着的鱿鱼。济州岛给人的印象是低矮的房子、黑石头砌成的矮围墙,像 J 的民宿一样的新房子都是用砖砌的墙,Yuu 骑着他的车去找木构的老式济州房子,终于他找到了,但是木房子外放着展示的告示牌——啊,这不过是供游人参观的示范屋!

记得曾听他说,想要换着地方住。是“住”,而非“游”。不急于在有限的时间内去想去的地方,很多时候不是计划着做什么,而是等着计划自然发生。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九):济州、Oreum与我们
汉拿山上的雪。

一瞥汉拿山

Yuu 登上了大大小小的 Oreum,小的海拔300多米,高一点的800多米。他在 J 给他的济州岛地图上,用颜色笔画出走过的路线,地图右上角全是颜色线条。有的时候他骑到了无人的旷野,就停下来拍拍照,看看天空。他在天气好的时候喜欢寻找汉拿山的身影,然而他只见到过两三次,其中一次还是和我一起看到的。

拜我所赐,那是我在济州岛为数不多的一个晴天,我们正在往上坡骑行,他突然叫住我,让我回头看。然后我费尽心力才在层层云端拨开的间中看见了汉拿山,它很大,远看就是一块巨石搁在那里。所有的云都从它上空轻轻飘过,衬托出它的王者气势。我始终没有登上汉拿山,因为我的懒惰,惩罚我只有远远地看着它。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九):济州、Oreum与我们
夏洛特和我们。

夏洛特

然后,夏洛特就来了。

继新加坡人、Adi 和 Yuu,夏洛特是第四个义工。夏洛特有着鸡屁股下巴,就是像歌手阿黛尔那种下巴,她有个双胞胎哥哥,长得与她截然不同,但没有鸡屁股下巴。她还有一个大哥哥,有着跟她一样的鸡屁股下巴。她生性开朗,毫不忌讳地和我们聊下巴的话题。

夏洛特如今旅行在外一年半,抵达济州岛前,她在东南亚几个国家旅行,然后是日本,接着是韩国。和许多欧洲背包客一样,她抱持着对亚洲的兴趣前来,对这里所有的人文和历史都感到新奇。在越南吃毛鸭蛋,在首尔吃会动的章鱼腿,她勇于尝试。亚洲人习惯照相的时候比个剪刀手,日韩餐桌礼仪很多,开饭啦的韩语叫什么来着?她觉得有趣,她眼里经常闪烁着求知欲的光芒。对于这个陌生的东方,她只想知道得更多。

咱们有口福

夏洛特的经历和我遇过的欧美旅行者有几分相似。她在伦敦工作几年,积攒下一些钱来,为了存旅游经费,她节省到几乎忘了自己在为了什么而节省的地步。终于在她27岁那年,想到这有可能是自己最后的长途旅游的机会,所以她辞掉了工作(公司仍为她保留职位),买了一张飞曼谷的单程机票。

她行事大喇喇,向我们说起她的童年也是和男孩子玩在一起奔跑捉迷藏。同时她也足够细心下厨房。她给大家做的 Scone(经典的英式烤饼)和香蕉蛋糕,让你忘了英国是个美食沙漠的事实。她的手巧足以让她在旅行途中编制了不少手工艺。对于这样一个女孩,人们是无法抵抗她的魅力的,于是我们快速成了好友,直到今天都保持联系。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九):济州、Oreum与我们
济州的我们。

我住进了他的旅途里

然后,在为他连载了大半年的文章以后,“我”终于短暂住进了他的旅途中。

想过一百次和他重逢的情景,真正见面那天都不是脑袋里想过的。他在车站里来回踱步,见到我时就说了声“哟”,然后帮我提行李箱。我们向小径拐进去,眼前的画面是我近两个月以来从 Yuu 那里获知的故事现场,一切都从平面照片成了现实世界。

*《大脚印》是 Yuu 骑行计划的梦想推手。

济州岛视频: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九):济州、Oreum与我们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九):济州、Oreum与我们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九):济州、Oreum与我们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九):济州、Oreum与我们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九):济州、Oreum与我们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九):济州、Oreum与我们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九):济州、Oreum与我们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九):济州、Oreum与我们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九):济州、Oreum与我们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九):济州、Oreum与我们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九):济州、Oreum与我们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九):济州、Oreum与我们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九):济州、Oreum与我们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九):济州、Oreum与我们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九):济州、Oreum与我们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九):济州、Oreum与我们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九):济州、Oreum与我们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九):济州、Oreum与我们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九):济州、Oreum与我们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九):济州、Oreum与我们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九):济州、Oreum与我们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九):济州、Oreum与我们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九):济州、Oreum与我们
Bigfoottraveller.com l 我(写他)骑单车从东京去曼彻斯特(九):济州、Oreum与我们

mm

Yuu & Shinn

Yuu:大学时期爱上骑自行车,曾骑行环岛台湾,也骑行新疆,2015年7月份浙江大学毕业,从杭州出发,准备骑行欧洲。

Shinn:大学时期爱上背包旅行,曾背包从杭州一路向西至新疆以西,也曾背包旅行东南亚。2015年7月份浙江大学毕业。2017年9月前往保加利亚,和Yuu一起骑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