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有人说,在这山口看安第斯风景是最美的,但我觉得最美的不是山景,而是在这山景里的人心。

在离开秘鲁之前,我参加了一组登山团,这也是这国家留给我最后的纪念品。虽然,这纪念品没有价码,没有品牌,可是,它是邂逅我自己的最珍贵的证明。

只是四天三夜的 Santa Cruz 山路,我从他人的坚强认识了自己的脆弱,从以为的不变看见了瞬间的改变,从以为还有很长的时间到后来发现就只剩下最后一眼。

这次山路是从瓦拉斯(Huaraz)出发,在这小镇集合也认识了我的团友。我这一团共有八位来自不同国家的队友,当中有四位来自以色列的年轻小伙子。这趟山路不需要自己扛行囊和帐篷,团费包括驴队、赶驴的大叔、厨娘还有导游跟随,场面浩浩荡荡很是壮观。

Bigfoottraveller.com l 再看一眼安第斯峭壁

这山路再崎岖也是能让交通行驶,过了这一区,都得靠自己步行前进。

大自然的百宝袋

我们一同乘坐旅车到 Parque Nacional Huascaran。这个国家公园包含整个布兰卡山脉,就像是瀑布、湖泊、雪山、山丘等,大自然的所有美丽的景色几乎收进这个百宝袋里。

先是收入眼帘的有 Laguna 69,湖水斑斓,湖边还生长着一棵棵畸形的矮树,大自然的巧手仿佛在湖边摆设着盆栽,让人赏心悦目。接着,沿着崎岖的路缓缓前进,空气渐渐微凉。

Bigfoottraveller.com l 再看一眼安第斯峭壁

承认脆弱并不羞人,那你才会赏识比你坚强的人,甚至跟着他们的勇敢而坚持。

陌生人的嘘寒问

平均每一天都得行走五-六个小时,纵然我马不停蹄地一直往上坡走,但仍被团友远远地抛到后头,但我知道他们一直在前方往后探头,让我深深感受到有一种引力牵着我继续。晚餐时间,他们会分些鸡蛋给我,因为他们知道我不吃牛肉。明明只是萍水相逢的陌生人,嘘寒问暖让我觉得大家是亲人。

有次在驻扎营帐外如厕,正想回营地的时候被一头野牛跟随后头,虽然牛犊没有长角,但被撞的我还是被吓得到处窜逃。远远看见此事的以色列团友飞奔前来搭救,又拦又拖的把牛只拉走。他还开玩笑对我说:“因为你不吃牛肉,所以它喜欢跟你。” 看来,我差点成了牛夫人。

Bigfoottraveller.com l 再看一眼安第斯峭壁

我不记得你们的名字,但我的生命永远记得有你们。

人心更美

越是靠近海拔4750公尺的 Punta Union,越是觉得自己的每一步拖着千斤重。双脚踩着的石头路,不知何时已变成白雪结冰的阶梯。气喘吁吁终于到了山口,原是想向团友抱歉自己的龟速让大家久等,却没想到先听见大伙儿对我的感谢,让他们能在这山口俯瞰安第斯风景多一秒钟。

有人说,在这山口看安第斯风景是最美的,但我觉得最美的不是山景,而是在这山景里的人心。

夜里,帐篷就搭在河流溪水旁,以方便梳洗,可当中没人有勇气提水,不是因为河流很急,而是天气冷得让我们颤抖。团友们个个都把自己裹得密不透风,只能瞧见双眼珠和鼻孔呼出的白雾。

到了深夜我仍会从帐篷的门缝探头仰望天空。皎洁的明月把辰星遮挡,可月光却与雪峰相呼应,恰恰衬托雪山的另番唯美,我不舍得合上双眼,想就这样一直贪婪多看一眼。

Bigfoottraveller.com l 再看一眼安第斯峭壁

谢谢你们当时不放手。

土崩挡前路

最后一天,导游行色匆匆赶来告诉大家,前方的山路倒塌了,而那正是唯一的出路。听了这消息,我傻愣了。

于此同时,队友们纷纷站起来,开始对话:“我们还可以去帮忙搬石头。”“我们背回自己的东西,让驴队休息。” 话才说完就背起行囊出发。

此刻的我当头棒喝,因为当时的我只是想到那会要等多久呢?我为我的想法感到羞愧,我第一个思考的竟不是问题的答案,而是制造另一个问题。

到了土崩地点,才发现这不是大小石头的问题,而是,山路没了!沙石倾斜只剩峭壁和悬崖下的急流。看着这一幕,我腿都软了,若势必要在今天下山,只能靠一条绳索跨过眼前的山壁。

Bigfoottraveller.com l 再看一眼安第斯峭壁

有一天,我们在路上会再见。

搭救的手

以色列团友二话不说,在自己的腰间系上绳索由另一位接应,身手俐落爬到对面山壁。稍息片刻,两人面对面抓紧绳索喊话:“都过来,我们会抓紧的!”

我双手拉着绳索摇摇晃晃渡过。

当他从绳索上碰到我的手指,用力把我拉到山路上,我居然想哭。不是因为万丈悬崖把我吓哭,而是,他对我说了一句话:“谢谢你相信我。”

我是马来西亚人。以色列是马来西亚护照唯一不能去的国土。撇开国界的围墙,我希望拜访,看看里面住着的勇敢和乐观,但愿,有天不再有国界之分,人与人之间不必再有堡垒城墙,我们再见面。

背包客,并不是与生俱来就勇敢,只是,沿途的风景教会了我坚强。

Bigfoottraveller.com l 再看一眼安第斯峭壁
Bigfoottraveller.com l 再看一眼安第斯峭壁
Bigfoottraveller.com l 再看一眼安第斯峭壁
Bigfoottraveller.com l 再看一眼安第斯峭壁
Bigfoottraveller.com l 再看一眼安第斯峭壁
Bigfoottraveller.com l 再看一眼安第斯峭壁
Bigfoottraveller.com l 再看一眼安第斯峭壁
Bigfoottraveller.com l 再看一眼安第斯峭壁
Bigfoottraveller.com l 再看一眼安第斯峭壁
Bigfoottraveller.com l 再看一眼安第斯峭壁
Bigfoottraveller.com l 再看一眼安第斯峭壁
Bigfoottraveller.com l 再看一眼安第斯峭壁

笨女人

没念过大学更看不懂地图GPS,在旅途永远属于留级的笨女人。喜欢躲在文字里游戏,也喜欢在世界里找自己,不必是完美,但愿渐渐完整。在新加坡《我报》写游记,也在《联合早报-四方八面》写专栏。笔名:路痴芬,笨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