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拉普蘭的天空是靜止的,彷彿一片亘古寒冰,耀動變幻的只是光線在不同角度所投下的折光,並非雲彩飄動所帶來的變化,只因這裡的雲彩似乎也是凝固的,如輕紗般卻紋風不動。

車窗外掠過的,是橘色的天空和雲彩,如火焰般灼目。然而,外面的溫度卻超過攝氏零下二十度,若佇立戶外,不用十分鐘,腳板就會不知不覺被嚴寒侵襲而疼痛發麻。放眼儘是一片浩瀚白色雪原,連光禿禿的樹木都被積雪掩藏,我們乘坐的公車沿着僅隱隱可辨的灰色公路緩緩向前延伸,彷彿無窮無盡,一路朝北而去。這裡是北極圈,是拉普蘭(Lapland)。我知道拉普蘭是個冰天雪地,但如果未親歷其境,是不會感受到她的遼闊。

Bigfoottraveller.com l 拉普蘭的天空在公車內,每個乘客都陷入在沈靜里,最躁動的反而是車窗外的天空,如被施了魔法般變化多端,猶如被上了顏料的水面,隨風輕輕蕩漾。這幅景象看起來竟是那麼的不現實,火紅的晚霞襯托雪白的極地,如此矛盾的結合,卻反而更加顯出其迷人魅力。從宿處到市區短短二十分鐘的車程里,璀璨的橘色天空就一直這樣在拉普蘭的原野上不願退去。

住在拉普蘭的一個星期里,幾乎每一天都會遇到這樣的橘色天空,我想這也許跟拉普蘭位於北極圈內的地理位置有關係,又或許這種天色只有一片雪白的大地才能襯托而出,再也許就是要身在如此的境地才能感受到這種天色的與眾不同。拉普蘭的天空是靜止的,彷彿一片亘古寒冰,耀動變幻的只是光線在不同角度所投下的折光,並非雲彩飄動所帶來的變化,只因這裡的雲彩似乎也是凝固的,如輕紗般卻紋風不動。

Bigfoottraveller.com l 拉普蘭的天空在拉普蘭的日子裡,每天的活動最多的就是徒步。那裡有稀疏的黑色森林、有結冰的湖泊、有輕緩的山坡、有零落的小木屋。我喜歡在雪原林間徒步,喜歡雪鞋踏在厚雪上的沙沙聲,喜歡觀看穿梭於樹梢間,偶爾啄吃地上白雪的靈巧鳥兒。

我和鳥米走到一處開闊的視野,前面就是結冰的湖泊,湖泊上積着一層雪,我們躡手躡腳地踏上去,深怕一旦用力就會弄破凝固湖面而掉入湖水中。這時來了兩個當地人,看似一​​對夫婦,他們腳踏雪橇,手拿滑雪杖,親切地跟我們打聲招呼,然後徑自往湖面滑去。走着走着,膽子漸大,我們慢慢越走離岸邊越遠,走到較空曠的地方。那是一種非常奇特的經驗,因為知道腳底的冰層下就全都是水,能夠踏步在湖上確實不可思議。有些老人甚至去到更遠的湖心處,在湖面鑽出一個小洞,拿個小凳子就這樣坐在那裡默默垂釣。

Bigfoottraveller.com l 拉普蘭的天空拉普蘭的橘色天空再次降臨西方,來得那麼突兀且無聲無息,一下子就浸染了整片天空。天地間靜謐無聲,沒有煩躁的汽車,沒有喧鬧的遊人,沒有所有一切不知名的城市噪音,靜得似乎只剩下自己的呼吸。我們不自禁在湖面躺下,仰望着這片天,靜靜地凝視光影的舞動。忽地“咚”一聲巨響,我們吃驚地急忙跳起往岸邊奔去,而後忍不住相視大笑。

《Orange Sky》by Alexi Murdoch:

mm

耳東熊

本名陳奕勤,音樂人/自由撰稿人,曾為丁當、梁靜茹、言承旭、楊冪、王傑等歌手寫歌,文字作品散見於一些雜誌與報章。熱愛旅遊,認為旅遊是將日常生活切換到不同地點背景,注重每段旅程的“生活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