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我想用我的專業去回饋社會去幫助人。我是讀建築系的,我想學以致用。我聽見有一個要深入內地幫原住民建屋子的計劃,一個為期半年的計劃。我很想參加。

劉理順。他不是第一個騎腳車自助旅行的人,在馬來西亞不是,在世界也肯定不是。之前的旅行方式是用公共交通,這回他則用腳車橫跨馬來西亞的砂拉越和沙巴,沿途目的只有一個,就是派顏色筆和畫紙。為什麼選擇騎腳車呢?不少專業腳車騎士見他如此裝備都笑他傻,人家騎腳車帶上的東西越少越好。理順有點啼笑皆非地說:“我的東西其實也很少啊,就:衣服幾件、腳車替換零件和相機,其他的,腳車後面托着的,都是畫冊和顏色筆。”

“最重的還是這些畫冊,但卻是我最珍貴的財富。如果會遭遇好像《不去會死》的石田裕埔那樣,半途不幸被洗劫一空,如果我還有時間跟對方‘討價還價’的話,我會請他留下相機記憶卡和畫冊。”

因為這些畫,是他在途中換過一個又一個的故事。相比也是屬於“平面記憶”的攝影方式不同的地方,在於裡頭有他跟孩子們曾經交匯的珍貴時刻。

《大腳印》也就用一幅畫跟理順交流,聆聽了一個又一個的故事。

Bigfoottraveller.com l 致我們飛揚的旅程:用彩色來說愛你的劉理順
《大腳印》也來跟理順交換畫!

用顏色筆交換故事

理順送給《大腳印》的畫,跟《大腳印》送給他的,都有雷同的地方。事實上,當我們看見了彼此的畫,眼睛都亮了。“大紅花”我們彼此同聲喊了出來。大紅花,也是代表馬來西亞。 “這個是我!” 他指了指畫里一個背着行囊的人,燦爛地笑道。正巧,《大腳印》畫給他的,也就是一個背上行囊腳車騎士的剪影。

而《大腳印》想要聽他的故事,就是在畫裡面。

“從大紅花開始吧。你怎麼看馬來西亞,旅途前後對這個國家又有什麼啟發和想法?”

“也許是因為我秉持着——盡量遠離城市走——的理念,這個也是我為什麼選擇騎腳車而不是別的交通工具的原因。我看見了許多別人看不見的故事。有些,就發生在大城市裡特別被忽略的角落。

即使同樣的都是一個馬來西亞,但之中的差別實在太大。比如說,我在Lusong Laku這個特別多本南人住的地方,我跟這些孩子交流的時候,語言完全不通,我還得依賴老師們從旁翻譯。我就是在這裡看見了打赤腳的孩子,但也是在這裡遇見了一位讓我印象深刻的小女孩。女孩是寄宿生,她和姐姐千里迢迢的從家鄉來這裡上課。連續兩天遇見她,她都畫了不同的榴蓮給我,每次的顏色都不一樣。她用畫畫啟發了我:誰說榴蓮一定要這個樣子來畫的呢?

在那兒有很多小孩連顏色筆都沒有握過,所以當他們拿了生平第一盒顏色筆,是那麼地珍惜着,輕輕地上色,保護着不讓顏色筆掉下桌子…… 這些小動作都讓我很感動。

看見這些差別,我懂馬來西亞尚有許多欠缺的,我們欠缺的不是資源。她其實很美,只是某些執行出了問題。而我不贊成政府沒有規劃的發展,好比說:起了千篇一律的屋子給原住民,要他們搬離了本來的地方,但此舉卻讓他們也丟失了本來的文化和根源,以及特色。”

我們談得好像有點離題,但這也代表這趟旅途,理順看見很多故事。

Bigfoottraveller.com l 致我們飛揚的旅程:用彩色來說愛你的劉理順
這個女孩讓我知道,榴蓮也可以有別個樣子。孩子的世界,沒有框框。

旅行的背囊內容

“你的背囊,裡頭裝的是什麼呢?除了顏色筆。”(因為他的行李都是顏色筆啊!)

“勇氣和態度吧。” 他想了想,說。“舉個例子,我在Tatau這個地方,抵達的時候,一個人也沒有。我在河邊靜靜的坐着,來了兩個餵魚的小孩,我跟他們聊天,沒多久便開始蹲在河邊畫畫,漸漸吸引了村裡別的孩子,我們又換了另一個地方作畫。沒多久,村裡的父母也來了,他們也緊張啊,孩子到底遇見了誰呢,怎麼沒回家呢?我慢慢的跟他們解釋我旅途的用意,到最後,就連孩子的父母也跟我一起畫畫。

這個地方,我從一個人都不認識,到我離開的那天我必須挨家挨戶的去道別,然後他們又以‘前方大雨’的理由,又多留我一天。結果這個地方成為了我住得最久的地方。很多時候,與其說他們跟我學畫畫,學彩色,不如說是我在他們身上學習不少。我是收穫滿滿的那個。”

Bigfoottraveller.com l 致我們飛揚的旅程:用彩色來說愛你的劉理順
達島(Tatau)的人情,濃郁得成為了逗留得最久的地方。

這個,都是理順旅行的意義,孩子們的畫也就是他所追求的。

“我有一個理想。就是收集全部290個顏色的故事,屬於馬來西亞的故事,目前已經有了200多個。有時候事情就是很奇妙。比如說最近在檳城參加圓夢工場的活動,我突破了自己作畫方式,用了四十八張畫紙湊成一個大紅花,線條畫了出來,我邀請了幾位大人和三十八位小朋友為我在該畫紙上色或畫畫。完成後,貼了出來,奇妙的是整幅畫竟然也能協調的出現了另一幅更大的畫!這都是因為小朋友的畫啟發了我。”

旅途還在進行中,而他也漸漸清楚自己要做些什麼,也好像這些慢慢拼湊的大作品,線條是有了,輪廓也清楚了,他不斷地走下去也許就會看見風光明媚的了。

Bigfoottraveller.com l 致我們飛揚的旅程:用彩色來說愛你的劉理順
我來到了詩巫(Sibu)城市裡最簡陋的角落。

行程還是會繼續下去

“未來。如果你能踏足世界任何以個角落,你想怎麼做呢?”

“我會放眼全世界的旅行。但我會是那個從自己的國家,再向全世界出發的人。有些人繞了世界一圈回來,但累得不想再旅行了。我則希望從這片國土開始我的旅途。而且,我不會在外國的大城市呆太久,如果可以我想往小鎮鑽,或者城市裡被忽略的角落,當然,在情況許可及安全之下。”

其實,針對“安全”這個問題,我們在訪問開始前也略略談了,我雖然沒有喋喋不休,但也像個大姐姐那樣會提出我的擔心,我私下問他的女友雪芬,她也直言不諉說擔心他的安全,所以會一直跟他保持聯絡。但我覺得理順他一路上都有貴人相助,他嘗試過睡走廊睡神廟,但沒多久總會被人接回家住。這也是他覺得感恩,越是要用顏色筆來回饋的原因。

所以,他對未來也充滿了憧憬。

“我想用我的專業去回饋社會去幫助人。我是讀建築系的,我想學以致用。我聽見有一個要深入內地幫原住民建屋子的計劃,一個為期半年的計劃。我很想參加。”

Bigfoottraveller.com l 致我們飛揚的旅程:用彩色來說愛你的劉理順
沿途都沒有幾張自己的照片,這個是其中一張自拍照。腳車上的包包,就是一路上的裝備。

去吧。我鼓勵。

“我也想進入各個學校,給小朋友畫畫也好,幫學校畫壁畫也好。我想這樣繼續下去。” 後來他再補充。

好啊。我微笑。

訪談結束時,用着晚餐,半途,理順突然反問我:

“你覺得我做的東西有意義嗎?”

我直視他說:“絕對有。也許有那麼一個被忽略的小孩,生活環境苛刻的小孩,因為拿了你的一盒顏色筆,從此學會了上色,從此學會了給他生命上色而改變了他的生命,也說不定呢。”

於是,這個男孩,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繼續了他未完成的旅程。

*若想了解理順的旅程和最新消息,可遊覽他的 Colour Malaysia+ Facebook專頁

*照片 by 劉理順

Bigfoottraveller.com l 致我們飛揚的旅程:用彩色來說愛你的劉理順
Bigfoottraveller.com l 致我們飛揚的旅程:用彩色來說愛你的劉理順
Bigfoottraveller.com l 致我們飛揚的旅程:用彩色來說愛你的劉理順
Bigfoottraveller.com l 致我們飛揚的旅程:用彩色來說愛你的劉理順
Bigfoottraveller.com l 致我們飛揚的旅程:用彩色來說愛你的劉理順
Bigfoottraveller.com l 致我們飛揚的旅程:用彩色來說愛你的劉理順
Bigfoottraveller.com l 致我們飛揚的旅程:用彩色來說愛你的劉理順
Bigfoottraveller.com l 致我們飛揚的旅程:用彩色來說愛你的劉理順
Bigfoottraveller.com l 致我們飛揚的旅程:用彩色來說愛你的劉理順
Bigfoottraveller.com l 致我們飛揚的旅程:用彩色來說愛你的劉理順
Bigfoottraveller.com l 致我們飛揚的旅程:用彩色來說愛你的劉理順
Bigfoottraveller.com l 致我們飛揚的旅程:用彩色來說愛你的劉理順
Bigfoottraveller.com l 致我們飛揚的旅程:用彩色來說愛你的劉理順
Bigfoottraveller.com l 致我們飛揚的旅程:用彩色來說愛你的劉理順
Bigfoottraveller.com l 致我們飛揚的旅程:用彩色來說愛你的劉理順
Bigfoottraveller.com l 致我們飛揚的旅程:用彩色來說愛你的劉理順
Bigfoottraveller.com l 致我們飛揚的旅程:用彩色來說愛你的劉理順
Bigfoottraveller.com l 致我們飛揚的旅程:用彩色來說愛你的劉理順
Bigfoottraveller.com l 致我們飛揚的旅程:用彩色來說愛你的劉理順

mm

Ringo王筠婷

雙子和金牛,兩種極端性格交集在一身的女生。喜歡一切美麗的事物,因為太投入的關係,所以,只能喜歡美麗的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