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去哪?

我们不诣阿拉伯语,是会几句法语“骗吃”,当地会说英语的寥寥无几,但肢体动作和笑容是奇妙的无声语言。被简化了的人际关系,没有金钱从中作梗,回归真心,突尼西亚突然变得美丽了。

“Abdul!”

“Abdul!”

孩子们从远处看见我,兴奋地大声喊着。撒哈拉沙漠边缘没有任何障碍物,孩子们清脆的声音传得快而远。

我挥手打招呼,也不确定他们是不是昨晚和我哈啦的那班孩子,反正小镇上来了两个亚洲游客的事,应该传遍整个小镇了。

我和真云从突尼西亚(Tunisia)的首都突尼斯市(Tunis)出发,乘搭当地的面包车(louage),在山城 Le Kef 小住数天后,一路来到这个位于撒哈拉沙漠边缘的小镇——Zaafrane。

抵达后,我们出去找晚餐吃。下榻的 Hotel Zaafrane 是镇上唯一的旅馆,距离小镇约有一公里路。步行抵达小镇后,才发现小镇上没有餐饮店。在路边纳凉聊天的当地人说,还得走两公里路才有卖吃的。幸好镇上有家杂货店,除了卖饼干,还卖鸡蛋,生的。好心的店主答应替我们煮鸡蛋。

在等熟鸡蛋的时候,好奇的小孩们围了过来。这些小孩,当时就知道我的名字了。

Bigfoottraveller.com l “Salam!” 突尼西亚

在 Zaafrane 和我玩足球的孩子们。

我名叫 Abdul

Abdul,阿拉伯人喜爱的名字,是2013年末我和真云在摩洛哥旅行的时候,好玩取的。这名字在一些回教国家,可是“破冰”的好工具。我只要报出名字,当地人即会露出惊讶眼神;确定了我真的名叫 Abdul 后,就是肝胆相照的朋友了。

孩子们在空地上踢足球。我指着他们,用数个著名足球明星的名字为他们命名,逗得他们哈哈大笑。贝克汉姆和罗纳尔多果然是无人不知的国际巨星。我和他们在泥地上玩着足球(只能说玩,因为我对足球一窍不通),空气里弥漫着飞扬的尘土和笑声。

摩洛哥之后,我和真云对突尼西亚特别期待。我期待壮观的沙丘。我期待绚丽的光影。我期待旧城里诱人的香气。我期待异国情调。结果,我失望了。

决定在摩洛哥之后去突尼西亚,然后天真地期待能得到一样的震撼,打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失策。

Bigfoottraveller.com l “Salam!” 突尼西亚

在 Le Kef 街边卖菜的老伯伯。

出去看人吧

突尼斯之后,我们来到 Le Kef,心情有点低落。山上的古堡,我逛了半个小时,就完事了。

那个阴沉的早上,是这趟旅行重要的转捩点。既然景色挑不起我们的兴致,我对真云说:“不然我们出去看人吧!”

Le Kef 也是一个小镇,当地人特别亲切好客,对旅客充满好奇。先在路边遇上一个卖菜的老伯。

“Salam!” 我们大声打招呼。

老伯顿了顿,不知道应该如何回应用阿拉伯语和他打招呼的单眼皮亚洲人。

“Salam!” 老伯腼腆地回答,不敢正视我们。

在摊子边选红萝卜的男人亦投以好奇的眼光,对我们说了一连串的阿拉伯语。

“La Arabic!” 我说我不会说阿拉伯语。

他笑笑说:“Welcome!Welcome!”

早上,市场热闹极了。卖椰枣的递来一串新鲜的椰枣请我们吃,那枣又大又甜,真是好吃。隔壁卖鱼的拿起一条大大的鱼,摆甫士让我们拍照。我们不诣阿拉伯语,是会几句法语“骗吃”,当地会说英语的寥寥无几,但肢体动作和笑容是奇妙的无声语言。被简化了的人际关系,没有金钱从中作梗,回归真心,突尼西亚突然变得美丽了。

Bigfoottraveller.com l “Salam!” 突尼西亚

Le Kef 民宅区,遇到的都是亲切的当地人。

赴丧礼

傍晚,我们走在巷子里拍照,被一个穿西装的男人叫住。

聊了几句后,他邀请我们进屋吃道地风味麦食 couscous。屋里热闹得很,好像是在开派对,大人小孩在庭院里大吃大喝。主人端上 couscous,卖相极好,那是我吃过最好吃的 couscous。

后来,来了一个英文说得不错的女人,聊开了后才知道,原来那是个丧礼。她的阿姨数天前过世,晚餐后就要念可兰经了。

到椰枣园工作

在 Zaafrane 的一个早上,我们又从旅馆走到小镇,想搭面包车到另一个小城去看看。经过椰枣园,看见有人在园子里工作,就大胆地走进去。

“Salam!” 又来!我们又用这句阿拉伯问候语“骗吃”,希望能借此缩小与当地人的隔阂。

坐在椰枣树下工作的一家五口,看见外人到访,显得特别高兴。两个正玩着用脚车轮子改装成玩具的男孩,害羞地躲到椰枣树后。

年迈的妈妈正在筛选椰枣,她说黄的、硬的得拔掉。我坐下,和她一起选椰枣。闷了,就和男孩们玩脚车轮,感觉是一家人,仿佛回到了童年。

数小时后,我们道别,到路边搭顺风车,继续上路。

Bigfoottraveller.com l “Salam!” 突尼西亚

轻易搭上顺风车。

我喜欢这样的旅行方式

旅居一直是我向往的旅行方式。不为美丽的风景,而是来到一个地方,花一段时间,过当地人的生活。

我不禁想,这突尼西亚之旅,是一趟真正的旅行。我被当地人无条件地接待,被视为朋友;我在椰枣园里,一屁股坐在泥土地上筛选椰枣,体验了当地人干活糊口的方式。日落之时,在沙漠边缘和小贝克汉姆、小罗纳尔多玩足球。这些体验,对任何喜欢旅行的人来说,是难能可贵的经历,你同意吗?

Bigfoottraveller.com l “Salam!” 突尼西亚

位于 Tataouine 南部的 Ksar Ouled Soltane,曾是《星际大战I:威胁潜伏》的拍摄场景之一。

旅游资讯:

关于突尼西亚

  • 阿拉伯之春Arab Spring,2010年末)的发源地,地位于北,面对地中海,首都为突尼斯市(Tunis)。回教国,阿拉伯语为官方语言,但法语也是通用语言。突尼西亚的20%国土为撒哈拉沙漠,20%为高山,但由于其余的60%为富饶的土地,当突尼西亚成为世界最大的橄榄种植国之一。

签证

  • 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公民免签证九十天。请向各国突尼西亚领事馆了解更多签证详情。

气候

  • 地中海气候,夏干冬雨。八月份最热,气温介于摄氏21-33度;一月最冷,气温介于摄氏六至十四度。

 饮食

  • 和阿拉伯国家相似,牛、羊肉、烤饼和麦食(couscous)为主食。喝茶或咖啡也是生活里重要的一环。

货币

  • 突尼西亚第纳尔(Dinar)。1美金可兑换约2第纳尔。

DK 林道锦

梦想家,数字游民,身在新加坡,心向世界。《大脚印》创办人。理想的生活里有一架笔记本电脑和不断切换的景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