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要去哪?

假日之所以被成為“假”日,似乎意味着這小段日子只是日常生活里的小插曲,一個短暫的假象,一段虛假的日子,它只是在“真”的日子裡的一個緩衝,一個突變,也可以說是一個銜接,一個橋樑。

近期氣候異常炎熱,電風扇也顯得無精打采,敷衍地呼呼吹氣,每天蜇居在同一個空間里,望着書桌前的窗外,茂密的綠蔭在猛烈的陽光下閃閃發亮,似乎正在嘲笑工作室里枯燥乏味的我。

Poor Moon 的《Holiday》這首歌,最適合我此時此刻的情景。

歌曲一開始的過門,讓人聯想到電影常有的一幕畫面,有個人在炎熱的下午支頷發獃,不經意昏睡過去伏在桌上打盹,然後腦海逐漸從模糊中浮現一個清晰的白日夢。

這首歌是一場夢境,在主唱歌聲的處理上,特意加上飄蕩悠揚的迴音,讓人感覺他似乎正在遠處呼喚着聽者從現實中脫離到虛幻里。我不再受困於同樣的四面牆裡,環繞周遭的具象逐漸褪去顏色,消散到另一個空間去,雖然我還是原來那個角色,可是卻似乎被放置到了不同的場景,而這個場景可以依我的喜好而建立。這裡沒有注視的目光,沒有纏人的電話,沒有生活的牽絆,沒有精神的負擔。

Bigfoottraveller.com l 假日我幻想一個假日。

海風習習,椰影婆娑。

清晨時,我赤腳慢跑在泰國蘭塔島長長的潔白沙灘,感受着腳板烙印在潮濕的細沙上,身後留下一條長長的足印。在那裡,什麼都不必想,只是躺在海邊的躺椅靜靜看書,與海邊小酒吧的酒保閑聊,喝喝冰冷的啤酒,或是騎着電單車隨意在鄉間小路馳騁,任由迎面而來的風吹散頭髮。

Bigfoottraveller.com l 假日田園霧靄,夕陽艷紅。

黃昏時,我在老撾的萬榮,沿着南松河散步,聆聽着在清澈的河裡嬉鬧的小孩歡笑聲,村民們在河裡洗滌各種各樣東西的忙碌聲,偶爾不遠處的農場傳來牛的哞哞聲,走着走着想停下,就任意坐在河畔的草地,感受着他們所傳遞過來的幸福。到了夜裡,選擇一處可以隱隱聽見潺潺河水的河畔餐廳,細細品嘗道地小菜,在筆記簿上寫一些什麼,困了就回到旅館在蟲鳴聲中安眠。

Bigfoottraveller.com l 假日我幻想這種隨時可走的旅行,興之所至的假日。

偶爾我很喜歡這種沒地方可去,沒景點可看,沒事情可做的旅行,不必規劃路線,不必安排交通,不必擔心費用,所有事情基本都不需要動到腦筋,就純粹放空,讓繁複的思緒暫時收進深處的抽屜,只攜帶輕便的隨身行李。

Bigfoottraveller.com l 假日然而這類旅行我認為並不適於維持太久,若維持太久難免就會變得散漫,放空得太久會逐漸失去重心,慢慢被卷吸入虛浮的漩渦,最終感到迷失。假日之所以被成為“假”日,似乎意味着這小段日子只是日常生活里的小插曲,一個短暫的假象,一段虛假的日子,它只是在“真”的日子裡的一個緩衝,一個突變,也可以說是一個銜接,一個橋樑。因此,當這個“假”維持太久,就會變成“真”,或是換另一個說法,它就將永遠變成假,讓你分不清什麼才是真。

因此最理想是可以維持在一場白日夢般的長度。

在窒悶的空氣中飄蕩的《Holiday》,優柔搖擺,抓摸不定,主唱軟綿綿且夢幻的聲音不停召喚“在遠方,在假日里”⋯⋯

忽然間虛幻的音樂嘎然而止,清晰的吉他聲流出,彷彿意欲將聽者喚醒,回到真實的現實日子裡。

(*即便不能如願馬上就走,聽聽歌,幻想一下,也好!我想,這就是歌的魔力,帶你去一個你嚮往的地方,馬上。)

mm

耳東熊

本名陳奕勤,音樂人/自由撰稿人,曾為丁當、梁靜茹、言承旭、楊冪、王傑等歌手寫歌,文字作品散見於一些雜誌與報章。熱愛旅遊,認為旅遊是將日常生活切換到不同地點背景,注重每段旅程的“生活感”。