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巴黎的色調,是埃菲爾鐵塔和凱旋門的結合:淡褐加上灰黑。透過 “世界最佳糕餅大師” Pierre Hermé 的指引,帶你見識小而精緻、如馬卡龍般色彩斑斕的巴黎。

我緊張地等着。

巴黎第十七區一棟典型的巴黎式建築里,三樓,一個極有品味的工作室兼研究所是我身處之處。六月清淡的陽光從玻璃屋頂撒下,照在大理石的桌面上。工作室的一角,一個由大理石碎片砌成的巨大心型從屋頂垂下。石頭,法語為“Pierre”。

鋪上了厚地毯的木製梯階沒起多大的消聲作用,腳步聲從樓梯傳來,一個身影接着出現。面色嚴肅帶點靦腆,白色長袖襯衫燙得平直,袖子捲起露出銀色手錶;黑色丹寧褲,擦得光亮的黑色皮鞋。

Bigfoottraveller.com l Pierre Hermé:隨我逛巴黎
Pierre Hermé,“世界最佳糕餅大師”。

“你好,我是 Pierre Hermé,歡迎來到巴黎。” 他伸出手,握手的力度紮實。

我的心撲通撲通跳着。和我握手的,是被法國《Vogue》雜誌譽為“糕點界畢加索”的 Pierre Hermé。你或許也吃過他做的馬卡龍。襯衫上的鈕扣是反過來縫的,這甜點大師果然具藝術家風範!

“你如何定義‘在巴黎完美的一天’?” 我問 Hermé 先生。

“不用上班的一天,起床後先來一杯綠茶,然後再喝一杯咖啡。接着到 Le Royal Monceau 吃 brunch。下午逛博物館或看展覽、逛街。傍晚到 Parc Monceau 跑步,晚上到餐廳用餐。這就是我完美的一天。” Hermé 先生回答。

我用心地聽着,簡單的回答里藏着旅遊“葵花寶典”。在接下來的數天,我逐一造訪 Hermé 先生喜歡的地方,那些沒有成群遊客,只有巴黎人的地方。

Bigfoottraveller.com l Pierre Hermé:隨我逛巴黎
在 Le Royal Monceau 吃 brunch 可吃到 Pierre Hermé 的甜點,種類玲琅滿目!

高雅的法式早午餐

由法國鬼才設計師 Philippe Stark 設計的奢華酒店 Le Royal Monceau,除了在設計方面成為話題,酒店更於2014年獲歐洲高級酒店指標 Villégiature Awards 頒發《最佳歐洲酒店早餐》榮銜。

星期天的 brunch,在法國藝術家 Stéphane Calais 創造的“A Garden in Paris”天花板裝飾下享用。服務生領我到餐廳一角,用象牙色亞麻隔出來的私密空間,抬頭即有蘭花、黑白藝術照、和高雅的吊燈。

點了一杯香檳,正要啜一口,剛好與坐在對面的女士打個面照。我做了個“乾杯”的姿勢,她點點頭,以微笑回應。坐在她身邊的老太太亦是盛裝打扮,真是賞心悅目。

香檳的香氣在我的口裡打轉,我深吸一口氣,把咖啡、鮮橙汁、培根、麵包和糕點的香氣,一併吸入鼻腔。

Bigfoottraveller.com l Pierre Hermé:隨我逛巴黎
Musee Bourdelle 一隅。

羅丹徒弟的博物館

第一次在歐洲參觀精品博物院。Hermé 先生說,他喜歡這博物館的中庭。

以著名雕塑家羅丹的徒弟 Antoine Bourdelle(1861-1929)命名的 Musee Bourdelle,曾是 Antoine Bourdelle 的工作室。此工作室至今依然原封不動地保留在博物館裡。博物館收藏了500多件 Antoine Bourdelle 的雕塑作品,還有他的畫作、攝影作品和私人收藏,讓慕名而來的參觀者免費參觀。其最讓人津津樂道的作品——《拉弓的赫拉克勒斯》就展示於博物館的大堂里。

博物館內果然有個綠意盎然的靜謐中庭。中庭里擺放着 Antoine Bourdelle 著名的銅像,包括了《Virgin of the Offerings》。中庭里樹葉搖晃,陽光透過枝間葉縫篩下銀色光斑,看着《Virgin of the Offerings》,想着羅丹的《沉思者》,Antoine Bourdelle 的理性形象似乎更鮮明了。

Bigfoottraveller.com l Pierre Hermé:隨我逛巴黎
L’Arbre à Café 就在第三區的一巷弄里。

巷弄里尋咖啡

“我一天要喝三杯咖啡,我喜歡源自巴西的咖啡豆。” Hermé先生說。

來到第三區,在巷弄里找到了L’Arbre à Café,Hermé先生愛喝的咖啡:Iapar Rouge du Bresil,是在這裡買的。

小小的店鋪瀰漫著咖啡香。店主 Hippolyte Courty 主張“公平貿易”(fair trade)、生機互動農業(biodynamic agriculture),從尋找咖啡農夫、篩選、接洽,直至入口、焙烤咖啡豆和宣傳,皆親自參與各個步驟。他也提倡教導農夫如何提高咖啡豆品質。目前,其公司從巴西、埃塞俄比亞、留尼汪島、哥斯達黎加、夏威夷和南印度進口咖啡豆,並在嚴厲的篩選後,把咖啡豆分銷到對咖啡豆有要求的巴黎企業,包括香格里拉酒店。

“從種植咖啡,到焙烤咖啡豆,這過程就像一場橄欖球比賽。隊里只要出現一個表現不好的球員,就會毀了全部。” Hippolyte 說。

我幾乎不敢相信,眼前這位滿腔熱血的男人,在經營咖啡豆之前,在大學裡研究中世紀意大利歷史。

去年九月,L’Arbre à Café 在原址開設了品牌的首家咖啡館。

Bigfoottraveller.com l Pierre Hermé:隨我逛巴黎
色彩斑瀾的 Rue Sainte-Marthe 。

小蒙馬特

我再問 Hermé 先生:“巴黎境內有像你做的馬卡龍那樣色彩斑斕的社區嗎?”

我認知里的巴黎色調,就是巴黎鐵塔和凱旋門的結合:淡褐加上灰黑。我勢必要從 Hermé 先生口裡問出更多我不知道的巴黎。

他面有難色。這問題難倒他了。

“你去 Rue Sainte-Marthe 看看吧,那有一家賣橄欖油的店,我常光顧。” Hermé 先生想了好一會兒後說。

Bigfoottraveller.com l Pierre Hermé:隨我逛巴黎
在落地玻璃窗前的吧台吃早餐。

我在早上約十一點走到 Rue Sainte-Marthe,意外發現街角有一家設計精緻的小餐廳,叫“Lula”,便決定先吃點什麼。餐廳里賣的全是有機或不含麩質的食品。漂亮的店主 Luciana 在哥倫比亞出生,十五歲那年來到巴黎。Lula 是她的乳名。

“我小的時候,媽媽喜歡用有機食材煮東西給我吃,食材多數是自家種的。

我原是時裝設計師,但要在巴黎闖出一個名堂實在太難了!兩年前我突然萌起了開生活風尚店的想法,在店裡賣我兒時愛吃的有機食物,同時也賣一些用有機棉製成的生活用品。” Luciana說。

我選了面向 Rue Sainte-Marthe 的落地玻璃窗前的吧台式位子坐下,吃淋上了無花果醋的有機沙拉和藜麥。窗外的色彩斑斕簡直不像巴黎,倒讓我想起三藩市或墨爾本的 Fitzroy。背景音樂居然是《我等着你回來》。很跳 tone。

“很美是嗎?很多巴黎人都不知道這個地方呢!我都跟人說這裡是小蒙馬特。”

Hermé 先生推薦賣橄欖油的店——La tête dans les olives 就在附近。店主 Cedric Casanova 非常熱情,曾在太陽馬戲團(Cirque du Soleil)擔任娛樂角色的他,說起話來表情十足。店裡賣的商品,皆是 Cedric 從意大利西西里引進的。

Bigfoottraveller.com l Pierre Hermé:隨我逛巴黎
Penny Lane 一隅。

不交易的買賣

我繼續在巷子里溜達,發現了一家精品唱片店:Penny Lane。

“進來,進來!你走上又走下,走了很多次了,我注意你很久了!” 站在櫃檯後的店員用法式英語嚷着。

我的臉頓時紅了起來。不期而遇的美好。

“你隨意看看。喜歡哪個 CD 或黑膠就讓我知道,我播給你聽,不必買。”

奇怪了,開門不做生意?

Penny Lane 志在推廣獨立音樂,唱片店對業主來說,更像圖書館,歡迎知音人前來欣賞音樂。買與否,不是重點。

Bigfoottraveller.com l Pierre Hermé:隨我逛巴黎
Le Baratin 是 Pierre Hermé 最喜歡的小酒館之一。餐館裡沒有菜單,但有餐牌。

晚上十點,我在位於 Belleville 小區的 Le Baratin 小酒館裡,津津有味地吃着 Hermé 先生大力推薦的燉牛頰(另一必點是羊頭肉 terrine)。

回想 Hermé 先生推薦的巴黎私房景點,皆是一些色彩斑斕、小而精緻的地方。這和他的糕點創作,有異曲同工之妙。他已是殿堂級的大師了,心裡居然還容得下那麼多不起眼的小店。

那顆大理石碎片砌成的寬宏大心,應該就是關鍵吧?

(編按:Pierre Hermé 數天前在紐約舉行的“世界50最佳餐廳”頒獎典禮中榮膺“世界最佳糕餅大師”。)

Bigfoottraveller.com l Pierre Hermé:隨我逛巴黎
Parc Monceau,傍晚,正在寫生的女孩。

旅遊資訊:

簽證

  • 新馬國民免簽證,欲知更過簽證詳情,可瀏覽此網頁

交通

  • 巴黎的地鐵四通八達,是最好的代步方式。你也可考慮購買 Paris Pass
  • 若要搭計程車前往機場,不妨考慮改搭 Uber,價格更便宜。

住宿推薦

氣候

  • 巴黎的夏天(六至八月)的平均氣溫約25度,偶爾會超過30度。

 溫馨提醒

  • 巴黎的扒手多,務必小心保管隨身物品,特別是在火車站時。
Bigfoottraveller.com l Pierre Hermé:隨我逛巴黎
Bigfoottraveller.com l Pierre Hermé:隨我逛巴黎
Bigfoottraveller.com l Pierre Hermé:隨我逛巴黎
Bigfoottraveller.com l Pierre Hermé:隨我逛巴黎
Bigfoottraveller.com l Pierre Hermé:隨我逛巴黎
Bigfoottraveller.com l Pierre Hermé:隨我逛巴黎
Bigfoottraveller.com l Pierre Hermé:隨我逛巴黎
Bigfoottraveller.com l Pierre Hermé:隨我逛巴黎
Bigfoottraveller.com l Pierre Hermé:隨我逛巴黎
Bigfoottraveller.com l Pierre Hermé:隨我逛巴黎
Bigfoottraveller.com l Pierre Hermé:隨我逛巴黎
Bigfoottraveller.com l Pierre Hermé:隨我逛巴黎
Bigfoottraveller.com l Pierre Hermé:隨我逛巴黎
Bigfoottraveller.com l Pierre Hermé:隨我逛巴黎
Bigfoottraveller.com l Pierre Hermé:隨我逛巴黎
Bigfoottraveller.com l Pierre Hermé:隨我逛巴黎
Bigfoottraveller.com l Pierre Hermé:隨我逛巴黎
Bigfoottraveller.com l Pierre Hermé:隨我逛巴黎
Bigfoottraveller.com l Pierre Hermé:隨我逛巴黎
Bigfoottraveller.com l Pierre Hermé:隨我逛巴黎
Bigfoottraveller.com l Pierre Hermé:隨我逛巴黎
Bigfoottraveller.com l Pierre Hermé:隨我逛巴黎
Bigfoottraveller.com l Pierre Hermé:隨我逛巴黎
Bigfoottraveller.com l Pierre Hermé:隨我逛巴黎
Bigfoottraveller.com l Pierre Hermé:隨我逛巴黎
Bigfoottraveller.com l Pierre Hermé:隨我逛巴黎
Bigfoottraveller.com l Pierre Hermé:隨我逛巴黎
Bigfoottraveller.com l Pierre Hermé:隨我逛巴黎
Bigfoottraveller.com l Pierre Hermé:隨我逛巴黎
Bigfoottraveller.com l Pierre Hermé:隨我逛巴黎
Bigfoottraveller.com l Pierre Hermé:隨我逛巴黎
Bigfoottraveller.com l Pierre Hermé:隨我逛巴黎
Bigfoottraveller.com l Pierre Hermé:隨我逛巴黎
Bigfoottraveller.com l Pierre Hermé:隨我逛巴黎

mm

林道錦(DK)

夢想家,數字遊民,身在新加坡,心向世界。《大腳印》創辦人。理想的生活里有一架筆記本電腦和不斷切換的景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