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去哪?

拉普兰的天空是静止的,仿佛一片亘古寒冰,耀动变幻的只是光线在不同角度所投下的折光,并非云彩飘动所带来的变化,只因这里的云彩似乎也是凝固的,如轻纱般却纹风不动。

车窗外掠过的,是橘色的天空和云彩,如火焰般灼目。然而,外面的温度却超过摄氏零下二十度,若伫立户外,不用十分钟,脚板就会不知不觉被严寒侵袭而疼痛发麻。放眼尽是一片浩瀚白色雪原,连光秃秃的树木都被积雪掩藏,我们乘坐的公车沿着仅隐隐可辨的灰色公路缓缓向前延伸,仿佛无穷无尽,一路朝北而去。这里是北极圈,是拉普兰(Lapland)。我知道拉普兰是个冰天雪地,但如果未亲历其境,是不会感受到她的辽阔。

Bigfoottraveller.com l 拉普兰的天空在公车内,每个乘客都陷入在沈静里,最躁动的反而是车窗外的天空,如被施了魔法般变化多端,犹如被上了颜料的水面,随风轻轻荡漾。这幅景象看起来竟是那么的不现实,火红的晚霞衬托雪白的极地,如此矛盾的结合,却反而更加显出其迷人魅力。从宿处到市区短短二十分钟的车程里,璀璨的橘色天空就一直这样在拉普兰的原野上不愿退去。

住在拉普兰的一个星期里,几乎每一天都会遇到这样的橘色天空,我想这也许跟拉普兰位于北极圈内的地理位置有关系,又或许这种天色只有一片雪白的大地才能衬托而出,再也许就是要身在如此的境地才能感受到这种天色的与众不同。拉普兰的天空是静止的,仿佛一片亘古寒冰,耀动变幻的只是光线在不同角度所投下的折光,并非云彩飘动所带来的变化,只因这里的云彩似乎也是凝固的,如轻纱般却纹风不动。

Bigfoottraveller.com l 拉普兰的天空在拉普兰的日子里,每天的活动最多的就是徒步。那里有稀疏的黑色森林、有结冰的湖泊、有轻缓的山坡、有零落的小木屋。我喜欢在雪原林间徒步,喜欢雪鞋踏在厚雪上的沙沙声,喜欢观看穿梭于树梢间,偶尔啄吃地上白雪的灵巧鸟儿。

我和鸟米走到一处开阔的视野,前面就是结冰的湖泊,湖泊上积着一层雪,我们蹑手蹑脚地踏上去,深怕一旦用力就会弄破凝固湖面而掉入湖水中。这时来了两个当地人,看似一​​对夫妇,他们脚踏雪橇,手拿滑雪杖,亲切地跟我们打声招呼,然后径自往湖面滑去。走着走着,胆子渐大,我们慢慢越走离岸边越远,走到较空旷的地方。那是一种非常奇特的经验,因为知道脚底的冰层下就全都是水,能够踏步在湖上确实不可思议。有些老人甚至去到更远的湖心处,在湖面钻出一个小洞,拿个小凳子就这样坐在那里默默垂钓。

Bigfoottraveller.com l 拉普兰的天空拉普兰的橘色天空再次降临西方,来得那么突兀且无声无息,一下子就浸染了整片天空。天地间静谧无声,没有烦躁的汽车,没有喧闹的游人,没有所有一切不知名的城市噪音,静得似乎只剩下自己的呼吸。我们不自禁在湖面躺下,仰望着这片天,静静地凝视光影的舞动。忽地“咚”一声巨响,我们吃惊地急忙跳起往岸边奔去,而后忍不住相视大笑。

《Orange Sky》by Alexi Murdoch:

耳东熊

本名陈奕勤,音乐人/自由撰稿人,曾为丁当、梁静茹、言承旭、杨幂、王杰等歌手写歌,文字作品散见于一些杂志与报章。热爱旅游,认为旅游是将日常生活切换到不同地点背景,注重每段旅程的“生活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