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我想用我的专业去回馈社会去帮助人。我是读建筑系的,我想学以致用。我听见有一个要深入内地帮原住民建屋子的计划,一个为期半年的计划。我很想参加。

刘理顺。他不是第一个骑脚车自助旅行的人,在马来西亚不是,在世界也肯定不是。之前的旅行方式是用公共交通,这回他则用脚车横跨马来西亚的砂拉越和沙巴,沿途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派颜色笔和画纸。为什么选择骑脚车呢?不少专业脚车骑士见他如此装备都笑他傻,人家骑脚车带上的东西越少越好。理顺有点啼笑皆非地说:“我的东西其实也很少啊,就:衣服几件、脚车替换零件和相机,其他的,脚车后面托着的,都是画册和颜色笔。”

“最重的还是这些画册,但却是我最珍贵的财富。如果会遭遇好像《不去会死》的石田裕埔那样,半途不幸被洗劫一空,如果我还有时间跟对方‘讨价还价’的话,我会请他留下相机记忆卡和画册。”

因为这些画,是他在途中换过一个又一个的故事。相比也是属于“平面记忆”的摄影方式不同的地方,在于里头有他跟孩子们曾经交汇的珍贵时刻。

《大脚印》也就用一幅画跟理顺交流,聆听了一个又一个的故事。

Bigfoottraveller.com l 致我们飞扬的旅程:用彩色来说爱你的刘理顺

《大脚印》也来跟理顺交换画!

用颜色笔交换故事

理顺送给《大脚印》的画,跟《大脚印》送给他的,都有雷同的地方。事实上,当我们看见了彼此的画,眼睛都亮了。“大红花”我们彼此同声喊了出来。大红花,也是代表马来西亚。 “这个是我!” 他指了指画里一个背着行囊的人,灿烂地笑道。正巧,《大脚印》画给他的,也就是一个背上行囊脚车骑士的剪影。

而《大脚印》想要听他的故事,就是在画里面。

“从大红花开始吧。你怎么看马来西亚,旅途前后对这个国家又有什么启发和想法?”

“也许是因为我秉持着——尽量远离城市走——的理念,这个也是我为什么选择骑脚车而不是别的交通工具的原因。我看见了许多别人看不见的故事。有些,就发生在大城市里特别被忽略的角落。

即使同样的都是一个马来西亚,但之中的差别实在太大。比如说,我在Lusong Laku这个特别多本南人住的地方,我跟这些孩子交流的时候,语言完全不通,我还得依赖老师们从旁翻译。我就是在这里看见了打赤脚的孩子,但也是在这里遇见了一位让我印象深刻的小女孩。女孩是寄宿生,她和姐姐千里迢迢的从家乡来这里上课。连续两天遇见她,她都画了不同的榴莲给我,每次的颜色都不一样。她用画画启发了我:谁说榴莲一定要这个样子来画的呢?

在那儿有很多小孩连颜色笔都没有握过,所以当他们拿了生平第一盒颜色笔,是那么地珍惜着,轻轻地上色,保护着不让颜色笔掉下桌子…… 这些小动作都让我很感动。

看见这些差别,我懂马来西亚尚有许多欠缺的,我们欠缺的不是资源。她其实很美,只是某些执行出了问题。而我不赞成政府没有规划的发展,好比说:起了千篇一律的屋子给原住民,要他们搬离了本来的地方,但此举却让他们也丢失了本来的文化和根源,以及特色。”

我们谈得好像有点离题,但这也代表这趟旅途,理顺看见很多故事。

Bigfoottraveller.com l 致我们飞扬的旅程:用彩色来说爱你的刘理顺

这个女孩让我知道,榴莲也可以有别个样子。孩子的世界,没有框框。

旅行的背囊内容

“你的背囊,里头装的是什么呢?除了颜色笔。”(因为他的行李都是颜色笔啊!)

“勇气和态度吧。” 他想了想,说。“举个例子,我在Tatau这个地方,抵达的时候,一个人也没有。我在河边静静的坐着,来了两个喂鱼的小孩,我跟他们聊天,没多久便开始蹲在河边画画,渐渐吸引了村里别的孩子,我们又换了另一个地方作画。没多久,村里的父母也来了,他们也紧张啊,孩子到底遇见了谁呢,怎么没回家呢?我慢慢的跟他们解释我旅途的用意,到最后,就连孩子的父母也跟我一起画画。

这个地方,我从一个人都不认识,到我离开的那天我必须挨家挨户的去道别,然后他们又以‘前方大雨’的理由,又多留我一天。结果这个地方成为了我住得最久的地方。很多时候,与其说他们跟我学画画,学彩色,不如说是我在他们身上学习不少。我是收获满满的那个。”

Bigfoottraveller.com l 致我们飞扬的旅程:用彩色来说爱你的刘理顺

达岛(Tatau)的人情,浓郁得成为了逗留得最久的地方。

这个,都是理顺旅行的意义,孩子们的画也就是他所追求的。

“我有一个理想。就是收集全部290个颜色的故事,属于马来西亚的故事,目前已经有了200多个。有时候事情就是很奇妙。比如说最近在槟城参加圆梦工场的活动,我突破了自己作画方式,用了四十八张画纸凑成一个大红花,线条画了出来,我邀请了几位大人和三十八位小朋友为我在该画纸上色或画画。完成后,贴了出来,奇妙的是整幅画竟然也能协调的出现了另一幅更大的画!这都是因为小朋友的画启发了我。”

旅途还在进行中,而他也渐渐清楚自己要做些什么,也好像这些慢慢拼凑的大作品,线条是有了,轮廓也清楚了,他不断地走下去也许就会看见风光明媚的了。

Bigfoottraveller.com l 致我们飞扬的旅程:用彩色来说爱你的刘理顺

我来到了诗巫(Sibu)城市里最简陋的角落。

行程还是会继续下去

“未来。如果你能踏足世界任何以个角落,你想怎么做呢?”

“我会放眼全世界的旅行。但我会是那个从自己的国家,再向全世界出发的人。有些人绕了世界一圈回来,但累得不想再旅行了。我则希望从这片国土开始我的旅途。而且,我不会在外国的大城市呆太久,如果可以我想往小镇钻,或者城市里被忽略的角落,当然,在情况许可及安全之下。”

其实,针对“安全”这个问题,我们在访问开始前也略略谈了,我虽然没有喋喋不休,但也像个大姐姐那样会提出我的担心,我私下问他的女友雪芬,她也直言不诿说担心他的安全,所以会一直跟他保持联络。但我觉得理顺他一路上都有贵人相助,他尝试过睡走廊睡神庙,但没多久总会被人接回家住。这也是他觉得感恩,越是要用颜色笔来回馈的原因。

所以,他对未来也充满了憧憬。

“我想用我的专业去回馈社会去帮助人。我是读建筑系的,我想学以致用。我听见有一个要深入内地帮原住民建屋子的计划,一个为期半年的计划。我很想参加。”

Bigfoottraveller.com l 致我们飞扬的旅程:用彩色来说爱你的刘理顺

沿途都没有几张自己的照片,这个是其中一张自拍照。脚车上的包包,就是一路上的装备。

去吧。我鼓励。

“我也想进入各个学校,给小朋友画画也好,帮学校画壁画也好。我想这样继续下去。” 后来他再补充。

好啊。我微笑。

访谈结束时,用着晚餐,半途,理顺突然反问我:

“你觉得我做的东西有意义吗?”

我直视他说:“绝对有。也许有那么一个被忽略的小孩,生活环境苛刻的小孩,因为拿了你的一盒颜色笔,从此学会了上色,从此学会了给他生命上色而改变了他的生命,也说不定呢。”

于是,这个男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继续了他未完成的旅程。

*若想了解理顺的旅程和最新消息,可游览他的 Colour Malaysia+ Facebook专页

*照片 by 刘理顺

Bigfoottraveller.com l 致我们飞扬的旅程:用彩色来说爱你的刘理顺
Bigfoottraveller.com l 致我们飞扬的旅程:用彩色来说爱你的刘理顺
Bigfoottraveller.com l 致我们飞扬的旅程:用彩色来说爱你的刘理顺
Bigfoottraveller.com l 致我们飞扬的旅程:用彩色来说爱你的刘理顺
Bigfoottraveller.com l 致我们飞扬的旅程:用彩色来说爱你的刘理顺
Bigfoottraveller.com l 致我们飞扬的旅程:用彩色来说爱你的刘理顺
Bigfoottraveller.com l 致我们飞扬的旅程:用彩色来说爱你的刘理顺
Bigfoottraveller.com l 致我们飞扬的旅程:用彩色来说爱你的刘理顺
Bigfoottraveller.com l 致我们飞扬的旅程:用彩色来说爱你的刘理顺
Bigfoottraveller.com l 致我们飞扬的旅程:用彩色来说爱你的刘理顺
Bigfoottraveller.com l 致我们飞扬的旅程:用彩色来说爱你的刘理顺
Bigfoottraveller.com l 致我们飞扬的旅程:用彩色来说爱你的刘理顺
Bigfoottraveller.com l 致我们飞扬的旅程:用彩色来说爱你的刘理顺
Bigfoottraveller.com l 致我们飞扬的旅程:用彩色来说爱你的刘理顺
Bigfoottraveller.com l 致我们飞扬的旅程:用彩色来说爱你的刘理顺
Bigfoottraveller.com l 致我们飞扬的旅程:用彩色来说爱你的刘理顺
Bigfoottraveller.com l 致我们飞扬的旅程:用彩色来说爱你的刘理顺
Bigfoottraveller.com l 致我们飞扬的旅程:用彩色来说爱你的刘理顺
Bigfoottraveller.com l 致我们飞扬的旅程:用彩色来说爱你的刘理顺

Ringo王筠婷

双子和金牛,两种极端性格交集在一身的女生。喜欢一切美丽的事物,因为太投入的关系,所以,只能喜欢美丽的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