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有人說,在這山口看安第斯風景是最美的,但我覺得最美的不是山景,而是在這山景里的人心。

在離開秘魯之前,我參加了一組登山團,這也是這國家留給我最後的紀念品。雖然,這紀念品沒有價碼,沒有品牌,可是,它是邂逅我自己的最珍貴的證明。

只是四天三夜的 Santa Cruz 山路,我從他人的堅強認識了自己的脆弱,從以為的不變看見了瞬間的改變,從以為還有很長的時間到後來發現就只剩下最後一眼。

這次山路是從瓦拉斯(Huaraz)出發,在這小鎮集合也認識了我的團友。我這一團共有八位來自不同國家的隊友,當中有四位來自以色列的年輕小夥子。這趟山路不需要自己扛行囊和帳篷,團費包括驢隊、趕驢的大叔、廚娘還有導遊跟隨,場面浩浩蕩蕩很是壯觀。

Bigfoottraveller.com l 再看一眼安第斯峭壁

這山路再崎嶇也是能讓交通行駛,過了這一區,都得靠自己步行前進。

大自然的百寶袋

我們一同乘坐旅車到 Parque Nacional Huascaran。這個國家公園包含整個布蘭卡山脈,就像是瀑布、湖泊、雪山、山丘等,大自然的所有美麗的景色幾乎收進這個百寶袋裡。

先是收入眼帘的有 Laguna 69,湖水斑斕,湖邊還生長着一棵棵畸形的矮樹,大自然的巧手彷彿在湖邊擺設着盆栽,讓人賞心悅目。接着,沿着崎嶇的路緩緩前進,空氣漸漸微涼。

Bigfoottraveller.com l 再看一眼安第斯峭壁

承認脆弱並不羞人,那你才會賞識比你堅強的人,甚至跟着他們的勇敢而堅持。

陌生人的噓寒問

平均每一天都得行走五-六個小時,縱然我馬不停蹄地一直往上坡走,但仍被團友遠遠地拋到後頭,但我知道他們一直在前方往後探頭,讓我深深感受到有一種引力牽着我繼續。晚餐時間,他們會分些雞蛋給我,因為他們知道我不吃牛肉。明明只是萍水相逢的陌生人,噓寒問暖讓我覺得大家是親人。

有次在駐紮營帳外如廁,正想回營地的時候被一頭野牛跟隨後頭,雖然牛犢沒有長角,但被撞的我還是被嚇得到處竄逃。遠遠看見此事的以色列團友飛奔前來搭救,又攔又拖的把牛隻拉走。他還開玩笑對我說:“因為你不吃牛肉,所以它喜歡跟你。” 看來,我差點成了牛夫人。

Bigfoottraveller.com l 再看一眼安第斯峭壁

我不記得你們的名字,但我的生命永遠記得有你們。

人心更美

越是靠近海拔4750公尺的 Punta Union,越是覺得自己的每一步拖着千斤重。雙腳踩着的石頭路,不知何時已變成白雪結冰的階梯。氣喘吁吁終於到了山口,原是想向團友抱歉自己的龜速讓大家久等,卻沒想到先聽見大伙兒對我的感謝,讓他們能在這山口俯瞰安第斯風景多一秒鐘。

有人說,在這山口看安第斯風景是最美的,但我覺得最美的不是山景,而是在這山景里的人心。

夜裡,帳篷就搭在河流溪水旁,以方便梳洗,可當中沒人有勇氣提水,不是因為河流很急,而是天氣冷得讓我們顫抖。團友們個個都把自己裹得密不透風,只能瞧見雙眼珠和鼻孔呼出的白霧。

到了深夜我仍會從帳篷的門縫探頭仰望天空。皎潔的明月把辰星遮擋,可月光卻與雪峰相呼應,恰恰襯托雪山的另番唯美,我不捨得合上雙眼,想就這樣一直貪婪多看一眼。

Bigfoottraveller.com l 再看一眼安第斯峭壁

謝謝你們當時不放手。

土崩擋前路

最後一天,導遊行色匆匆趕來告訴大家,前方的山路倒塌了,而那正是唯一的出路。聽了這消息,我傻愣了。

於此同時,隊友們紛紛站起來,開始對話:“我們還可以去幫忙搬石頭。”“我們背回自己的東西,讓驢隊休息。” 話才說完就背起行囊出發。

此刻的我當頭棒喝,因為當時的我只是想到那會要等多久呢?我為我的想法感到羞愧,我第一個思考的竟不是問題的答案,而是製造另一個問題。

到了土崩地點,才發現這不是大小石頭的問題,而是,山路沒了!沙石傾斜只剩峭壁和懸崖下的急流。看着這一幕,我腿都軟了,若勢必要在今天下山,只能靠一條繩索跨過眼前的山壁。

Bigfoottraveller.com l 再看一眼安第斯峭壁

有一天,我們在路上會再見。

搭救的手

以色列團友二話不說,在自己的腰間繫上繩索由另一位接應,身手俐落爬到對面山壁。稍息片刻,兩人面對面抓緊繩索喊話:“都過來,我們會抓緊的!”

我雙手拉着繩索搖搖晃晃渡過。

當他從繩索上碰到我的手指,用力把我拉到山路上,我居然想哭。不是因為萬丈懸崖把我嚇哭,而是,他對我說了一句話:“謝謝你相信我。”

我是馬來西亞人。以色列是馬來西亞護照唯一不能去的國土。撇開國界的圍牆,我希望拜訪,看看裡面住着的勇敢和樂觀,但願,有天不再有國界之分,人與人之間不必再有堡壘城牆,我們再見面。

背包客,並不是與生俱來就勇敢,只是,沿途的風景教會了我堅強。

Bigfoottraveller.com l 再看一眼安第斯峭壁
Bigfoottraveller.com l 再看一眼安第斯峭壁
Bigfoottraveller.com l 再看一眼安第斯峭壁
Bigfoottraveller.com l 再看一眼安第斯峭壁
Bigfoottraveller.com l 再看一眼安第斯峭壁
Bigfoottraveller.com l 再看一眼安第斯峭壁
Bigfoottraveller.com l 再看一眼安第斯峭壁
Bigfoottraveller.com l 再看一眼安第斯峭壁
Bigfoottraveller.com l 再看一眼安第斯峭壁
Bigfoottraveller.com l 再看一眼安第斯峭壁
Bigfoottraveller.com l 再看一眼安第斯峭壁
Bigfoottraveller.com l 再看一眼安第斯峭壁

笨女人

沒念過大學更看不懂地圖GPS,在旅途永遠屬於留級的笨女人。喜歡躲在文字里遊戲,也喜歡在世界裡找自己,不必是完美,但願漸漸完整。在新加坡《我報》寫遊記,也在《聯合早報-四方八面》寫專欄。筆名:路痴芬,笨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